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佘大平说水浒 | 《水浒传》与《金瓶梅》


《水浒传》与《金瓶梅》

 

《水浒传》与《金瓶梅》 佘大平 与《水浒传》一起同属“明代四大奇书”的《金瓶梅》,竟是从《水浒传》中武松与潘金莲、西门 庆的故事“派生”出来的。一部名著竟然派生出另一部名著,这在中外小说发展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这也是《水浒传》之一“奇”。 说起《金瓶梅》,它在中国老百姓当中的知名度是很高的。凡是上过几天学的人,几乎都知道我们 中国有这么一部古典小说。但是读过它的人却很少,而且都说它是一部“淫书”,会污染社会,败坏人 心,千万看不得。确实,《金瓶梅》当中写进了大量色情淫秽的东西,确实看不得。可是话又得说回 来,如果将那些不堪入目的黄色的东西“清洁”掉,余下来的内容,也即是这部古典小说的主要部分, 还是相当不错的。 《金瓶梅》以土豪恶霸西门庆为中心人物,记叙了他巧取豪夺、横行乡里的种种罪恶和荒淫无耻的 生活,深刻地揭露了明代中叶以后封建社会的腐朽没落。鲁迅在他的《中国小说史略》中肯定了这部 书: 作者之于世情,盖诚极洞达,凡所形容,或条畅,或曲折,或刻露而尽相,或幽伏而含讥,或一时并 写两面,使之相形,变幻之情,随在显见,同时说部,无以上之。 西门庆与潘金莲、武大、武松的故事,发生在《水浒传》第23回到第26回当中。《金瓶梅》则用了 六、七回的大篇幅,按照自己的构思,将这个故事加以修改,作为自己的开头。《水浒传》讲述这个故 事,是说武松将西门庆和潘金莲都杀了,将王婆押送官府判了剐刑。《金瓶梅》则改为:西门庆与李外 传在酒楼喝酒,武松赶来寻仇时,西门庆逃走了,只将李外传打死。而潘金莲,则早在武松回来之前, 便已被西门庆娶到家中。直到《金瓶梅》第87回,武松遇赦回来,才将潘金莲和王婆杀掉。而西门庆, 则由于纵欲过度,早在武松回来之前就死了。 值得一提的人物是潘金莲。《金瓶梅》对这个人物的复杂身世作了一番大纵深的改造,扩充了许多 细节:她的父亲是个裁缝,早死。潘金莲才九岁,就被卖到王招宣府学弹唱。十五岁时,又被卖与张大 户;十八岁给张大户做妾,不到一年,张大户死了,张大户的老婆说是被潘金莲害死的。为了惩罚潘金 莲,强迫她改嫁给又矮又丑的武大。后来她和西门庆合谋毒死了武大,又改嫁给了西门庆。即使是在这 个时候,潘金莲的奴婢身份也没有多少改变。她依旧是男人的玩物,依旧是被污辱、被损害者。西门庆 死后,她照样被当作奴婢“便宜”地卖给了别人。 在《金瓶梅》当中,潘金莲虽然还是一个被污辱、被损害的奴婢,但是她做起坏事来,比起她的主 子还坏、还狠、还毒;对待那些与她身份相同的女人,潘金莲心狠手辣、阴险歹毒。她蛮横凶残地对待 小丫头秋菊,就连与她同为西门庆侍妾的李瓶儿,也不放过。 自从西门庆把李瓶儿接进家门,潘金莲的心里就充满了嫉妒。但是在表面上,她对待李瓶儿十分亲 热。李瓶儿生了儿子官哥以后,潘金莲更加嫉妒她。潘金莲暗地里做了一个布娃娃,布娃娃的个头和穿 戴与官哥一模一样,然后训练一只猫去撕咬它。待到这只猫见到了官哥本人,误以为是布娃娃,照样扑 上去撕咬,可怜的小官哥就这样夭折了。可是谁也不知道杀人凶手就是潘金莲。不久,李瓶儿也被潘金 莲活活气死了。 在《水浒传》里,潘金莲尽管被写得很坏,但是在其身上还是有一些值得同情的地方。到了《金瓶 梅》当中,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金瓶梅》的作者将这个人物身上原本就不多的令人同情的东西全都抹 掉,而将她身上的坏东西尽可能地膨胀起来,将这个人物写成了完完全全的“淫妇”、“荡妇”、“坏 女人”。 在西门庆家中,潘金莲安于做奴婢的生活,而把能够给西门庆做第五房小妾当作是“幸福”。她是 心直口快的。在这方面,她似乎还保留了《水浒传》中那个潘金莲的特点。但是,在《金瓶梅》当中, 她的这种心直口快已经掺进了放荡、刁滑、刻薄、狠毒的成分。 读了《金瓶梅》以后,潘金莲这个人物给我们的印象只有淫荡、阴险、恶毒和无耻、下贱。读者给 予她的只有憎恶和鄙视。 《金瓶梅》所描写的潘金莲,从写作艺术的角度来看,或许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形象。比起《水浒 传》中的潘金莲,显得丰满,有血有肉,有自己的艺术个性。可是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读者可能会提 出许多尖锐的批评,因为《金瓶梅》没有写出古代妇女的本质的东西,而将那些非本质的东西过分地夸 大了。 尽管如此,《金瓶梅》在中国小说发展史上仍具有很高的地位,这是值得我们特别注意的。 我们知道,在《金瓶梅》以前出现的长篇小说,都是先由民间口头创作,然后经过说书和戏曲的加 工,最后由文人收集、整理再创作而成。而《金瓶梅》则是第一部直接由文人创作的长篇小说。它的出 现,标志着我国古代小说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从此以后,文人的创作,成为了小说创作的主 流。 《金瓶梅》以现实社会中的平凡人物和家庭日常生活为题材,细致地描写了许多日常生活的场景, 开“人情小说”之先河。这对中国古代小说的发展是一个了不起的贡献。

 

相关文章:  (佘大平说水浒)

  • “寨名水浒,泊号梁山”  2012-7-18 
  • “聚义”与“忠义”的《水浒》  2012-6-25 
  • 李贽与《水浒传》  2012-6-18 
  • “花和尚”为什么也要造反?  2012-6-18 
  • “铁牛”原本是极有灵气的  2012-6-18 
  • 武松也是极有心计的  2012-6-18 
  • 浩气冲天战辽国  2012-5-16 
  • “打方腊”的是是非非  2012-5-16 
  • 侯爷郭勋与《水浒传》  2012-5-15 
  • 《水浒传》与宋金战争  2012-5-15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