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锡山说水浒 | 金批《水浒》宋江论


金批《水浒》宋江论

 

金批《水浒》宋江论 ——金批《水浒》人物论之一 周锡山 (原刊太原:《山西师大学报》1988年第2期) 《水浒传》取得极高的艺术成就,金圣叹对此书艺术成就的评批,也达到代表当时世界小说研究的 最高水平。《水浒》中的主要人物形象都达到典型化的高度,许多次要人物也表现得栩栩如生。与之相 适应,金圣叹对书中人物的评批占了很大的比重。因此我特将关于人物形象的金批单独析出,作一专题 讨论。 在梁山英雄中,宋江是最主要的人物,作品中描写和表现宋江的篇幅最多,于是圣叹对他的评批也 最多。于是我将宋江单独析出,写成宋江论。 金圣叹对水浒中的诸多人物形象有自己独特的或者说独创性的认识和理解,尤其是宋江。其中既有 符合作品原旨的,也有探索和挖掘原作人物形象的多义性与模糊性的所得,作者未必然,而批者、读者 未必不然的体会,因而可与他说并立或纠正他说而自成一说的;更有不符原意而有自己的宗旨之处,为 此他对原作又作了一定程度的修改,尤其是对宋江,他用修改和评批的两重手段,将人物纳进自己的认 识轨道。我们学习和探索金圣叹的研究方法,不仅可加深对原作的认识和理解,而且也可从中学到丰富 的创作经验,给当代创作以重要借鉴。 金圣叹对宋江此人极有恶感。他甚至认为“古本”《水浒》的作者“独恶宋江”,并强调此为他首先 得到的一个重大发现。实际上作者不一定真有此意,至少在主观上不一定有此意,这是圣叹自己的观 点。为使读者加深印象和认识,圣叹在书中突出地发表并多次重复这个观点。在《读第五才子书法》 中,他说: 《水浒传》有大殴正经处,只是把宋江深恶痛疾,使人见之,真有犬彘不食之恨。从来人却是 不晓得。 《水浒传》独恶宋江,亦是歼厥渠魁之意,其余便饶恕了。 别人几乎都认为作者对宋江是歌颂的,而圣叹却能发别人所未发,认为作者对宋江““深恶痛疾”。 圣叹独恶宋江,是否因为他痛恨农民起义,而宋江则是起义领袖呢?是的,金批中确似有这种意思。尤 其是宋江在书中最早出现的第十七回前总评的第一条: 此回始入宋江传也。宋江,盗魁也。盗魁,则其罪浮于群盗一等。……自吾观之,宋江之罪之 浮于群盗也,吟反诗为小,而放晁盖为大。何则?放晁盖而倡聚群丑,祸连朝廷,自此始矣。……宋江 而放晁盖,是必不能忠义也者也。此入本传之始,而初无一事可书,为首便书私放晁盖。然则宋江通天 之罪,作者真不能为之讳也。 这里攻击农民起义有三个层次:痛诋水浒众好汉是“群丑”;宋江作为盗魁则“罪”更大于“群盗”(也 即“群丑”)一等;宋江最大的“罪”是放走晁盖和聚众倡乱、祸连朝廷,故此系“通天之罪”。圣叹认 为原作(即他所谓的“俗本”)宣传宋江“忠义”是没有根据的,圣叹的意思是宋江确是一个真造反。将 这段评语与读法中的上引两段相联系,人们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金圣叹因宋江是罪浮群丑一等的盗魁 而独恶宋江,圣叹极端仇恨农民起义。但实际情况并不这么简单,我于《金批水浒思想论》(《华东师大 学报》1987年第6期)中已有详论,此不赘述。 除以上总的看法以外,圣叹痛恨宋江还有许多具体的表现。