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欧阳健说水浒 | 1982年施耐庵考察日记


1982年施耐庵考察日记

 

1982年施耐庵考察日记 欧阳健 小序 1982年,时人称为“施耐庵年”。因了兴化、大丰文物史料的发现,一年中举行了两次施耐庵考察活 动,且引发出一系列热烈的讨论。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刘冬同志都是“施耐庵年”的核心。兹将本年日 记中有关施耐庵的内容摘录于后,以缅怀敬爱的刘冬同志,并供小说研究史研究者考索焉。 一月 二日,多云。上午,校改《答张国光先生》。 三日,阴。下午,往省委宣传部访陈方澍同志,谈《水浒》研究与张国光诸事。又与刘处长等一起谈了 我们出刊物的愿望。继续抄吴从先评析。 四日,多云。誊清毕《吴从先读水浒传论评析》。晚写给重庆出版社与河北学刊信。《水浒新议》稿二 十七篇,已全部寄给重庆了。 五日,少云。收周梦庄先生信并卞元亨资料。 七日,少云。复看黄南山的文章,做卡片。刘冬同志来,与他谈了办刊物问题。下午,开始写《〈水 浒〉“为市井细民写心”二说》,写好第一段。 八日,少云。写《二说》第二段。写给肖兵、相恺信,将刘冬文寄之。 九日,少云。下午继续写《二说》第二部分。收肖相恺信并文稿。 十日,少云。下午钟来因在此值班,将肖相恺评张国光文稿请他看,提了几条意见。 十一日,多云。写成了《二说》第二部分的轮廓。 十二日,多云。看刘冬同志《文学的本质》及报刊复印资料。写《二说》第三部分。与刘福勤谈《二 说》的构思等。 十三日,阴,多云。上午,写成《二说》第三部分之轮廓。下午全所由刘冬同志总结一年工作及谈半年 规划,许符实同志也参加了。我在会上提了三点:一、培养人才,二、形成力量,三、加强行政工作。 十四日,多云。上午,写成《二说》第四部分之轮廓。下午,写成第五部分之轮廓。 十五日,阴,多云。上午,认真研读了黄霖及石钟扬、沈伯俊的文章,写了十几条札记,以为《二说》 之补充。重看《中国小说史略》。 十六日,多云。上午,读《中国小说史略》。下午正与姚政洗澡,王文清来告刘冬找我,急出。刘冬同 志说大丰张袁祥来,送一份关于施耐庵的材料,发现了几件新证据,他很兴奋。看材料。又重新写了 《二说》的第一部分,直至天黑。 十七日,少云。上午与继珍去西康路礼堂看电影《瞬间》,归。刘福勤告知刘冬同志上午来找我谈施耐 庵新发现材料,中午即去他家,商量了办法。之后一同来办公室等张袁祥,结果未来。刘冬同志已与光 明日报驻省记者赤布与电视台讲好,拟一同去大丰采访。与刘冬同志谈了对办所的看法,认为应突出重 点,办出特色。收九江师专凌左义同志信,甚为诚恳。 十八日,多云。上午刘冬与姚北桦谈,《江海学刊》拟辟出二万字来发表关于施耐庵的新材料。修改 《二说》的二、三部分。写给张袁祥、凌左义信,收肖相恺信。 十九日,少云。上午刘冬同志来,给我看了他写的文章,又托姚政代抄。下午改定《二说》。开始誊 清。 二十日,多云。上午誊写好《二说》第一部分。 二十一日,阴。收张袁祥信。抄好《二说》第二部分。 二十二日,阴,多云。继续抄《二说》。将第一部分单独寄《江汉论坛》。收重庆出版社信。刘冬叫其 子刘雪带信来,说初六与省电视台记者一道去兴化录象。写给肖相恺、张袁祥信。 二十三日,阴,雨。早上写给重庆出版社、兴化县委宣传部信。继续抄《二说》。 二十四日,雨。一夜大雨,天未明即起,往西站乘501次车赴苏州。 二十八日,多云。下午二点半乘186次车返宁,五点三刻抵宁。回到家中,收到卢兴基、许明、云南社会 科学信。孙津说刘冬同志已经问起我回来否。生活又要紧张起来了。 二十九日,多云,阴。上午去刘冬同志家,他说,因电视台司机之父亡故,无人开车,要改乘客车去兴 化。一道回办公室,请孙津买好后天去兴化的票,并打电报给王文清。抄好《二说》的第三部分。中午 肖相恺来,交换了情况。下午学习,大家漫谈,对于办院刊,院外特约研究人员,《水浒》《西游记》 学会等进行了讨论。晚与肖相恺就《二说》进行了研究,至十二点方眠。 三十日,多云,阴。紧张地抄了一天,终于把《〈水浒〉“为市井细民写心”二说》誊清毕,计六十五 页,一万九千四百字。肖相恺白天出去,晚饭来吃,把文稿交他再看一下,修改定稿。 三十一日,雪,阴。一大早起来,推门一看,遍地是雪。赶往刘冬同志家,一道去汽车站。赤布同志也 一同前往。八点二十分开车,下午三点到兴化。住一招。王文清已来,住二招,去把他找了过来。去宣 传部联系,讲定明天派专车送到安丰,再去施桥。关于施廷佐墓志铭等作了进一步了解。 二月 一日,阴。在兴化。因春节,招待所不供饭,街上店也不开,四个人站在门口吃了三个馒头。八点,宣 传部副部长李法、文教局副局长高岩、文化股长许勤、文化馆邹文灿等陪我们驱车往安丰,又用船直送 到施桥,在施耐庵墓前摄影留念,接着看了施廷佐墓志铭,出土的瓷陶噐与砖。又到地里去了解发现经 过,搞了拓片,辨认了上面的字,收获很大,刘冬同志始终沉浸在兴奋状态中。肚中饿极。三点才返新 垛公社吃到了午饭。之后赶回,抵兴化已近暮。晚听刘冬同志谈。晚饭以一碗豆腐脑代替。 二日,阴。上午,赤布同志读了他写的报道,请大家修改。中午,高岩同志请吃饭。中午十二点四十 分,赴扬州。抵扬州后,王文清安排住进举盘谷旅社,这一周府之园林,雅极。摄影。与赤布同一房 间,又谈至十二点。据说湖南潇湘制片厂曾来兴化请他们写《施耐庵》电影文学剧本。赤布拟写一通讯 寄香港《大公报》。 三日,雨。天未明,谈与赤布谈,一直到八点。四个人去吃菜包子。之后游平山堂。大明寺一如皓法师 接待,介绍了情况,冒雨游山,极好。四点乘车返南京,七点抵达。归来继珍为煮了面条,谈了几天的 情况。收吴熙贵、张袁祥、上海社会科学信。 四日,阴。上午,整理材料,看了几天的报纸。下午放大照片,打电报给张袁祥,嘱他即来改稿。。晚 排施氏世系表,颇有所得。 五日,雪。看资料。身体不适。深寒颤头疼。 六日,少云。卧床一日。大丰张袁祥、程远松来,带来了施氏宗谱。 七日,阴。上午去刘冬家,不在,与他爱人谈,张袁祥、程远松亦来,刘冬同志归,谈了写稿的问题。 此二人急于求成,不准备与之联名发表。他们走后,与刘冬同志谈了召开座谈会等问题。收王同书信。 八日,阴。上午,至市图书馆复印《施氏家谱》。晚写施氏世系表,颇有发现。 九日,阴。上午看张国光之《水浒》祖本考,做了卡片。下午张袁祥、程远松来,看了他们的稿子。提 了修改意见。 十日,阴。上午写《国贻堂施氏家谱世系考索》。下午,陈辽谈了当代文学学会的情况。写完《考索》 之初稿,与刘福勤、钟来因谈文章。 十一日,雪。誊清《世系考索》,下午毕,除世系表计十四页,四千字。张袁祥说下午来的,结果又失 信了。 十二日,阴。刘冬同志上午来谈了他对《二说》的意见。再画了一张世系表,将《考索》定稿毕。下 午,张袁祥二人来,文稿写好,几个人看了觉得不行,还得帮他们整理。写给大丰张部长、陈局长信。 十三日,多云。上午将《二说》补抄了几页,投上海《文艺论丛》。江苏人民出版社王士俊同志来找刘 冬同志,答复同意出版《施耐庵资料汇编》。下午张袁祥、程远松来,与他们谈了对文稿的处理意见。 看资料。 十五日,多云。上午,将张袁祥二人的文章改写,毕,计三千六百字。下午检视报刊文章索引等。晚与 姚政访刘冬,谈了召开座谈会及出汇编事。 十七日,多云。上午参加了《江海学刊》座谈会。下午文学所开会,刘冬同志谈了三个会议(水浒、西 游与当代文学)的情况。收陈阳、朱步楼信。 十八日,雨。上午,补写了《贡献与疏误》的开头部分,誊写毕,写给卢兴基同志信,将文稿投寄之, 且讲了希望他来江苏参观的愿望。