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争鸣文库 | 《水浒传》作者施耐庵辨正


《水浒传》作者施耐庵辨正

 

          《水浒传》作者施耐庵辨正 浦玉生 江苏盐城市委办公室 一、《水浒传》作者施耐庵生平探考 施耐庵其人不见正史,稗史野闻众说纷纭,因此被称为千古之“谜”。然而,一部旷世巨著《水 浒》的问世,家喻户晓,震聋发聩,影响深广,它是我国第一部用白话文体写的长篇小说,也是第一部 现实主义的长篇小说,它和另一部长篇历史小说《三国演义》,共同开辟了中国小说史的全新面貌,而 《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又恰恰是《水浒传》作者施耐庵的门人----学生。《水浒传》已进入世界 文学之林,成为世界名著之一,那么,这位伟大作家的身世如何?“谜底”应该揭开。20世纪特别是80 年代以来,在大丰、兴化陆续发现了施耐庵(彦端)的文物史料,以及大量的民间传说(已被定为江苏 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现根据出土文物、历史资料,以及民间的俚语口碑,对施耐庵的生平作一个轮廓 介绍。 施耐庵(1296-1370年),元末明初泰州白驹场人,与元末农民起义劲旅张士诚是同乡。明代中叶以 后,白驹场(镇)曾隶属过兴化、东台、盐城县,盐业管理曾隶属过泰州、淮安分公司。施耐庵自幼名 彦端,字子安。属相:猴。父亲施元德,字长卿;母亲卞氏,与苏州枫桥迁盐城便仓卞氏为同一支。 明 代王道生《施耐庵墓志》:“公讳子安,字耐庵。生于元贞丙申岁......。”又说:“盖公殁于明洪武 庚戌岁,享年七十有五。”白驹出土文物,有署名“子安”的残碑。《处士施公廷佐墓志铭》中有“于 大元丙申生曾祖彦端”字样,与早期传世的王道生《施耐庵墓志》“生于元贞丙申岁”相吻合。 施耐庵原籍苏州阊门外施家巷,是孔子七十二弟子之一施之常的后裔。唐朝时施耐庵的先人从吴兴 (湖州)到苏州来做官,后定居于此,传至施耐庵是15世。清代乾隆《吴县志》载:“施子祠在阊门 外,久废。雍正十三年,贤裔施睿文等请改建于元和县利一图,祀临濮侯施之常。” 13岁,施耐庵在苏州城外的浒墅关季氏家塾就读,浒墅关是大江南北的水运要隘。延祐元年元代实 行科举,史称“延祐科举”,此前的元朝科举已废。这一年19岁的施耐庵考中秀才。延祐七年庚申 (1320年)25岁,据《元史.选举志》:“年及二十五以上,乡党称其孝悌,朋友服其信义,经明行修之 士,结罪保举,以礼敦遣,贡诸路府”。这一年施耐庵适及25岁,被苏州官吏于诸色户内特别推荐为孝 行信义。 元泰定帝泰定元年甲子(1324年)时29岁,赴杭州参加江浙行省乡试,中举人。后曾赴大都(北 京)会试途中,考察梁山泊,应试不第。至顺二年辛未(1331年)时36岁,因地方政府推荐称“乡贡进 士”或“赐进士”。《杨隐居挽诗.序》云:“君讳亮,字明升,上饶人。其子观,登至顺二年进士 第......”这里的进士当为乡贡进士。事实上大家都把“乡贡进士”称为“进士”,那么施氏家谱把施 耐庵称为“元朝辛未科进士”,并无可怪之处。施耐庵后经国子监司业刘本善推荐,任郓城县训导。明 洪武年间,山东郓城县周庄有个名叫周铎的人,字文振,做过袁州知府。在他所写的笔记(手抄本) 中,有这样一条记载:“施耐庵者,江南才子也。元至顺间,赴大都,应试不第,乃师国子监司业刘本 善,荐任郓城训导。力倡农桑。与教谕不洽,辞之。游梁山水泊。......官钱塘二载。后归隐,不知所 终。”在郓城县训导任上的施耐庵,力倡农桑,搜集水浒英雄轶事。 至顺四年(1333年)时38岁,施耐庵再赴大都(北京)会试,应试不第。刘伯温作《龙虎台赋》, 中三甲第二名进士。因同为江浙行省人,同应会试,故有同窗之称。 40岁以后,施耐庵赴任钱塘县尹,想有所作为,但大权掌握在达鲁花赤手中,而不能。“官钱塘二 载”之后辞官归苏州故里,又在钱塘成为书会才人。从元代中叶起,元杂剧的中心由大都南移至杭州, 他搜集整理水浒戏。这时,杂剧的一个重要题材就是水浒戏。如《黑旋风双献功》、《梁山泊李逵负 荆》、《鲁智深喜赏黄花峪》、《梁山五虎大劫牢》、《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一丈青闹元宵》等 数十种。施耐庵在钱塘长期生活过,熟悉这些题材是必然的。明人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云:“余偶 阅一小说序,称施某尝入市肆,紬阅故书,于敝褚中得宋张叔夜擒贼招语一通,备悉其一百八人所由 起,因润饰成此编。”又据蒋瑞藻《小说考证.卷一水浒第十四》中所录笔记资料颇丰,其中有:记述 “(六和塔)塔下旧有鲁智深像,今毁矣。当日听潮圆寂,应在此处。进泷浦下有铁岭关,说是宋江藏 兵处。…… 又国初江浒人掘地得石碣,题曰:‘武松之墓’。” 钱塘之任,是施耐庵得到书面素材、 踏勘传说古迹、接受水浒戏艺术薰陶的重要阶段。