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锡山说水浒 | 自寻死路的刘高夫妇


自寻死路的刘高夫妇

 

自寻死路的刘高夫妇 宋江刚到清风寨与花荣见面,就炫耀自己救了刘高之妻,花荣反而责怪宋江:“近日除将这个穷酸 饿醋来做个正知寨:这厮又是文官,又不识字;自从到任,只把乡间些少上户诈骗;朝庭法度,无所不 坏。小弟是个武官副知寨,每每被这厮呕气,恨不得杀了这滥污贼禽兽。兄长却如何救了这厮的妇人? 打紧这婆娘极不贤,只是调拨他丈夫行不仁的事,残害良民,贪图贿赂。正好叫那贱人受些玷辱。兄长 错救了这等不才的人。”宋江劝道:“贤弟差矣!自古道:‘冤仇可解不可结。’他和你是同僚官,虽 有些过失,你可隐恶而扬善。贤弟,休如此浅见。”宋江的回答不仅迂腐,将“残害良民,贪图贿赂” 讲成“有些过失”,将花荣对此不满曲解为私人“冤仇”,而且还要花荣对这个贪官隐恶扬善,俨然一 个是非不分的和事佬。宋江的这种“浅见”,马上就要自食其果。   元宵灯节,宋江到街上观灯,刘知寨的老婆于灯下认得宋江,便指与丈夫道:“兀!那个笑的黑矮 汉子,便是前日清风山抢掳下我的贼头。”刘知寨一惊,便唤亲随六七人,把宋江捉到寨里,用四条麻 索绑了,押至厅前。宋江自辩不是强盗,是郓城县张三,刘高老婆咬住他是强盗,宋江说:“恭人全不 记我一力救你下山,如何今日倒把我强扭做贼?”那妇人大怒,指着宋江骂道:“这等赖皮赖骨,不打 如何肯招!”刘知寨道:“说得是。”喝叫取过批头来打那厮。一连打了两料。打得宋江皮开肉绽,鲜 血迸流。叫把铁锁锁了,明日合个囚车,把做郓城虎张三解上州里去。   有趣的是,宋江在危急关头,自称“张三”,把勾搭阎婆惜的“情敌”的雅号供了出去,这绝不是 巧合,而是在他的潜意识中对张三的劣迹怀恨在心。   花荣闻讯大惊,立即写信,请刘高放人:“所有薄亲刘丈,近日从济州来,误犯尊威,万乞情恕放 免,自当造谢。”刘高大怒,把书扯的粉碎:“花荣这厮无礼!你是朝廷命官,如何却与强贼通同,也 来瞒我。这贼已招是郓城县张三,你却如何写济州刘丈!俺须不是你侮弄的!”   花荣闻讯,急得立即带兵冲进刘高寨里,军汉们从廊下耳房里寻见宋江,他被麻索高吊起在梁上, 又使铁索锁着,两腿打得肉绽。花荣连夜送宋江出逃,被刘高料中,刘高派兵半夜在半路将宋江再次截 获,并星夜飞报青州府慕容知府。知府即派本州兵马都监黄信前来,黄信与刘高合谋,骗花荣来饮酒, 当场擒获,与宋江一起押往州府。半途,清风山的三位好汉拦住黄信,将宋江和花荣救上山去。   刘高夫妇恩将仇报,无事生非地捉拿宋江,硬诬他是强贼,这种为人处事的态度,无疑是自寻死 路。

 

相关文章:  (周锡山说水浒)

  • 评点文学的最高峰金圣叹  2011-6-15 
  • 金圣叹著作述略  2011-6-15 
  • 文学怪杰金圣叹和新编《金圣叹全集》  2011-6-15 
  • 《水浒新说》第51—55篇  2011-4-26 
  • 傅惜华的戏曲研究及其对21世纪戏曲研究的启示  2011-4-9 
  • 许自昌及其《水浒记》  2011-4-9 
  • 《水浒记》的本事演变及版本简说  2011-4-9 
  • 《水浒记》短评  2011-4-9 
  • 《<水浒记>评注》转载前言  2011-4-9 
  • 水浒记  2011-4-9 

  • 最新推荐:

  • 上海至今是中国第一红学研究重镇  2018-12-3 
  • 封杀“金本”《水浒传》纪事本末  2018-11-21 
  • 关于《水浒传》的人学研究  2018-11-21 
  • 怀张国光  2018-11-21 
  • 鲁达六议  2018-11-21 
  • 乐于奉献的张虹会长  2018-9-5 
  • 张锦池先生的《<水浒传>考论》  2018-8-19 
  • 仁心厚德佘大平  2018-7-24 
  • 《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简介暨免费试读部分  2018-6-3 
  • 2018年中国水浒学会年会预备通知  2018-4-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