下午,草拟邀请来江苏参观、考察、座谈的学者名单,计有:王利 器、范宁、邓绍基、王俊年、林文山、张惠仁、徐中玉、章培恒、何满子、张志岳、马蹄疾、胡国瑞、 张啸虎、朱一玄、刘操南、周健民、袁世硕等,又起草了邀请书。搞了一个施耐庵资料编目,看了朱步 楼的文稿。晚去刘冬同志家,将上述材料交给他。 十九日,阴。上午,着手修改评张国光“两种《水浒》,两个宋江”论的文章,浏览了一下张书。刘冬 同志来,邀请名单已经许符实、徐向东同志看过,交付打印。 二十日,阴。上午,修改评张文。九时许,许明来,陪他至刘冬同志家,谈至十一点,又送他至山西路 上公共汽车去火车站。收王开富同志信,建议形成学派。下午,忙着为邀请书盖章、发出。写给肖相恺 信。 二十二日,阴。改定评张国光文,又补写了第四部分。开始誊写,第一部分毕。收王同书信。 二十三日,雨。紧张地工作了一天,将《何止是多走了一小步……》誊清毕,计三十七页,一万一千 字。晚写给《争鸣》、《社会科学》信,将文稿寄之,又写给王同书信。 二十四日,多云。上午,写给王开富同志信,将《关于建立科学的“水浒学”的几点设想》寄给他。又 写给朱步楼信。施氏世系表因过长,《江海学刊》不便排版,上午又将它分成三个小表制作。与曹明、 谷天谈关于施耐庵一组文稿修改情况。 二十五日,少云。上午去三十三中复印家谱,供《江海学刊》制版用,机器性能不好,等了好一会才弄 完,其他的就不想再弄了。为刘冬同志的文章重画了一张示意图,与曹明同志谈。收王利器先生信,他 于三月初应邀去香港讲《水浒》,为期一月,如能按期归来,定来参加会议。写给兴化许勤、施宝宽 信。 二十六日,少云。上午,去南京图书馆复印关于施耐庵的资料。之后,在杨公井古旧书店等处看了一 下。收肖相恺信。身体不适。 二十七日,少云。上午,去刘冬同志家,他说关于施耐庵的资料要在三月份完成,争取早日出书。又谈 了对施耐庵的评价问题。写给重庆出版社信,索回两篇文章。又写给傅延龄信。摘抄了鲁迅的有关论 述。下午去资料室,摘了张国光的文章。 三月 一日,少云。上午去成贤街南京图书馆,联系查阅书报事宜。之后去长江路市图书馆复印资料。收《图 书馆杂志》信,征求意见拟发表《新证》中有关《京本忠义传》残页的部分,复信同意。收邓绍基、张 志岳、章培恒、袁世硕、刘操南、林文山信,表示同意来参加考察、座谈。下午在龙蟠里特藏部查阅申 报,抄了有关施耐庵的文章四篇,约六千字。 二日,多云。上午在龙蟠里借阅《申报》《小说月报》《万象》等,只抄到一篇文章,其馀材料都没 有,我疑心是不肯拿下午去成贤街,借阅并复印了一些解放后发表的关于施耐庵的材料,还不全。回 来,整理之。 三日,多云。上午,摘抄有关施耐庵的材料,并按曹明同志的意见,修改了《考索》的部分文字。收范 宁、徐中玉、胡国瑞信,前二位同意来参加考察、座谈。收重庆出版社寄回之文稿,信中告知已经接受 《水浒新议》之出版,要我们作一点修改,四月底寄去,六月份发稿。夜未眠好,考虑改稿问题。 四日,雨。收张惠仁、何满子信,同意来开会。写给张惠仁、王鸿芦及上海、北京图书馆信,下午,抄 录有关施耐庵的材料。晚,修改《性质辨》。 五日,雨。今天名十点半,共修改《写心说》、《思想》、《反皇帝》三篇论文,《路线》一文,决定 删去。 六日,阴,雨。上午,写给顾廷龙先生信,请他为《水浒新议》题签。又写给肖相恺、《文史》、《文 史知识》、《社会科学战线》信。至晚,共修改好《宋江论》《吴用论》《杨志论》等四篇文稿。收王 俊年同志信,表示愿来参观考察。南大中文系派王立兴参加。 七日,多云。星期天。忙了一天,修改好《结构》、《高俅论》、《王庆论》与《宋江与梁山泊关系新 考》等。 八日,多云。上午姚政陪我去南师访赵国璋先生,查得两篇关于施耐庵的文章,托他们复印。又访文教 简报俞润生同志与黄浩森老师。抄录在资料室借到的一份材料。下午改文稿。晚改肖相恺所写之宋江 文。复写好《水浒新议》的目录。 九日,多云。写给黄霖信。看关于吴从先、扬州评话、《艾凡赫》的三篇文章。收重庆出版社信。去南 师取来复印材料。 十日,多云。改定关于金圣叹、胡适、鲁迅论《水浒》的文章。晚至十一点方眠。 十一日,阴。上午看马幼垣谈牛津残页文,修改版本新证文。下午与钟来因俱往刘冬同志家,研究施耐 庵会议事,决定四月十五日开始,二十四日结束。收肖相恺信,想自费来参加座谈。晚复信。修改整理 施耐庵资料编目。感冒甚剧。 十二日,多云。上午改了《贡献与疏误》。刘冬同志来,谈施耐庵资料事,重新整理剪贴编排,计算字 数约二十二万。起草给省委宣传部的报告。收王利器先生信,他尚未出发赴港,恐来不及了。收王同书 信。改文稿。 十三日,多云。收王鸿芦同志信,说中州书画社经过研究,已将《水浒新议》列入82年选题计划。又收 朱步楼、兰华增同志信。 十四日,阴。下午,写了《施耐庵研究资料汇编》之凡例,并摘抄邓绍基、张志恒文。晚再修订《性质 辨》与《写心说》等。 十五日,多云。上午,为《水浒新议》写了跋。兴化县谢县长、政协沈主席与许勤同志来访,陪刘冬同 志接谈,他们要求施耐庵纪念馆建于兴化城。对于会议,表示全力支持。下午与姚政去古籍书店购书一 百元。归看《中国文学研究》。收黄霖信,写给孟庆春信。晚校对施耐庵世系,供制版用。 十六日,多云。上午修改跋,仍不满意。兴化政协沈主席偕二人来,谈施耐庵纪念馆问题,并且表示願 意由他们出面邀请肖相恺来参加,下午为刘冬同志的文章重画了示意图,在资料室半天。晚饭后去牯岭 路找刘世珍,更正世系表之误。 十七日,雨,阴。上午重写跋。晚抄好了跋,写给肖相恺信。 十八日,阴,雷雨。上午去省委宣传部送关于施耐庵会议的报告,交给文艺处处长刘洛同志。收肖相恺 信。写给肖相恺、王同书信。晚去刘世珍家取世系表。又访刘冬同志,谈了会议及《水浒新议》事,他 很高兴,表示愿以十天时间为我们写一篇序。 十九日,雨。上午复写《水浒新议》目录与编排说明。收大丰张袁祥信,云王春瑜认为不宜招来外地人 来大丰,“盲目扩大影响”。晚再复看关于金圣叹、胡适、鲁迅三篇文章,看《芙蓉镇》。 二十日,雨。上午,就扬州评话和《艾凡赫》二文再斟酌。收张惠仁信。 二十一日,多云。星期天。上午正洗衣服,刘冬同志来找,谈了施耐庵资料问题,又重复核了一遍。 二十二日,多云。收朱步楼整理之施耐庵民间传说,修改了张惠仁文稿,拟收入资料汇编。写给张惠仁 信。看小说丛考。与小陈去省委招待所联系住处,安排在303号,十七日一天。校对《二说》之打印稿。 晚去刘冬同志家,谈开会事宜,并送杂志一本,为序言事。归,起草二份通知,校对《二说》毕。继珍 陪着打毛线,十一点多方眠。准备最近去大丰、兴化落实此事。 二十三日,阴。上午,二校《二说》,又拟订、打印、盖章、封发请柬、通知。兴化许勤来长途电话, 姚政接。 二十四日,阴。上午。去资料室,打电话给文艺处。 二十五日,多云。上午,印《二说》,之后又分装。晚上把《二说》装订好,又寄给有关方面。刘冬同 志要我与姚政去大丰、兴化,准备下星期一动身。 二十六日,阴,雨。上午去鼓楼买了二十九日去大丰的车票。下午开大会,散会后开了文学所会议,刘 冬同志谈了工作,已报告省委宣传部,关于创办《吴楚文论》与设立施耐庵文学基金诸问题。 二十七日,阴。上午办理出差手续。晚收重庆出版社信,询问稿件收到否。收张啸虎同志信。 二十八日,少云。星期天。写给重庆出版社信。 二十九日,阴。天未亮,即与姚政起身,乘六点汽车往大丰。下午二点多抵达。到县委宣传部,与张良 明部长、高县长谈。小方送我们至招待所。王同书来,谈了一会。晚上张部长与张袁祥等来看望。七点 一刻,与姚政看盐城京剧团演出之《吕布与貂蝉》。丁正泉、王树祥来谈。 三十日,阴。县委张部长、陈局长等来,商谈会议安排,准备在白驹考察文物史料,参观施氏宗祠遗 址,并举行群众座谈会。张部长介绍了大丰关于征集施耐庵史料工作的情况,以及建立纪念馆的问题。 