在钱塘任上,施耐庵结交鲁渊、陆谦、刘亮等人。鲁 渊,字道源,淳安人,私淑杨简、钱时之学。至正年间进士,出为华亭(松江)丞。后升浙江儒学提 学。张士诚称王,擢博士。元亡,归隐岐山下,以《春秋》传学者。洪武初,累征不仕。世称岐山先 生。 陆谦,字仲益,兴化人。陆复之从子。元末为杭州路治中。明平浙江,方国珍犹据瓯,越数郡,诏 选通练才辩者谕之。刘亮,吴郡人,元末尝仕于张士诚,后以巨舰尽载所藏书万余卷渡江,客如皋冒致 中家,谋献其书,未果而卒。致中为收藏之,永乐中取入中秘。 至正七年(1347年)52岁时,施耐庵在苏州设馆,收太原清徐人罗贯中为门徒,罗贯中约18岁, 明 代王圻《稗史汇编》认为罗贯中“有志图王者。” 清代顾苓认为罗贯中“客霸张士诚。” 清代徐渭 《徐鈵所绘水浒一百零八将图题跋》称罗贯中“欲讽士诚,续成《水浒》百二十回。从罗贯中与张士诚 的关系,与《水浒》的关系,可知罗贯中与施耐庵的关系。 至正十三年(1353年)正月,张士诚与李伯升、吕珍、潘元明等18人在白驹场起义,施耐庵参加了 张士诚的农民起义。张士诚访聘施耐庵,施作《江湖豪客传》(即《水浒传》)正45回矣。《水浒传》 前45回最为精彩,属义侠小说范畴,与施耐庵生活安定有一定关系;45回以后施耐庵转入军事行动,以 张士诚起义为原型的军事活动隐晦曲折地写入书中。(1) 水浒的原型是以宋江起义为名,行张士诚起义之实。《宋史》中关于宋江的记载,共有三处:《徽 宗纪》、《侯蒙传》、《张叔夜传》。《宋史.张叔夜传》说宋江“起河朔,转略十郡”。说明宋江最早 的起义地点是在黄河以北,而梁山泊却在黄河以南。“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河朔、京东,官军数万, 无敢抗者,其材必过人,不若赦过招降,使讨方腊以自赎,或足以平东南之乱。”他所提到的宋江三十 六人横行河朔、京东,河朔是河北,京东是山东。又提到这支小部队战斗力非常强,“官军数万,无敢 抗者”,几万官兵都对付不了他。因此,可以断定“其材必过人”,宋江的才能肯定很高。所以他给官 家(宋朝对皇帝的称呼)提了个建议,不如赦免宋江造反的罪过,招降过来,让他去打方腊。当然,这 只是一个建议。后来怎样发展,这本书里没有记录。 再举一条,《东都事略》还提到一个叫张叔夜的 人,他在海州(连云港)做知州。书中叙述,宋江带着部队准备攻打海州,在海边劫掠了十几条大船,从 海路发动进攻。 张叔夜听到风声,召集了1000多名勇敢的战士,在海边设下埋伏,另外派一支小部队摇 旗擂鼓,引诱宋江。宋江进入埋伏圈后,张叔夜一声令下,先把海船全都点火烧了,切断退路。宋江一 看伏兵四起,又断了退路,就率众投降了。 从宋宣和年间到水浒成书的元未明初,大约250年,这期间宋江故事在民间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传播。 无数田夫野老、市民胥吏、说书艺人、杂剧作家参与了宋江故事的创作,形式多样,有口传故事,有说 书话本,也有戏曲,其中大部分已经自生自灭,只有少量作品在文献中留下了痕迹,这痕迹如同巨大冰 山的一角,现举几例:   一是南宋罗烨《醉翁谈录.小说开辟》话本书目:《青面兽》、《花和尚》、《武行者》、《石头 孙立》、《徐京落草》。 二是南宋龚开《宋江三十六赞》:龚开,字圣与,还是位画家。他喜听宋江故 事,为宋江等36人画像、题诗。这里好汉人数仍为36人,没提到梁山泊,反而五次提到太行山。三是元 初话本《大宋宣和遗事》,这是一部史话本,专门讲述北宋衰亡经过。其中一部分讲述宋江故事,大约 有4000字,其中写到杨志卖刀、智取生辰纲,宋江杀阎婆惜、玄女授天书、受招安、征方腊等关目。这 里好汉名单仍为36人,同时第一次出现梁山泊地名,但与太行山连在了一起,称“太行山梁山泺”,有 的学者分析,这证明《宣和遗事》是流行于南方的“水浒”故事版本。南宋时,由于宋金对峙,山川阻 隔,南方说书人对北方地理不熟悉,只知道梁山泊、太行山是好汉出没的地方,于是想当然将这两处合 为一处了。水浒的故事那时可能在南方流传得较广,并成熟起来。   元杂剧“水浒戏”,保存下来的有几十种,属于水浒故事的有三、四种,如高文秀《黑旋风双献 功》、康进之《黑旋风负荆》、李文蔚《燕青博鱼》、李致远《还牢末》等。 至正十六年(1356年),张士诚定都平江(苏州)后,为抗衡朱元璋又诈降元朝。至正二十三年 (1363)二月,张士诚部将吕珍入安丰,杀死刘福通。九月,张士诚称吴王,改称吴元年。史称金陵为 西吴,平江为东吴。鲁渊、刘亮、陈思均谏阻称王,辞官走。施耐庵自感“梁山上的军师----吴(无) 用”,作《秋江送别》,即赠鲁渊、刘亮好友。此施耐庵遗曲由盐城已故文史家周梦庄,1936 年在白驹 发现,是施耐庵后人施逸琴所藏手抄本《云清诗稿》中所记录。云清,即施耐庵之子施让的别号。1952 年冬交聂绀弩。从《秋江送别》元曲中可以看出施耐庵确系鲁渊、刘亮同时代人,而且彼此交往很深。 施耐庵遗曲:《新水令.秋江送别——赠鲁渊道源、刘亮明甫》(2) (新水令)西窗一夜雨濛濛,把征人归心打动。五年随断梗,千里逐飘蓬。