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街 | 朱仰东:老调重弹“水浒学”


朱仰东:老调重弹“水浒学”

 

老调重弹“水浒学” 何以拟下这个题目,源于自己最近的一次阅读,在《水浒争鸣》第2辑上刊有上世纪80年代张国光 先生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试论建立科学的“水浒学”诸问题》,在这篇文章中,张先生从“红学” 谈起,认为,与红学相比,“水浒学”历史更长,“社会影响,非《红楼梦》所能及。”然而,就是这 样一部深入人心的古典名著,却未能诸如《文选》、《诗经》、《红楼梦》那样形成自己的“专门的学 问”,对于研究《水浒》的人来说,情何以堪? 或许囿于自己的见识不广,愚以为,在学术界,这是首次将《水浒》研究作为专门之学提出的概 念。迄今为止,已经过去了近30年,在这不算短的时间里,学术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理念的更新,方 法的转变,视角的拓展等等,都在昭示着学术研究的新进展。而“水浒学”作为学术理念却并未引起学 界的重视,尽管从事此项研究者不乏其人,但有其实而无其名,不能说不是一种遗憾。所以,今天再阅 读张先生的文章,感慨良多,禁不住由着这一话题,谈一谈自己对于“水浒学”的一些看法。 一、“水浒学”作为学术理念的必要性 首先看,“水浒学”作为学术理念提出的合理性。正如张先生所言,“凡是一部重要的古代文献或 作品,一位大思想家、学者或评论家,研究的人多了,影响的时间较长,范围较大的话,就自然而然地 会形成一种专门的学问。”《水浒传》的研究亦然。既然《水浒传》比《红楼梦》要悠久的多,且同位 四大古典名著之列,“红学”从未遭到非议,那么“水浒学”作为学术理念也应当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其次,既然合理,那么有没有必要呢?愚以为,随着学术发展所形成的新的学术背景,一方面,“一方 之学”崛起,诸如“伊犁学”、“徽商学”、“船山学”、“龟兹学”等等,已经在当地政府的支持 下,蓬勃发展起来,为当地经济文化的发展起了不小的推动作用,可以说,从经济文化的层面看,如果 合理的把握,双方是能够达到双赢目的的。另一方面,就《水浒传》自身来说,《水浒传》自诞生以 来,就引起了世人的注意,仅仅以文学领域为例,《水浒传》在中国文学史上自不待言,成书不久,便 使得当代及此后不少重量级的文化名人、著名学者如李贽、金圣叹、叶昼等所倾倒,争相评议,即便之 于世界,《水浒传》同样在国际上具有重大的影响,享有很高的声誉,比如前苏联国家科学出版社1957 年出版的《苏联大百科全书》这样写道:“《水浒》是14世纪中国文学的纪念碑,这部长篇小说首次通 过现实主义形式反映了反对地主和专制政权的压迫的中世纪农民起义(1119——1125),小说中具有形 象的画廊。”至于其他如历史、文化等等也不无沾溉,可以说,无论古今,抑或中外,其意义是多方面 的,其影响是广泛的,可见,无论从何种角度,《水浒传》都毫不逊色,都能自成一学,与“红学”等 相媲美,时至今日,也恰如张国光先生所言,很多人“以能够为‘红学大厦’添砖加瓦为荣”,“一听 到‘水浒学’这个提法,就大惊小怪”,甚至竟无人再提及,这不但有违于《水浒传》研究之实际,也 似乎于当代的学术背景不符。 二、如何界定“水浒学” 因为时代的限制,张国光先生并没有对“水浒学”做出明确的界定,只是认为:“《水浒》研究, 早已成为专门之学。”并依据《水浒》研究的发展过程,将“水浒学”的演进做了大体的分期。不过, 仍然能够看出,张先生所认为的“水浒学”,其主要还是仅仅针对《水浒传》而言的,应当说,在当时 的背景之下,张先生能够做到这些已经难能可贵了。然而,随着学术研究的进一步拓展,“水浒学”仅 仅针对《水浒传》一书,恐怕就有些过于狭隘了。 那么,“水浒学”的研究应当如何界定呢?首先,我们不能不承认“水浒学”研究主要对象依然是 《水浒传》,试想,北宋末年所发生得宋江起义,如果不是因为《水浒传》的写定,恐怕其命运也如其 他人物事件一样,虽能流布于人口,但也只能说局限于一隅,少为外人道哉。其次,我们承认《水浒 传》在“水浒学”研究中的地位并不等于仅此而已,抹杀其他方面的研究,二者之间的关系应当是整体 与局部的,我们不能以局部代替整体,以《水浒传》作为“水浒学”研究的全部。