首页 | 耐庵亭 | 省棋楼


省棋楼

 

            省 棋 楼   天下大定,四海太平,开国皇帝朱元璋于宫中多有闲暇,常与大臣们 下象棋消遣。大臣们慑于皇威都让着几分,使得朱元璋屡战屡胜。朱元璋 渐渐就觉得没意思了--开局就知道结果,棋还有什么下头?对于一个叱 咤风云、马上得天下的皇帝,他难以忍受没有对手的局面。因此,朱元璋 要大臣们举荐弈高道高手。   有人便举荐了徐达。   徐达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功名赫赫,朱元璋得天下后他被封为中山 王。徐达酷爱下棋,棋艺精湛,王府中专建一楼与人对弈,门端悬有“下 棋楼”匾牌。   这日朱元璋移驾“下棋楼”,不要山珍海味,不要舞女弦乐,落座便 摆棋布阵。棋局一开,朱元璋即驱使车马炮卒大刀阔斧掩杀,如入无人之 境,一连三局皆赢。   朱元璋大失所望:“人称中山王棋艺盖世,看来也不过如此!” 在一旁观战的国师刘伯温道:“中山王一则敬畏皇上,二则身患背疽, 心神不稳,否则棋局将另有一番结果。”   其实,徐达背疽并不影响下棋,一败涂地的是慑于皇威,面对朱元璋 他心缩得干枣一般,哪敢用出三五分功夫应战?有刘伯温给了这么个台阶 徐达便顺水行舟:“若无病疼,与皇上对弈说不定会偶尔获胜。”   朱元璋龙颜大悦:“日后病情减缓朕再与你对弈。届时你若胜得了朕, 朕将赐封这‘下棋楼’为‘胜棋楼’,并亲笔提书!”   徐达见皇上如此豁达,缩作“干枣”的心放松了;加之得赏赐心切, 几日后再次与朱元璋对弈时便放开了手脚,只使出了七八成功夫,便大胜 三局!   朱元璋连连称道“爱卿棋艺果然不凡”,提写“省棋楼”三字后便起 驾回宫。   朱元璋一走,徐达这边就费琢磨了:皇上前次金口玉言,说赏赐“胜 棋楼”,三字,可这写下的却是“省棋楼”,是皇上笔下之误么?不会, 皇上动笔之前看样子是斟酌再三的。那么,“省棋”作何解?   徐达请来一帮才高八斗的饱学之士解释“省棋”二字。   有学士道:“《礼曲礼》有‘昏定而晨省’之说,‘省作问候解。由 此可见,所谓‘省棋’,即皇上即下棋向您问安哪!”又有学士道:“‘省’, 明了也。有《列子 . 杨朱》‘实伪之卞,如此其省也’为证。由此可见, 所谓‘省棋’,是说经对弈皇上方明了了您的高超棋艺。” 还有学士道: “《易观》有云:‘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省’者,察看也。据此可 知,‘省棋’即察看您的棋艺也。”   徐达弄不清谁的解释更贴切。   数日后朱元璋召见徐达,问道:‘省棋’二字,不知爱卿怎解?”   徐达思忖再三方答:“‘省棋’即皇上察看臣下棋艺如何。”   朱元璋微微一笑:“‘省棋楼’三字将做何用?”   “臣下已着人将‘省棋楼’三字镌刻成匾,端挂高悬。”   徐达退出皇宫后,朱元璋即召见御医,问背疽最忌何物。   御医答最忌腥食,食之必死。    *         *          *   --------------------------------------------------------------------------         遗 嘱   病床旁的半瓶葡萄糖缓缓地滴着。   只剩下一把干骨头的华老婆子感觉得出来:自己没有几口气了。 她央求护士代她为儿子写一封信。   华老婆子深陷的眼眶里先涌出泪来:“我儿,妈对不住你呀!”