据说省城建局已经派一位高级工程师来白驹看过,十分赞同在白驹之花家垛建馆,后因兴化争执,又搁 置了下来。中午,高县长请吃饭。下午,县委彭书记、马县长、陈县长来看视。与王同书、张袁祥最后 确定了会议在大丰的日程安排与有关事项。晚饭后去王同书家看了一下。王树祥、王同书等来谈。 三十一日,多云。早上七点五十分,乘车赴盐城。九点,赴地委宣传部访曹俊杰同志,介绍了有关情 况,并为我们复印了范烟桥给周梦庄的信,抄得他七九年所录施廷佐墓志铭的部分文字。中午,曹俊 杰、洪家璧二同志陪我们在地委招待所吃饭,并午睡。姜耕玉同志来谈,且陪我们访问了黄清江同志。 三点半离盐城赴兴化,朱步楼也来送。六点到兴化,找许勤与高局长,均不在,只好找到宣传部李法部 长,安排了住处。晚上,谢县长、张县长以及政协沈主席、黄友梅、赵振宜诸同志来看,谈了日程安排 等问题。我介绍了大丰的情况,并转交了刘冬的题诗、我写的世系表等。还对伙食、车辆等问题作了商 量。兴化方面为了争得纪念馆,做了不少舆论与人事的活动。 四月 一日,阴。上午与姚政去兴化政协,看了新从河里捞上来的与施廷佐墓志铭同时出土的另一块罗底砖, 抄录了上面的文字。还看了从群众中征集到的许多古瓷器。与沈主席、黄友梅、赵振宜等同志具体安排 了会议的问题,得到妥善解决。参观郑板桥故居。下午,一位张同志陪我们看了二招。二点半乘车赴扬 州。六点,去地委,安排至二招住,累极,看看书,休息。 二日,雨,阴。上午,与姚政在扬州富春茶社吃了三丁包子、干丝之类。十点,去地委宣传部访郑铎部 长,游扬州市。大雨倾盆,四点乘车回南京,七点多到家。收张惠仁、肖相恺信。 三日,阴。刘冬同志一早就来了,向他汇报了情况,确定了专家座谈的活动日程。他谈到对于序言的写 法,颇有见地。整理张惠仁寄来的材料。下午,誊清了《水浒新议》的跋。看报刊资料。晚与王文清、 姚政、董国平一同访刘冬同志。归抄施耐庵资料至十一点。 四日,阴。早上看了肖相恺抄来的《新考》。晚重新整理施耐庵资料。 五日,多云。刘冬同志七点钟就来了,送来了为我们写的序,很有见地,令人感怀。去图书馆复印资 料。重抄《评“两种〈水浒〉论”》,剪剪贴贴,至晚方毕。收石钟扬信。写给大丰张部长、兴化沈主 席、肖相恺、石钟扬信。晚与姚政去刘冬同志家,通知宣传部要他明天去一趟。他感冒卧床,谈得起劲 了,又坐了起来。 六日,上午,修订了《吴用·三阮·李逵论》,写给重庆出版社信,把《水浒新议》全部文稿正式寄 去。整理《施耐庵资料》,至下午也完毕了。 七日,少云。上午去江苏人民出版社,将《施耐庵研究资料》送去,又谈了两个会议的打算。归写给张 袁祥、王同书、张惠仁信。收重庆出版社、张袁祥、王同书信。 八日,多云。上午,写给大丰张良明部长信。香港《大公报》三月七日刊载了赤布关于我们考察施廷佐 墓志铭的详细报道。接许勤长途电话。 九日,少云。收张惠仁同志寄来代抄的文稿三件。 十日,多云。上午,与刘冬、刘福勤等谈文学。写给张惠仁信。收朱一玄、丁正华信。 十一日,多云。星期天。上午九点,与继珍看电影《潜网》。归,遇赤布同志与吕建江父子来访,一同 去他家。他说《光明日报》对我的自学经验很有兴趣,准备发一个报道,我表示谢绝,我说搞学术研 究,靠的是成果,而不是宣传。对于搞一个论点摘要介绍,则可以考虑。 十二日,多云。上午刘冬同志召集会计、小陈、孙津和我开会,谈开会事宜。下午去长江路拜访丁正华 同志,讲了两个小时。收朱一玄先生寄来之《水浒资料》、曹俊杰之施耐庵生平与王同书信。晚受王同 书之托,访裴显生同志,取回他之文稿。并谈了一会。 十三日,阴。与孙津、小陈往西康路招待所联系住宿事宜。 十四日,少云。上午大丰高县长、张部长、姚主任、唐主任来,对于专家会议的安排提出不同意见。我 作了一番解释,又把刘冬请来,一直谈到中午十二点。收到朱一玄、张志岳、张啸虎、张惠仁电报。 十五日,少云。与兴化通了长途电话,落实了车辆问题。又与南大、南师通了电话。还与徐慧征同志打 了电话,她表示不去参加了。大丰高县长、张部长来,再次谈了情况,基本上取得妥善解决。 十六日,少云。上午,理了发,与徐慧征同志打了电话,告诉她王俊年、卢兴基来的消息。联系车子, 费了不少唇舌。下午,与吴圣昔去火车站,接到朱一玄先生,又去码头,迎接张啸虎同志。到了招待所 后,回单位,与姚北桦、曹明谈。晚去刘冬家,一同去307招待所。之后,我一个人返回单位。 十七日,阴。一早起来,乘吉普赶到车站,六点半接到了范宁、卢兴基、王俊年、袁世硕四先生。早饭 后又赶去接到张志岳先生及其助手。之后,回来,给丁小兵打了一个电话,与兴化联系。中午十二点, 接到张惠仁。天开始下雨,把张志岳先生送到南大访郭洽周先生,又去接到刘操南先生,然后去郭先生 处小坐,然后把他们全接回。晚与曹明一同接何满子、章培恒二位。晚与卢兴基、王俊年谈。 十八日,少云。清早起来,知马蹄疾已于昨半夜来,比预料的年轻得多。八点,发往兴化。许符实同志 也同车前往。中午十二点于高邮稍事休息,吃蛋糕。三点抵兴化。忙着安排住宿,吃“午饭”。毕,各 专家开始辨认“施廷佐墓志铭”等文物,热情很高,一直到深夜。肖相恺由兴化邀请,亦来参加,颇高 兴。与曹俊杰同志及大丰县高县长谈。 十九日,少云。上午去政协参观施耐庵史料陈列,不少人题诗留念。中午,王俊年同志谈成立全国《水 浒》学会事。下午参观郑板桥纪念馆。有同志继续辨认墓志。与张啸虎同志合影。晚在兴化的催促下, 开始第一次座谈,作记录。研究气氛很浓。 二十日,雨。原拟今日去施桥并往白驹的,半夜中忽然下起雨来,只好改变计划,于上午乘车经盐城往 白驹。途中观赏了卞仓的枯枝牡丹。下午,看了白驹的史料文物,又进行了热烈交谈。晚与马蹄疾、刘 冬同志进一步谈了成立《水浒》学会事。 二十一日,少云。晨与何满子、章培恒散步,谈《水浒》的版本问题。上午在白驹继续座谈。下午座谈 了一半,四点乘车参观了施氏宗祠遗址、茅家园,并乘船登上花家垛。晚,看盐城地区京剧团之《貍猫 换太子》。与马春阳同志谈。留诗一首,请人代书。 二十二日,晴。晨与兴化张县长等谈,七点半乘船离白驹去施家桥。在施耐庵墓前请王虹军同志为我和 肖相恺合影。之后,经安丰回兴化,已经三点。浴。晚,刘冬找何满子、章培恒、卢兴基、张惠仁、马 蹄疾和我谈成立《水浒》学会事,无甚结果。刘冬看来对于人估计失误。 二十三日,少云。上午座谈,讨论仍很热烈,但基调仍是不能肯定施耐庵为《水浒》作者。刘冬同志由 于对情况估计得清醒,所以总结得很好。晚忽然何满子等发现墓志中“播浙”二字,不少人倾向于肯定 了。让孙津先回南京买车票。与马蹄疾谈得很迟。 二十四日,晴。上午兴化安排乘船游得胜湖、八卦田。十一点,归。取得印刷好的“施廷佐墓志铭”的 校录。下午二点,乘车离兴化,五点抵扬州,住于地委一招。晚再讨论,分歧仍很大,我表示:要弄出 一个一致意见,既无可能,也无必要。这样,反而促使作出一个意见来,决定由马蹄疾、卢兴基、王俊 年和我起草第一个东西。 二十五日,阴,雨。马蹄疾起草考察意见,半小时居然顺利通过。十点,乘船游何园、个园。下午,雨 颇大,仍去替五亭桥、观音山、平山堂,晚于平山堂吃蔬菜。姚政来,而孙津去因找不到我们,回去 了。晚上通过马蹄疾的修改稿,又通过了张啸虎同志起草的成立中国《水浒》学会的倡议书。 二十六日,阴。一早打长途电话给孙津。七点半,乘车离扬州。十点半抵南京站。送张志岳先生上车。 之后一道回到文教局招待所。下午,与孙津陪何满子、马蹄疾去博物院找曹明。之后,我们与马蹄疾去 中山陵,拍了照片。晚郑云波、陈美林、谈凤梁等来看。送袁世硕同志上火车。 二十七日,少云。上午,陪范宁、张啸虎同志去莫愁湖,摄影留念。归给继珍打了电话。下午,送朱一 玄先生走。之后,把范宁、卢兴基、王俊年、张啸虎四个人一齐接回社科院。又把打印好的考察意见与 倡议书送去给马蹄疾,请他带到《光明日报》社。