归结起来,有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是宋江惯用权术,为人狡狯,惯说假话,是个假人。宋江在浔阳楼写诗填词,表露反志,其 《西江月》起首两句为:“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圣叹批道:“表出权术,为宋江全传提 纲。”后又批他“以权术为生平。”这是圣叹对宋江为人的总的评价。 圣叹最恨宋江对自己人玩弄权术。宋江杀阎婆惜后在刺配江州途中受到梁山好汉的款待。花荣迎接 他时见他带着长枷,便说:“如何不与兄长开了枷?”圣叹批:“花荣真。”宋江回答:“贤弟,是甚 么话!此是国家法度,如何敢擅动!”圣叹批:“宋江假。〇于知己兄弟面前偏说此话,于李家店、穆家 庄偏又不然,写尽宋江丑态。”后来宋江到李家店时,公人说反正没外人,除了行枷,快活睡一夜,宋 江道:“说得是。”圣叹在这段情节中多次批道:“闲中无端出此一笔,与前山泊对看,所以明宋江之 权诈也。〇写宋江答公人,偏不答別句,偏答出此三个字,便显出前文‘国家法度’之语之诈。〇此书 写宋江权诈,俱于前后对照处露出,若散读之,皆恒事耳。”小说写“宋江自提了行枷”行走,圣叹 说:“‘国家法度’,奈何如此?〇自花荣开枷,宋江不肯后,接手便将枷来写出数番通融,深表宋江 之诈也。”在梁山,刘唐等要杀掉押送他的两个公人,邀他聚义,他也训斥说:“这个不是你们弟兄抬 举宋江,倒要陷我于不忠不孝之地。”圣叹点穿他说:“其言甚正,然作者特书之于清风起行之后,吟 反诗之前,殆所以深明宋江之权诈耶?”宋江又要夺刀假装自杀,圣叹说:“看他假,此其所以为宋江 也。〇直意原本忠孝,是宋江好处,处处以权诈行其忠孝,是宋江不好处。”宋江好象一直记着刘唐等 要杀公人之事,所以在晁盖与他交谈时,“宋江便叫两个公人只在交椅后坐,与他寸步不离。”圣叹批 评他说:“看他写宋江假。〇便不要害公人,亦何至于此?偏是假人,偏在人面前做张致,写得真是如 镜。”因此当关胜在阵上骂宋江:“天兵在此,还敢巧言令色!”时,圣叹接批:“四字骂尽宋江一 生。” 宋江每次作假,都被精细过人、目光如炬的圣叹抓住,圣叹不厌其烦地一一批出他的权诈、假话,久假 成性、假人等的言行品性。而当宋江每次偶尔露出真性真情的马脚,也都被他一一抓住。如李逵取娘归 来,“诉说假李逵剪径一事,众人大笑。”圣叹说:“这个该笑。〇先写众人都笑,衬下宋江独笑,妙 笔。”“又诉说杀虎一事,为取娘至沂岭被虎吃了,说罢,流下泪来。”金批:“写出至人至性。”小 说接写:“宋江大笑”,此言立即给圣叹抓住不放,大批特批曰: 大书“宋江大笑”者,可知众人不笑也。夫娘何人也?虎吃何事也?娘被虎吃,其子流泪,何情也?闻斯 言也,不必贤者而后哀之,行道之人莫不哀之矣。江独何心,不惟不能哀之,且复笑之,不惟笑之而 已,且大笑之耶?天下之人莫非子也,则莫不各有其娘也。江而独非人子则已,江而犹为人子,则岂有 闻人之娘已被虎吃,而为人之子乃复大笑?江谁欺?欺太公乎?作者特于前幅大书宋江不许取娘,于后 幅大书宋江闻虎吃娘大笑,所以深明谈忠谈孝之人,其胸中全无心肝,为稗史之檮杌也。 宋江大笑道:“被你杀了四个猛虎,今日山寨里却添得两个活虎,正宜作庆。”圣叹夹批:“不悲別人 无娘,但夸自家添虎。”宋江平日“忠孝”两字常挂口头,这时的表现的确令人失望,既无同情心,又 乏领袖体恤部下丧亲之痛的应有器度。如批评得严厉些,这种言论毫无心肝,不象是义军领袖,而确是 草寇强盗头子的口吻。