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街 | 《水浒》中群众文化的地方色彩


《水浒》中群众文化的地方色彩

 

《水浒》中群众文化的地方色彩 作者:王同书 从一部作品本身来考证它是否为某人所写,即从作品内证来考证作者,有一定的科学根据,不失为有效 途径之一,尤其是对有争议的作家。前不久学术界关于《水浒》作者是否为白驹施耐庵问题的争论,就是很 好的例证。笔者所见到的就有从《水浒》语言、环境、故事的地方色彩来谈的,对论证作者起了一定的作 用。本文拟从《水浒》中的群众文化角度来谈点看法。 伟大的作品既然生动丰富地反映了社会,当然离不开对社会群众文化的描绘,《水浒》正是这样,它所 反映的群众文化是多方面的:一是缕述文艺人材,108将中就有“不止一身花绣,更兼吹得、弹得、唱得、舞 得、拆白道字、顶真续麻,无有不能、无有不会,亦是说得诸路乡谈,省得诸行百艺的市语”的多面手“浪 子”燕青、有笛子演奏家“铁笛仙”马麟、有歌唱家铁叫子乐和、有书法家圣手书生萧让,还有能随时随 地作算命卖卜的杨林、吴用(杨在三打祝家庄中化装解魔法师、吴在赚卢俊义上梁山时化装算命先生)等。 二是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有唱山歌的(如智取生辰纲中的“赤日炎炎似火烧”,鲁智深大闹五台山卖酒汉 子唱的“九里山前作战场”以及阮氏三雄、张横等唱的“手拍胸前青豹子”、“不怕皇帝不怕天”等),有 唱喜庆歌的(如小霸王周通娶妻时,小喽罗唱的:“帽儿光光,今夜做个新郎,衣衫窄窄,今夜做个娇客”等), 有纹身的(如九纹龙史进身上纹九条龙,鲁达、燕青一身花绣),有在酒楼饭店唱曲子的(如鲁达救的金老父 女),还有做道场、佛事,踢毽子、气球等等,丰富多彩。三是特点鲜明,具普及性、娱乐性、教育性,饱含人 民的理想和爱憎。《水浒》描绘的大场面的群众活动,如灯会、元宵,几乎都是全民性的,家家户户都涉及, 人人都参加,而从其内容来看,“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苗半枯焦,农夫心里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固 然爱憎分明,一看便知,就说那“九里山前作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顺风吹起乌江水,好似虞姬别霸王”,也 无不蕴含着人民的丰富的爱憎感情。而它们的娱乐性,又常引得观众“呵呵大笑”。 群众文化是多方面的,又是不断发展的,有的已被淘汰,有的积淀的时间比较长,而在这些积淀时间比较 长的现象中对作者的考察更有特殊意义。《水浒》群众文化值得注意的是它的地方色彩充满了“白驹”风 情,试从庙会、灯会一些情况来看。中国古代的庙会、灯会,名义上是一种祭神活动,实际上是一种广泛性 的群众文化娱乐活动。这时商贾云集,人山人海,农民起义的英雄常常利用这一大好机会,乔装打扮,混入州 县城内,劫牢狱,劫法场,杀赃官,夺城池,为民除害,开仓库散发金银粮食,赈济贫民百姓。在《水浒传》中, 描写群众文化活动的场面很多,十分精采,仅是灯会就有多处细致生动的描写。 宋江杀阎婆惜被刺配江州,浔阳楼上题反诗,又遭害,后来投奔柴进暂住在清风寨花荣处。