去刘冬同志家,他因忙碌,身体不适,然由于得到一 个较好的结果,心中还是十分高兴的。晚刘冬同志来社科院看望范宁、王俊年、卢兴基等。吴调公来。 校对清样,与继珍谈了别后的情况。 二十八日,多云。王俊年一早就去大行宫看亲戚,之后不来了。送他上了汽车。刘冬同志又来与范宁、 张啸虎同志谈。卢兴基九点半走。打印好倡议书,盖章。中午一点,送范宁先生走。王淮冰同志送另一 位客人,同车回来,谈到会议情况。下午学习,张啸虎同志谈了湖北社科院的情况,并讲了他个人的经 历,令人惋叹。与他集体合影。校对毕三篇清样。晚补写了全部日记。十天多来,一直在紧张中度过, 脑子不停地转,嘴巴不停地讲,会上会下,矛盾复杂,但锻炼了才干,提高了自信,会也是开得有成果 的。 二十九日,阴,雨。四点半就起床了。五点二十,送张啸虎同志至新街口民航公司门口。下午,出版社 王士君同志来,谈了施耐庵资料的定稿问题。晚写给肖相恺、黄霖、高继宽同志信,并装发了给各地的 倡议书。看杂志。累极。 三十日,阴。上午,复看《施耐庵研究资料》,将一些无关的部分芟去。下午学习,刘冬同志介绍了这 次施耐庵考察活动的情况,让刘福勤记录下来,作为向省委宣传部的汇报小结。看考察记录,准备写一 纪要。 附:二十一日诗一首:“胡适曾云无是公,星辰隐曜月朦胧。今朝喜得春风至,拂去埃尘现耐翁。”好 久不做诗了。 五月 二日,多云。上午,开始整理座谈会纪要。中午肖相恺自宜兴来。下午,写完纪要初稿。收马蹄疾、王 同书信。 三日,多云。忙了一天,把座谈会纪要写成并复写毕,计十四页,四千三百字。下午王虹军来,谈照片 事。晚访刘冬同志,送去纪要。 四日,多云。一早刘冬同志就来了,谈了纪要的问题,并交给姚北桦同志于《江海学刊》发表。写给省 委宣传部信,报以材料。收范宁、张啸虎、袁世硕、朱一玄信。又收林文山信,对成立《水浒》学会表 示响应。下午写给杨海中、马蹄疾信,分发材料给各社科院文研所、各大学中文系。 五日,阴,雨。刘冬同志一早来,给我看了他写的《跋》与为人民画报写的文章。为王虹军的照片写了 说明。 六日,多云。刘冬一早来,谈了成立《水浒》学会之事,让我很好考虑一下。去江苏人民出版社找王士 君,把施耐庵资料交给他,又为复印不清之处重新标清字样,忙到中午方毕。王士君下午来电话,在施 氏家谱的照片。 十三日,雨。看文汇报上章培恒访问记。晚访刘冬同志交给他文稿,又就《水浒》学会事设想了几个方 案。 十四日,少云。下午刘冬同志谈了对文稿的修改意见。 十五日,多云。修改复写了《从施耐庵文物考察活动看科研新风尚》。 十六日,收张志岳先生信。 十七日,多云。刘冬同志一早就就来了,看了文稿,颇为称许。写给林文山信,将文稿寄之。又写给张 志岳先生信、重庆出版社信。收卢兴基、孙楷第、王同书、布鲁南等信。看《文学评论》上王利器论 《水浒》及其作者的文章。 十八日,多云。上午写给卢兴基、孟繁仁信。去江苏人民出版社,王士君说出书的方针拟改变一下,以 集中介绍文物史料为主,精击出口。答应回来与刘冬同志商议一下。收丁正华信,告施让地券拓片已找 到。收朱一玄、黄毓文等信。晚访刘冬同志,他同意出书的方针作改变。归写给朱一玄、王同书信。草 草看了刘冬的文章《施耐庵生平再探》。 十九日,少云。上午访丁正华,兴化的张丙钊、刘家谷已到了。施让地照的拓片为他们取去,答应给我 们寄照片来。谈到十点半。看刘冬所写《再考》文稿。 二十日,晴。上午刘冬同志来,说许符实对于成立中国《水浒》学会的态度是不争,选上了也不推。 《水浒》研究室要成立。刘冬要我写信给肖相恺,想把他调来,但要表态二、三年内不要求解决家属调 动问题。我于是给肖相恺写了一封信。。 二十一日,少云。刘冬同志说许符实同志已同意在七月份成立江苏《水浒》学会。收重庆出版社信,言 书稿即将发排。又收商韬、王齐洲等信。 二十二日,少云。下午接林文山同志北京长途电话,告文稿转《光明日报》。关于施耐庵的宣传,林默 涵不同意。 二十三日,阵雨,多云。收林文山、王同书、曹惠南信。 二十四日,多云。热。刘冬同志来,商谈了《水浒》研究诸事,他建议我对版本再下一点功夫。下午访 王立兴和李灵年,交换了情况,他们认为对成立中国《水浒》学会事应持积极态度。写给苗得雨信。收 刘中光、吴熙贵、龙华等信。 二十五日,多云。热。收朱一玄信,即复。 二十六日,阴,热。看《中国小说史》。收肖相恺、王同书信。 二十七日,小雨。早上写给石钟扬、王同书信。上午与刘冬、王立兴、李灵年四人开会,讨论了成立江 苏省《水浒》学会与全国学会的方针态度等。电视台樊玉瑗来,谈考察施耐庵文物的电视问题。下午整 理响应成立中国《水浒》学会的来信五十馀封,写了一个情况简报,三千馀字。 二十八日,小雨,阴。收重庆出版社信,告《水浒新议》已交设计室设计封面,月底可发排。。 二十九日,阴。上午,给叶子铭电话,谈成立江苏省《水浒》学会事,又与南师中文系打电话。邓绍基 给刘冬写信,对于全国学会态度变得冷淡起来。我实在不愿卷入无谓的事务与纷争之中。 三十一日,多云。早上写给文汇报信,把《新风尚》寄去。与刘冬同志一同往出版社,与王士君一道确 定了《施耐庵研究》的篇目。又决定六月四日陪他们去兴化、大丰摄影。下午打长途电话与兴化、大丰 联系。身体不适,休息了小半天。收卢兴基信,对《新材料述评》提了修改意见。挣扎着。忙了一夜, 基本弄好了。 六月 一日,阴。身体不适,下午刘冬同志来,谈了文章的修改问题。 二日,多云。上午写给卢兴基信。写《“水浒学”二题》,驳刘梦溪,至下午四点,写好初稿。晚与继 珍去三十三号看电影《少林寺》。归分装关于《水浒》学会的情况简报。 三日,少云。将《“水浒学”二题》改好誊清毕。下午写给内蒙古大学学报信。继珍帮我继续发封简 报。收李骞信。 四日,少云。一早赶到汽车站,与王士君、瞿世云、汪文华三同志乘车赴兴化。下午一点半抵兴化,张 丙钊等同志来接,住一招。下午,赵振宜同志来,一同去政协,看了几样文物。与赵振宜、沈恒生诸人 谈。晚与王士君等谈。请邹文灿同志代为弄一份摄影资料。 五日,少云。上午,去政协,汪文华同志拍摄照片。之后又去图书馆拍照。下午,参观郑板桥旧居,与 黄俶成谈李春芳与《西游记》事。晚张华县长请吃饭。席间,沈恒生、蔡武康等对大丰有不少意见。 六日,阴。一早搭班车到安丰,在赵振宜同志家吃了早茶。邵区长陪同乘船去施桥,耐庵公圹已经修 整,拍照。中午在新垛吃饭。一点乘船,二点半抵白驹。陈云飞局长、王同书等接待,照了宗祠遗址, 游了花家垛。乘车赴大丰。晚高县长来谈。与王同书谈,修改他的文章。 七日,少云。上午,在文化馆拍照。又去档案馆拍家谱。陈县长与姚恩荣主任来谈。张良明部长生病未 来。任务毕。下午去小海温泉浴。晚陈县长请吃饭。与王士君谈《西游记》的资料、《水浒》学刊诸 事。与他建立了初步的友好关系。与王同书谈。 八日,少云。六点半离大丰,王同书来送。中午抵泰州,宿于乔园招待所。下午与王士君去泰州图书馆 查古籍情况。晚王的同学老许请我们吃饭。归,与王士君、瞿世云三人研究《施耐庵史料研究》之编 目、版式设计等。这次合作,卓有成效。晚被蚊子咬得够呛。 九日,多云。早上游乔园。上午与王士君、瞿世云访泰州博物馆。中午十二点半离泰州,四点半回家, 继珍咳嗽,人有点瘦了。收《文史》信,告《新证》拟发表。又收延安大学、北京师院等信。晚写给 《文史》等信。 十日,阴,雨。上午,写给李骞、王鸿芦信。收李士钊信,谈《水浒》讨论会事。下午看刘冬同志的 《论略》,重订《江海学刊》发表的三篇谈施耐庵的文章。 十一日,阴。上午刘冬同志来,谈了大丰之行与出书的问题等。 十二日,雨,阴。下午刘冬同志来,改他写的关于施耐庵的文章,继续抄文。收山东省文学所信,告知 第二次水浒讨论会在山东召开条件不成熟。写给肖相恺信。 十三日,多云。星期天,头晕之极。下午大丰姚恩荣同志来,讲了一个多小时。 十四日,多云。