她直 挺挺地平躺着,气息不能使声带振动了,说出来的话风吹草动 般轻微。她觉得自己确实对不住儿子了。独生儿子留学美国,说是 三年学完,可如今已是第六年了,从没回来过。这能怪儿子么;那 是“大锅饭”倒灶的第二年,天下闹大饥荒, 华老婆子的男人饿死 了,正吃奶的孩子断了奶,已饿得哭都哭不出声了。她肚皮饿得贴 着脊梁骨,去偷扒生产队的红薯,被看庄稼的瘦驴给抓住,瘦驴让 她脱裤子。她便脱,哭成了泪人......这种拿身子换吃食的交易便 成了常事,终于被人撞见。富农老婆拉贫下中农下水,那年头自然 是极严重的事,游乡游街十几年没断过。远远近近,老老少少,谁 不知道她是破鞋?--儿子要是回本乡本土,哪有脸见人.....   泪水从华老婆子两个眼角溢出来,曲曲折折地滑到耳轮:“我 儿,你千千万万,要保重呀!”她最放心不下的,是儿子的身体。 儿子是不足月生的,身子骨弱得象根草。当时儿子刚满月,有人告 诉她:只有带上龙蛇项圈,才能保儿子平安。龙蛇项圈是用红布裹 活蛇做的,可到哪抓活蛇?她整日的心思就是找活蛇。老天有眼, 终于有一天她在荒草坡上遇到一条金环蛇,扑上去就抓。还没有等她 抓牢,那蛇先在她小臂上咬了一口。坏了,这可是活不成了!活不 成了儿子就可怜了!她心一横,张口撕下了那块流着血的肉......一 路跑回家,抓块红布就缠蛇,血把布浸透了......儿子带上龙蛇项圈, 平平安安地长到十二岁。十二岁项圈是必须取掉的,取下来的项圈她 一直供在迎门桌上,天天磕几个头,祈求龙蛇保佑儿子--自己这一 去,有谁向龙蛇祷告?龙蛇还能保佑儿子么?......   华老婆子患的是食道癌,患这种绝症自然是不能告诉儿子的。儿 子知道了,准会牵肠挂肚!伤身子哩!要是儿子为这事回来,本乡本 土上,少不了让人耻笑......她的眼睛不好儿子是知道的。她当了十 几年的专政对象,日子好艰难。白天要挣公分,要挨批斗,夜里总半 夜半夜纺棉花,卖线换钱供儿子上学。儿子从小学读到大学,学费都 是她熬夜熬出来的。整整熬了十六年的夜,眼睛熬坏了,她觉着值得, 真是值得!儿子出息了,在美国旧金山做大事!她眼前时时都有一片 金光:旧金山是个遍地都是金子的好地方啊......   泪珠缠绵而又果断的离开耳轮,无声地潜入她灰白的乱发中: “我儿,往后别再寄钱了!儿子先后给她寄过三次钱呢! 每次都是两 百块!这钱华老婆子舍不得花,都攒着。想儿子想狠了,她就拿出来 一五一十,一遍接一遍地数;数钱象扳着儿子的小手指教数数,心里 好暖和。有几次连吃的盐都没有了,她也舍不得花儿子的钱;有几次 身体不适,她躺在床上挨也舍不得拿儿子的钱买药。   只要气不决,华老婆子对儿子说的话就吐不完。然而,她的脑子 这时变得如同一架就要散架的纺车,纺出来一脑子的乱线头。她不知 该扯起哪个线头再往下说。在几千几百个断头中,有一根最长的,那 是儿子写给她的信。儿子在信上说,他的事业在海外...... 这根线头 狠狠地勒住了华老婆子的心。尽管她始终觉得是自己的罪孽,儿子是 不该她回本乡本土的;可是,当这根线头勒紧她心的时候,华老婆子 的心痛苦地一缩,泪水就纵的横的乱流下来,她就一改初衷地唤到: “我儿,落叶归根,你早晚还是该回来的呀!” --她觉得儿子不该 离开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土地,不该离开埋着他爹尸骨的土地,不该离 开就要掩起他白发老娘的土地呀......   一天中最后的阳光从窗口泼进来,浸红了病床上的被褥。