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街 | 《水浒传》在明清时期的禁毁与传播


《水浒传》在明清时期的禁毁与传播

 

《水浒传》在明清时期的禁毁与传播 山东 樊庆彦 《水浒传》成书于元明之际,叙写北宋末年山东梁山泊好汉聚众起义之事,为英雄传奇小说的开山 之作,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因为它贴近生活,作者开始把目光投向市井社会、日常琐 事和平凡的人物,注重刻画人物性格的层次性、流动性,并纯熟地使用了白话,更为人民大众所喜 爱,在社会上影响巨大,流传甚广。但是在封建王朝统治下,《水浒传》在传播过程中却是屡遭统 治阶级禁毁,其发展道路充满坎坷 一 中国的笔祸与文字狱,由来久矣。而与此背景相联的禁书现象,也是由来已久。禁书就是国家通过 行政手段而禁止刊印、流布、阅读的书籍。虽然“焚书”一词,最早见于北宋苏辙的《栾城集》。 但早在秦始皇时代,就已出现了焚书坑儒运动,且自此之后,禁书、笔祸、文字狱,不绝如缕,直 到明清时期而臻其峰。明清之时,文学的发达样式是小说。在中国文学的传统观念中,以诗文为代 表的雅文学一向是正宗,小说、戏曲等俗文学被视为鄙野之言,甚至是淫邪之辞。因此禁毁之书中 小说不可豁免。而于其中,又以《水浒传》为最。 明代对《水浒传》的禁毁,发生于明思宗朝。是时山东发生了以李青山为首的农民起义。他们仿效 《水浒传》里的英雄,以梁山为根据地,破城焚漕,声势颇大。后来虽然败衄,明廷依然震恐,迁 怒于《水浒传》。崇祯十五年(1642)四月十七日,刑科给事中左懋第奏曰: 李青山诸贼啸聚梁山,破城焚漕,咽喉梗塞,二京鼎沸。诸贼以梁山为归,而山左前此莲妖之变, 亦自郓城、梁山一代起。臣往来舟过其下数矣,非崇山峻岭,有险可凭。而贼必因以为名,据以为 薮泽者,其说始于《水浒传》一书。以宋江等为梁山啸聚之徒,其中以破城劫狱为能事,以杀人放 火为豪举,日日破城劫狱,杀人放火,而日日讲招安,以为玩弄将吏之口实。不但邪说乱世,以作 贼为无伤,而如何聚众竖旗,如何破城劫狱,如何杀人放火,如何讲招安,明明开载,且预为逆贼 策算矣。臣故曰:此贼书也。李青山等向据梁山而讲招安,同日而破东平、张秋二处,犹一一仿行 之。青山虽灭,而郓城、钜、寿、范诸处,梁山一带,恐尚有伏莽未尽解散者。《水浒传》一书, 贻害人心,岂不可恨哉! 同年六月,明思宗降旨禁毁《水浒传》:“凡坊间家藏《水浒传》者并原版,速令烧毁,不许隐匿 。” 并明令丈量梁山,收归国有。不仅如此,明统治者还在舆论上予以诋毁。如明莫是龙《笔麈》 中就认为《水浒传》、《三国演义》可焚:“经史子集之外,博闻多知,不可无诸杂记录。今人读 书,而全不观小说家言,终是寡陋俗字。宇宙之变,名物之烦,多出于此。第如鬼物妖魅之说,如 今之《燃犀录》、《暌车志》、《幽怪录》等书;野史芜秽之谈,如《水浒传》、《三国演义》等 书,焚之可也。” 陈继儒则认为《水浒传》造成了社会风气混乱:“今《通鉴》多束高阁,故士子 全无忠孝之恨;《水浒》乱行肆中,故衣冠窃有猖狂之念。” 田汝成更以“因果报应”对其作者进 行人身攻击:“钱塘罗贯中本者,南宋时人,编撰小说数十种,而《水浒传》叙宋江等事,奸盗脱 骗机械其详。然变诈百端,坏人心术,其子孙三代皆哑,天道好还之报如此”。 意欲以此来抑制小 说对民众的影响。 相对于明代来说,清王朝对于《水浒传》不仅在舆论上摭拾了明人的做法而加以抵制和围剿,对它 的禁毁更为严厉,手段也犹为多样化。 制定法令,严令禁止。清朝律例中明确规定各级官员不得接触《水浒传》: 凡坊肆市卖一应小说淫词《水浒传》,俱严查禁绝,将板与书,一并尽行销毁。如有违禁造作刻印 者,系官革职;买看者,系官罚俸一千。若该管官员,不行查出,每次罚俸六个月。仍不得借端出 讹诈。如该管官任其收存租赁,明知故纵者,将该管官降二级调用。 禁译。乾隆十八年(1753)七月,上谕内阁: 满洲习俗纯朴,忠义禀乎天性,原不识所谓书籍。自我朝一统以来,始学汉文。皇祖圣祖仁皇帝欲 俾不识汉文之人,通晓古事,于品行有益,曾将五经及四子、通鉴等书,翻译刊行。近有不肖之徒, 并不翻译正传,反将《水浒》、《西厢记》等小说翻译,使人阅看,诱以为恶。甚至以满洲单字还 音抄写古词者俱有。似此秽恶之书,非惟无益;而满洲旧习,所关习俗之偷,皆由于此。如愚民之 惑于邪教,亲近匪人者;概由看此恶书所致,于满洲旧习,所关甚重,不可不严行禁止,将此交八 旗大臣、东三省将军、各驻防将军大臣等,除官行刊刻旧有翻译正书外,其私行翻写并清字古词, 俱著查核严禁,将现有者查出烧毁,再交提督从严查禁,将原板尽行烧毁。如有私自存留者,一经 查出,朕惟该管大臣是问。 禁毁。明代对于小说的禁毁仅有四次。而清代则是二十二次,几乎每个皇帝都曾有过。