时值元宵节, 镇上居民为庆赏元宵节,科敛钱物,在“土地大王庙前扎缚起一座小鳌山,上面结彩悬花,张挂五七百碗花 灯。土地大王庙内逞赛诸般社火,家家门前,扎起灯棚,赛悬花灯”。花荣特派人领宋江看灯:   到这清风镇上看灯时,只见家家门前,搭起灯棚,悬挂花灯,灯上画着许多故事,也有剪彩飞白牡丹花灯, 并芙蓉荷花异样灯火……鳌山前看了一回……前面灯烛荧煌……锣声响处,众人喝采,宋江看时却是一伙舞 鲍老的…… 身躯扭得村村势势的。(第三十二回“宋江夜看小鳌山,花荣大闹清风寨”) 吴用智取大名府,作者用六千多字的篇幅描述了吴用元宵用计,大名府权贵假惺惺“与民同乐”、“共 庆升平”,梁山好汉乘机大败梁中书的故事。其中对古代民间的灯会盛况作了详尽生动的描述:   市中心添搭两座鳌山,照依东京体例,通宵不禁,十三至十七,放灯五夜……家家门前扎起灯棚,都要赛 挂好灯,巧样烟火。户内缚起山棚,摆放五色屏风炮灯,四边都挂名人书画,并奇异骨董玩器之物。在城内 大街小巷,家家都要点灯。大名府留守司州桥边,搭起一座鳌山,上面身边红黄大龙两条,每片鳞甲上点灯 一盏,口喷净水。去州桥河内周围上下,点灯不计其数,……翠云楼前也扎起一座鳌山……楼上楼下,有百十 数阁子。终朝鼓乐喧天,每日笙歌聒耳。 有的鳌山盘着青龙,周围有千百盏花灯;还有的鳌山上,盘着白龙,四面点火,不计其数。宫观寺庙、佛 殿法堂,各设灯火三瓦两舍,更不必说。时迁等人,“挟着一个篮儿,里面都是硫磺、焰硝、放火的药头,篮 儿上插几朵闹蛾儿”,佯装卖花。当官宦富豪子弟闹闹嚷嚷,在翠云楼等各处阁子打哄赏灯时,一处鳌山火 起,四下里处处炎光亘天,梁山英雄里应外合,打败官军救了卢俊义,杀了王太守,大获全胜,梁中书也落荒而 逃。施耐庵着力描绘了大名府元宵灯火典型的社会环境,色彩斑斓,富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有力地烘托出 梁山好汉深入虎穴、机智勇敢的典型性格(第六十五回,《时迁火烧翠云楼,吴用智取大名府》)。 《水浒》中灯会、庙会的描绘,与江苏盐城市的白驹有关情况颇为相似。白驹古镇的灯会、庙会历史 悠久,并一直沿办到解放前后。据白驹七八十岁老人回忆,解放前每逢灯会,异常热闹,会前足足准备一个多 月。从张灯到落灯,三至五天。游灯时,两面直径一米多的大锣开道,龙灯领头。各色排灯,有神仙灯、动物 灯、人物灯随后。动物灯有狮子灯、仙鹤灯、猴子灯(猴子还会爬杆)及各种昆虫灯(知了、蝴蝶、蜻蜓 等)。三十六行,行行有本行业的排灯和特色灯,如操舟、搬运行业舞龙灯;渔民是渔翁撒网河蚌灯;八鲜行 有八仙(谐音)灯;木工制作的六角形精雕细刻明角大伞灯;水产还有鱼灯、虾灯、蟹灯;和尚是西天取经灯, 有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及白骨精等妖怪灯。野味行有兔子、野鸡、猎犬灯;糟坊是太白醉酒灯; 小车行是老汉推车灯(车上还坐着二个人);牛集猪行有牛灯、猪灯。还有十二月花神灯,“福禄寿星灯”。 有一种讽刺人物灯,叫做“东倒吃羊肉,西倒吃猪头”,寓意深长。游灯队伍中,站高肩的,能唱几十出古装 折子戏,踩高跷的扮演各种角色,成群结队。大头娃娃,稚气可笑。各商店扎的灯棚,其形如塔、如亭,张挂 各色彩灯,四人抬着游灯。桥上彩门盘双龙,桥下金鱼戏荷灯。更有那走马灯,绝妙无比。游灯时万人空巷, 队伍长达数华里。每次游灯,黄昏时刻在牛集会齐。鼓乐喧天,游灯队伍穿街过巷,迤逦而行,通宵达旦。