事实上,科学的“水 浒学”在界定时,应当以《水浒传》作为参照,包含前后两个阶段,涵盖历史文化政治经济等多个方 面,这样既突出了《水浒传》的巅峰地位,同时也承认了与《水浒传》相关的其他方面在构建“水浒 学”中的意义和存在。毕竟“独木难成林”、“万紫千红才(总)是春”。 三“水浒文化”与“水浒学”之辩 时下基于水浒研究的现状,不乏有人采用“水浒文化”这一学术理念,其中也包括笔者本人,甚者 在《菏泽学院学报》2009年第1期上曾经撰写过一篇名为《试论构建“大水浒文化”体系的必要性与可行 性》的文章,认为当下学者应当树立起一种“大水浒文化”体系意识,从而使得相关水浒研究大都可以 纳入这一体系框架之内。当年的5月份,山东水浒文化研究基地在菏泽学院建立。实事求是地讲,这一学 术理念的提出,其意义有二:其一,使得水浒研究终于有了自己的学术称谓;其二,明确了相关研究的 学术范畴。但是,也要看到“水浒文化”与“水浒学”,至少作为一对概念,在指代意义上并不一致: “水浒文化”云云,更加侧重于文化意义,何谓“文化”,《汉语大词典》给出的解释是:1,文治教 化;2指运用文字的能力及书本知识;3,人们在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 和,特质精神财富,如教育、科学、文艺等;4,考古学用语,显然“水浒文化”当指第3种释义;而 “水浒学”尽管词典中查不到,但可通过与“红学”的释义不得而知,何谓“红学”,词典的解释是: 指研究《红楼梦》的学问,那么“水浒学”自然也就是研究与水浒相关的学问了,关键就在“学问”与 “文化”二者内涵与外延的的区别问题,关于“学问”,字典给出的释义有4, 其中符合“水浒学”释 义者是第2和第3,即知识和正确反映客观事物的系统知识。与“文化”相比,“学问”概念要大得多, 因为物质精神财富的总和也可用“学问”一词概括之,因此说前者包含于后者,“水浒文化”也仅仅是 “水浒学”研究领域中的一个方面。所以,“水浒文化”的表述远远不如“水浒学”在学术理念上概括 精确。 总结起来看,一方面,我们不得不钦佩在上世纪80年代,张国光先生能够提出这一学术理念需要多 么不凡的学术眼光和学术勇气;另一方面,在感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竟很少人再过问津的同时,我们 更应当站在新的学术背景之下对水浒研究作出新的梳理和反思,既要看到时过境迁,水浒研究的纵深发 展已经逾越了当初的设想,同时又要看到,作为一种学术理念,“水浒学”在水浒研究的过程中只能是 更加丰富,更加多姿多彩,这也就时时提醒我们,不断修正自己的偏颇之见,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张国 光先生所希冀的“科学的水浒学”。而这种希冀既是学界的责任,更是水浒故事、水浒文化等发祥地有 关学者的学术命题。一句话,读完张先生的文章,对自己此前所持的观点裨益良多,深感于水浒研究也 意义深焉,大有老调重弹的必要,借此希望能将此话题影响深入。 作者:朱仰东

 

相关文章:  (水浒街)

  • 序卢明《正话水浒》  2010-8-16 
  • 水泊梁山义军将领排座次诸多不公  2010-6-21 
  • 《水浒传》对主人翁宋江不是歌颂而是批判  2010-6-21 
  • 梁山将征辽:民族矛盾和忠奸对立下弱者的意淫  2010-6-21 
  • 水浒中的谶语诗  2010-6-21 
  • 《水浒传》侠女复仇与佛经故事母题  2010-6-21 
  • 宋江诗词一瞥  2010-6-21 
  • 晁盖到底做错了什么  2010-6-21 
  • 是“坐怀不乱”,还是“好货好色”?  2010-6-21 
  • 元末明初江苏沿海的水浒风物  2009-12-20 

  • 最新推荐: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 中英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第四次会议“汤显祖莎士比亚研讨会”报道  2016-12-1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综述  2016-12-2 
  • 《水浒传》伟大成就新论  2016-11-21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