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佘大平说水浒 | 侠肝义胆说武松


侠肝义胆说武松

 

           侠肝义胆说武松             佘大平   武松是梁山好汉当中知名度比较高的一位,受到读者普遍的喜爱和崇拜。他的称呼变化了好几回: 因为在景阳岗打死了老虎,便称为“打虎武松”;   当了阳谷县的“都头”(这个职务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县公安局局长吧,是专管捕盗和社会治安 的),人们便尊称他为“武都头”;   因为血溅鸳鸯楼,杀了张都监全家以及张团练、蒋门神,为了逃避官府的追捕,母夜叉孙二娘将他 化装成巡游四方的出家人模样,从此便叫“行者武松”。   因为这第三次改变称呼,《水浒传》专门为他写了一首诗: 打虎从来有李忠, 武松绰号尚悬空。 幸有夜叉能说法, 顿教行者显神通。   这种情况在《水浒传》中是绝无仅有的,足见《水浒传》对这个人物的重视。   在读者的心目当中,武松是水泊梁山的“完人”——他武艺高强,但从不乱打乱杀;他性格威猛, 但处事谨慎,从不逞强耍蛮;他能喝酒,却极少发酒疯;虽是起于草莽,却行侠仗义、忠君报国;而且 见微知著,了身达命,善始善终。像武松这样“全面发展”的人物,在梁山一百单八位好汉当中的确是 不多见的。   武松的武艺高强,除了最后打方腊时折断了一支手臂,他一辈子还未见输给谁。   读者第一次欣赏他的武功,是他在景阳岗打死了老虎。《水浒传》为了表现他的本领,特别作了三 次“技术处理”:   一是只让他一个人打,不许任何人帮忙——当时景阳岗山中为打老虎埋伏了许多猎户,而当老虎吼 叫着扑向武松时,却没有一个人露面,武松只能孤军奋战。   二是让他喝醉了酒再去打——在清醒的状态下打虎,显不出他的真本领。   三是将他手中唯一的武器——木头哨棒——夺了去:   武松见那大虫复翻身回来,双手抡起哨棒,尽平生气力,只一棒,从半空劈将下来。只听得一声 响,簌簌地将那树连枝带叶劈脸打将下来。定睛看时,一棒劈不着大虫。原来慌了,正打在枯树上,把 那条哨棒折做两截,只拿得一半在手里。   用半截哨棒打老虎也不行,也不能算真本领。《水浒传》让武松把半截哨棒也扔了,只能赤手空拳 地同老虎搏斗:   武松将半截哨棒丢在一边,两只手就势把大虫顶花皮胳搭地揪住,一按按将下来。那只大虫急要挣 扎,被武松尽气力纳定,那里肯放半点儿松宽。武松把只脚望大虫面门上、眼睛里只顾乱踢。那大虫咆 哮起来,把身底下爬起两堆黄泥,做了一个土坑。武松把那大虫嘴直按下黄泥坑里去,那大虫吃武松奈 何得没了气力。武松把左手紧紧地揪住顶花皮,偷出右手来,提起铁锤般大小拳头,尽平生之力,只顾 打。打到五七十拳,那大虫眼里、口里、鼻子里、耳朵里,都迸出鲜血来。那武松尽平昔神威,仗胸中 武艺,半歇儿把大虫打做一堆,却似躺着一个锦皮袋。   像武松这样只凭赤手空拳打死一只“吊睛白额”大老虎,古今中外恐怕仅此一例。在梁山好汉当 中,打死了老虎的还有几位,可是都不如武松那样打得精彩。   李逵在沂岭一口气杀了四只老虎,可谓壮哉!但那是用腰刀和朴刀干的,不是用拳头,而且其中还 有两只是没有抵抗能力的小老虎。   解珍、解宝兄弟两人也打死过一只大老虎,那是用猎人的窝弓射杀的,也不是用拳头打死的。 依仗这种高强的武艺,武松在闯荡江湖的生涯中,行侠仗义,打抱不平,干了几件了不起的事情。 第一件事,斗杀西门庆。   西门庆是阳谷县的财主,也是市井流氓、地痞、恶霸,也会一点武功,与武松还能斗上几个回合。 西门庆勾引了武松的嫂嫂潘金莲,还主使谋杀了武松的哥哥武大,仅凭这两条罪恶,武松当然饶不了 他。 武松虽是心肠硬似铁的江湖豪杰,但是对于兄弟亲情特别看重,人伦天性在他的身上表现得非常丰富。 还是在柴进庄上,一听到他原来在家乡酒后伤人的纠纷已经平息的消息,就急切想回家看望哥哥。在阳 谷县,武松已经当了“都头”,大街上意外遇到了哥哥武大,“扑翻身便拜”,亲热之情,溢于言表。 对那位标致而风骚的嫂嫂潘金莲,武松是敬而远之;对这个女人的越礼放荡,武松看在哥哥的份上,尽 量容忍,后来实在容忍不下去了,便将这个女人狠狠“克”了一顿:   武二是个顶天立地、噙齿戴发男子汉,不是那等败坏风俗,没人伦的猪狗,嫂嫂休要这般不识廉 耻,为此等的勾当。