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会动态 | 琴台客聚‧毛澤東與《水滸》


琴台客聚‧毛澤東與《水滸》

 

编者按:此为香港《文汇报》的文章。转载于此。               琴台客聚‧毛澤東與《水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8-12-28]  佘大平對金本《水滸》情有獨鍾。照片由作者提供                     黃仲鳴   毛澤東自小嗜讀《水滸》,直到晚年,仍要看。他愛看的版本,不是百回本,也不是百二回本,而 是金聖嘆的批本、刪本。   據晚年仍在毛澤東身邊做秘書工作的徐中遠說,一九七一年八月,毛忽然要看《水滸》,於是在 「主席圖書」中找,胡亂找了一本送過去,誰知毛說不是這種版本,要幾年前看過的線裝本金聖嘆批改 的《水滸》。徐中遠終在書櫃下層找到了。送上去時,女秘書高碧岑大喜說:「首長正等著看呢。」   一九七二年二月,毛又要看金聖嘆批本,徐中遠有了上次的經驗,書也不用細找了,連忙送上。第 二天,另一秘書來告:「首長還要看別的版本《水滸》,要找線裝本,字大一些的。」徐中遠在毛的存 書中,雖然看到有幾種線裝《水滸》,但字體比較小,於是去北京圖書館和別的地方找,終在琉璃廠中 國書店找了一部線裝本《第五才子書水滸傳》(七十回本,上海同文書局版,十六冊),字也較大。跟 著到首都圖書館借來一部《全像繪圖評注水滸全傳》(上海掃葉山房,一九二四年版,十二冊)。翌 日,毛將後一種退回,獨留金聖嘆那一部,一直伴他度過一生。徐中遠說:「我們知道毛澤東晚年看過 不少版本的《水滸傳》,但是,他最愛看的版本,就要數金聖嘆批改的《水滸》了。」   以上的事跡,我是從佘大平的《寨名水滸:草莽龍蛇的江湖》看來的。我小學時即愛看《水滸》, 看的就是七十回本,雖是金聖嘆的刪本,但沒有他的評注。及長,找來一部看看,頓對金聖嘆佩服得五 體投地。其後再看《全傳》,到了七十回後,也就沒有什麼心機、心情看下去了,只斷斷續續看完。   佘大平說,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新中國剛剛建立,一些從舊社會過來的知識分子,以很高的熱情 學習馬列主義,很快,他們覺得學有成就了,紛紛摩拳擦掌,急於尋找一個『革命對象』,好在其身上 實踐一下剛學到的馬列主義。於是,他們把槍口瞄準了金聖嘆,罵他是『封建文人』。」而不僅此,出 版界也扼殺了金本《水滸》,直至七十年代,「中國大陸地區基本上停止了對金本《水滸傳》的出版發 行」,「圖書巿場上,基本上看不到金本《水滸傳》的蹤跡。」而為了巿場的需要,那些出版界「當權 人士」,只好「拍板出版發行了一百二十回本」;到六十年代,又出版了百回本。   假如這些學了馬列皮毛的知識分子、出版界的「當權人士」,知道主席愛看金本《水滸》,未知他 們有何感想?   毛澤東愛看《水滸》,不僅愛看,還活學活用。上井岡山,就有上梁山的氣概;還喜引用書中情節 來寫文章、指導幹部,要他們學武松景陽岡打虎的精神,要「李逵式的官長」不要「看見弟兄們犯事, 就懵懵懂懂地亂處置一頓。」   毛澤東一生愛書、看書,但並不讀死書。他在中南海會客的書房,後面那一列的書,插有標籤的 書,往往是我眼睛投射的焦點。

 

相关文章:  (学会动态)

  • 研究《水浒传》的传播史征文启事  2010-3-17 
  • 中国水浒学会会长佘大平教授新年贺词  2010-1-3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2017-11-17 
  • “案酒”与“按酒”  2017-11-17 
  • “乐”字有五音  2017-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2017-11-1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 中英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第四次会议“汤显祖莎士比亚研讨会”报道  2016-12-12 
  • 《水浒传》伟大成就新论  2016-11-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