吊着的 半瓶葡萄糖在没有任何声息的黄昏缓缓地滴着,嘀嗒嘀嗒,如钟如鼓。 --那,似乎是儿子还给他母亲的血、泪、乳。     *          *          *            启   蒙   术   某幼儿园一班教师病休,上级领导安排小车司机的老婆A来顶 替。A原是摆小摊卖香烟瓜子水果糖的,安排来搞教育,属“拉个 秃子顶个和尚”之所为。   但是,A教学质量却出奇的好!把全体幼师比得无地自容.这不 是吹牛放炮,--- 每堂课下来,A教的生字幼儿百分之百能读会写、 记锝滚瓜烂熟!哪个不佩服?   园领导请A给堂堂正正的幼师们传授教学经验,并录了音。在此 放一段听听   我教学的诀窍也就是四个字:启发诱导。   比如说教小崽子们认“老”字吧。字写上黑板我开始领读: “老、老、老师的老,老、老、老人的老。”小崽们怎么也记不住。 我就问白恩民那小崽子:“如果哪个小崽子骂你,你怎么说?”他回 答说:“老子揍你!”这样小崽子们都记住了。   教“中”时,我领读:“中、中、中华的中,中、中、中国的中,” 小崽子们还是记不住。我就说:“中、中红中的中!”小崽们转眼就 能认会写了,并说在家就学会了。   教“元”时,我领读:“元、元、元月的元,元、元、元旦的元。” 小崽子还是记不住。我就把早已准备好的、一支一角钱的铅笔卖给 他们,每人一支,一只一元,多买不限,售完为止.     *        *            *           杀 手   个体煤矿主老黑看上了个小娘们,纠缠两年没弄到手,小娘们却 跟山里一个教书的成家过日子去了。一条腿在黑道上的老黑怄不过, 拿出半斤“五十铃”作定金,请威震一方的独眼狼去把那小娘们宰了; 若活不顺手,可先代老黑把小娘们玩个透彻。独眼狼从15岁起就凭刀 子在世上混,进出“宫”三次,累计“宫”令达二十年。与众不同的 经历使他有了与众不同的独眼珠子:抬起眼皮,世间万物都是灰色的, 人人都是呲牙咧嘴的或皮笑肉不笑的,只有钱闪着亮。光棍一条的, 只要有酒有肉有钱花,干啥活都行。   独眼狼约上老搭档刀疤脸上路了。该打听的已经打听得一清二楚: 学校放了寒假,只有那对狗男女住在山窝的学校里看守。如此看来这 活费不了啥事,掐死往山沟里一扔,造个自己失足丧命的现场就得了。   风裹着雪花在天地间打旋儿。他们冻得缩着脖子,一路野笑着谈 说舞场赌场女人大腿之类。步行了几十里,再过一条结了冰的河就是 那所学校了,可没想到踩着冰过河时跌进了冰窟窿。他们猴蹿狗跳地 爬上岸后衣服全湿了,并且很快就冻成冰块,烙铁似地烙人。前不着 村后不着店的,他们只得没命地朝学校跑。到了学校门口,独眼狼正 不知该敲门该橇门还是该砸门时,一个小娘们开门出来,惊叫:“你 们这是......快进来快进来!”他们随小娘们进了一间炉火正旺的小 屋。“你们先烤烤火,我给你们熬姜汤、我给你们找衣服换......”   滚烫的姜汤下了肚,又换上了小娘们男人的贴身衣服,独眼狼半 僵硬的身子和脑袋渐渐恢复过来了。恢复过来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眼 睛出了毛病:面前的炉火是竟红的! 为他烤衣服的小娘们竟不是呲牙 咧嘴、皮笑肉不笑的!她嘴唇又薄又小,象两片花瓣;脖颈又白又细, 象一段葱白;她脸上总带着笑,那笑是从两个酒窝里旋出来的,是从 黑亮的眸子里溢出来的,如同初阳的光辉,圣洁、温存......他奶奶 的,世上竟然有如此中看的娘儿们!   