无怪圣叹要蔑视他了。后来义军攻打河北时,宋江和李逵一时意见不合,营内突 然不见李逵踪影,宋江见报,只得叫苦:“是我夜来冲撞了他这几句言语,多管是投别处去了!”圣叹严 斥他说:“大书宋江纯以欺诈待人,全无忠义之心,甚乃至于不信李铁牛之生平。”宋江对别的好汉如 有这种怀疑也纯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此乃对着平生一贯以赤诚待人,与他生死与共的李 逵,的确极不应该,无怪圣叹要严厉指责了。 宋江刚正式参加义军,即以“天书”欺骗众位好汉,亦为圣叹不齿。小说描写宋江在还道村九天玄 女处,得到一本“天书”,虽然言之凿凿,圣叹则对这一骗局处处加以拆穿。他在四十二回总评大书: “宋江遇玄女,是奸雄捣鬼。”当九天玄女赠授天书时关照宋江:“功成之后,便可焚之,勿留在 世。”圣叹揭穿说:“从来相传异书,悉以此为出身之路,思之每欲失笑。”讥笑此为持天书者最终拿 不出天书的自遁之辞。书中写“这里宋江与晁盖在寨中每日筵席,饮酒快乐,与吴学究看习天书。”圣 叹批曰:“宋江与吴用看天书,谁则知之,然则宋江自言与吴用看天书耳,可发一笑也。〇因是而思昔 者巢父挂瓢,许由洗耳,千口相传,已成美谭,然亦谁知之而谁言之?若言有人知见之,则有人见之之 处,巢、许不应为此。若言无人见之,然则巢、许自挂之,自洗之,又自言之矣。世间此类至多,胡可 胜笑。”一打祝家庄时,宋江于行军途中猛省道:“我的不是了!天书上明明戒说:‘临敌休急 暴。’”宋江故作郑重,圣叹戳穿说:“此五字何必天书始能言之?有意无意逗此一句,正表天书之诈 也。”最妙的是五十一回写宋江与高廉作战之前,预先复习了天书上的妙法,胸有成竹地上阵厮杀,结 果大败而逃。圣叹夹批道:“可知天书非玄女能授。”又在回前总评中狠批说:“玄女而真有天书者, 宜无不可破之神师也。玄女之天书而不能破神师者,耐庵亦可不及天书者也。今偏要向此等处提出天 书,而天书又曾不足以奈何高廉,然则宋江之所谓玄女可知,而天书可知矣。前曰:‘终日看习天 书。’此又曰:‘用心记了咒语。’岂有终日看习而今始记咒语者?明乎前之看习是诈,而今之记咒又 诈也。前曰:‘可与天机星同观。’此忽曰:‘军师放心,我自有法。’岂有终日两人看习,而今吴用 尽忘者?明乎前之未尝同观,而今之并非独记也。著宋江之恶如此,真出篝火狐鸣下倍蓰矣。”一经具 有一副火眼金睛的圣叹细心批出和势如破竹的剖析,宋江愚弄梁山众人的精心设计便成为一片笑谈. 其次,与宋江的权诈手段相联系,圣叹又痛恨他专门用银子收买人心。圣叹对封建社会中钱能通 神、一切向钱看的丑恶世态深恶痛疾。而宋江投合人们这种心理,专以银子铺路。因此圣叹认为本书 “一路写宋江好处,只是使银撒漫,更无他长,是作者笔法严冷处。”圣叹痛责其不能以赤心待人,唯 将白银收买人心。至第三十六回回前总评竟给宋江赠银行经作一全面分析:“此书写一百七人,都有一 百七人行径心地,然未曾有如宋江之权诈不定者也。其结识天下好汉也,初无青天之旷劳,明月之皎 洁,春雨之太和,夏霆之径直,惟一银子而已矣。……呜呼!天下之人,而至于惟银子是爱,而不觉出其 根底,尽为宋江所窥,因而并其性格,亦遂尽为宋江之所提起放倒,阴变阳易.是固天下之人之丑事, 然宋江以区区猾吏,而徒以银子一物买遍天下,而遂欲自称于世为孝义黑三,以阴图他日晁盖之一席。 