整 个白驹镇,灯花瑰丽,光华闪灼,那情景比《水浒传》上的清风寨灯会还要热闹。灯会期间,从泰州、扬州、 兴化、宝应来的商旅,从邻近各场来的白驹人的亲朋好友,从农村来的观灯农民成千上万。 白驹场五月十三日关帝庙会,实际上也是一次文化盛会。因为在庙会期间,除祭祀关帝外,主要活动是 演戏、看戏。方圆百里的香客,向“天下第一圣像”(范仲淹《白驹场关帝庙碑记》语)朝拜进香,数百里外 商贾到此做生意。庙会要唱六天六夜大戏,每年早在四月以前就派人外出找戏班子订合同。由于白驹人爱 看戏,懂戏,因此对剧团的要求很高:生、旦、净、丑要硬铮(还要配甲、乙角),“十蟒十靠”行头要新要 美。五月十二日开锣,杀牛宰猪祭关羽,开场戏是“大赐福”,成百人上台。演的大多是三国戏,也有水浒 戏、西游戏。戏台设在关帝庙的戏台上,台下广场能容纳数千人看戏,场东北角、西北角设看台,供地方行 政官员、富家太太、小姐、公子哥儿欣赏戏文。如果戏唱得好,六天以后,还要挽留数日。庙会期间,布 店、商货店、茶食店、饭馆等各行各业生意兴隆,财源茂盛。巷子里都摆满了摊头,唱道情的,玩把戏的,玩 拳弄棒的都来凑热闹。 这些情况在《白驹乡志》中有详尽的描绘,这里不再具引,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我们的视野再扩大一点, 再看看其他明清小说中有关的描写(如观灯),会有新的启示,例如《隋唐演义》第十七回描写秦叔宝等人长 安观灯,街中景象,正是“四围玛瑙域,五色琉璃洞。十寻云母塔,万座水晶宫”。那司马门前,灯楼搭在霄 汉之间,居中一碗麒麟灯,灯下有各种兽灯围绕:“獬豸灯张牙舞爪,狮子灯睁眼团毛,百泽灯光辉灿烂,青熊 灯形相蹊跷,猛虎灯虚张声势,锦豹灯活象咆哮,老鼠灯偷瓜抱蔓,山猴灯上树摘桃,骆驼灯不堪载辇,百象灯 俨似隋朝,麋鹿灯街花朵朵,狡兔灯带草飘飘,走马灯跃力驰骋,斗羊灯随势低高”,还有“两个古人骑着两 盏兽灯,左首是梓潼帝君骑百螺灯,下临凡世;右首是玉清老子跨青牛灯,西出阳关。又到越公门首,看见灯 楼上挂一碗凤凰灯,灯下有各色鸟灯悬挂:仙鹤灯身栖松柏,锦鸡灯毛映云霞,黄鹂灯欲鸣翠柳,孔雀灯回看 丹花,野鸭灯口衔荇藻,宾鸿灯足带芦葭,鹡鸰灯似来桑柘,鶴鶵灯隐卧汀沙,鹭鸶灯窥鱼有势,鹞鹰灯扑兔堪 夸,鹦鹉灯骂杀俗鸟,喜鹊灯占尽鸣鸦,鹣鹣灯缠绵倩主,鸳鸯灯欢喜冤家”。也有“两个古人骑两碗鸟灯, 左首是西池王母,乘青鸾瑶池赴宴,右首是南极寿星,跨白鹤海屋添筹”。再如《金瓶梅》第十五回和第四 十二回,作者描写的灯市和烟火的情景,也令人咋舌称奇。你看灯市上,当街搭起数十座灯架,但见:山石穿 双龙戏水,云霞映独鹤朝天;金莲灯,玉楼灯,见一片珠玑;荷花灯、芙蓉灯,散千围锦绣。这还不算是稀奇。 还有秀才灯,揖让进止;媳妇灯,容德温柔;和尚灯,月明与柳翠相连;通判灯,钟馗共小妹并坐;转灯儿一来一 往,吊灯儿或仰或垂……。看来,灯形不仅是一般的动植物模型。还有一堂堂的戏曲和小说的故事,在各种 各样的灯景中表现出来。细心玩味一下上述引例,会发现它们和《水浒》中的观灯“大同小异”,这个 “异”处正是《水浒》与白驹“亲”,而《隋唐演义》、《金瓶梅》等与白驹“疏”的证明。 笔者又曾查证山东梁山县志、郓城县志,其中民俗部分,群众文化部分,虽也有与《水浒》有若干“关 合”之外,但系统的、大规模的资料和描写,例如“元宵观灯”的情况,则远远不如《白驹乡志》记载之自 然、翔实,令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了。