海上孤鸿,飞倦了这黄云 陇。 (驻马听)落尽丹枫,莽莽长江烟水空。别情一种,江郎作赋赋难工,柳丝不为系萍踪,茶铛要煮生花 梦,人懵懂,心窝醋味如潮涌。 (沉醉东风)经水驿,三篙波绿;问山程,一骑尘红。恨磨穿玉洗鱼,怕唱彻琼萧凤,尽抱残茗碗诗 筒。你向西来我向东,好倩个青山互送。 (折桂令)记当年邂逅相逢,玉树蒹葭,金菊芙蓉,应也声同。花间啸月,竹里吟风。夜听经趋来鹿 洞;朝学书换去鹅笼。笑煞雕龙,愧煞雕虫。要论交白石三生,要惜别碧海千重。 (沽美酒)到今日,短檠前,倒碧筩;长铗里,掣青锋。更如意敲残王处仲,唾壶痕,击成缝。蜡烛 泪,滴来浓。 (太平令)便此后,隔钱塘南北高峰,隔不断别意离悰。长房缩地恐无功,精卫填波何有用?你到那山 穷水穷,应翘着首儿望侬。莽关河,有明月相共! (离亭宴带歇拍煞)说什么草亭南面书城拥,桂堂东角琴弦弄,收拾起剑佩相从。撩乱他落日情,撩乱 他浮云意,撩乱他顺风颂。这三千芥子,多做了藏愁孔。便倾尽别宴酒百壶,犹嫌未痛。那堤上柳,赠 一枝;井边梧,题一叶;酒中梨,倾一瓮。低徊薜荔墙,惆怅蔷薇栊。待他日鹤书传奉,把两字儿平 安,抵黄金万倍重。 刘冬认为,施耐庵这一组遗曲,在元曲史上具有杰出的成就和不朽的价值,平仄谐调,韵律精严, 句法合辙,衬字得当,根本没有乖违之处,摒弃了元曲的“嫚戏污贱”的颓废之词,文人骚雅典丽的形 式之风,恢复了白居易所倡导的“歌诗合为事而作”的风骚和汉魏传统,遗曲中尽管充满国家恨,民族 仇,希望破灭,知交云散的无限伤痛,但没有丧气的哀鸣,低沉的呜咽,而是愈唱愈高,愈唱愈响,深 藏着一种一息尚存、不忘有为的情怀。 元至正年间,施耐庵也离开张士诚部,隐居至常塾河阳山(今张家港市风凰山)永庆寺著《水浒 传》。在江阴祝塘大宅里徐家等地教书,徐麒(1361-1445)虚岁5岁。地点在东林庵,此时人称“耐庵 先生”。施耐庵通阴阳、识天文、晓地理,在祝塘一带传闻颇盛。时至今日,祝塘徐家还藏有这样一幅 对联: 读宋学士(注:宋濂)赞言,高风世仰。观施耐庵卜兆,大地名扬。 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朱元璋部将徐达、常遇春攻打湖州、苏州,施耐庵偕妻申氏及门人罗贯 中二弟彦才迁居兴化,俗话说“自古昭阳(兴化)好避兵”,兴化系水网地区,不宜用兵,实乃乱世之 桃源。不久他就到了故里白驹。大弟彦明仍留苏州。 在此之前,朱元璋派遣大将徐达、常遇春率领20万大军攻打平江(苏州),施耐庵预感平江陷落 后,朱元璋对张士诚旧部必严加追究。同时,又考虑多年兵荒马乱,战事不息,《水浒传》尚未完稿, 必须找个安静处所完成书稿。于是,他想到兴化人顾逖,顾逖1359至1362年任松江同知,后迁嘉兴路同 知,都在张士诚属下做官,1359年十月,顾逖曾接纳杨维祯(1296-1370年)到松江任教。这时施耐庵寄 诗一首给回归兴化的顾逖。诗曰:   年荒乱世走天涯,寻得阳山好往家。愿辟草莱多种树,莫叫李子结如瓜。   接到施耐庵的诗之后,顾逖亦回诗一首,诗曰:   君向江南来问津,相逢一笑旧同寅。此间不是桃源境,何处桃源好避秦。   施耐庵隐居在白驹著《水浒》,“白驹”与“水浒”典故同出于《诗经》;兴化的东、西浒垛与大 丰的白驹,同属天下掉下来的虎和驹,令人寻味。范公堤旁的大丰市白驹镇境域早在隋唐以前即已成 陆,唐代李承主持建筑捍海堰而言,可溯千年以上,宋代范仲淹重修的捍海堰后称范公堤从此经过。大 丰与兴化的界河是范公堤旁的串场河,串场河两岸有许多水浒本事。考白驹与水浒竟与《诗经》有关。 白驹的文化底蕴可追溯至《诗经》,《诗经》上说:“皎皎白驹,食我场苗”、“皎皎白驹,食我藿 场”等等(《白驹》)。白驹地处苏北里下河水网地区,“周洄港汊数千条,四方周围八百里”。由 《水浒》的书名中“水”字,使我们自然地联想到的就是所谓的“江湖”。“事业集成忠义传,用资谈 柄江湖中”。对“江湖”一词的解释,起码有两个意义指向。一是语义学的,是江河湖海等的自然存 在,一是社会学的,就是所谓“身在江湖,心在魏阙”,是“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 忧其民”。《诗经》上说:“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周朝古公亶父迁于岐山, 奠定了周王业的基础,使国家渐具规模;此处暗合张士诚农民起义,建国号大周政权的历史。难怪《水 浒传》第17回有:“直教红巾传千古,青史功业播万年”。红巾军当指元末农民起义的红巾军。施耐庵 《水浒传》描写梁山水泊及一群首领的悲剧与白驹一带的大纵湖、得胜湖起义张士诚一群首领的悲剧有 相同点,都经历了起义、招安、各路起义军互相残杀、被害、惨遭死的过程。可见,施耐庵是一位伟大 的现实主义作家。“浒”(hǔ),水边。《诗经.王风.葛(艹字头下三个田字)》:“绵绵葛(艹字 头下三个田字),在河之浒。”“浒”(xǔ)地名用字。江苏吴县有浒墅关;江西有浒湾。以上是《辞 海》的解释。应该说,“浒”是一个较为冷僻的字。