此其丑事,又曷可耐乎?作者深恶世间每有如是之人,于是旁借宋江,特为立传,而处处写其单以银子 结人,盖是诛心之笔也。”此论在细节上可能有偏頗之处,但其指出宋江屡以银子结交天下好汉的基本 倾向确是事实,圣叹的批评是有道理的。 第三,宋江用权术夺晁盖的领导权,圣叹对此也极为痛恨。《水浒》原作是否有描写宋江施展阴 谋,要夺晁盖第一把交椅的倾向?由于大手笔所刻划的人物形象的性格有多义性的特点和此书内容的涵 咏深广,平心论之,有些情节也可以往这个方向解释。但是圣叹又将原作中的宋江的具体表演作了一定 程度的修改,大大加强了宋江夺晁盖大权的倾向。他根据自己的独特认识,改写和突出宋江这方面的言 行,然后再加以痛斥。 综上所述,圣叹独恶宋江是因为他的弄假、权诈和个人品质不好,不符合圣叹所向往的真善美的理 想,而与他痛恨农民起义无关,并非因为宋江是义军领袖的缘故。对照圣叹推崇农民革命志士晁盖、卢 俊义、李逵、鲁达等人及其原因,即可一目瞭然。 那么圣叹对宋江是否仅仅是“独恶”呢?也不是。圣叹在独恶宋江的同时,也深爱宋江。他爱宋 江,也有三个方面。 首先,他极其欣赏宋江的权术!宋江在全书中第一次出场,他听说晁盖等劫了生辰纲而且案子已发作, 上司发来公文,要采取迅速而机密的行动,将他们一网打尽。在危急中,宋江用步骤分明、计划周密的 一系列行动,救出晁盖一伙。其思虑之细密,行动之审慎、机灵,极得圣叹节击叹赏,为此他一连批了 几个:“宋江权术如此,读之真乃可爱。”“权术真正可爱。”还兴犹未足,连批:“真乃人中俊杰, 写得矫健可爱。”“其人如此,即欲不出色,胡可得乎!”书中他处此类批语也不少。圣叹认为宋江“有 过人之才”,是“大才调人”。写反诗那天,当宋江走出江州城外,眺望一派江景非常,观之不足之 时,圣叹批道:“以非常主人,负非常之才,抱非常之志,对非常之景,每每露出圭角来,写得雄浑之 极。”对他赞美备至。宋江来到浔阳楼前,见朱红华表上写道:“世间无比酒”,“天下有名楼。”圣 叹阐释:“将写宋江吟反诗,却先写出此十个字来,替他挑动诗兴,却又暗将‘世间无比,天下有名’ 八个字,挑动宋江雄才异志,真是绝妙之笔。”圣叹对宋江的“雄才异志”显抱赞赏态度,对他的反诗 也无一微词,当宋江题反诗时思想:“何不就书于此?倘若他日身荣,再来经过,重睹一番,以记岁 月,想今日之苦。”圣叹极为同情:“寒士真有此兴,写来欲哭。”圣叹的心弦也发出共鸣之声了! 纵观圣叹的有关批语,可以明显地总结出两条线索。一、当宋江为了个人私欲而玩弄权术,当宋江对自 己的结义兄弟施展权诈时,圣叹大加斥责、批判,二、当宋江反抗黑暗当局,为起义作出贡献,为百姓 出力时,圣叹则大加赞扬、歌颂。 第二,宋江对英雄、人才的敬重、爱惜和倾心相待之处,圣叹也十分感动和赞美。 宋江不以身份地位取人,只要是英雄豪杰,他都平等待人,都紧携对方之手,以相互传递亲密无间的友 好感情。故圣叹认为:“宋江一生,以携手为第一要务,思之可叹。”最显著的例子是宋江在柴进庄上 初遇武松时,尽管宋江当时处境艰难,犯了杀人命案在外流亡,武松又恶声冒犯他,可是宋江热爱英雄 的情感压倒一切。两人初识即“当夜饮至三更。吃罢,宋江就留武松在西轩下倣一处安歇。”要知道此 时武松尚未打虎,还仅是一个初出茅庐,身无分文,地位卑下的一条壮汉而已,连以结交好汉闻名的柴 进也看不起他。故而圣叹批曰:“真好宋江。”贊其慧眼识人和爱惜英雄礼贤下土的美意。