仅康熙年间就 达五次,超过了有明一代。其中对于《水浒传》的禁黜最烈,先后于乾隆十九年和咸丰元年特下诏 禁毁,如乾隆十九年议准,“《水浒传》一书,应饬直省督抚学政,行令地方百体严禁”。 咸丰元 年七月亦下令“著督抚督访地方官严行查禁,将书板尽行销毁。” 这也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禁演。如清徐时栋《燕屿楼笔记》卷四载:“近时陈子相、吾弟子舟诸人言于官,力禁淫戏,是也 ,而犹未尽也。余谓禁演不得演之剧,不如定演应演之剧。……一切如《水浒传》、《说唐》、《 反唐》诸演义,并禁绝之,已习者不得复演,未演者不许复学。” 清余治《得一录》卷五“翼化堂 条约”亦载:“永禁淫戏目单……《翠屏山》、《借茶》、《挑帘裁衣》、《卖饼》……诲淫各种 戏文,如敢点演,立将班头送官究责,或罚扣戏钱三千文,以儆将来。” 删改原著。统治者有意识地把阶级冲突最为尖锐的作品,加以淡化和歪曲。大才子金圣叹认为宋江 及梁山众人都是“群丑”、“强盗”,因此,他腰斩百二十回《水浒》,只保留前七十回,并添加 “卢俊义惊噩梦”一节,让梁山义军统统被官军杀死。成为清朝三百年最流行的本子。康熙年间出 现的《宣和谱》(介石逸叟撰)又名《翻水浒》,该剧最后让王进、栾廷玉、扈成等剿平梁山好汉。 清昭梿《啸亭续录》卷一“大戏节戏”条写道:乾隆初年,“又谱宋政和间梁山诸盗,及宋金交兵 ,徽钦北狩诸事,谓之《忠义璇图》。” 有关水浒英雄的故事,经过清廷的“敷衍成章”,立场完 全倒置了,郑振铎先生认为“殆受金圣叹腰斩《水浒传》之影响,并又为俞仲华《荡寇志》作前驱 。” 在这样严密的罗网之下,使用如此种种残酷禁毁之手段,客观上严重扼制了《水浒传》的传播。 二 对于《水浒传》在明清时期的禁毁,朝代不同,种属不同,其原因也是不完全相同的。 明代中央权力高度集中,思想文化方面也采取了与高压政治相一致的政策。但是明代是中国文学的 转型期,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和市民阶层的迅速扩大,小说与戏曲等俗文学于元代以后成为文学主 流,并因此波及和渗透到诗文等所谓正宗的传统文学样式。这在客观上破坏了传统的文化政策,从 意识形态上威胁到统治阶级的政治权力,因而受到统治者的极力压制,被视为鄙野之言,地位低下 。 明姜南《墨畲钱镈》曰: 太祖皇帝立法虽尚严,然皆为扶植良善,摧抑奸顽,故奸顽之徒合编充军者有二十二种,谓贩卖私 盐、诡寄田粮、私充牙行、私自下海、闲吏、土豪、应合抄札家属、积年民害官吏、诬告人充军、 无籍户、揽纳湖、旧日山寨头目、更名易姓家属、不务生理、游食、断指诽谤、小书、主文、野牢 子、帮虎伴当、直司。 小书,或即小说一类的东西,将其与贩卖私盐、旧日山寨头目、土豪、积年民害官吏等并列,视为 合编充军的对象,可见小书之社会地位与被仇视的程度。 而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小说对统治者的江山制造了混乱。小说易读,流传民间,戏曲于各地演唱,易 于集社,既可聚众,又可乱言,故而一向为统治阶级所忌惮。而《水浒传》乃是第一部描写农民起 义的白话长篇小说,在下层社会影响极大,更被统治者视为心头大患,必欲除之而后快。如明郑暄 认为:“《水浒》一编,倡市井萑苻之首,《会真》诸记,导闺房桑濮之尤,安得罄付祖龙,永塞 愚民祸本。” 查继佐《罪惟录》记天启年间徐鸿儒起义曰:“徐鸿儒,山东巨野人,迁郓城。万历 末年,用白莲教惑众……儒误信梁山泊演义故事,巢于梁家楼。” 特别是明末农民大起义中,《水 浒》英雄的口号已被广泛地写在农民军的义旗之上,许多义军首领袭用了《水浒传》的人名或诨号 。如明崇祯六年(1633)《兵部题为恭报诛剿渠魁等事》中奏曰:“认出有名贼头……张汝金混名燕 青,许得住混名雷横,王中孝混名宋江。” 袁中道说过,《水浒传》诲盗,《金瓶梅》诲淫。 所 谓诲盗,无非是教导农民造反,所谓诲淫,无非是对封建礼教的某种冲击。这当然是为封建统治阶 级所绝对不能允许的,“诲淫”、“诲盗”也就成了他们查禁小说的最冠冕堂皇的理由。 清朝统治者以少数民族而入主中原以后,明清易代,民族政权转移。但无论明与清,尽管种属不同 ,在禁书方面还是有一脉相通之处的,那就是封建帝王对于小说这种市民艺术的一种共同的畏惧心 理。清代义军打着《水浒》旗号的亦是屡见不鲜,太平天国、天地会、小刀会、义和团等无不受到 《水浒传》的影响。在统治者看来,《水浒传》“藐法纪而炽杀心,更适足开武夫滥杀之风,破坏 王法”,足以使“结党争雄者,效尤日甚,举凡贪财亡命之徒,均以《水浒》落草为逋逃薮也。” 因此胡林翼认为:“一部《水浒》,教坏天下强有力而思不逞之民。” 故而,对于“诲淫”、“诲 盗”之书,清廷尤其畏之如虎。