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锡山说水浒 | 金批《水浒》李逵论


金批《水浒》李逵论

 

金批《水浒》李逵论 ——金批《水浒》人物论之三 周锡山 (原刊湖北郧阳:《郧阳师专学报》1989年第3、4期) 李逵是《水浒》中五位最主要的英雄人物之一。但与宋江、鲁达、林冲、武松不同的是,李逵虽是 作者着力描写的主要英雄人物形象,他却并没有得到较长篇幅连续的表现。李逵的形象在书中被分成三 个段落:第三十七——三十九回写江州当小牢子的李逵,第四十二回写李逵回乡接娘的冒险史,第五十 一回一一五十三回写梁山义军进攻高唐州时李逵所演的有趣插曲。此外,还有一些零星片段因主题和情 节需要而带写到李逵几笔。除李逵取娘此回他是主角外,李逵都是配角。 金批《水浒》进一步突出了李逵在书中的重要地位。金圣叹不仅对李逵赞赏备至,作了许多新颖独 到、深刻全面的评批,而且将李逵的某些言语动作也作了修改,进一步提高了人物形象的完整性和性格 特征的鲜明性。 李逵给人的第一印象和最深印象都是粗滷。圣叹则通过李逵祖滷的外表,一下子抓住他的内心实 质。李逵在小说中第一次出场时,作者写道:“戴宗便起身下楼去,不多时引着一个黑凛凛大汉上楼 来。宋江看见,吃了一惊。”圣叹批道: 画李逵只五字(按即“黑凜凛大汉”),已画得出相。 “黑凛凛”三字,不惟画出李逵形状.兼画出李逵顾盼、李逵性格、李逵心地来。 下便紧接宋江“吃 惊”句,盖深表李逵旁若无人,不阿谀,不可以威劫,不可以名服,不可以利动,不可以智取。宋江吃 一惊,真吃一惊也。 金批对李逵的这一全面正确的评价确是不易之论,后人未能超过圣叹的这个认识。 金圣叹在评批李逵时,用了两个高明的方法,以突出李逵的性格特性和高大形象。 其一是比较法,圣叹将李逵与他人比较、分析、评论李逵的与众不同之处。如他在《读第五才子 书》中说: 《水浒传》只是写人粗滷处,便有许多写法。如鲁达粗滷是性急,史进粗滷是 少年任 气,李逵粗滷是蛮,武松粗滷是豪杰不受羈靮(dí,马缰绳),阮小七粗滷是悲憤无说处,焦挺粗滷是 气质不好。 此论极其精辟。通过比较,圣叹指出李逵“粗滷是蛮”,一语中的。圣叹进而又分析,李逵的粗滷出于 天真无邪和一片真诚。李逵初见宋江时,问戴宗说:“哥哥,这黑汉子是谁。”金批:“黑汉子,则呼 之‘黑汉子’耳,岂以其衣冠济楚也而阿谀之。写李逵如画。”戴宗听他竟直呼宋江为“黑汉子”,感 到又是失敬,又是失礼,又是难堪,李逵此人又无法理喻,百般无奈之中,戴宗反过来只好向宋江抱 怨:“你看这厮恁般粗滷,全不识些体面。”没想到李逵反而彬彬有礼地恭敬请教:“我问大哥,怎地 是粗滷?”圣叹批道:“连‘粗滷’不知是何语,妙绝。读至此,始知鲁达自说祖滷,尚是后天之民, 未及李大哥也。”(全集第二册,下同,48页)圣叹通过比较,道出李逵未经封建虚礼和世俗偏见的毒 害,一片天真光明的纯洁心地。 圣叹又注意将李逵与众人比较而突出李逵在起义军中的出众表现和非凡功绩。李逵在江州加入梁山 起义军,参加第一场战斗即一夫当先,奋勇杀敌。小说描写梁山首领晁盖“只见那人丛里那个黑大汉, 轮两把板斧,一味地砍将来,” “只见他第一个出力,杀人最多。”圣叹批道:“叙功疏中奇语。” (86页)晁盖不禁问宋江:“这个出力杀人的黑大汉是谁?”金批:“‘黑大汉’上,加‘出力杀人’四 字,可作李大哥生时官名,死后谥号,妙绝妙绝。”