小娘们说天色已晚,一定要留他们这两个“过路客”吃了晚饭明 天再走;说自己男人去给学生补功课了,夜里回不来,空荡荡的校园 里没个伴儿害怕。刀疤脸丢给独眼狼个得意的眼色,那意思是说:晚 上可以顺顺当当地把活做了!这个眼色使独眼狼猛然清醒过来,想起 了要做的活。可不知为什么,他心里猛地蹿出了几分慌乱。晚饭有酒 有肉。饭后小娘们安排他们到校院后边的一间屋子里睡。   躺在床上,独眼狼心里乱得难以收拾: 忍不住总是想那通红的炉 火,想炉火映照下小娘们那圣洁、温存的笑。--老这样胡思乱想下 去,心软了手软了,活还怎么干?他就迫使自己去想那半斤“五十铃”。 睡在另一张床上的刀疤脸不知为什么叹了一声。这声叹把独眼狼的心 捅得越发乱了,他扬起脖子恶狠狠地骂:“有心事你狗日的掏刀抹脖 子去!”刀疤脸却不因挨骂而气恼:“这活他妈的还干不干?”独眼 狼气势汹汹地吼:“你、你想给老子拉稀下软蛋?”刀疤脸不答话, 却突然暴发出不间断的狂笑。独眼狼被笑得心慌,就也笑,而且笑得 更响更狠。他要用这种笑来证明自己的光明磊落,证明自己是闯荡江 湖几十年没拉过稀的汉子!刀疤脸却不笑了:“先奸后杀的买卖咱不 干了,只玩玩怎样?”独眼狼“呼”地掀被子跳下床:“老子撕了你?” 刀疤脸不理睬他的虚张声势,继续说:“这样做既对得起小娘们也对 得起老黑。再说,能玩玩这样的小娘们,咱爷儿们一辈子才算没白活。” 这话正撞在独眼狼的心坎上,一种本能的野性迅猛在体内膨胀,就要 爆炸似的,迫使他一拳砸在胸脯上:“就依你狗日的主意!”   小娘们窗户还亮着。他们悄悄蹩到门前,蹩到门前独眼狼却不知 该敲门橇门还是砸门,他感到腿肚子有点打颤。刀疤脸英勇,抬腿做 出准备踹门的架势。独眼狼既想怂恿他又想制止,脱口道:“你狗日 的.....”小娘们在里边说话了:“是过路的两个客人么? ”独眼狼 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坠到了脚底。刀疤脸更不争气,已做好了备逃跑的 架势。独眼狼体内那种勃发的野性、那种敢于把死亡笑饮狂餐的血气, 顿时支离破碎,说声“我们要赶夜路”就向学校门口鼠蹿逃去。   两人一气逃过冰河方停住脚。事情弄到这一步,真他奶奶的不可 思议!刀架在脖子上都没眨过眼的汉子、曾设想过如何吹着口哨上刑 场的杀手,竟然被个弱不禁风的小娘们吓得屁滚尿流!一种说不清道 不白的懊丧和愤懑,象头发了狂的野猪似的在独眼狼脑袋里乱撞。就 在这时,蹲在地上喘气的刀疤脸骂开了:“操他祖宗!”一股无名火 忽地上了头,独眼狼一步步逼过去:“你狗日的骂谁?”刀疤脸本说 不清自己在骂谁,但霍地站起来答:“就骂你!”独眼狼挥拳便要打, 没料自己鼻子上先着了一拳。在这亮堂堂的雪地上,独眼狼发现自己 鼻子流出的血是红的,他停止了还击,捧起染着血的雪惊奇地对刀疤 脸叫:“嗨--血是红的!”在黑道上闯荡这么多年,自己的血、别 人的血独眼狼见的多了,可他从来没留心过血的颜色......   两天后独眼狼去向老黑交差。他把定金扔回去,然后操刀在手, 说那小娘们是自己远房表姐:“往后她少一根汗毛我就活剥了你。”               湖北省襄樊市肖湾129信箱尹全生                     邮编 441105    *          *           * 小小说 尹全生          吻 别   两名亡命徒抢劫银行,遭公安人员拦截后狗急跳墙,劫持一名人 质欲逃窜。