道光末年(1850),洪秀全起义,翌年,咸丰即位(1851),就严禁《水 浒》: 咸丰元年辛亥七月乙巳,上谕军机大臣等,有人奏湖南衡、永、宝三府,郴、桂两州以及长沙府之 安化、湘潭、浏阳等县,教匪充斥,有红薄教、黑簿教、结草教、斩草教、捆柴教等名目,每教分 温良恭俭让五字号,每号总领数百人至数千人。又有斋匪,名曰青教,皆以四川峨眉山会首万元龙 为总头目,所居之处有忠义堂名号……又据片奏,该匪传教惑人,有《性名圭旨》及《水浒传》两 书,湖南各处坊肆皆刊刻售卖,盅惑愚民,莫此为甚。并著该督抚饬地方官严行查禁,将书板尽行 销毁。 不仅政局不稳时要禁,就连太平盛世时也要禁《水浒》,乾隆十九年胡定便奏称: 《水浒传》以凶猛为好汉,以悖逆为奇能,跳梁漏网,惩创蔑如。乃恶薄轻狂曾经正法之金圣叹, 妄加赞美;梨园子弟,更演为戏剧;市井无赖见之,辄慕好汉之名,启效尤之志,爰以聚党逞凶为 美事,则《水浒传》实为教诱犯法之书也。 清人查禁小说的理由,除了继承明人的“诲淫”、“诲盗”的理论外,还有满洲贵族自己的道理。 那就是充斥其间的极端狭隘的种族主义意识。从维护满洲旧习出发(实质是为了巩固满洲贵族的统治 地位),而对《水浒传》、《西厢记》进行查禁。他们自认为“满洲习俗纯朴,忠义禀乎天性,原不 识所谓书籍”, 而这些汉族的“淫词小说”以及据此改编而成的“各种风流淫戏,诲淫最甚……试 思少年子弟,情窦初开,一经寓目,魂销魄夺,因之坠入狭邪,渐成痨瘵,究其流毒所极,甚至贞 女丧贞,节妇失节,桑濮妻女多外交,著丑声。” 是“诱人为恶”的媒体,会导致满人习俗(尚武 、淳朴、忠义)变化:“似此秽恶之书.非惟无益.而满州等习俗之偷,皆由于此。如愚民之惑于邪 教,亲近匪人者,概由看此恶书所致,于满洲旧习,所关甚重,不可不严行禁止。” 并由此蔓延到 华夷之间的种种关系,如《说岳全传》便因演述宋金交兵,冒犯了清人的种族意识而被禁黜。这种 从种族主义出发禁黜小说、戏曲的立场是清廷禁书的一大特色。 三 虽然明清统治阶级对于包括《水浒传》在内的小说一再严禁,造成了小说的长期沉寂,但是,愈到 王朝的后期,其政治统驭能力和实际工作效率也受到很大削弱。而优秀的小说作品以其独特的艺术 魅力吸引了各个层次的读者,拥有了广大的读者群。朝廷愈是禁止,读者愈是要看。于是,就出现 了相互矛盾的情况:一方面,统治者在官方公文上还是对小说持禁毁的姿态,但事实上并没有得到有 效的贯彻和落实。 因为当时许多小说正是由官方率先刊印,然后再由民间书坊步其后尘。如迄今最早的通俗小说,就 是出于皇家的司礼监经厂刊印的《三国演义》。随后,武定侯郭勋和都察院都分别刊印了《水浒传 》和《三国演义》。同时,有些统治阶层的人物也参与到通俗小说阅读者的行列。如明周晖《金陵 琐事剩录》卷一“金统残唐”条载,武宗半夜要看小说《金统残唐记》 ;清刘銮《五石瓠》卷六“ 水浒传”条说:“神宗好览《水浒传》” ;不仅皇帝,许多朝廷大臣、文坛名士都成了小说的爱好 者。“士大夫几上无不陈《水浒传》、《金瓶梅》以为把玩。” 甚至在官方的文件中,有时竟然会 出现小说故事的典故。 这就意味着实际上统治者对于小说的禁令已经名存实亡,人们不必再担心因 为刊印小说而受到什么惩罚。 自明朝中叶以后,以往受到鄙视的经商活动得到社会的肯定和重视。印刷业的迅猛发展、更多文人 的参与、统治阶层与普通市民对于小说喜爱程度的增强,使得小说在夹缝中仍然能够辗转生存且逐 渐兴盛发展。而且,《水浒传》、《三国演义》等属于世代累积性产品,拥有深厚的群众基础。这 也促成了这些作品虽屡遭严禁却传播愈盛,且不少文人予《水浒传》以较高的评价。胡应麟《少室 山房笔丛》卷四十一辛部“庄岳委谈”下篇中曾说过:“今世人耽嗜《水浒传》,至缙绅文士亦间 有好之者。” 被誉为“嘉靖八才子”中有五位,即崔铣、熊过、唐顺之、王慎中、陈束都赞扬过《 水浒传》。 李贽将《水浒传》评为“宇宙内五大部文章”之一。 金圣叹评其为“六才子书”之一 。 袁宏道则写道:“少年工谐谑,颇溺《滑稽传》。后来读《水浒》,文字益奇变;《六经》非至 文,马迁失组练。一雨快西风,听君酣舌战。” 以致出现了“今人耽嗜《水浒》、《三国》” 的 盛况。 《水浒传》盛行以后,各种文学艺术样式都把它作为题材的渊薮。以戏剧作品而言,明清的传奇就 有李开先的《宝剑记》、陈与郊的《灵宝刀》、金蕉云的《生辰纲》等三十余种。如陶君起的《京 剧剧目初探》就著录了67种。至于以《水浒》故事为题材的绘画、说唱及各种民间文艺等,更是不 可胜数。如小说作品中,袁中道便认为世情小说《金瓶梅》乃是“从《水浒传》潘金莲演出一支” 。 鲁迅先生甚至认为,后世的侠义小说如《三侠五义》等虽然其命意另有所在,“而源流则仍出于 《水浒》”。 清代由于是异族执政,鼎革剧变对于汉人来说是个难以接受的现实。