正因武松缺 乏教养,是市井闲汉,故而他在柴进庄上行为粗鲁,使酒打人,受到主仆厌恶。宋江与武松结识后,宋 江主动地每日“一处饮酒相陪,武松的前病都不发了”。武松不再急燥、发怒、打人,圣叹为此赞叹 说:“何物小吏,使人变化气质。”高度评价宋江的赤诚、热情和体贴入微,温暖了多年备受冷落、被 社会歧视抛弃的武松的寂寞、孤独、苦闷的心。对照小说介绍的武松过去的性格言行和与宋江结识后的 性格言行,即可看出,后来的武松稳重、知礼、识理和处事冷静,可见圣叹说,是宋江的教育,改变了 这位英雄的气质,实是知心知人之论也! 后来武松在孔家庄落难时再遇宋江,宋江救出武松后,“当晚宋江邀武松同榻,叙说一年有余的事。” 圣叹也再次大为感动,不禁赞叹:“我于世间无所爱,正独爱此句耳。我二三同学人,亦同此癖也,武 松之入玄中,宜哉。”此语可见在圣叹的潜意识中也可能有如此想法,如果有这么一位礼贤下士、推心 置腹的革命领袖,他也会毅然投入麾下的。 第三,正因为宋江有以上两条突出的优点,圣叹认为宋江是梁山起义事业的称职的领袖。圣叹在此书的 批语中,于此三致意焉。 宋江在书中刚出场,圣叹即明确指出:“自此以下入宋江传,皆极写其权木,所以为群盗之魁也。〇宋 江权术如此,读之真乃可爱。”又接连批好几个“权术真正可爱”,又说“真乃人中俊杰,写得矫健可 爱。”“其人欲不出色,胡可得乎!”可见圣叹认为他是一个“可爱”的、“出色”的“群盗之魁”、 人中俊杰。与圣叹对道君皇帝、高俅之流的批判相较,则圣叹对这位革命领袖崇高评价的基本态度已日 月可鉴矣。 宋江正式上梁山后,作为第二把手安排和调度新老头领的各自职责和任务,最后他又总结说:“待日后 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圣叹对这种不任人唯亲,纯以功劳行赏和从所建贡献中显露的才华来安排 职位的领导作风,深表欣赏,他为此批曰:“尽入宋江手矣。”“大才调人做大事业,只是一着两着, 譬如高手奕棋,只在一着两着也。”请注意,他认为宋江是“大才调人”,即“大材”,革命造反是 “做大事业”,而论功行赏,凭才赋职是关键的“一着两着”。圣叹自己的政治立场和高才远识亦由此 可见。 圣叹又公正地承认宋江在梁山事业的兴亡中的关键作用。书中写燕顺对宋江说:“仁兄礼贤下士,结纳 豪杰,名闻寰海,谁不钦敬!梁山泊近来如此兴旺,四海皆闻,曾有人说道尽出仁兄之赐。”圣叹批 道:“全书大眼目。”圣叹虽对宋江有恶感,但他公正地看到宋江的巨大功勋和作用。 圣叹又在书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一段大书倡众落草,以正其罪也。”“罪”字,与前引批语相 比,显为反语和保护色。“倡众落草”者,非领袖人物莫为。 圣叹极其正确地看出,领袖人物必须具备权谋和爱才、信任人才之心,有时这三者还要结合起来行事。 宋江即如此。小说中有一段情节说宋江捉获敌将项充、李衮,两人甘当内应,为梁山效力,宋江立即同 意,并放他们回营。这时项,李两个说:“若肯放我们一个回去,就说樊瑞来投拜,不知头领尊意如 何?”他们为取信宋江,愿留一人当人质。宋江立即回答:“壮士,不必留一人在此为当。便请二位同 回贵寨。宋江来日专侯佳音。”圣叹批道:“写宋江权术过人处,真是非常之才。”宋江对两人优礼有 加,并亲送两人下坡回寨,圣叹评价说:“便遇诸葛七纵一等也。”