危急关头,路过的一个外地青年冒死解救了人质,而他却 受了重伤,被市民们送到医院抢救。虽然医院竭尽全力,但由于这青 年伤势过重,生还没任何希望了。   他一直处在昏迷中,昏迷中总在呼唤“柳叶”。毫无疑问,他在 弥留之际急切需要见到柳叶。可是,他是谁?柳叶又是谁?   他是大别山区人,途经本市到沿海打工的;柳叶是他的女朋友。 他们都是贫困农家的孩子,初中毕业后就因交不起学费而失学了。失 学后的他一直在沿海打工。   回故乡探亲半个月,期间他同柳叶私下商定了一个了不得的计划: 他将拿出一部分钱,供她自修农大;冬天他就送第一笔钱回来!   假期转眼过完,当晚他就要乘火车到沿海,继续打工生涯了。下 午她陪他,沿着阳光下静静奔流的江河漫步,迎面是雪花般飘飞的柳 絮。因此他们的许多话题都与柳絮有关:   她说:“你看那几团柳絮飘得好高!都飘到洁白洁白的云里去了!”   “不过它还是会落下来的。”   “不会,它说不定同云融到一起了。”   “可是到冬天它就变成雪花了--要不冬天哪有漫天漫地、洁白 洁白的雪花呢?”   她说他浪漫,没读过几天书竟变成诗人了,“多数柳絮是飘落在 江河里的。”   “落在江河里的柳絮都堆积在那里,冬天也要变成雪花!”他手 指指向东南方、江河的尽头。那里堆积着华美的、白得耀眼的云朵...... 青蛙的咯咯声,蜜蜂的嗡嗡声,还有她脸上不时涌起的红晕、羞 怯的笑容,春雨似的洒在他心上,使梦寐的渴望萌芽了--他不敢看 她,慌乱得直喘:“我想、我想亲亲你......”   她惊叫一声,急忙用手蒙紧脸;当手移开时,黑亮眸子里分明有 一种神秘而急切的欲望闪动着火花,可嘴唇却颤抖着说:“到天黑,好 么?”   透过那对眸子他窥见了她的心,然而却没有勇气不同意她的话。 从山沟里长大的孩子,把恋人的第一次接吻、灵魂的第一次融合 看得无比神圣庄严,他们绝不会轻浮地结束这一过程。然而,天黑以 后,为他送行的亲属、朋友不断,别离时他们没有机会实现共同渴望 的初吻,他只说了句“冬天我一定回来”,便挥泪告别了家乡的灯、 天上的星、姑娘泪汪汪的眼睛......他是带着深深的眷恋和缺憾离开 故乡的,当然也带着冬天的梦想......   这一切守候在床前的护士小姐当然不知道。但是,她在悄悄地流 泪:为他见义勇为的壮举、为他即将结束的年轻生命、为他不能满足 的弥留之际的愿望哭泣。   由于伤在头部,除了鼻子嘴巴,他的整个头部都被纱布裹着。到了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比较清醒了:“柳叶,柳叶你为什么还不来?” “我来了,我来了。”   透过纱布他听到耳边响起了一个哭泣着的姑娘的声音。“是柳叶 ......柳叶你真的来了?”   “我真的来了,我特地赶来看你来了。”   他感到一双温暖、纤细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柳叶,我怕是不 行了。冬天,我恐怕不能回去给你送钱了。”   “你一定能回去,一定能!”   他听到了哽咽的哭声。“农大你还是一定要读的,我这几年打工 攒的钱我妈收着,话说开她会给你的。”   “我一定照你的话去做。”   “这我就放心了。你......亲亲我好么?”这句话艰难地从嘴里 说出来以后,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人世间怎么这样静?柳叶她人 呢?