然而研究《兴化县地名录》发现,“浒”(hǔ)作 地名的自然村屡见不鲜,发音同水浒的浒(hǔ)。如:刘陆乡有西浒垛,分设西浒南、西浒中、西浒北3 村;竹泓镇有东浒垛;周庄镇有浒西、浒南、浒东3村由西浒垛分设;边城镇有东浒垛一二三3村由东浒 垛分设等等。相传天降二虎,一在东,一在西,故名东浒垛、西浒垛。《大丰县地名录》介绍,白驹也 是相传天降黑白两驹形石块,分置地砖桥两头,后来桥西黑驹移至兴化驹家庄,仅存白驹,故名。还有 今天在车路河与兴化得胜湖交界处的湖口,几百来活在群众口头上的称水浒港。 明洪武三年庚戌(1370年)三月初一,75岁的施耐庵在淮安(楚州)逝世。直到其孙辈文昱时才将 灵柩复迁兴化施家桥东一高地安葬,施耐庵生前选定的“风水宝地”----狮子地(有狮子滚绣球之 说)。由淮安王道生撰写墓志铭。施氏宗祠遗址位于大丰市白驹镇北街,是祭祀施耐庵(彦端)为一世 祖的地方,施耐庵后裔施文灿等于清乾隆戊申(1788年)将施公故居改建而成,咸丰壬子(1852年)施 岑重修,供奉施耐庵为始祖的祖先牌位42座,楹联有“圣徒世系三千岁,才子家声六百年”。现施耐庵 纪念馆就是江苏省人民政府拨款仿施氏宗祠所建,为盐城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这里陈列着国家二级文物 的国贻堂《施氏家簿谱》(长门谱)等珍贵文物史料。(3)大丰市白驹镇狮子口村施家舍(石桥之后聚集 地)、三里树村施家院子、刘庄镇龙心村施家墩等均是施耐庵后裔所在地,抗战时期新四军、八路军会 师的狮子口相传此处施氏墓前有一石狮,面朝河口,故名狮子口。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施耐庵墓地处狮 子地,与白驹狮子口遥遥相对,位于兴化市新垛镇施家桥村。以境内自然村命名,施家西桥原称柳桥、 施家前桥原称奉桥,或枫桥。施家后桥原称板桥。合塔镇胜利村施家舍(隆桥之后聚集地),合陈镇五 合村有施院家、大营镇施童村有均有施氏后裔。柳桥、奉桥、板桥、隆桥、石桥,均是施耐庵九世孙。 此处的施氏后人春秋两季均在一起祭祀施耐庵始祖。 二、元末明初江苏沿海水浒史迹考 在苏北的施耐庵故里读《水浒传》,自有一番意义,我们可以从《水浒传》中看出元末明初江苏沿 海水浒风物和白驹施耐庵的“内证”。 1.范公堤与范仲淹。范公堤,为北宋范仲淹所筑。宋代天禧年间(1017-1021),范仲淹(989— 1052年,即太宗端拱二年至皇祐四年),字希文,为北宋时期的政治家、文学家、军事家,谥号“文 正”,他刚过而立之年,调任泰州西溪(今东台)盐仓监。天圣中,范仲淹满怀“有益天下之心”上书 泰州知州张纶,建议急速修复捍海堰,以救万民之灾。天圣二年(1024),范仲淹征集兵夫4万余人兴筑 海堰,时值隆冬,雪雨连旬,潮势汹涌,拍岸而来,兵夫因惊慌失措,四处逃散而陷入泥泞中淹死200余 人。有人趁机上书朝廷,反对修堰,于是朝廷决定暂行停工,并派淮南转运使胡令仪到泰州查勘实情。 胡令仪系河南开封人,曾于宋代淳化、至道年间(990-997)任如皋县令,深知古捍海堰年久失修,农 田、盐灶和百姓生命财产难以保障。察看后,胡令仪与张纶联名奏明朝廷,获准继续开工。后来人们不 忘范仲淹的首倡和实际促成之功,将阜宁至吕四的海堤统称为范公堤。自今范公堤(即204国道)虽失却 其捍海之能,但范公堤和范仲淹及他的千古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已永载史册,流 芳百世。在施耐庵的时代,范公堤巍然屹立,所以在《水浒传》楔子中就写到了范仲淹,这是在家乡作 过贡献的历史人物。只是不在意说错了,嘉佑三年(1058)参知政事范仲淹,其实此时范仲淹已经过世6 年了,怎可再上朝奏事? 2.北极殿与张士诚。江苏大丰市草堰镇(古属泰州白驹场)上,原有一座古刹北极殿。此殿规摸宏 大,山门前为飞檐琉瓦照壁,山门上嵌有白玉石横额,上镌“北极天枢”四个贴金大字,相传为施耐庵 所书,内供四大金刚塑像;穿过天井是正殿,中间供奉北极真武大帝,东厢供雷祖,西厢为僧房,殿后 为上下两层藏经楼。北极殿是吴王张士诚的首义地,因而声名远播。今天当你走进大丰草堰省级古盐运 集散地,走进北极殿,你会感到元末盐民领袖吴王张士诚当年与18位好汉在这里揭竿而起;栖身白驹场 的施耐庵耳濡目染了盐民的悲欢离合,见识了一代豪杰的怒发冲冠,他不能不奋笔疾书《水浒传》把张 士诚农民起义隐晦曲折地写入书中,书中曾多次出现“小人姓张”“张大哥”等张姓细节。在《水浒 传》楔子一回中更是将“北极殿”安插在龙虎山上。“北极殿”到底是一个什么词语?《辞海》未收此 辞条,考查龙虎山也无“北极殿”,只是出现在大丰市草堰镇。《水浒》的故事明写宋江,实写张士 诚。宋江起义并没有《水浒》上的14年,实际仅一年多,张士诚从起义到失败是14年,与《水浒》中宋 江起义时间正好一样。张士诚两个女婿潘元明、潘元绍,在起义事业的关键时刻背叛了张士诚,施耐庵 是站在同情张士诚起义的立场上写《水浒》的,所以在《水浒》第25、45回中对潘金莲、潘巧云两个淫 妇的结局都是被“挖开胸脯,抠出心肝五脏”,何以对两个潘氏女人如此狠毒,此处是施耐庵影射潘氏 二兄弟也。