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传播史 | 《水浒传》传播问题的历史与现状(上)


《水浒传》传播问题的历史与现状(上)

 

《水浒传》传播问题的历史与现状(上) 中国水浒学会会长 佘大平教授 施耐庵创作的《水浒传》受到了社会各阶层的人们,特别是市民阶层的热烈欢迎。人们将它一版再 版,在很短的时间内竟产生了庞大的版本群,形成了"繁本"和"简本"两大版本系统。《水浒传》不仅很快 风靡全国,而且传到海外。这种现象不能不说是中国出版史上的一大奇观。产生这一历史奇观的原因是什 么?在写作艺术方面,《水浒传》当然是很能吸引读者的,特别是它能够适应市民阶层和中下层知识分子 的艺术趣味,这是这部长篇小说成功的重要原因。然而,从根本上来说,《水浒传》能够广泛地吸引读者 而风靡全国乃至传到海外的原因,是它那歌颂农民反抗斗争的、不同凡响的题材、人物和主题。 然而,在封建专制的社会里,像《水浒传》这种反映农民起义和农民的武装斗争的小说,不是会被禁 毁吗?小说的作者、出版商、印刷匠人、书店老板以及广大的读者不是要被杀头吗?事实并非如此。明朝 末年,虽然朝廷颁布过几次禁毁令,但是似乎并不是很严厉。《水浒传》照旧在民间流行,各种版本仍在 不断涌现。到了清朝,也由朝廷发布过几次查禁《水浒传》的命令,如乾隆十九年(1754)的禁令。但总 的来说,情况并不严重,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从现有的历史材料来看,还没见到有因为刻印、发卖、 评点和阅读、收藏《水浒传》而被杀头的记载。这同清初杀人如麻的文字狱血案比较起来,《水浒传》的 出版者和读者要算是很幸运的了。 是什么原因使得这部宣扬反抗斗争的小说能够免遭厄运?是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保护了它呢?答案只 有一个--是这部小说自身的忠义思想掩护了它宣扬反抗斗争的全新的主题,是忠义思想保护它躲过了封建 专制社会残酷的文网,躲过了封建专制的屠刀,当然也保护了出版者和读者,从而它能够在人民群众中间 广为播传。 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看到,由于有了浓厚的忠义思想,到底降低了《水浒传》的斗争锋芒和革命热 情。忠君爱国和受招安还可以根据一定的历史环境作出一些合乎情理的解释,而打方腊则无论如何不能不 说是农民革命的悲剧和耻辱。《水浒传》在利用忠义思想成功地保护自己的同时,是付出了代价的。明朝 末年出现了金圣叹贯华堂刻本《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简称"金本"),却比较全面地否定了《水浒 传》的忠义思想。 金圣叹将《水浒传》71回以后的几十回文字统统砍去,又将第一回改为《楔子》,形成了只有70回的 章回小说(他对这71回的文字只在个别地方作了改动)。这就是"金本"《水浒传》的基本情况。 《水浒传》经过金圣叹这么一砍,无论在内容方面或者艺术方面都显得好多了。第一,由于砍去了几 十回,非常明显地降低了忠义思想的浓度和厚度,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克服了忠义思想对这部章回小说的消 极影响,从而突出了这部小说起义造反的主题。第二,由于完全砍去了宋江乞求招安和后来梁山泊全伙受 招安的故事情节,使得梁山一百单八人作为农民起义英雄的形象变得更加高大而雄伟了,使得宋江作为梁 山义军领袖的形象更加丰富、更加完美。第三,由于砍去了打方腊的情节,这就干净、彻底地洗去了梁山 好汉充当朝廷鹰犬的夺耻大辱,免去了梁山人马七死八伤的痛苦,让他们以一支强大的农民武装力量存在 下去,使读者心目中的希望之光不至于熄灭。第四,由于砍去了最后宋江等人被害死的情节,砍去了梁山 英雄落得全体覆灭的下场的描写,这就为《水浒传》清除了弥漫全书的厚重的悲剧气氛,让正义得以申 张,让英雄人物和英雄事业得以在艺术的天地里永存。因此,我们说,经过金圣叹这么一砍,"金本"《水 浒传》无论在内容或艺术等方面都是一个大进步,大提高。 金圣叹虽然砍掉了《水浒传》的尾巴,并对第71回以前的部分文字作了改动,但是他仍然面临着一个 非常头痛的问题:宋江以及其它人物在"金本"《水浒传》全书中所散布的忠义思想的言论,所做下的全忠 仗义的事情,这些言论与行为仍然表现了较浓厚的忠义思想。金圣叹虽然作了一些文字上的改动,但他无 法作太多的改动,更不可能进行全面的改造。于是,他采用评点的办法,使用夹批、眉批、回前总评、以 及他写的三篇《序》和《读第五才子书法》等方式,对"金本"《水浒传》中的忠义思想,特别是宋江的忠 义思想进行批评和"解说",以竭尽最大的可能抹去"金本"《水浒传》的忠义思想的痕迹。 《水浒传》被金圣叹砍去了尾巴,又由他增写了回前总评和大量的评点文字之后,宋江和梁山投降朝 廷的情节没有了,由一支农民义军残酷地镇压另一支农民义军的情节也没有了;书中乞求招安投降的讨厌 气氛得到了有效的淡化,忠义思想的色彩褪去了不少。小说的造反起义主题更加明朗化了;尤其是宋江这 个人物,变成了一个新的形象,他再也不是那个整天招安不离嘴,最后把梁山事业断送干净的悲剧人物, 而从一个忠义君子变成了坚决进行反抗斗争的英雄。"金本"的这些功绩是客观存在的,不可抹杀的。

 

相关文章:  (水浒传播史)

  • 佘大平撰文:《水浒传》传播问题的历史与现状  2006-6-18 

  • 最新推荐:

  • 仁心厚德佘大平  2018-7-24 
  • 《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简介暨免费试读部分  2018-6-3 
  • 2018年中国水浒学会年会预备通知  2018-4-25 
  • 滑稽谁造丰亨论  2017-11-17 
  • “案酒”与“按酒”  2017-11-17 
  • “乐”字有五音  2017-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2017-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