收吴小林、肖作铭与河北社科院信。看了刘冬同志的序与再考等。下午继续誊清文稿。 又收胡邦炜、王开富、苗壮、洪家森、胡振务、周介民信。 十五日,多云。誊抄文稿一天。下午接潘震宙同志电话,欲与一位同志找我谈一谈。 十六日,阴。收廖仲安、常林炎、黄竹三、刁云展信。 十七日,多云。上午,写给吴小林、蒋祖钢信。看文学史。潘震宙同志陪省京剧院副院长老谭来访,谈 十年动乱中的事,谭对此有兴趣,欲搞创作云云。老潘情面难却,只好讲了半天。收聂铁钢信。 二十日,多云。收林文山同志信。 二十一日,雨。收王齐洲信,对简报(主要是李骞的意见)表示了不同的看法。下午写给林文山、王齐 洲信。 二十二日,雨,多云。收袁世硕信,告知山东拟明春开《水浒》会。收武汉师院徐涛信,为我与张国光 劝解。下午去省出版社,与王士君、瞿世云定稿。写给王同书、赵振宜信。 二十三日,多云。上午中国社科院刘世德同志与《中国社会科学》杂志杨文广同志来,安排他们住在四 楼。晚与刘世德同志谈。他们此次为施耐庵文物事,拟修改《文学史》的部分。 二十四日,少云。上午与刘冬同志一道,陪刘世德、杨志广同志谈,刘冬介绍了对于几件重要文物的观 点,至十一点半结束。决定由姚政陪他们去兴化、大丰。下午为此打长途电话给赵振宜、王同书,安排 他们的活动。据说胡乔木对于这个问题有批示。晚与刘世德同志谈,他们一行五人九月份拟去日本讲 学,讲题之一是《水浒研究》。 二十五日,少云。姚政今晨陪刘世德、杨志广去兴化。赤布同志来,送来两篇底稿,抄了胡乔木批示。 下午与钟来因、刘冬、刘福勤谈施耐庵问题。校看座谈会纪要的清样。 二十六日,多云。收肖相恺、王鸿芦信。 二十九日,多云。刘冬同志上午来,谈了蒋祖钢论梅氏古本的文章,他写了信推荐给《江海学刊》。收 卢兴基信,因情况有变,我和刘冬的《述评》抽下来了。下午,兴化的许勤、蒋灜海来,说刘世德等前 天才离兴化,看来还要迟几天才能回来。刘冬同志七月一日要去北京,说不定赶不上碰头了。 三十日,多云。姚政偕刘世德、杨志广自大丰归。与刘冬同志一同去看他们。谈到胡乔木的批示等。晚 上与刘世德交换意见。他对于施耐庵其人持怀疑态度,准备请他后天与文学所全体同志谈谈有关情况。 又谈了《西游记》、《水浒》版本等问题。刘冬同志明天去北京开社科院文学所负责人会议。 七月 一日,多云。王学泰来参加《江海学刊》座谈会,来此谈了一会,交换了情况。晚刘世德同志来谈。他 对于施耐庵事仍持怀疑态度。 二日,多云。下午陈辽与刘世德谈,二点半,由刘世德与全所同志谈北京文学所的研究情况等。晚与姚 政去与刘、杨二人谈。 三日,多云。一早与姚政送刘世德、杨志广到新街口,他们乘飞机返回北京。下午,兴化沈恒生、黄俶 成、蒋灜海等人来,他们表示仍要继续发掘征集施耐庵文物史料。 四日,阴,雨。收丁正华信。 五日,多云。收马蹄疾信并复印文稿,复之。 六日,少云。与《江海学刊》编辑部交涉,要来二十本刊物,分寄参加考察施耐庵诸专家。写给肖相恺 信。 十六日,阴。刘冬同志自北京开会回来,下午作了介绍。 十七日,阴,雨。上午,访刘冬同志,将论《歧路灯》文与肖相恺论《西游记》文送他审阅。他建议我 集中力量搞《歧路灯》,也象《水浒》那样写一个集子。对于明清一个时代,要联系起来看,对戏剧如 《长生殿》等也要重视。他还说不要迷信权威。 二十二日,阴。刘冬同志来,将胡乔木给他的信给我看了,又谈了一会有关事项。李灵年来开会,亦来 谈了一会。 三十一日,阴。早上,与吴圣昔就编辑出版《明清小说研究集刊》问题谈了一些意见。正好下午王士君 来电话,就把此事与他讲了,他说等请示领导以后答复。下午刘冬同志谈,大家对他在施耐庵生平的考 证,领导文学所的工作,对文学规律的探索给了肯定的评价。 八月 二日,多云。曹明送来张建明的信,就施耐庵问题对我进行无聊的攻击,从背面可见张国光之用心,看 来此人根本没有团结的愿望,一笑置之。下午王士君来电话要我去,三点半赶到,与瞿世运送一人排定 了照片与文稿的顺序,之后,又谈了出版《西游记论文集》、《明清小说研究集刊》与姚政的书稿问 题。 五日,多云。写给张惠仁信。将张建明信给刘冬同志,他不屑一顾。 六日,阴。写给肖相恺、王同书、重庆出版社信。将社联通讯分寄给考察会议参加者。 七日,多云。收刘世德信,言他返京后专门向胡乔木同志作了汇报,要文学所出面召集首都学术界座 谈,并要刘冬和我参加,会期定于八月中、下旬,即去刘冬同志家,谈了此事。又收杨海中、孙津信。 五点二十分,去文艺处访陈方澍同志,谈了施耐庵、出版等问题。。 八日,多云。星期天。上午给大丰、兴化挂长途电话,告以北京开会事。 九日,多云。上午,为刘冬同志复看他的《施耐庵生平再考》,作了若干补正。 十日,少云。下午刘洛同志来电话,介绍南大地理系马永立同志来谈地名大词典中施氏宗祠条的问题。 十一日,少云。张国光发了一篇与王利器商榷的文章,中间也涉及我们关于施耐庵的。江西《争鸣》把 与张国光商榷文退回来了,还是不愿介入纷争之故,索性给武汉师院学报写了一信,把文稿寄去,并请 转张国光本人一阅。 十二日,多云,阵雨。上午做卡片一张。为刘冬同志校对《再考》的打印稿,至下午三点半。 十三日,少云。下午分装刘冬文。 十四日,少云。大丰张良明部长来电话,说北京已电报通知,二十日报到,二十一日开会。他们拟十八 日到南京。 十六日,晴。刘冬同志来,与谈。 十七日,少云。收刘世德信与开会通知。赶去南京站,买了十九日126次的票。 十八日,多云。发电报,去刘冬同志家讲好明天的走法。大丰张部长、王同书及黄干事来,为他们安排 住处,与张部长谈。整理行装,准备出发。 十九日,阴,阵雨。上午,陪王同书、黄同诞谈。中午十一点离家,继珍煮了鸡蛋,带了水果、月饼。 二点一刻与刘冬同志乘126次车离宁,人较挤,且热。夜腹疼。 二十日,多云。夜间在火车上朦胧睡了一会,醒来看一位大学生带的《雪莱传》。车子晚点,十点方抵 京。刘世德、胡小伟来接。住全总招待所。中午休息。兴化、大丰人员先后到达。刘世德在会场安排文 物陈列。晚邓绍基与我们及张良明、沈恒生开了一个小会,谈会议开法。卢兴基来谈。 二十一日,少云。晨去日坛公园散步。上午九点三十分,施耐庵文物史料问题座谈会开始,余冠英至开 欢迎辞,邓绍基先讲了话。电视录象。启功、吴世昌、王利器、周绍良讲了话。下午,由兴化沈恒生、 大丰张良明介绍文物发现经过及价值的认识。之后,金申熊、徐放、舒芜、王利器、傅璇琮、卢兴基发 了言,吴组缃书面发言。一天下来,感到这些专家对材料并未深入研究。晚与北大沈天佑、北师大李修 生谈至十一点半。晚看电视,上午的录象已经放出来了。认识了吴小林、蔡毅、史美圣等。 二十二日,少云。继续开会,先由刘冬发言,之后,李修生、王俊年、张政烺、史树青发言,下午蔡美 彪、吕乃岩、侯敏泽、陈新、朱靖华、程毅中、周绍良、史树青发言。讨论似乎深入了一些。晚与姚政 去王府井大街漫步,在那儿意外地遇见了塔集的老傅的老伴与女儿女婿。归,起草明天的发言稿。与刘 冬同志讲到深夜二点方睡。 二十三日,多云。上午开会,我第一个发言,讲了五十分钟。之后是廖仲安、石昌渝、胡小伟发言,冯 其庸书面发言。邓绍基作小结,活动结束。看来否定者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与徐放谈。集体合影。下 午去王府井,买了衣服等。晚与刘世德同志谈。刘冬召沈恒生、张良明交换意见,谁知沈竟拂袖而去。 与刘冬同志谈到深夜一点。 二十四日,多云。上午给林文山打了电话,去东大桥买了一点东西。十二点五十分,与刘冬同志乘13次 车离京。车过德州,买了枣子、烧鸡,过济南,买了苹果。这次坐卧铺,休息较好。 二十五日,阴,小雨。凌晨四点到宁,乘三轮车回到家中,与继珍谈了在京见闻。收重庆出版社信,下 午复之。收河南的请柬。 二十六日,多云。感冒甚剧。校对清样一份。