白驹镇耆老中流传一对联:“紫石街前新世泽,翠屏山下旧家风”。说明家乡人民对施耐庵 塑造的艺术形象的含义有所领会,而以对联形式对二潘加以鞭挞。 3.山神庙与草料场。《水浒传》第9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河北省书法家协 会篆刻委员会主任、西泠印社社员韩焕峰说,沧州无山,故无山神庙。在距大丰市白驹镇南十五里,有 一庙称十五里庙,这是山神庙的原型。串场河西即兴化市合陈镇界牌村因驻地是界牌头得名,传说穆桂 英在此镇守海关,即界牌关,故名。离此不远的东侧,大丰白驹境内有马家舍,是草料场的原型。马家 舍相传此处为唐朝薛仁贵东征时的扣马之地,白驹镇马家村马家舍无一马姓人家,倒是施氏聚集地。元 末明初的江苏沿海马草料比比皆是,兴化、大丰的地名与养马关系密切,比如:昌荣镇马场基相传是宋 朝时是杨六郎养马之地;边城镇腾马庄相传古为养马、驯马、比武之地;严家镇刘良村以驻地刘良马得 名,是刘姓把一只流落的病马养成良马,故名;大邹镇赦马村,传说是将官丢马,被群众捉住要杀,后 主人得到未杀,故名。《兴化县志》介绍税赋时除了夏秋粮外,还有马草等。在界牌头村附近有陆谦村 地名,陆谦是兴化的实有人物《兴化县志》有记载,他与施耐庵同时代,元末潘元明请降,他也投降朱 元璋。施耐庵是站在同情张士诚农民起义的立场上的,所以林冲用刀杀死了与已自幼相交却卖友求荣的 陆谦。白驹镇的再南侧东台有富安地名,唐代即有富安盐场,取既富且安之意,但在那个逼上梁山、乱 自上作的年代,林冲只能用枪戳倒富安。 4.彦才后裔聚集地。盐城市盐都区大冈镇施家庄施姓人家,并非施耐庵的后裔,而是施耐庵的三弟 施彦才的后裔。与兴化一河之隔的大冈镇大施家舍,是自然形成的村庄,所以也称施家庄。《古盐大冈 施氏家谱》世德堂“施氏谱序”记载:“始祖自姑苏迁至白驹场而后又分支大冈乡者曰施家舍……”清 嘉庆八年(1803年)正月六日十一世孙施成章偕施梦熊谨序。“重修支谱序”说:“我族自白驹分支大 冈相近十世未有谱系……”序者是清同治九年(1870年)十三世孙施兰田等谨识。第三次修谱时是民国 八年(1919年)十三世孙施兰亭等人。该谱还介绍始祖仲实公为避株连,隐于大冈。始祖遗像背面有书 法家宋曹(1620-1701年)题词:“吴兴旧派,鲁惠遗宗,隐居避世,沧海之东” 。仲实公卒于明宣德 戊申年(1428年)。通过研读大冈施氏家谱,与兴化《施氏族谱》和大丰白驹镇国贻堂《施氏家簿谱》 (长门谱)比较研究,长门谱:一世彦端,字耐庵(1296-1370年);二世让,字以谦(1373-1421 年);三世文昱,字景胧,又字述元;四世芸曙;五世孟兰;六世咏棋;七世德润……。大冈施氏始祖 施仲实约与施耐庵孙施文昱同时代。这些资料很重要,此处施氏后裔每年兴化施家桥施耐庵墓和大丰白 驹施氏宗祠的春秋两季祭祀活动,兴化、大丰的施氏男女老少齐出动,而此处施氏人家从不参加,这说 明白驹祭祖是施耐庵,而大冈祖先是施彦才、施仲实。他们倒是泾渭分明,从不相混。这事实本身就是 对那种持所谓白驹施氏“慕名认祖”论者的有力反驳。 5.里下河梁山水泊。已故高邮作家汪曾祺有联语:往事回思如细雨,旧书重读似春潮。法国女汉学 家安妮.居里安写过一篇研究汪曾祺的文章:《笔下浸透了水意》。她发现,汪曾祺的小说里总有水, 即使没有水,也有水的感觉。汪曾祺说:“我的家乡是一个水乡,我是在水边长大的,耳目之所接,无 非是水,水影响了我的性格,也影响了我的作品和风格。”由汪曾祺作品的水意,想到施耐庵《水浒》 中创造的梁山水泊,实在是水的文章做得太好了。源于作家所处的地理环境影响了作家,并浸透了作 品。从苏北里下河的水使人联想到梁山泊,处于水泊之中,必有水战。《水浒》中写较大水战的有13次 之多,如第一场水战序幕在石碣村湖泊、在阮氏三雄与巡捕官兵之间拉开,“军事家活动的舞台建筑在 客观物质条件的上面。”《水浒》紧紧围绕“水”:钻入水、撞下水、打入水、撺出水……及凭借与水 有关的河埠、港汊、划揪、樘叉、芦苇、摇撸为背景和道具,再配以粗犷的渔歌,飞溅的水花,响亮的 唿哨,飞串的小舟,把一场既有清新苍朴渔家风光,又显得轻松激烈的水战写得使人如见其景,如闻其 声。施耐庵才识淹博,堪称杂家,其写水功的技能令人叹为观止。《水浒》中成功塑造了李俊及张、 阮、童氏兄弟等八位水军头领,特别是张顺居然能“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似一根白条”,夸张 是免不了的,但其水功超越常人是肯定的,因为他们身为渔民、艄公,生在“碧波深处”,长在“雪浪 堆中”,长期实践使他们摸熟了水性,掌握了水的规律,所以进入了水的自由王国,“撑舟、摇撸、串 港、搪舟”,不但“伏得水”而且“驾得船”。第38回“黑旋风斗浪里白跳”写张顺激得李逵登舟,立 刻“把竹篙往岸边一点,双脚一蹬,那渔船一似狂风飘败叶,箭也似投江心里去了”,那等轻快!