突然他感到一个温热的、散发着女性芳香的嘴唇一下贴到了他嘴 唇上,久久地颤抖着、颤抖着......那种温热和芳香象电一样经过全 身,因此,他觉得自己的身子被融化了,化作一团柳絮,轻盈地飘向 高远的蓝天,融进一片洁白的云......   吻他的,是护士。     *         *         *         马良后裔   马家坡一带几个村子,姓马的老人都说神笔马良不但确有其人, 而且还是当地马姓人的始祖。其根据有二:一是马家坡自古有座马良 庙,里面供奉的是神笔马良爷。不幸的是该庙毁于八国联军炮火。二 是早年有一部马氏家谱,其排序是:良田千倾,家产万贯......金银 财宝,富贵永传。马良属“良”字辈,马氏家族的祖师爷。这部家谱 在长毛造反时遗失了。但眼下多数年轻人对此持怀疑态度,常开玩笑 问辈份最高的财盛老汉:“马良的神笔画金有金画银有银,咱马家坡 为啥还这样穷?”   财盛老汉吱吾道:“画的金银财宝......给后世的败家子挥霍了!” “你自称是马良的第三十代嫡孙,神笔怎么没传到你手里?”   财盛老汉越发语塞:“神笔......被旁门别姓的人窃去了。不过 早晚,还要回到咱姓马人的手里!”   马良是人不是神但的确有支神笔,马良确有其人而且是马姓人始 祖--这话财盛老汉是听祖上传说的,他自己也不全信。   那天,财盛老汉儿媳妇得紧病送到县城医院,由于带的钱少交不 足入院定金,医院拒绝收治。返回村取钱来不及,财盛老汉急得哭都 没眼泪。情急时他突然想到一个人--这人也姓马,虽不是同村原籍 却在马家坡一带,按家谱排属“富”字辈,该向财盛老汉叫爷的。听 说这当“孙子”的如今混阔了,在县城当局长。财盛老汉同这局长的 老爹熟悉,与局长本人并没往来,可眼下万般无奈,财盛老汉只得打 听了住址,抱着试一试的念头,硬着头皮去借钱。   局长老爹很是亲热,听财盛老汉道了难处,便叫局长救急;局长 拿出一支黑杆笔,随随便便画了一张条子,要财盛老汉把条子交给医 院院长就是了。财盛老汉不识字,更不晓得条子的用处,还是抱着试 一试的念头,把条子交给了院长。院长见了条子对财盛老汉的态度立 马就恭敬了,定金免了,通知马上把病人送急救室。   半个月后儿媳妇痊愈,财盛老汉忍着心疼去交医药费、住院费-- 他听人说这住院半月,少说也得花五七千块钱!可怎么也没想到人家 医院不收他的钱,说是马局长有条子,住院的一切费用已经安排在某 单位帐上报销了!财盛老汉喜懵了,退着走出了医院。   回到家坐下细琢磨:怪了!神了!随便画几道道的纸条就顶几千 万把块钱?财盛老汉嘱家人:白占个便益算了,这事对谁都不要说!   当年秋天,财盛老汉儿子听说县外贸公司要大量收购核桃板栗, 出价很高。马家坡一带是山区,核桃板栗极多,三分不值二分的。儿 子想大赚一笔,豁血本收购,之后雇几套大车运进县城。一次送货太 多,财盛老汉也随车前往。动身之前他念起马局长的恩德,带了些鹿 茸麝香之类山货,准备把核桃板栗脱手后到马局长家致谢。   意外的事情到外贸公司后就发生了:人家说送的核桃板栗质量太 差,不收。财盛老汉又是急得哭都没眼泪:几万斤核桃板栗人家不收 购,大半辈子的血汗不是全赔进去了么?他急得磕头,磕头人家还是 不收。头磕破了嗓子嚎干了,财盛老汉也想开了--赔就赔了,少赔 一点,找个地方把核桃板栗贱卖了。他凄凄惨惨地去找马局长,想送 上鹿茸麝香之类山货后,请马局长给安排个卖核桃板栗的地方。   马局长收下礼物后满脸都是笑,问财盛老汉为啥要贱卖核桃板栗。 财盛老汉就哭诉开了......