认为宋江处置此事犹如诸葛亮七擒 七纵孟获一样,既有信义又有计谋,是领袖人物的非常之才。 因此圣叹又认为晁盖死后,领袖地位非宋江莫属。他在第六十六回回前总评说: 夫忠义堂第一座,固非宋江之所得据,亦非宋江之所得逊也。非所据而据之,名曰无耻,非所逊而 逊之,亦名曰无耻。……盖无耻之人,其机械变诈,大要归于必得斯座而后已,…… 这里批评宋江不该在晁盖在世时觊觎第一把交椅,而在晁盖亡故后又不该假客气,谦让第一把交椅。他 认为此时的宋江无论在客观上(天时、地利、人和)和主观上(智谋、才华、领袖气质)都应是梁山的当然 领袖。圣叹在最后一回总评第一条认为一百零八条好汉在忠义堂的最后聚会的结局,“读之正如群龙, 一齐入海,更无丝毫未了之憾。笑杀罗贯中横添狗尾,徒见其丑也”。 这段重要言论不仅说明,圣叹反对梁山招安,赞成革命到底, (而圣叹下面说“忽然幻出卢俊义一梦, 意盖引张叔夜收讨之一案,以为卒篇”,全是因为“古之君子,未有不小心恭慎,而后其书得传者 也”),彻底否定《水浒全集》后数十回描写梁山队伍投降朝廷和征方腊的内容,而且还认为宋江最后 当选为梁山领袖也属“更无丝毫未了之憾”,圣叹对宋江这个梁山领袖的真正态度也因此而十分明瞭 了。 至此圣叹经过评批和修改,将宋江改塑成与《水浒》原著投降变节人物迥然不同的新的人物。张国光先 生首先据此提出原作和圣叹批本属“两种《水浒》、两个宋江”的著名观点,是有创见的重大贡献。我 以上从圣叹本人对宋江的认识和圣叹对宋江性格中的两重性的认识和评批重新得出这个结论之外,并又 认为我们还应注意到,圣叹将宋江这个人物形象总结为两条:一、以权术为生平;二、以造反称王为人 生追求。圣叹对他正反两方面的肯定与否定,都以此为纲领,为贯串。圣叹对宋江的否定处在于对宋江 觊觎晁盖首领地位的不满,肯定他的是,一贯蓄志谋反,以替天行道——这个“天”不是指君主,而是 指正义,指人民。圣叹发展了孟子的民本思想,他曾说过:“大君不要自己出头,要放普天下人出头。 好民好,恶民恶,所谓让善于天。天者,民之谓也。”——为己任的大志,打倒和取代昏君,为国家和 百姓做一番“大事业”的异志。对宋江久蓄要打倒和取代昏君的“异志”此点,圣叹也是十分注意批出 的。宋江写反诗时,圣叹反覆强调:“写宋江平生狡狯,却于醉后露出真心”,“写出宋江言发于衷, 奇文突兀”,“突兀淋漓之极。”而在宋江暴露欲打倒和取代昏君的关键两句:“他时若遂凌云志,取 笑黄巢不丈夫!”下批曰:“其言咄咄,使人欲惊。”圣叹毫不反感,反而表面惊叹而实含钦佩。 而对宋江惯用权术的性格,圣叹的批语揭示了生活本身的复杂性。宋江的权术虽然高明,竟也有失去效 用的时候。圣叹举出宋江的权术对鲁达、李逵、吴用、卢俊义四人无用,他分析其中原因是,吴用的权 诈水平和宋江相当,所以互相识破,只好一起合作,不能耍弄对方;卢俊义的“忠义”原則坚不可摧, 所以权诈对他也无用。至于鲁、李两位则心地纯正,性格刚直,尤其是李逵,根本不懂什么叫说假話, 所以他只要在场,宋江一讲假话,就要被他当场拆穿。最突出的例子是李逵几次揭穿宋江想打倒昏君、 自做皇帝的志向。譬如说,晁盖刚死,众好汉商议请宋江坐第一把交椅,担当领导全局的责任。宋江假 意不肯,后经吴用劝说后才说:“今日小可权当此位,待日后报仇雪恨已了,拿住史文恭的,不拘何 人,须当此位。”黑旋风李逵在侧边叫道:“哥哥休说做梁山泊主,便做个大宋皇帝你也肯!”