船至 江心,张顺“两只脚把船只一晃,船底朝天”,“翻筋斗撞下江”,“把李逵提将起来,又淹将下 去”,把个铁牛直变成水牛,水中鏖战表现张顺“冲波如水怪,跃浪似飞鲸”的水功又何等独到!不但 形象,而且颇符水战路数,当称写水功的上乘。王资鑫《水浒与武打艺术》一书对水浒水战有独到的研 究和阐述。汪曾祺在《菰蒲深处》自序中说:“我的小说常以水为背景,是非常自然的事。记忆中的人 和事多带有点泱泱的水气。人的性格亦多平静如水,流动如水,明澈如水。因此我截取了秦少游诗句 (菰蒲深处疑天地,忽有人家笑语声)中的四个字‘菰蒲深处’作为这本小说的书名。”从《水浒》中 我们也能感到,生于水乡的施耐庵写水无与伦比,而写山却似乎略逊一筹。 6.武松打虎与卞元亨。据明万历《盐城县志》与《卞氏谱.卞元亨传》记载,卞元亨(1325- 1415),享年九十,少时能吟诗作文,善吹鹤骨笛,“公有膂力,曾蹴虎至死”,元末客张士诚,张士 诚跋扈,屡陈不听,辞去。归隐于盐城之便仓,手植枯枝牡丹于庭,花开正盛。又载“东海常出猛虎, 路绝往来,公怒曰,昔周处射虎杀蛟,以除民害,吾当效之。人以为狂。公独往,无寸械,适虎当振 威,公从容近之,以足蹴其颔,虎立毙,其豪迈如此。”施耐庵与卞元亨为表兄弟,《水浒》书中武松 打虎即以卞元亨打虎为原型。元至正十三年(1353年),卞元亨因忍受不了盐监的勒索,随张士诚领导 的盐民起义,杀死了白驹闸驻防守兵,火烧白驹场盐课司署,其后在草堰场招兵买马,起义反元,史称 “十八条扁担起义”。卞元亨为“张士诚将”,“曾任元帅”。这给施耐庵写景阳冈武松打虎以启发, 也是蹴虎至死。“武松把只脚望大虫面门上、眼睛里,只顾乱踢。”(《水浒》第22回)《卞氏谱》还 载有《赠东海隐者卞元亨》诗句:“刺虎昔闻林下勇,登龙今访海中君”。 7.江淮之间的海边特征。像江淮之间的海边特征是海盐和沙冈。先说海盐特征,盐城是以盐命名的 中国唯一地级市,历史上江苏的海盐以淮河为界分为淮南和淮北盐场(两淮盐场),统称淮盐或吴盐, 李白有诗“吴盐如花皎白雪”,杜甫则说“蜀麻吴盐自古通”。张士诚起义是盐民起义,而宋江起义是 非盐民起义,但在《水浒》第36回李俊与童威、童猛兄弟棹船到江西九江“赶些私盐”,不在意把张士 诚贩私盐的情况给暴露了。张横是扬子江边“小孤山下人氏”,今泰州下属靖江市内恰有一个小山,名 叫“孤山”,原在江中,现已在市中心。再说沙冈特征。12世纪以前,江苏海岸曾长期相对稳定于赣 榆、板浦、阜宁、盐城、海安一线,沿线至今仍留有数条沙堤,其中较著名的有东冈、中冈、西冈。在 智取生辰纲时,梁山英雄总是“上得冈子”、“唱上冈子来”、“走上冈子来”。其时的盐城北侧有上 冈镇,上冈的得名是海边的高冈子,海潮来时大家齐呼“上冈子勒”,“上冈”由此得名。盐城境内的 海边沙冈还有大冈镇、龙冈镇等,卞元亨家住盐城便仓、墓葬大冈镇,施耐庵三弟彦才后裔一支也在大 冈。龙冈原名冈门,不雅,后改名龙冈。《水浒》第45回有:“山前有一座凛巍巍冈子,便唤做独龙 冈”。 8.海州城东好汉茔。海州网疃庄、海州城东门遗址,是宋江农民起义军攻打海州城战事的遗迹。其 时海州东门俯临海面,网疃庄为海边渔村。据《宋史.张叔夜传》记载,北宋宣和年三年(1211)二月, 宋江率领义军南下,进入沐阳县境内,遭到县尉王师心伏击,伤亡惨重。宋江放弃去楚州,率部乘10条 船走海州,知州张叔夜“募集一千多”禁军、厢军,分兵出动,既伏于近城,又出轻兵于海边诱敌,围 剿义军。起义军登岸后,不幸遭到伏击,巨舰被焚,副将被擒,宋江被迫出降。由于梁山义军伤亡惨 重,所以这儿有“梁山好汉茔”的口碑相传。施耐庵青壮年时曾任郓城县“训导”,熟悉宋江起义的事 迹,宋江起义又在苏北留下诸多足迹,不能不令人以宋江起义为背景,以张士诚起义为原型写成《水浒 传》。 9.白虎石题名刻石。被宋代朝野誉为“名将”的贵族后裔、开封人张叔夜于宣和二年第二次任海州 知州,为防备宋江攻打海州而加固城防,当年秋,他率领海州各级武官登上白虎山,并题名刻石“张叔 夜登高碑”。此碑完整地保存至今,为《水浒》研究家所珍视。“梁山好汉茔”有一处宋氏墓葬是宋昭 的墓,宋昭是海州的一位朝廷命官,死于任所。宋王朝赐谥“忠毅”,宋昭“编管海州”,恰好也是宣 和年间。加之宋昭墓的石碑有“大宋左朝散大夫、奉旨赐谥忠毅、宋公讳昭墓”的铭文,有人以为是宋 江墓,其实这是错误的(李洪甫《连云港导游》)。 10.蓼儿洼与宋江墓。楚州区志介绍的风景点有蓼儿洼,位于楚州南门外城南村一带。每当秋季,此 处长满红梗绿叶的蓼草,枝蔓延伸,一棵、一簇,串串蓼穗上红白色小花次第开放,更有当年蓼儿洼 “红瑟瑟满目蓼花”的景象。蓼儿洼的东北部紧靠淮城巽关,那里人烟稀少,大片是贫瘠低洼的荒地, 俗称“大洼子”。大洼内,原为官家的坟地。坟地中有几座高大的坟墓。那里地势高爽,即使受淹,是 一块“风水地”,相传那几座高大的坟墓,就是宋江、李逵等四义士的冢穴。施耐庵流寓楚州城内的小 方壶斋(镇淮楼西侧),在《水浒传》中有意多次点出“楚州南门外有个去处,地名唤做蓼儿洼...... 俨然似水浒寨一般。”“楚州南门外,有个蓼儿洼,风景不以为意,与梁山泊无异。”这个小环境是今 楚州区的南门,大环境是楚水之南的兴化、大丰一带。