马局长说莫哭莫哭,说着就去拿笔。财盛 老汉看着马局长又拿起了那支黑杆笔,随随便便在一张纸条上画,转 眼画完。马局长让财盛老汉把条子交给外贸公司经理就是了。   公司经理见了条子对财盛老汉的态度立马就恭敬了,说核桃板栗 全部收了,按一等品收了。   财盛老汉包包里装满了钱,乐得疯疯癫癫,回到家坐下细琢磨: 巫婆神汉说神符能逢凶化吉,我看马局长的条子比神符还顶用!没钱 时,有了条子就是钱;天大的难处,有了条子就不难!条子哪来的? 是马局长用那支黑杆笔画的!--天哪天哪!那支笔莫不是神笔?对 了,祖先的话没错,马良就是我们马家的始祖,马良始祖的神笔如今 传到马局长手里了!--马局长小时候憨头苯脑的怎能当上县城的局 长?说不定也是用那支笔画个局长就当上了局长!   马良是人不是神但的确有支神笔,马良确有其人而且是马姓人始 祖--这话财盛老汉如今是确信不疑了。年轻人再开玩笑问财盛老汉 时,他便不再吱吾、不再语塞,拍着胸脯说:“千真万确!神笔如今 还在我们马姓人手里拿呢!”而年轻人追问神笔下落时,财盛老汉则 千方百计回避--他见不得别人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财盛老汉不愿在山里住了,准备到县城建座楼房。建楼房需地皮, 他又去请马局长画条子。马局长却一脸凄凄惨惨神色,说自己的条子 不管用了。财盛老汉盯着那支放在老地方的黑杆笔,成了丈二和尚。 马局长老爹把他拉到一边,说自己儿子被撤了,不是局长了。财盛老 汉认为这话是开脱之辞:再一再二,人家不愿帮第三次忙了。    *          *            *          王本生的故事   新房主任:   新年好!向您并通过您向各位家们父老拜年!   我今年腊月28回到内乡,正月初4就离开内乡 了。由于时间太紧,没来得及到杨沟看望您,请一定 原谅。   我前次到杨沟认家门,见到了我祖上的坟地,之 后您又到内乡看望了我的父母。这样看来,杨沟尹家 是我的祖籍这一点就确定下来了。   今年过年期间我父母又说到日后墓地的事。他们 对您是充分相信的,但又存在一些担心,怕将来一旦 有什么麻烦,所以对选址杨沟有些犹豫--想落叶归 根又担心落叶归根。   我对这方面的事不懂,对杨沟的具体情况也不了 解。因此想请您费心考虑考虑,把可能发生的麻烦都 预先考虑到,并提出相应的处置办法,以便是这件事 圆满如愿。   我出版过《怪胎》《山神》两本小说集,今送一 本给您及家门父老们雅正;另寄来几篇关于我的介绍 文章。  尹全生

 

相关文章:  (耐庵亭)

  • 东平县简介  2000-11-6 
  • 龙虎山名胜  2000-11-6 
  • 三写武松打虎  2000-11-6 
  • 元代杂剧作家  2000-11-5 
  • 施耐庵陵园  2000-11-5 
  • 施耐庵练武  2000-11-5 
  • 海陵证施魂  2000-10-8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2017-11-17 
  • “案酒”与“按酒”  2017-11-17 
  • “乐”字有五音  2017-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2017-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