听宋江介绍后,晁盖说:“这个人出力最多,(金 批:“四字评尽一生。” )又不怕刀斧箭矢,”金批:“六字画尽平生。”圣叹抓住李逵粗滷、蛮勇的 性格特征,这个性格与李逵在义军中的表现和功勋的关系,揭示出这位英雄在义军中革命立场最坚定、 最坚决的典型表现。 李逵虽然天真烂熳,可是他对封建制度的虚伪性欺骗性却比别人认识更真切更彻底。当柴皇城被知 州的妻舅殷天锡仗势逼死,并欲夺其家产时,柴进还言辞谦恭地与他周旋,幻想依赖誓书铁券与他评 理。李逵在一旁早已按捺不住,他“拽开房门,大吼一声,直抢到马边,早把殷天锡揪下马来,一拳打 翻。”圣叹批道:“何等快便,何等条直,拦驾告状,何为也哉!”(264页)此前,李逵为柴皇城抱不平 时说过:“这厮好无道理!”圣叹急批:“忽然提出‘道理’二字,令奸臣一吓。”柴进劝他:“没来 由,和他粗滷什么?”要与殷天锡到官司理沦。李逵怒斥道:“条例!条例!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 圣叹急忙插批:“快论确论!”李逵接道:“我只是前打后商量!”圣叹又急批:“五字是李大哥生 平,亦是一大篇题目,不得作一句闲话读也。”(263页)十分赞同李逵高于众人的见解,对反动政权的彻 底不信任和彻底否定的态度,认为和反动统治者只有“前打后商量”,对他们已“无道理”可讲,只有 武力反抗一法而已。圣取又提示读者此论“亦是一篇大题目”,鼓动人民反抗和起义似亦暗寓其中。 李逵打死殷天锡后,柴进劝他逃走,李逵道:“我便走了,须连累你。”圣叹批道:“必如此人, 方能与人同生同死,他人只是闲时好听语耳。”(264页)批评许多人平时言辞动听,危急时不讲信义甚至 卖友求荣的普遍现象,赞赏李逵敢做敢当,危急时见真情的侠义品格。 圣叹评批李逵讲究比较法,其中尤以李逵与宋江的比较最见深刻,李逵与武松的比较最见精 采。 金圣叹在《读第五才子书法》中说: 只写李逵,岂不段段都是妙绝文字,却不知正为段段在宋江事后,故使妙不可 言。盖作者 只是痛恨宋江权诈,故处处紧接出一段李逵朴诚来,做个形击。其意思自在显宋江之恶,却不料反成李 逵之妙也。此譬如刺抢,本要杀人,反使出一身家数。 任是真正大豪杰好汉子,也还有时将银子买得他心肯。独有李逵,便银子也买他不得,须要等他自肯, 真又是一样人。 圣叹又在第四十二回回前总评中,写了十二条对联,将李逵与宋江对比,文笔奇妙佳胜,如: 宋江取爷,村中遇神;李逵取娘,村中遇鬼。此一联绝倒。 宋江遇玄女,是奸雄捣鬼;李逵遇白免,是纯孝格天。此一联又绝倒。 宋江天书,定是自家带去;李逵板斧,不是自家带来。此一联又绝倒。 宋江到底无真,李逵忽然有假。此一联又绝倒。 宋江取爷吃仙枣,李逵取娘吃鬼肉。此一联又绝倒。 宋江取爷,还时带三卷假书;李逵取娘,还时带两个真虎。此一联又绝倒。 他处处将李逵的真与宋江的假,作反覆的强烈比较,有力地分析两个人物的性格,笔姿活泼多变,评论 发人深省。 更重要的是,圣叹通过李逵与宋江的对比,四次极其肯定李逵造反到底、打倒皇帝的彻底革命精 神。第一次,当李逵听说宋江因吟反诗而被捕入狱,他深不以为然地说:“吟了反诗,打什么鸟紧!万 千谋反的,倒做了大官。”圣叹批道:“骇人语,快绝妙绝。”(71页)李逵初上梁山即大呼“杀去东京 夺了鸟位,”晁盖哥哥便做大宋皇帝,宋江哥哥便做小宋皇帝。”圣叹赞美为“妙绝”(106页)。第三 次,宋江于晁盖死后接任第一把交椅时,李逵在侧边叫道:“哥哥休说做梁山泊主,便做个大宋皇帝你 也肯!”