巨大的心理落差带来的痛苦造 成了对清王朝产生的潜意识的反抗,也影响着小说创作的风貌。表现在《水浒传》的传播方面,主 要是它的两部续书“青莲室主人辑,采虹桥上客序”《后水浒传》和“古宋遗民著,雁宕山樵评(实 为陈忱一人)”《水浒后传》。两书都以宋代靖康之变为背景,托言历史,以寓今情,亡国之痛极其 强烈,多洋溢着一种爱国激情。陈忱《水浒后传序》说,这部小说是他“穷愁潦倒,满眼牢骚,胸 中块垒,无酒可浇,故借此残局而著成之也”。 作品继承了《水浒传》“官逼民反”的精神,否定 了宋江接受“招安”的道路。作者自云:《水浒后传》写“中原陆沉,海外流放,是得《离骚》之 哀。” 胡适在《中国章回小说考证》中说:“《后传》描写北宋灭亡时的情形,处处都是借题发泄 著者的亡国隐痛。” 至于《后水浒传》,作者怀着“女真虽兴宋不亡,江山倾圮忠臣整”(第四十 五回)的耿耿忠怀,感叹国土沦亡,无人拯救。林辰先生认为作品本意“在借宋之赵构,凭吊明崇祯 之覆灭”。 而另一部《水浒传》续书,俞万春的《荡寇志》,是在清朝统治者授意之下,为抵制《 水浒》的传播篡改原著而成。清人金圣叹腰斩《水浒传》时,在梁山英雄排座次后,改写了第七十 回的结局。小说乃为所谓杜绝“邪说”而作,其主旨在鼓吹“尊王灭寇”,维护摇摇欲坠的专制统 治。书中宣泄了对农民起义军的刻骨仇恨,把那些镇压农民义军的朝廷将领,则说成是“荡妖灭寇 ”,“治国安民”。梁山首领非死即诛,“无一能逃斧钺”,以使后世知道“忠义之不可伪托,而 盗贼之终不可为”。 尽管此书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准,“在纠缠旧作之同类小说中,盖差为佼佼者矣 ”。 但是人们对其始终没有好印象。1862年6月2日,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攻下苏州后,放火将《荡 寇志》的书版“一火而焚之”。 而与之命运迥然不同的是《水浒传》却被义军首领作为军事教科书 , 置之案边枕头,这也更进一步印证了《水浒传》的深入人心。 《水浒传》的传播不仅著之于书,而且在大庭广众之间,行之于口。徐珂《清稗类钞》卷三十五“ 诙谐类”写道:“先是文达(纪昀)行走最疾,每入朝,同僚咸落后,彭文勤戏语同仁曰:‘晓岚确 是神行太保’。文达应声曰:‘云楣不愧圣手书生’。” 于此也可见出《水浒传》所拥有的巨大社 会影响。 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总是具有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强大的生命活力。虽然封建阶级统治者采取了 种种禁毁措施,但只是暂时的压制了《水浒传》的发展,却始终掩盖不了它耀眼的光芒。经久弥坚 ,事实证明,《水浒传》也是愈发为人民所喜爱。 苏辙《栾城集》卷四十六《御史中丞论时事札子十三首》之《乞裁损待高丽事件札子》中曰:“即不 许买禁物、禁书及诸毒药”。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编:《明清史料乙编》第十本《兵科抄出刑科右给事中左懋第题本》。见 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南开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448—449页。 东北图书馆编:《明清内阁大库史料》上册,第429页。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 料》(增订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第17页。 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南开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95页。 陈继儒:《晚香堂小品》卷二十三三《书•答吴学道》。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 199页。 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卷二十五。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增订 本),第368页。 《钦定吏部处分则例》卷三十《礼文词》。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增订 本),第19页。 