收何满子信。 二十七日,多云。感冒甚剧,喉咙不时感到恶逆欲吐。上午写给何满子、肖相恺信,谈北京会议。看北 京晚报,扬志广一篇报道,居然将吴组缃的风马牛不相及的书面发言作为最主要的论点提出来。看《求 索》上黄南山与我商榷的文章。 二十八日,多云。《光明日报》刊了新华社关于施耐庵文物史料问题座谈会的一则很短的消息。下午与 徐允明、刘福勤谈起此事,他们也认为不正常。看《求索》黄南山与我商榷的文章。 三十一日,少云。下午,开始整理首都施耐庵文物史料问题座谈会发言要点,弄好一半,头昏极。 九月 一日,少云。上午,坚持着把首都施耐庵文物史料问题座谈会发言要点整理出来了。刘冬同志拟拟打 印,或交《江海学刊》发表。他夫人顾影同志病重住院,然他仍为工作操心不已,令人感动。中午,王 同书并张良明部长从北京来,安排他们住下。下午刘冬同志与他们谈了两个多小时。晚与王同书谈。头 仍很昏。 二日,少云。忙了一天,写好《就鲁迅评论〈水浒〉问题答黄南山同志》初稿。刘冬同志孩子来,言母 亲病危,为他找院里借得人民币三百元,联系好车子。与王同书去资料室看关于施耐庵的文章,谈了各 自的看法。施氏家谱留在我处,拟请公安厅鉴定笔迹。晚与王同书、张良明同志谈,他们明天就要返回 大丰了。 三日,阴。中午刘冬的孩子来,要我找领导设法去南京石膏矿协商,要他姐姐回来护理,与季文通、凌 新谈,均无车子可派,只好作罢。顾影的病情据说稍有好转,然已进入晚期。 四日,阴。改定并誊清《就鲁迅评论〈水浒〉问题答黄南山同志》,毕,计二十二页,六千五百字。写 给吴慧颖同志信,把文稿寄给《求索》。 五日,阴。下午三点,与姚政、徐允明往中医院探视顾影同志,与其子女谈,刘冬同志不在。 六日,多云。上午,将北京会议的发言稿修改了一下,题为《对考察施耐庵文物史料的几点意见》,下 午开始誊清。 七日,多云。上午学日语。下课后,抄文稿,下午继续,至四点,毕,计十五页,四千五百字,写给 《文汇报》信,寄之。接王士君电话,《施耐庵研究》将发稿,但要抽去几篇文章,我提出了不同意 见。收江阴焦宝成信,明天到宁。 八日,阴。早上与刘雪谈江阴来人事,要他转告刘冬同志。上午他带来信,让下午陪来人去他家,并将 北京会议纪略批转姚北桦同志,希他尽快在学刊发表。与姚北桦、曹明同志谈,并代写了一个编者按。 江阴来电,十日抵宁。 九日,阴,多云。刘冬同志来上班,谈了几个问题。朱步楼来,谈至十点。他将去北京,还要与胡乔木 见面。收王同书信。 十日,多云。上午学日语。江阴焦保生来,与谈,并约好下午三点去刘冬同志家。去鼓楼购好十三日到 洛阳的卧铺票。下午与焦保生一道去刘冬同志家,谈了江阴的情况,希望他抓紧许氏家谱的线索等。 归,继续抄文稿。晚上抄了两个小时。 十二日,少云。晚与继珍谈。九点半离家,去车站候车。 十三日,阴,多云。凌晨零点七分乘182次车离宁。下午二点抵洛阳。 十四日,多云。早上,认识武汉大学吴志达同志。上午与李文焕游王城公园。中午,南师陈美林到。下 午,与吴志达、陈美林一同游老城。无甚旧迹可循。范宁先生到,与谈施耐庵事。 十五日,多云。《歧路灯》学术讨论会在洛阳召开,龚依群院长致开幕词,胡世厚谈会议开法。邢治平 大会第一个发言,讲现实主义问题。我第二个发言,曾秀苍第三个发言。。 十六日,少云。张国光昨天下午到。晚饭后吴志达陪我去看他,他一口气讲了四十分钟,说以前是误会 云云。 十八日,阴。上午大会发言,龚依群同志讲了话。晚饭后与张国光在街上谈了一个小时,主要是他讲 的。 二十日,少云。上午,《歧路灯》学术讨论会举行闭幕式。晚聚餐。毕,与范宁先生谈。 二十二日,少云。开会代表陆续离去。上午在洛阳买了月饼等,与范宁、陈美林谈。下午二点,与陈美 林乘188次车离洛阳。 二十三日,多云。晨五点十分,车达南京站,六点十分到家,继珍和孩子都很高兴。听到刘冬同志不任 所长而任顾问的消息,很觉意外。刘洛同志任文学所所长。收肖相恺、许明、王同书、曹俊杰、蒋祖钢 与怀霜信。晚访刘冬同志,他因丁正华找到了施耐庵的《秋江送别》元曲而兴奋异常。谈至九点半。写 给肖相恺信。 二十四日,少云。收《文汇报》关于施耐庵的退稿,拟改寄《羊城晚报》一试。 二十六日,多云。星期天。归途经中医院,又去看了顾影同志,她的身体明显好转,能坐起吃饭,胃口 比前更佳。 二十七日,雨,阴。中午,王淮冰同志告知,天津的曾秀苍、王昌定同志来了,陪他们住下,谈了一 会。刘福勤带信,曰刘冬同志要我晚上去一趟。晚上去了,谈了施耐庵之《秋江送别》元曲的艺术等。 二十八日,阴,雨。收重庆出版社周定国信,表示十分珍视我们的密切联系,甚至希望把这种联系进一 步发展为真诚的友谊,以后可以和他与张慧光同志直接联系。又收王同书等信。起草了给中国社科院的 信。曾秀苍、王昌定二同志来坐,谈了洛阳会议情况,又谈到张国光等事。 二十九日,阴。收朱一玄先生寄赠之《红楼梦人物表》一本。 三十日,多云。上午,写给朱一玄、许明、张承汉信。倪正太同志上午与文汇报之施宣圆及夫人包来 此,谈了几句关于施耐庵的事,他表示文汇报并不倾向于否定或肯定的一方,主张开展讨论。下午,与 王白坚一同去见曾秀苍、王昌定同志,听王白坚介绍曹府在南京的遗址等,颇有启发。曹明今天来讲, 说何满子来南京,希望我接待一下。 十月 一日,阴。上午,送曾秀苍、王昌定同志上公共汽车返天津。 二日,阴。晚,王同书来自上海,与他一道去看电影《骆驼祥子》。归谈施耐庵事与他上海见闻。 四日,阴。刘冬同志一早来,谈关于施耐庵事,决定后天一道去图书馆查资料,他现在可以用主要精力 抓此事了。收武汉《水浒》学会通知,他们拟于十一月十五日召开《水浒》讨论会,邀请刘冬和我参 加。此事如何处理,尚须与刘冬同志商议。下午看了傅隆基驳张国光文。刘冬同志来,联系了去省委宣 传部办理施氏家谱鉴定事。何满子夫妇与张循晚九点多方到,与孙津帮助解决住宿问题,谈了一会。 五日,阴。上午学日语,故对何满子夫妇未及招呼。看傅隆基评张国光文。下午去省委宣传部找陈方澍 同志,经宣传部同意,去公安厅办理《施氏家谱》字迹鉴定工作。归看了曹俊杰、商韬的文章等。晚写 信给喻蘅、王立兴。 六日,多云。早上去刘冬同志家,《文艺报》已将他的耐庵的元曲文排出清样了。顾影同志已于昨天出 院,精神比前为佳。张啸虎托蔡靖泉带信来。 七日,少云。上午去南京图书馆阅《靖康稗史》,做卡片。拟写一篇《施耐庵研究近况一瞥》。中午回 来,看了黄霖文。 八日,晴。早上,韩同文来,谈了一会,涉及黄霖施耐庵文诸事。收蒋祖钢、王同书信。下午,看王利 器与黄霖的文章。 九日,少云。上午去图书馆,看《靖康稗史》,毕,又翻阅了《吴王张士诚载记》。刘冬同志说昨夜陈 辽去了他家,商量结果,同意去武汉开会,要我向徐向东同志汇报一下。下午去找了徐老,他表示赞 同。下午,开始写《施耐庵研究近况一瞥》。 十日,少云。星期天,在办公室值了一天的班,也写了一天《近况一瞥》,第一部分基本写成,还算充 实。 十一日,少云。修改、充实了《近况》的第一部分,看了戴不凡、张国光的文章,为第二部分作准备。 写给张国光、王同书信。 十二日,多云。上午,学日语。下午,写《一瞥》的第二部分,晚上继之。写成初稿。接兴化蒋祖康电 话,要求去武汉开会。 十三日,多云,阴。今天,把《一瞥》第三部分写好,实际上是以旧稿为底。又全文修改了一遍。收王 同书信。又收焦保生信。 十四日,多云,阴。上午,开始誊清《施耐庵研究近况一瞥》。与刘福勤谈。下午去政协(即伪总统 府)听张毕来的《红楼梦》讲话,内容为批判封建主义的问题,完全是张毕来的风格。散会后与王立 兴、韩同文谈。收喻蘅同志信,又收武汉《水浒》学会的请柬,会期改为十一月二十一日。收王同书 信。 十六日,多云。抄文稿一天。晚上,刘冬同志来,谈了研究的情况,拟下周赴江阴、常熟一次。又与何 满子、福建论坛张同志谈。 十八日,少云。