当然,这里为我们提供了富有启发的信息:都与作者的乡籍有很大 的关系 中国灯会,有古老的历史传统。据史书记载,隋炀帝时,每年正月十五日,举行盛大灯会。“灯树千光 照,花焰七枝开;月影凝流水,春风含夜梅。”盛唐时,正月半前后,灯会已作为制度定下来,高二十丈的“灯 轮”,“悬灯五十盏”,真是火树银花,无比壮观。灯会作为群众性的文化娱乐活动,一是各行各业,家家户 户,人人动手,能工巧匠更是别出心裁,不断创制出许多新型奇巧的彩灯,是中华民族古老文化和我国劳动人 民智慧的结晶。二是年龄不分老幼,地位不分高低,雅俗共赏,能吸引千千万万观众。同时,富商乘机搜刮盘 剥人民。巨贾张灯夸富斗奇,反动统治阶级和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激化,往往爆发农民革命斗争。值得注意 的是这些与《水浒》的相似之处决不应视为偶然,或只是《水浒》对白驹的影响,而应不排除《水浒》中的 描写与白驹的群众文化确有血缘关系,是作者将白驹的地方色彩写进了书,而不是白驹受《水浒》影响,模 仿了书中的风情。笔者曾在《张士诚——张荣——宋江——白驹施耐庵即〈水浒〉作者刍论》文中谈到施 耐庵与《水浒传》是借北宋时代以宋江为首的梁山泊农民起义事迹为名,以白驹场张士诚起义的人物故事 为原型,以白驹场一带水网地区为背景而进行创作的。张士诚起义的时间恰恰发生在元宵节,十八条好汉杀 了经常勒索敲诈欺压盐民的弓兵丘义,杀了数家富豪,焚毁了他们的住宅,烧掉了白驹衙门,举起盐民革命斗 争大旗(《吴王张士诚载记》)。张士诚利用元宵灯会良机,揭竿起义,扩大影响,正是他老谋深算的高着。 《水浒传》中几次写到元宵灯会,是施耐庵现实主义艺术手法的成功体现。

 

相关文章:  (水浒街)

  • 《水浒传与中国廉政文化》一文获优秀奖  2006-1-9 
  • 2006年全国水浒文化与明清小说研讨会论题  2005-12-29 
  • 高考满分作文:忠与义的交织   2005-12-15 
  • 杭州西湖十五新景点之一武松墓  2005-12-15 
  • 《环球》:英国丈夫的水浒情结   2005-12-15 
  • 水浒兵器谱--十八般武艺(下)  2005-12-5 
  • 水浒兵器谱--十八般武艺(中)  2005-12-5 
  • 水浒兵器谱--十八般武艺(上)  2005-12-5 
  • 江苏盐城市水浒学会第二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2005-11-29 
  • 水浒人物排行   2005-11-24 

  • 最新推荐: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 中英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第四次会议“汤显祖莎士比亚研讨会”报道  2016-12-1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综述  2016-12-2 
  • 《水浒传》伟大成就新论  2016-11-21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