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锡山说水浒 | 周锡山说水浒:宋江题反诗


周锡山说水浒:宋江题反诗

 

宋江题反诗 周锡山 宋江在牢中静极思动,那天寻找戴宗、李逵、张顺都不在,独自一个,闷闷不已,信步出城,看见 那一派江景非常,观之不足。 此句情景描写只有十个字,金批赞扬:以非常之人,负非常之才,抱非常之志,对非常之景,每每 露出圭角来,写得雄浑之极。 宋江行至牌额上有苏东坡大书“浔阳楼”三字的大酒楼,只见门边朱红华表柱上两面白粉牌写道: “世间无比酒;天下有名楼。”(金批:将写宋江吟反诗,却先写出此十个字来,替他挑动诗兴。却又 暗将“世间无比、天下有名”八个字,挑动宋江雄才异志,真是绝妙之笔。)宋江上楼,靠江占一座阁 子里坐了;凭栏举目,喝采不已。 他倚栏畅饮,不觉沉醉;猛然蓦上心来,思想道:“我生在山东,长在郓城,学吏出身,结识了多 少江湖好汉;虽留得一个虚名,目今三旬之上,名又不成,利又不就,倒被文了双颊,配来在这里!我 家乡中老父和兄弟如何得相见!”不觉酒涌上来,潸然泪下,临风触目,感恨伤怀。忽然做了一首西江 月词,题在白粉壁上:“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邱,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 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金圣叹批评:“写宋江心事,令人不可解。既 不知其冤他为谁,又不知其何故乃在浔阳江上也。”实质是宋江酒醉后思维失常,思路跳跃,思想混 乱。所以他写罢,自看了大喜大笑;一面又饮了数杯酒,不觉欢喜,自狂荡起来,手舞足蹈,又拏起笔 来,去那西江月后再写下四句诗,道是:“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 黄巢不丈夫!”宋江写罢诗,又去后面大书五字道:“郓城宋江作。”写罢,掷笔在桌上,又自歌了一 回,再饮数杯酒,不觉沉醉,力不胜酒;与酒保算了酒钱,拂袖下楼来,踉踉跄跄,取路回营里来。 宋江在酒楼上手舞足蹈,狂歌狂笑,酒保和其他客人皆不理会,任他疯癫,可见古人做人的潇洒和相互 谅解的宽阔胸怀。中国古代基本上是和谐社会,也由此可见。 宋江清醒时,决不认同造反的主张,经常劝导武松等人,不要造反,不得不造反了,也应尽早争取 招安,要为国家服务;遇到危机时,为了保全性命,就毫不犹豫地立即造反。这是言行的矛盾。他在心 底也有矛盾:既不想造反,又痛感怀才不遇,向往着出人头地、光宗耀祖、高官厚禄。平时他根据自己 的地位和形势,压抑着心底的不满,但是他仗义疏财、广交朋友,则有意识地为自己打下造反的基础。 酒要误事,醉后吐真言,他将深埋心底的政治怀抱、雄心壮志和异志,暴露出来。祸从口出,灾祸就来 临了。

 

相关文章:  (周锡山说水浒)

  • 张顺的智谋和看客的  2011-9-6 
  • 李逵的粗鲁和后果  2011-9-6 
  • 李逵的酒性、赌性和直性  2011-9-6 
  • 戴宗神行的真实性  2011-9-6 
  • 金批《水浒》配角论  2011-7-31 
  • 金批《水浒》英雄论  2011-7-31 
  • 金批《水浒》李逵论  2011-7-31 
  • 金批《水浒》武松论  2011-7-31 
  • 金批《水浒》宋江论  2011-7-31 
  • 金批《水浒》思想论  2011-7-31 

  • 最新推荐:

  • 《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简介暨免费试读部分  2018-6-3 
  • 2018年中国水浒学会年会预备通知  2018-4-25 
  • 滑稽谁造丰亨论  2017-11-17 
  • “案酒”与“按酒”  2017-11-17 
  • “乐”字有五音  2017-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2017-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