这也是大丰市白驹镇施氏宗祠门联所说“吴兴绵 世泽,楚水封明禋”的缘故。 三、钱塘施耐庵与上海的鲁迅 最近读到马成生先生主编的《水浒传》研究札记与争鸣丛书,读后较有启发,为马成生先生执著水 浒学术研究的精神感到钦佩,浙江方面对水浒与杭州的研究有积极意义。但当读到关于《水浒传》作者 施耐庵不是苏北施耐庵时,使人感到他的观点有所偏颇、欠缺甚至是错误的。读完马成生先生《关于兴 化施彦端作<水浒传>的六点疑问》、《钱塘施耐庵与兴化施彦端难以“合一”》等文章后,产生的感觉 是鲁迅是上海人,而不是绍兴人(鲁迅一生的最后十年是在上海度过,但他家的门牌号码却是在绍兴城 里);施耐庵是钱塘人,而不是江苏大丰人。   (一)讨论的前提   施耐庵(1296-1370年)是元末明初泰州白驹场(今江苏省大丰市白驹镇)人,施耐庵故居(施氏宗 祠)在今白驹镇北街33号,仿施耐庵故居(施氏宗词)建设的施耐庵纪念馆在白驹镇花家垛上,这是全 世界唯一的施耐庵纪念馆。 明代中叶以后,白驹场(镇)也曾隶属过兴化县、东台县、盐城县,盐业管 理曾隶属过泰州、淮安分公司,施耐庵墓在一河之隔的兴化市新垛乡施家桥村境内。这就像刘基故居是 今天的浙江温州市文成县,而一定说成是浙江丽水市青田县就错了。马成生先生在文章中说:“苏北大 丰(原兴化)施氏,有一个清咸丰四年(1854)所修的传抄本《施氏族谱》(以下简称“咸丰本”,是 1952年兴化县施家桥施祥珠提供,于同年《文艺报》第21期发表)。”这里的大丰、兴化的表述是不规 范、不严谨,甚至是错误的,是不了解江苏省的县域区划所致。   《水浒传》版本复杂、流变纷繁,要全面地发展地联系地看,要系统思考、全息思维,这样才能去 伪存真。元末明初,《水浒传》诞生600多年来,版本繁多,一般认为,70回本是施耐庵原作,100回本 乃至120回本是施耐庵、罗贯中合著,施耐庵的本、罗贯中编纂,也或有后人的续貂之作,甚至有书商的 牟利之为。通观马成生先生的文章,只字不提罗贯中是欠缺的,后50回或后30回有罗的印记。   (二)争鸣的观点 1.关于梁山水泊的原型。梁山水泊无疑是在山东梁山县一带。水浒与施耐庵研究中的江苏学派认 为,水浒中的水泊与苏北里下河水乡有关,兴化、大丰一带水网密布,犹如八卦阵。我1996年率《施耐 庵寻踪》摄制组拍摄专题片,就是从大丰白驹乘小汽艇去兴化施家桥的施耐庵墓的,18里水路。这几年 城乡一体化步伐加快,陆路交通便捷了。马成生在文章中点到了我的观点一部分:“浦玉生同志在《<水 浒传>与张士诚起义初探》一文中说:《水浒传》中‘周回港汉数千条,四方周围八百里。’‘地名唤作 梁山泊,方圆八百里,中间宛子城蓼儿洼’,‘当地的老百姓告之,蓼儿洼就是附近的芦苇荡’。看该 文,作者是肯定‘当地的老百姓’的话的。这也就表示:施彦端故乡兴化的‘芦苇荡’,是《水浒传》 中描写梁山泊的素材。” 我从来认为,史料包括地下出土文物、文字记载的文献资料和人民群众的口碑,只有对其全息思 考、系统思考,才能去伪存真,才能取得突破性的研究成果。人民群众的口碑同样是重要的历史资料。 何况我们从《水浒传》中看到“内证”,施耐庵有意多次点到的蓼儿洼:“楚州南门外有个去处,地名 唤做蓼儿洼......俨然似水浒寨一般。”“楚州南门外,有个蓼儿洼,风景不以为意,与梁山泊无 异。”等等。 施耐庵写《水浒传》是杂取典型的需要,他也可能在“官钱塘二载”时,或在钱塘任书会才人时, 以杭州西溪湿地为背景,但从《水浒传》中多次强调楚水之南的蓼儿洼,是非苏北里下河之地水域莫属 的。 马成生先生是认可朱元璋征张士诚与宋江征方腊的相似性的,素不知施耐庵是以张士诚起义为原型 而写作了《水浒传》,泰州白驹场是施耐庵与张士诚的故乡,这里水网密布,而境内无山,这也是为什 么施耐庵写水活灵活现,写山略逊一筹的地理原因。“林冲雪夜上梁山”写成“仲夏夜泛舟”,这个原 型是在白驹场附近。马成生先生说“杭州枇杷上梁山”,其实在施耐庵故里的江苏大丰市也有枇杷树, 并不是如马成生先生所说的“江北地区”就没有的话。 2.关于施耐庵的祖籍地苏州。马成生说:《水浒传》的地理态势描写,“虽然大的城市(苏 州)......全是对的,但有关苏州较小的一些地名,则又不相符了,难以‘对口’”他举了第93回,李 俊欲去太湖南面探路一小节:(李俊)说道“此城正南上相近太湖,兄弟欲得备舟一只,投宜兴小港, 私入太湖里去,出吴江,探听南边消息......李俊带了童威童猛......径奔宜兴小港里去......径奔太 湖,渐近吴江。”马成生说,苏州正南不是太湖,正西才是太湖。 严格说来,就今天来看,苏州老城的西南是太湖。苏州远古时候,这里曾是一片汪洋。有传大禹治 水,疏而为江,滞者为湖,露出了平原,伍子胥在此筑城。宋元之际苏州称平江,“平地起江,水与江 平”,因为苏州就是一座浮在水上的城市。太湖是我国五大淡水湖泊之一,名列第三,东汉时湖泊面积 3.6万顷,合1600-1700平方公里,宋代扩大为2000平方公里左右。太湖地区湖沼棋置,水网密布,自古 以来号称水乡泽国。所以施耐庵说,“相近太湖”是对的。