上午,抄文稿。九点十分,接乐秀良同志电话,赶到省委门诊部住院部。他因轻度中 风,已住院一个月,谈了研究情况。他说《人物》杂志约他写一篇文章,他准备介绍一下我的情况。我 表示这样不合适。搞研究工作的人,是不能靠宣传来扩大影响的,人们所看的还是学术成果。路上遇刘 冬同志,他把稿子交给我看了。下午继续抄文稿,晚饭后又赶着抄,毕,计五十三页,近一万六千字, 即赶去刘冬同志家,将此文给他,又谈了下一步的安排。刘洛同志到,又一起谈了一会。累得很。收王 同书信,去张袁祥在徐州考古会上说我们摘了他的桃子,他已退出施办以表示抗议。 十九日,少云。看了《施耐庵研究近况一瞥》,写给《学术月刊》信,将此稿投寄之。看报刊资料。晚 饭后,看了刘冬同志关于施耐庵遗曲的文稿,帮着做了一点修改。九点后去他家,送稿去,又听了他对 我文章的意见。 二十日,多云。上午,修改《一瞥》的部分内容,刘冬同志亦将文稿改好送来。与季文通谈打印问题。 下午将文稿送瑯琊路小学打字。 二十一日,少云。刘洛同志告知,省文化局陈超同志已同意给大丰一笔经费。连夜打长途电话给大丰。 头昏之极。 二十二日,多云。打电话给公安厅,联系家谱问题。 二十四日,多云。早上刘冬同志来,谈出差问题。 二十五日,少云。收江苏师院学报信,要我把评张国光“两种《水浒》”说的文章压缩至九千字。开始 着手修改,至下午三点,毕,寄给了他们。接兴化张丙钊电话,要求去武汉参加会议,写给张国光信。 去火车站,买好了后天的车票。 二十六日,多云。上午,学日语。写给王同书、安徽师大学报信。收张国光信,表示要消除误会,还要 与伊永文当面谈谈。下午写信复之。陈方澍同志来找刘洛、刘冬同志。 二十七日,雨。上午,看了一点材料。九点,与刘冬同志驱车往南京站,乘303次车往常州。车上,他谈 起陈方澍、刘洛等同志上次来研究创办《明清小说研究》事。中午,抵常州,吃了一点烧饼,乘汽车往 江阴。雨下得很大,赶到县委招待所住下。之后,我又去县委宣传部联系,约好明天上午去谈。晚饭 后,去县文化馆访赵沛,不知住处。在经济犯罪展览会略坐片刻。晚,与刘冬同志谈《水浒》研究方法 论问题,包括作者探考、版本研究与思想主题等问题。 二十八日,阴。早上,与刘冬同志讨论《明清小说研究》的设想,颇为投机。他再次表示希望把肖相恺 调来。八点去江阴县委宣传部,与李德中部长谈,又去县文化馆,约澄江镇委书记许协光来谈。久候未 至,在文化馆借许氏家谱也没有。下午三点,我们去澄江镇委,与许协光谈,他曾对施耐庵传说作过调 查整理但都被烧掉了。托他继续打听许氏家谱。之后,一同去访江阴儿童作家赵沛,看了他的花园。晚 与刘冬同志谈艺术性问题。 二十九日,雨,阴。与刘冬同志乘汽车去祝塘镇,找到焦保生。一道访大宅里,看徐氏家谱,了解到一 些施耐庵传说。中饭后在焦保生家谈。三点,返江阴,访赵沛,不值。去买了明天去沙洲的车票,顺便 观光江阴市容。晚上又访赵沛,他打听到一些情况,知情人孙坤南已死。 三十日,少云。七点三刻,乘车离江阴,抵沙洲后,住在县委招待所。我先去县委宣传部,经唐部长介 绍,赶到文化馆找到文教局长秦茂森,跑了好多路。沙洲是个新县,还显得比较整洁。与文化馆包文灿 同志谈,了解到郭星楣(又一知情人)事,已于文化革命中自杀。下午二点,包文灿同志联系了汽车, 陪我们往塘市公社。汽车停在芦庄,步行至大窑泾,访大队支书陶明生,问施耐庵事,他们没有听说。 五点返沙洲。路上,包文灿介绍了不少情况。此人看来比较踏实。看《说苑珍闻》。蚊子骚扰,没有帐 子,未眠好。 三十一日,雨。原来计划去恬庄的,孰料下起大雨来,包文灿来电话,告知改期。写给继珍信,冒雨上 街寄出。 十一月 一日,少云。天晴了。七点半挂长途电话给大丰,告知我们的行踪。八点,由包文灿陪同乘吉普车到港 口公社。在公社潘公航处看到他收集的民间故事,得知河阳山之施耐庵墓乃一衣冠塚。之后,驱车往河 阳山,看永庆寺遗址。中午在味精厂吃饭。下午二点,包文灿、潘公航送我们到常熟,他们别去。在县 委宣传部,刘冬同志的熟人徐志纯任部长,安排我们往下。不久,县政协老宋同志来,谈起地方掌故的 编者为曹师柳,此人已故,别人不知出处。四点,与刘冬同志登虞山辛峰亭,远眺常熟,风景如画。游 虞仲、言子墓。 二日,多云。八点,与刘冬同志去常熟图书馆古籍部查许氏家谱,未获,顺便翻了一下目录,告辞。徐 志纯部长派车送我们到车站,九点五十分离常熟,十一点半抵十一圩,十二点半渡江,一点一刻抵南 通。改乘汽车,四点一刻抵海安。找住处费了一番周折,结果宿于海安旅社。晚与刘冬同志买了羊肉、 大肠,喝了一点洋河,他很开心。实在太累,早早睡了。 三日,阴,小雨。吃了早点,即去候车,九点半离海安,十一点在白驹吃饭,打了电话给公社朱秘书。 十二点抵大丰,住县委招待所。下午王同书来,之后陈令飞、黄同诞、陈远松来。后来高县长与宣传部 柏授芳部长亦来,刘冬同志介绍了情况,鼓励了士气。 四日,雨。一早,与刘冬同志就文物发掘、施氏宗祠的修复事作了讨论。写给继珍的信。上午陈局长、 柏部长来,刘冬同志与他们提了几条建议。下午,由王同书陪同,去白驹,与公社朱书记谈,又实地看 了两处有文物线索的现场。晚上回县招待所。 五日,阴,阵雨。上午七点乘车往盐城,抵达后访盐阜大众报社黄清江,打电话给曹俊杰,正在开会, 洪家璧来,安排在地委招待所小坐。午饭后与曹俊杰谈。十二点半乘车往兴化,二点半抵达,沈恒生、 蔡武康等来。托蔡给张国光打了电话,希望他们邀请兴化派人参加会议。张县长来,张丙钊、黄友梅、 赵振宜等也来。沈恒生介绍了修施氏陵园的方案。晚上参加了县施耐庵研究小组的活动,刘冬同志介绍 了新发现的遗曲,讲了二个小时,很为高兴。我介绍了施耐庵研究的近况。夜咳嗽甚剧。 六日,阴。八点半,离兴化,下午三点抵南京,身体不适。到家后,打了电话去继珍学校。收李文焕 信。头疼,喉咙也疼,咳嗽,早早睡了。 八日,阴。上午,复写了公安厅关于《施氏家簿谱》的检验结果,鉴定认为“字耐庵”三字与家谱为同 一人所写。刘冬同志来,他昨天在戴为然同志家中,与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副书记徐达同志畅谈了三个小 时。去瑯琊路小学,文章还未开始打字。去门诊部看中医,诊为喉炎。中午睡了一下。写给袁世硕、张 惠仁、肖相恺、王同书、沈恒生信。 十日,少云。上午起草了给中国会社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报告,浏览了各地关于《水浒》学会的来信。 收包文灿信。 十一日,少云。在瑯琊路小学校对文稿一天。 十二日,多云。自己动手,印《一瞥》。收张惠仁信与文稿。 十三日,少云。上午,继续印文稿,毕。 十五日,阴。一早赶到鼓楼买船票,不售三天后票。到办公室,装订文章,毕。下午去办公室,刘洛同 志提议一道去看乐秀良同志,于是先到他家坐了一会,之后又去看乐秀良同志,谈到五点,归。 十六日,多云。一早再去鼓楼,买到十八日快班往汉口的四等票五张。来办公室,写给李文焕、包文 灿、肖相恺、念兴叔叔信,收吴志达、肖相恺信。下午帮刘冬同志装订文稿。王同书自大丰来。晚太 累,早早睡了。 十八日,阴。下午来办公室,看了刘世德论施耐庵的文章。下午,看了中国社会科学上刘世德论施耐庵 的长文。 十九日,阴。早上,与继珍告别。来到办公室,写给徐慧征同志信。与冒炘谈。他在武汉遇到张国光, 张表示与我和解。十点,乘车场刘冬、王同书往码头。十二点三刻,船开。在船上转了一圈。晚停泊芜 湖时,与王同书上岸,买了酒与蟹,三人剥蟹喝酒,听刘冬同志高论,颇为有趣。 二十日,阴。在东方红一号轮上。早上七点,船靠安庆,与王同书上岸,买了油饼。上午,看刘冬同志 带往会议的论文。晚六点,船靠九江,上岸五分钟即回。 二十一日,雨。