倘有些风吹草动,武二眼里认的是嫂嫂,拳头却不认的是嫂嫂!再来休要恁地!   这番话说得义正词严,而且有理有节,既震慑了潘金莲的淫心荡性,又不至于把事情闹大,让家丑 外扬。后来,武松要上东京出差,临行前,他对哥哥说:   你从来为人懦弱,我不在家,恐怕被外人来欺负。假如你每日卖十扇笼炊饼,你从明日为始,只做 五扇笼出去卖;每日迟出早归,不要和人吃酒,归到家里,便下了帘子,早闭上门,省了多少是非口 舌。如若有人欺负你,不要和他争执,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   武松对哥哥的爱护和体贴,都从这几句话中流露出来。后来潘金莲和西门庆通奸,谋杀了武大,武 松回来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武松杀了潘金莲,割下她的头,提在手里就去找西门庆算帐。在狮子桥下大 酒楼上,武松找到了西门庆,二话不说,猛地“把那妇人头望西门庆脸上掼将来”。 西门庆也会一两下 拳脚,同武松过了几招,并且将武松手中的一口尖刀也踢飞了。但他毕竟是班门弄斧,关圣爷爷面前耍 大刀,他哪里是武艺高强、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武二爷的对手!没斗上几回合,就被武松扔下酒楼,“跌 得个发昏章第十一”,被武松也把头割了下来。这一场打斗,干净利索。武松掌握了西门庆、潘金莲的 全部罪证,他杀人有理,连接受了西门庆贿赂的县太爷也奈何他不得。 第二件事,醉打蒋门神。 武松发配孟州牢城后,原以为牢头、禁卒会敲诈他,打算硬拼到底。没想到对方不仅不为难他,反 而每天好酒好菜款待他。原来这里的小管营叫施恩的,在快活林开了一家酒店,被张团练指使蒋门神霸 占了,还将施恩揍了个半死。施恩见武松武艺高强,想求他帮助夺回酒店。对于这种事情,武松完全可 以不管——就因为吃了人家几顿酒菜,便要替他卖命,这也太不值得。可是在武松看来,这叫“受人滴 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这叫江湖义气,是行侠仗义之举: 我却不是说嘴,凭着我胸中本事,平生只是打天下硬汉,不明道德的人。 打蒋门神那天,武松喝了许多酒,所以这个故事叫“醉打蒋门神”;其实他并没有喝醉,心里头十 分清醒。他的醉态是为了迷惑对方而装出来的。《水浒传》是这样描写武松开打的: 先把拳头虚影一影,便转身,却先飞起左脚,踢中了,便转过身来,再飞起右脚。这一扑,有名唤 做“玉环步,鸳鸯脚”——这是武松平生的真才实学,非同小可。 这一回打得蒋门神伏地求饶,立即退还所有霸占的财产,狼狈滚出孟州城。 第三件事,血溅鸳鸯楼。 痛打了蒋门神,蒋门神的后台老板张团练当然不肯善罢甘休。张团练勾结张都监,设计陷害武松, 将武松发配恩州牢城。行走到飞云浦,武松杀了两个受张都监指使要暗害他的公差,返回孟州城,杀上 张都监家的鸳鸯楼,将张都监一家男女老少以及张团练、蒋门神共一十五人全部杀死: 杀得血溅画楼,尸横灯影。 杀了人,武松用衣襟蘸血在鸳鸯楼的白粉壁上大书: 杀人者,打虎武松也。 正义战胜邪恶,实在大快人心;杀了人而后留名,不匿不藏,浩气凛然!武松的豪侠之风,由此可 见一斑。这也是几百年来广大读者崇拜武松的一个重要原因。

 

相关文章:  (佘大平说水浒)

  • “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再说黑旋风李逵  2011-11-24 
  • 梁山“第一条好汉”——黑旋风李逵  2011-11-24 
  • 梁山泊的女豪杰  2011-11-24 
  • 梁山泊的江湖好汉  2011-11-16 
  • 机敏智慧的“误走妖魔”  2011-11-16 
  • 高俅发迹与古代足球运动  2011-11-16 
  • “打方腊”的是是非非  2011-11-16 
  • “好色”的王矮虎  2011-10-21 
  • 蒙汗药与江湖黑店  2011-10-21 
  • 说长道短评议宋徽宗  2011-10-21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