圣叹批道:“每每宋江一番权诈后,便紧接李大哥一番直遂以形击之,妙不可言。有眼如电, 有舌如刀,逵之所以如虎也;包藏祸心,外施仁义,江之所以如鬼也。”宋江闻李逵此言大怒,李逵分 辩道:“我又不教哥哥不做;说请哥哥做皇帝,倒要割了我舌头!”圣叹急批:“越弹压越说出来,妙 人妙文。”(308页)另有一次,李逵在军营中叫道:“若是哥哥做个皇帝,卢员外做个丞相,我们今日都 住在金殿里,也值得这般鸟乱!”圣叹表扬说:“咄咄快绝。又换出一番议论来,真乃令人闻所未闻, 皇帝、丞相等前已曾两言之,至于今日,愈出愈奇,铁牛真人中之宝也。”(470页) 如此公开、大胆、极度、多次肯定李逵打倒皇帝、取而代之的革命精神,在封建社会中绝无仅 有。 《水浒》中李逵杀虎和武松打虎一样,都是激动人心的壮烈文字。李逵在老娘被虎吃掉后,怒不可遏, 深入虎穴,奋勇杀虎,除恶务尽。圣叹在批语中一再将他与武松比较说: 写武松打虎,纯是精细;写李逵杀虎,纯是大胆。如虎未归洞,钻入洞内;虎在洞外,赶出洞 来,都是武松不肯做之事。 武松有许多方法,李逵只是蛮戳,绝倒。(以上皆见136页) 武松文中,一扑、一掀、一剪都躲过,是写大智量人,让一步法。今写李逵不然,虎更耐不 得,李逵也更耐不得,劈面相遭,大家使出全力死搏,更无一毫算计,纯乎不是武松,妙绝。(137页, 下同) 李逵杀死子母四虎后,又到虎窝边,复看一遍,只恐还有大虫,他非要斩草除根,杀尽斩绝不可,圣叹 感叹说:“是何等大胆,武松不肯。”圣叹就这样通过两位打虎英雄的奇妙而精确的比较,分析李逵与 武松不同的性格特征和行为风格,并巧妙地突现了这位连假名也叫“张大胆”的孤胆英雄的神威。 圣叹评批李逵的第二个高明方法是反衬法,他将李逵性格中的两面性作为反衬,以进一步突呈李逵 性格的主导方面。 戴宗第一次将李逵引荐给宋江时,老实单纯的李逵竟似乎十分有心计地对戴宗说:“若真个是宋公 明,我便下拜。若是闲人,我却拜甚鸟!节级哥哥不要賺我拜了,你却笑我!”金批:“偏写李逵作乖 觉语,而其呆愈显,真正妙笔。”(49页)李逵杀死四虎后,见到猎户相问来历,他自肚里寻思道:“如 今沂水县出榜,赏三千贵钱捉我,我如何敢说实话?只慌说罢。”金批:“偏写李逵慌说,偏愈见其真 诚;偏写宋江信义,偏愈见其权诈。”(137页)接着他见猎户不信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解释自 己并不知山中有虎,因为“我又不是此间人,”圣叹批道:“看他会谎说,妙绝。”(138页) 后来在蓟州时,他怕罗真人作弄他、骗他上天:“你不是耍,若跌下来,好个大疙瘩!” 金批:“偏奸 滑,妙人。”结果还是上当,从半空中跌到衙门里,被活捉拷打,他叫道:“我不是妖人,我是跟罗真 人的伴当。”圣叹又批:“偏奸滑,妙人。”在狱中他又用此语骗、吓得禁子们害怕,买酒买肉讨好、 服侍他,圣叹的批语反覆说:“偏奸滑,妙人。”回义军后,宋江要他下枯井去救柴进,他两次下井前 都怕上当,并特地告诉宋江:“哥哥不知,我去蓟州着了两道儿,今番休撞第三遍。”结果被吴用和金 批都批为“忒奸滑”,“真是奸猾”(298、299页)小说越写他奸猾,越衬出他的单纯忠直憨厚,极见功 力。而圣叹对原作的艺术匠心,体会深入而细微。圣叹在小说中李逵初次露面的第三十七回回前总批 说: 写李逵粗直不难,莫难于写粗直人之处处使乖说谎也。彼天下使乖说谎之徒,却处处假作粗 直,如宋江其人者,能不对此羞死乎哉! 