晨五点即起,看黑暗中的江水,漫步甲板。九点,抵武汉。雨。三人乘小三轮绕一大 圈,到达武昌之湖滨饭店,报到。认识徐涛、潘世秀、薛洪勣、喻朝刚、杨国祥等。与薛洪勣、王同书 同住一房。张国光、刘土兴、马之法来拜访刘冬同志,谈了会议的筹备情况。午饭后,与王同书同乘公 共汽车至汉阳门,摆渡至汉口,欲浏览市容,然雨又下大,买了一件猫皮背心,计币十四元五角。匆匆 赶回。张惠仁、徐放自北京来。认识李永祜、程熙中、伊永文、孙永都等。晚与伊永文、孙永都谈。看 会议材料。 二十二日,阴。早饭时,遇到黄霖。与伊永文、王晓家谈。上午,张啸虎、陈流沙、聂铁钢、吴丈蜀、 黄瑞云等来看刘冬。与王齐洲谈。九点,湖北《水浒》年会于武昌湖滨饭店开幕。张国光宣读了一些贺 电、贺信等,徐放讲了话,介绍了五二年施耐庵调查的情况。中午吴志达来看。下午,大会发言。梁山 岳中郁介绍了梁山修复情况,之后,刘冬、曹俊杰、王同书、黄友梅、叶元章发言,谈施耐庵情况。晚 上与张惠仁、曹俊杰、薛洪勣、尚达翔谈。武汉教育学院翁柏年来谈。至十二点方眠。咳甚剧。 二十三日,阴。刘冬同志感冒,早饭后,一同至卫生室诊。湖北社科院院长杨锐与张啸虎来看刘冬、徐 放,我等亦在座。大会继续发言,张惠仁、黄霖两个人,包了半天。中午,张国光赠书二册,并谈了希 望刘冬任《水浒争鸣》编委的意思。下午,王晓家、翁柏年、李广柏、我和张国光发言,我讲了一个小 时,听的情绪看来尚佳。晚散步,与吕志远、郭兴良谈,后与黄霖、张惠仁谈。 二十四日,阴。早上散步,与福建师大张文潜及潘世秀谈,与武汉但功荣谈。中饭时与刘道恩谈。下午 大会,陈熙中介绍巴黎与日本的版本情况,潘世秀、尚达翔、周学禹、程金阶、郭兴良、王中文、黄海 鹏等发言。晚上与湖北教育学院王健飞谈,看了张国光给他指责我们的信。刘冬同志召曹俊杰、黄友 梅、王同书谈经验与教训与今后计划。 二十五日,雨。早上,与陈熙中谈版本,看他抄录的巴黎本回目。早饭后,与喻朝刚、杨国祥谈。上 午,邢治平、杨柄校、李永祜、刘冬发了言,黄清泉作了工作总结,张国光又讲了话。会议闭幕。三天 半来,气氛尚好。下午,一个人冒雨去武昌解放路游,买削价雨衣一件。晚与刘冬、王同书谈,又与陈 流沙谈。 二十六日,雨。晨五点半即起,六点,与张国光、翁柏年告别,乘吉普与刘冬、王同书往南湖机场,八 点二十分,乘伊尔十四机离武昌,十点抵南京。与王同书到办公室,接重庆出版社电报,云:“新议校 样寄出请几日内校毕退回凡引文希查对”。 二十七日,雨。上午去办公室,在资料室补充了《一瞥》的第三部分,针对刘世德的有关内容。晚在家 复写一瞥的第三部分。写给喻蘅信。与继珍谈武汉事。 二十八日,雨。下午,晚上,复写《一瞥》的第三部分,共二十二页,毕。咽炎很厉害。 二十九日,阴。晨去门诊部诊。往办公室,写给《学术月刊》、张国光、吴慧颖信。 三十日,少云。收重庆出版社寄来之《水浒新议》清样。下午,开始校对。晚与继珍看电影《人世 间》,颇好。归继续校清样,至十一点后方眠。收孟繁仁信。 十二月 一日,少云。上午,继续看《水浒新议》之清样。赫然来,送来北京施耐庵文物史料座谈会纪略之清 样。校毕纪略。下午,去院里参加学习,由我和刘冬同志谈了武汉会议情况,周钧韬、孙津介绍苏州美 学会的情况。晚,继续校对《新议》,至十点半以后方眠。 二日,少云。上午,继续看《水浒新议》校样。身体不适,寒战,胸闷。夜间早早睡了。 三日,多云。卧床一天。醒来时,顺带看了清样。晚刘冬同志与姚政来看视,甚为感动。 四日,阴。卧床一天,又前天稍好,仍头昏,咳嗽。晚上起来,写给张慧光、周定国同志信,把校样寄 回。因身体不佳,难免仍有错漏。 五日,阴。继珍上午把校样交邮局航空寄走。 六日,多云。上午,起床写了给卢兴基、肖相恺的信。收伊永文寄来之材料,无一言相附,不知其意。 晚写信复之,表示以团结为重。刘冬同志来,又谈施耐庵事。偏头疼甚剧。 七日,多云,挣扎着去机关,上了日语课。写给王同书信。 八日,雪,雨。收黄霖信。 九日,雨。写给王士君信。收聂铁钢信。 十日,小雨,阴。上午,看了章培恒关于施耐庵的考证文章。写给章培恒信。 十二日,少云。星期天。王林书来,陪他去刘冬同志家,不在,与其夫人聊天。 十三日,阴,多云。刘冬同志晚上几点来,讲了他所写的驳刘世德文的大纲,又谈了其他问题。他精神 饱满,专心于学术,令人钦佩。还拟去沙洲调查。 十四日,少云。收喻蘅、肖相恺、徐耀明等信。写给包文灿、肖相恺、黄霖、天一阁等信。晚给聂铁钢 信,并代刘冬同志起草了给日本小川环树信。 十五日,多云,阴。九点半去刘冬同志家,将给小川的信交他过目。他对于施耐庵研究充满了信心。 十六日,多云。晚访刘洛同志,谈了明年的研究规划,对于所内工作的建议。他爱人还削了一个苹果。 人是好的,没有架子,而且热情。至于能否开创一个新局面,恐怕还得由各种因素决定。八点半,归。 誊清了刘冬同志给小川环树的信,许符实同志同意发出。 十七日,多云。上午,发出给小川环树的信。晚饭后刘冬同志来,送来他已经写成的《施耐庵文物史料 辨证》,驳刘世德的,又谈了一下。看刘冬同志文章。 十八日,少云。上午,看刘冬同志之《施耐庵文物史料辨证》,为之字斟句酌,作了一些修改。此文写 得颇有气势,才气横溢,刘世德陋儒式的文章,相形见绌。 十九日,多云。晚姚政来玩。之后,去刘冬同志家,送去文稿,让他再过目一下。《随笔》约他定稿, 想好一个题目:《迷人的悬案——施耐庵考察散记》。 二十一日,多云。收潘公航整理之河阳山关于施耐庵的传说。 二十二日,阴,多云。上午写给徐耀明、吴剑锋、喻蘅信。收《学术月刊》的退稿,将《一瞥》改投 《中国社会科学》。接王士君电话,云《施耐庵研究》要重作研究,要我明天去一下,即去刘冬同志 家,商定了这问题。 二十三日,少云。上午去省出版社,与王士君谈云《施耐庵研究》的问题,决定充实十五万字,把各种 观点的文章都包括进去。十点,去刘冬同志家,汇报了情况。下午身体不适。四点开始,整理了施耐庵 的资料。 二十四日,多云。上午去学日语,复习。借来几本杂志,准备复印。收卢兴基、曹俊杰、张丙钊信。 二十五日,小雪,阴。上午赶去长江路南京人民图书馆,欲复印几份材料,机器坏了,不成。又赶到湖 南路三十三中因接货太多,拒绝承当。又赶到宁海路李灵年家,欲找他帮忙在南师复印,然不在。回 来,请姚政帮助解决,他答应了。下午四点,姚政来说,刘冬同志要我去一下,晚饭前赶去了,原来中 国社科院文学所发来一份重点项目的调查表,两人商量,就施耐庵与《水浒》研究草拟了一份底稿。回 来吃了晚饭,把底稿送到刘洛同志家中。对于刘冬同志提出的调进二人及成立《水浒》研究会,看来他 有所保留。 二十六日,晴。星期天。起来较迟,洗了衣服。写好为《施耐庵研究资料》所加的《编者的话》,一千 馀字。下午,重写补充的《一瞥》的第三部分,剪剪贴贴而已。 二十七日,少云。上午,看了赵令则、叶元章、曹俊杰的三篇谈《水浒》作者的文章,作了压缩修改, 拟编入《施耐庵研究资料》之中。下午姚政来,言复印资料要星期三下午才能拿到。 二十八日,少云。看了长江日报上张国光关于武汉会议的报道。 二十九日,多云。一点半,与姚政去宁海路复印资料。收喻蘅信、张丙钊谈《水浒》中兴化方言文、李 文焕所寄的《吉大学报》与朱一玄的贺年卡。晚看张丙钊文。 三十日,多云。将张丙钊文姚政看,并托语言学会的同志看看。 三十一日,阴。收李文焕信,告《施耐庵研究一瞥》已列入选题计划,要我作些修改。收肖相恺信、王 同书信并文、孟繁仁之贺年片。寄发《理论研究》给有关人。晚把施耐庵文重新修改好,写给李文焕、 孟繁仁信。

 

相关文章:  (欧阳健说水浒)

  • 读《刘世德先生致山东省水浒研究会成立大会贺信》  2012-5-2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