《大清高宗纯皇帝圣训》卷二百六十三《厚风俗》三。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 料》(增订本),第43—44页。 魏晋锡纂修:《学政全书》卷七《书坊禁例》。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 (增订本),第45页。 《大清文宗显皇帝圣训》卷九十《靖奸宄》一。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增 订本),第77页。 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增订本),第210页。 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464页。 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538页。 郑振铎:《劫中得书记•宣和谱》。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568页。 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增订本),第13—14页。 郑暄:《昨非庵日纂三集》卷十二。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203页。 查继佐:《罪惟录》“列传”之三十一《徐鸿儒》。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451 页。 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编:《明末农民起义史料》。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447— 448页。 袁中道:《游居柿录》卷九。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增订本),第206 页。 余治:《得一录》卷五《儒先论今乐》。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462页。 胡林翼:《胡文忠公遗集》卷七十一《抚鄂书牍•致严谓春方伯》。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 编》,第326页。 《大清文宗显皇帝圣训》卷九十《靖奸宄》一。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 (增订本),第76—77页。 江西按察司衙门刊《定例汇编》卷三《祭祀》。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458页。 《大清高宗纯皇帝圣训》卷二百六十三《厚风俗》三。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 料》(增订本),第43页。 余治:《得一录》卷十一之二《翼化堂条约》,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 (增订本),第199—200页。 《大清高宗纯皇帝圣训》卷二百六十三《厚风俗》三。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 料》(增订本),第43页。 周晖《金陵琐事剩录》卷一《金统残唐》。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增订 本)“前言”,第10页。 刘銮:《五石瓠》卷六《水浒传》。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305页。 昭梿:《啸亭续录》卷二《小说》。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319页。 胡应麟《甲乙剩言》中写道:“曾见宁夏露布,以‘禄山之乱’对‘宋江之强’;彼以江对山,自谓 绝异,不知转入恶道。”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438页。 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卷四十一《庄岳委谈》下,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版,第437页。 