圣叹批 道:“每每宋江一番权诈后,便紧接李大哥一番直遂以形击之,妙不可言。〇有眼如电,有舌如刀,逵 之所以如虎也;包藏祸心,外施仁义,江之所以如鬼也。”宋江听李逵此言,大怒道(圣叹夹批:“不得 不怒。”实际上圣叹既指出宋江有当皇帝的大志,也不得不骂他一句作为保护色):“这黑厮又来胡说! 再若如此乱言,先割了你这厮舌头!”李逵道:“我又不教哥哥不做,说请哥哥做皇帝,倒要割了我舌 头!”圣叹急批:“越弹压越说出来,妙人妙文。”这里圣叹再次强调宋江称帝的意图,又表扬李逵说出 这个意图是妙人妙文,那么连这个意图也表扬进去了。 圣叹又认为宋江虽以权术为生平,有时也不用权术。除了他对英雄有真心相爱的一面外,他对穷人的帮 助也是真诚的。正因如此山东、河北皆轰传他是“及时雨”,一直发展到天下闻名。宋江逃到柴进庄 上,庄客请教他姓名,即道:“莫不是及时雨宋押司么?”圣叹赞美宋江说:“信及童仆,真写得妙。” 有时因遇强手而计穷智短,落到了下风。他在吟反诗后,被黄文炳识破,宋江几次想蒙混过关,都被他 看穿机关,圣叹便连批“黄文炳能。”“偏写宋江用不着权诈,妙绝。”“宋江权诈偏至于此,令人绝 倒。”批出宋江智者千虑,也有一失的两面性。 总之,金圣叹自觉地运用艺术辩证法和两重组合性格的原理,分析和评论宋江丰富复杂的性格特征和幽 微深邃的心理活动,又将心理和性格、性格中的多组两重性纵横交叉地有机地复合成一个完整的英雄人 物——一位胸怀大志、才智出众的,既有爱民热肠、善良心胸,又有性格缺陷的政治家和起义领袖。作 者在塑造宋江过程中的艺术匠心也被曲曲批出,圣叹突破原作,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崭新的人物形象,成 就非凡!

 

相关文章:  (周锡山说水浒)

  • 金批《水浒》思想论  2011-7-31 
  • 张横招待宋江的板刀面和馄饨  2011-6-26 
  • 揭阳三霸和宋江遇险  2011-6-26 
  • 宋江的矛盾心理和严重后果  2011-6-26 
  • 霹雳火秦明的急爆性格  2011-6-26 
  • 自寻死路的刘高夫妇  2011-6-26 
  • 评点文学的最高峰金圣叹  2011-6-15 
  • 金圣叹著作述略  2011-6-15 
  • 文学怪杰金圣叹和新编《金圣叹全集》  2011-6-15 
  • 《水浒新说》第51—55篇  2011-4-26 

  • 最新推荐:

  • 上海至今是中国第一红学研究重镇  2018-12-3 
  • 封杀“金本”《水浒传》纪事本末  2018-11-21 
  • 关于《水浒传》的人学研究  2018-11-21 
  • 怀张国光  2018-11-21 
  • 鲁达六议  2018-11-21 
  • 乐于奉献的张虹会长  2018-9-5 
  • 张锦池先生的《<水浒传>考论》  2018-8-19 
  • 仁心厚德佘大平  2018-7-24 
  • 《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简介暨免费试读部分  2018-6-3 
  • 2018年中国水浒学会年会预备通知  2018-4-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