又在五十三回总批中补充说: 李逵朴至人,虽极力写之,亦须写不出。乃此书但要写李逵朴至,便倒写其奸滑;写得李逵愈 奸滑,使愈朴至,真奇事也。 高度评价《水浒》塑造李逵性格的独到成就,又娴熟运用艺术辩证法原理,总结出性格描写的旁通曲达 的创作规律,给当今创作家以重大启发。 此外,金圣叹在李逵评批中还有不少高明之处。他十分注意批出大英雄李逵的雄伟气势。当江州军 马大刀阔斧杀将过来时,李逵听了,大吼一声:“杀将去!”圣叹急批:“只三字,壮多少军威,笑铙 歌之繁弱也。”(89页)在宋江与戴宗在法场问斩的紧要关头,“却见十字路口茶坊上一个虎形黑大汉, 脱得赤条条的,两只手握两把板斧,大吼一声,却似半天起个霹雳,从半空中跳将下来。”圣叹说: “自拿翻戴宗后,便不复见大哥,何意此时从天而降,读之令人身毛都竖。要想他更无商量处,直是一 副血性做出来,可笑可爱。”(85页)圣叹批出李逵视千军万马为无人之境,从天而降令人身毛都竖的威 风气势,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圣叹又注意到李逵虽然凶狠勇蛮粗滷,但面对超过自己的英雄豪杰,也肯认输服勇。他被张顺在水 中击败后,只好“在江里探头探脑,假挣扎赴水。”他用这样的动作表示认输,故圣叹说他:“偏写他 假处,偏只是天真烂熳,令人绝倒。”(58页)这是因为李逵怕张顺再请他喝水,故假做挣扎状。上岸 后,他和张顺一起去讨鱼,前嫌顿释,圣叹赞美说:“宋江与银不以为恩,张顺水浸不以为怨,天真烂 熳,荡荡乎乎。”(59页)几年后他路遇焦挺,占惯上风的他主动恶声相犯,不想反被对方连着几拳打翻 在地,李逵寻思:“这汉子倒使得好拳!”一再请教对方姓名,圣叹评道:“不惟不恨其打,亦复不喜 其拜,一心只是服其好拳,问其姓名,铁牛妙人,可爱如许。看他便有求恳之意。”李逵钦佩对方好 拳,简直是求恳对方通报姓名了。李逵接着马上邀请焦挺上山入伙,同举大业,绝不妒忌对方有超己之 能,可见李逵心胸之宽广豁达。 圣叹虽然厚爱李逵,但也不包庇他,看到他蛮横无理处也给以适当批评。如李逵讨鱼时赶打行贩,圣叹 批他:“无理之极。”后又在张顺“脊梁上擂鼓也似打,”圣叹更批他:“一总无理之极。”李逵浑身 上下一团正气,但有时也要做无理之事,打渔民行贩,暗杀罗真人,伤了韩廷龙的性命等,这些都是李 逵的缺点,原作写得符合李逵的性格,故圣叹皆加以肯定。 反之,他看到原作没写好在特定环境之下李逵的性格表现或变异,圣叹就挥动巨笔亲作修改。最为金学 研究家津津乐道的典型例子是,李逵与戴宗外出执行任务同宿客店时,他偷吃牛肉酒食,怕戴宗发觉后 责怪,所以“轻轻的来房里睡了”。金批:“‘轻轻’好,李逵也有‘轻轻’之日,真是奇事,俗本作 ‘暗暗’,可笑。”(274页)粗手笨脚的李大哥“轻轻”摸进房內睡觉,的确十分传神地写出他的心理活 动和随之产生的性格变异。另一个典范性的改动佳例是,李逵夜半暗杀罗真人时,摸到松鹤轩前,“只 听隔窗有人念诵什么经号之声。”圣叹说:“不省得这般鸟做声,妙绝。俗本作‘玉枢宝经’,谁知 之,谁记之乎?”(283页)是呀,李逵根本不懂也记不住“玉枢宝经”之类文绉绉的名词,圣叹改为“什 么经号之声”,十分切合李逵的性格和口吻,确是传神妙笔。圣叹不仅对自己的艺术创造非常得意,他 对李逵的创造性的妙语也十分欣赏。李逵初遇罗真人,闹不清他在说什么,便请教戴宗说:“那老仙先 生说什么?”