从历史来看, 据《苏州市志》记载,元“大 德二年(1298)......元代曾二度疏浚吴淞江和淀山湖,导太湖积水入海。”“大德五年(1301)七月 朔,苏州大雨,太湖水挟飓风涌入城中,居民死者十八九”。太湖是江苏第一大湖,绝大部分面积在苏 州不在无锡,历史上的水患年年,在施耐庵生活的时代就是这样。在《水浒传》第93回中,施耐庵一再 告诫说,“苏州城郭一周遭都是水港环绕”“苏州城外水面空阔”“城池四面是水,无路可攻”等等。 就像京杭大运河总体走向是西北东南方向,但在苏州有一段是东西方向的,你能说小的方面就不符合实 际吗?!我家就住在京杭大运河苏州段的南岸。 苏州有花石纲遗址、朱面力花园、史书上记载有高俅墓,一部《水浒传》正是有了施耐庵熟知的苏 州一些人和事的融入,才使梁山英雄反衬得有血有肉,可歌可泣。 3.且看宋江南下征方腊路线的正确性。马成生先生举例《水浒传》90回:“水军头领已把战船从泗 水入淮河,望淮安军坝,俱到扬州取齐。......将军马分作五起,取旱路投扬州来。于路无话,前军已 到淮安县屯扎。当有本州官员,置筵设席,等接宋先锋到来,请进城中管待,诉说:‘方腊贼兵浩大, 不可轻敌。前面便是扬子大江,九千三百余里,奔流入海。此是江南第一个险要去处,隔江却是润 州’......”马成生先生认为宋江征辽回来部队在开封东北“从泗水入淮河”,难免令人费解,泗水源 出山东泗水县蒙东,从开封到山东济宁有400多里,这与南下征方腊不是背道而驰吗!同样令人费解的 是,宋江等在“淮安屯扎”,当地“本州官员”竟说:“前面便是扬子大江......隔江却是润州”究其 实际,自淮安南下到扬子江边,隔江较近的城市是南京,至于镇江则要沿江东行近百里,与镇江隔江相 对的是扬州,但扬州距长江江面尚有数十里,凭着肉眼是望不到的。据这“本州官员”的口气,似乎这 个淮安城移到扬州之南的长江边上了,真是怪事!(4) 马成生先生通过指出《水浒传》在江北境内的“错误”,从而得出施耐庵不是苏北人的结论。现在 我们来看看实际情况:研究江淮地区的地理可以得知,古代泗水是淮河下游最大的支流,“从泗水入淮 河”并不是从泗水源头或是拐道济宁,而是或从沛县、徐州、邳县、宿迁等一带入淮河。南宋黄河入海 也是“自泗入淮,以阻金兵”(《宋史.高宗记》)。因为是“俱到扬州取齐......前面便是扬子大 江”,确实这一带长江称为扬子江的,即便“淮安县安扎”,这“本州官员”当然不是淮安县官员,抑 或是扬州官员(《禹贡》天下九州中扬州与徐州的分界线是淮河,淮河以南属扬州),研究长江对面润 州(镇江)方腊的兵力部署,说了这番话施耐庵也并没有写错,而是马成生理解之错。像泰伯、仲雍奔 吴就是从镇江一带登岸的,不一定非从南京登岸。从淮安(楚州)到镇江是168公里,从淮安(楚州)到 南京是170公里,孰远孰近,一看便知,马成生又一次说错了。游历过扬州平山堂的都知道,平山堂是欧 阳修知扬州时所建,因在堂前南望江南诸山与此堂平,故名平山堂。晴好的天气是可以看到镇江金山 的,并不是如马成生先生所说“凭着肉眼是望不到的”。 (三)简短的结论 《水浒传》是文艺作品,不是历史地理教科书,尽管施耐庵在写到山东境内的地理环境有些出入 外,在江苏境内基本上没有错误,马成生所举两例指施耐庵《水浒传》中江苏境内的错误是站不住脚 的。建议浙江方面能进一步发掘史料,弄清施耐庵书会才人的经历,在没有弄清钱塘施耐庵家的门牌号 码前,不要轻易否认钱塘施耐庵与苏北施彦端的一致性。   注释: (1)浦玉生《关于施耐庵生平的系统思考----施耐庵年谱》,《水浒争鸣》第8辑,湖北长江出版集 团2006年6月第1版。 (2)江苏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编《施耐庵研究》,江苏古籍出版社1984年8月第1版。 (3)刘兆清等主编《耐庵学刊》1-20辑;浦玉生主编《水浒杂志》1-2辑。 (4)马成生《杭州与水浒》,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10月第1版。

 

相关文章:  (水浒争鸣文库)

  • 《水浒》居然也成为“四人帮”的影射工具  2011-6-26 
  • 《水浒传》在明清时期的禁毁与传播  2011-6-26 
  • 三种水浒版本之梁山大聚义读解  2011-6-26 
  • 论金圣叹评点《水浒传》的“惊恶梦”结局  2011-6-26 
  • 从“忠恕”说看金圣叹《水浒传》人物评点的矛盾性  2011-6-26 
  • 金圣叹与契诃夫的写作体验比较谈  2011-6-26 
  • 金圣叹与《水浒传》的叙事  2011-6-26 
  • 校点《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札记   2011-6-26 
  • 浅论金圣叹水浒评点的思维特征  2011-6-26 
  • 金本《水浒传》对毛泽东一生事业的影响  2011-6-26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