李开先:《一笑散•时调》曰:“崔后渠、熊南沙、唐荆川、王遵岩、陈后冈谓《水浒传》委曲详尽, 血脉贯通,《史记》而下,便是此书。”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167页。 周晖《金陵琐事剩录》卷一《五大部文章》。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202页。 金人瑞:《三国演义序》。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304页。 袁宏道:《袁中郎全集》卷四《五古•听朱先生说水浒传》。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 第197页。 钱希言《桐薪》卷三《金统残唐记》。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增订本) “前言”,第10页。 袁中道:《游居柿录》卷九。见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增订本),第206 页。 鲁迅:《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第六讲《清小说之四派及其末流》。见《鲁迅全集》第八卷,人民文 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352页。 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488页。 陈忱:《水浒后传序》。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488页。 胡适:《中国章回小说考证》,上海书店出版社1979年版,第164页。 林辰:《明末清初小说述录》,春风文艺出版社1988年版,第293页。 半月老人:《荡寇志续序》。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518页。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第十五篇《元明传来之讲史》。见《鲁迅全集》第八卷,人民文学出版社 1957年版,第120页。 北京大学中文系1955级编:《中国小说史稿》,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年版,第475—476页。 刘銮《五石瓠》卷五《水浒小说之为祸》曰:“张献忠之狡也,日使人说《三国》、《水浒》诸书, 凡埋伏攻击咸效之。”张德坚〈贼情汇纂〉卷五《诡计》亦曰:“贼(按指太平军)之诡计,果何所依 据?盖由二三黠贼,采稗官野史中军情,仿而行之,往往有效,遂宝为不传之秘诀。其取材《三国演 义》、《水浒传》为尤多。”见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452、465页。 朱一玄编:《〈水浒传〉资料汇编》,第482页。

 

相关文章:  (水浒街)

  • 塑女英雄以达意的创新之举  2010-10-7 
  • 古代水浒故事的戏曲传播探微  2010-9-25 
  • 20世纪水浒戏研究述评  2010-9-25 
  • 政治家、军事家宋江  2010-9-19 
  • 金圣叹与《水浒传》的叙事  2010-9-19 
  • 金圣叹与契诃夫的写作体验比较谈  2010-9-19 
  • 朱仰东:老调重弹“水浒学”  2010-9-10 
  • 序卢明《正话水浒》  2010-8-16 
  • 水泊梁山义军将领排座次诸多不公  2010-6-21 
  • 《水浒传》对主人翁宋江不是歌颂而是批判  2010-6-21 

  • 最新推荐:

  • 上海至今是中国第一红学研究重镇  2018-12-3 
  • 中国美学的重要观点及其意义  2018-11-23 
  • 封杀“金本”《水浒传》纪事本末  2018-11-21 
  • 怀张国光  2018-11-21 
  • 乐于奉献的张虹会长  2018-9-5 
  • 仁心厚德佘大平  2018-7-24 
  • 《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简介暨免费试读部分  2018-6-3 
  • 2018年中国水浒学会年会预备通知  2018-4-2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