圣叹评论说:“‘老仙先生’四字,是铁牛胸中杜撰出来之文,字字出人意外,又字字在 人眼前,妙绝妙绝,令我绝倒” (282页)。圣叹的鉴赏目光明察秋毫,将人物的性格化的语言之妙处曲 曲批出,评论确当而周详。 对李逵的某些行动,如在他在江州奋勇杀人,圣叹不加保留地大加赞赏,也有值得商榷之处。鲁迅先生 对《水浒》和李逵颇有不满之处,他曾说过: “侠”字渐消,强盗起了,但也是侠之流,他们的旗帜是“替天行道。”他们所反对的奸臣, 不是天子,他们所打劫的是平民,不是将相。李逵劫法场时,抡起板斧来排头砍去,而所砍的是看客。 一部《水浒》,说得很分明: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 “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三闲集•流氓的变迁》) 鲁迅批评李逵劫法场时不分青红皂白,大砍看客,有一定道理。不过,看客们也十分可恶,鲁迅和圣叹 对国民喜欢围观的恶习十分痛恨,拙文《金批<水浒>思想论》(《华东师大学报》87年6期,又见中国人 民大学《中国古代近代文学88年2期)中已指出并作了分析,研究,此不重复。需要指出的是,李逵当时 如不杀掉几个看客并吓走其余,他根本无法救出宋江、戴宗,弄不好貽误时机,自己还要反遭敌方擒 获。鲁迅一贯对圣叹怀有误解和偏见,但正是这位金圣叹,砍掉《水浒》后半,将受招安、当奴才的内 容砍掉后,维护了李逵这位革命英雄的光辉形象。《金批水浒》与原作不同,是既反对奸臣,又反对天 子的农民起义教科书;《金批水浒》中的梁山义军打劫的不是平民,而是土豪劣绅、帝王将相;《金批 水浒》中的李逵表现优秀卓特,圣叹的批评主旨分明,成就卓异,我相信读者也是有目共睹的。 一九八七年三月初稿 一九八九年八月修订 ①本文引文全据拙编《金圣叹全集》(江苏古籍出版杜1985年版)。 ②本文为拙著《金圣叹研究》中《金批<水浒>人物论》之三。《金批<水浒>人物论》之一《宋江论》、 之二《武松论》已发《山西师大学报》88年2期、《明清小说研究》89年3期;之四《英雄论》将发《阜 阳师范学院学报》,之五《配角论》为“首届金圣叹学研讨会”论文,将发《上海大学学报》。

 

相关文章:  (周锡山说水浒)

  • 金批《水浒》武松论  2011-7-31 
  • 金批《水浒》宋江论  2011-7-31 
  • 金批《水浒》思想论  2011-7-31 
  • 张横招待宋江的板刀面和馄饨  2011-6-26 
  • 揭阳三霸和宋江遇险  2011-6-26 
  • 宋江的矛盾心理和严重后果  2011-6-26 
  • 霹雳火秦明的急爆性格  2011-6-26 
  • 自寻死路的刘高夫妇  2011-6-26 
  • 评点文学的最高峰金圣叹  2011-6-15 
  • 金圣叹著作述略  2011-6-15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2017-11-17 
  • “案酒”与“按酒”  2017-11-17 
  • “乐”字有五音  2017-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2017-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