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佘大平说水浒 | “生辰纲”是怎么弄丢的?


“生辰纲”是怎么弄丢的?

 

“生辰纲”是怎么弄丢的? 佘大平 《水浒传》第16回“智取生辰纲”的故事,是江湖好汉在梁山聚义之前,第一次同贪官污吏进行的 有组织的斗争。 生辰纲是怎么弄丢的?许多读者看了这个故事以后,心里似乎很明白;可是再仔细想一想,似乎还 有不少地方还不太清楚。一般读者只注意观察晁盖、吴用等人是如何使用计谋,巧妙地劫走了生辰纲, 而不太注意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杨志同全体押运人员的矛盾冲突。正是这种矛盾冲突,使得杨 志的一整套严密的防范措施落了空,这才是把生辰纲弄丢了的最根本的原因。请试想一想:如果以杨志 为头的押运队伍内部非常团结,都真心实意地、不折不扣地按照杨志那一整套严密的防范措施去实行, 即使晁盖、吴用等人的计谋再怎么神机妙算,他们能轻易得逞吗?生辰纲还会弄丢吗? 杨志是“智取生辰纲”故事的主角。他屡遭挫折,由囚徒配军破格提拔起来,委以负责押运生辰纲 的重任。杨志在执行这桩差事的时候特别的卖力气。这一方面是由于他感激梁中书的知遇之恩,另一方 面则因为他是“三代将门”之后,幻想立下汗马功劳,以达到“封妻荫子”的目的。 长期闯荡江湖的杨志,深知贪官污吏的不义之财往往是绿林豪杰劫夺的目标。因此他在押运生辰纲 的路途中十分谨慎小心,对运送生辰纲的队伍管束得极为严格,这就不可避免地同军士们以及老都管和 两个虞侯发生矛盾冲突。 《水浒传》在描写这些矛盾时,着力地渲染天气的炎热,使矛盾冲突得以激化。《水浒传》在这里 直接点明:“此时正是五月半天气,虽是晴明得好,只是酷热难行。”接着又写:“正是六月初四日时 节,天气未及晌午,一轮红日当天,没半点云彩,其实十分大热。”接着又写:“众军人看那天时,四 下里无半点云彩,其实那热不可当。” 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之下,首先发生了杨志同军士们的矛盾冲突。“那十一个厢禁军,担子又重,无 有一个稍轻;天气热了,行不得,见着林子便要去歇息。”杨志担心路途上“不太平”,害怕生辰纲被 劫,因而不准军士们稍微休息一下,“如若停住,轻则痛骂,重则藤条便打,逼赶要行”。于是,杨志 同军士们的矛盾冲突立即就变得激烈起来。军士们地位低,只能听任杨志毒打、辱骂。这些人被逼急 了,也会做出一些反抗的行动。 行动之一是软顶软磨、消极怠工,看到有阴凉的地方就要躺下歇息。杨志要打,他们说:“你便剁 我做七八段,也是去不得了!”杨志“打得这个起来,那个睡倒”,无可奈何。 行动之二是发怨言,散布对杨志不满的舆论。开始时只是对着老都管抱怨:“我们不幸做了军健, 情知道被差出来,这般火似热的天气,又挑着重担……都是一般父母皮肉,我们直恁地苦!”后来,竟 敢当着杨志的面发牢骚了:“提辖,我们挑着百十斤的担子,须不比你空手走的。你端的不把人当 人!” 行动之三是利用老都管同杨志的矛盾,争取老都管的支持。开始时,他们在老都管面前抱怨杨志, 老都管只是淡淡的应付一下,虚虚的表示同情。即使这样,他们也千恩万谢:“若是似都管看待我们 时,并不敢怨怅。”以这种方法将老都管拉到自己这一边来,以求得老都管的庇护。 军士们的反抗行动,给杨志想要安全运送生辰纲制造了严重的危机,为晁盖等人在黄泥岗上成功劫 夺生辰纲创造了条件。 其次是杨志同两个虞侯的矛盾冲突。虞侯的地位低下,杨志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虞侯虽然不像 军士们那样要挑重担子,却也要“背些包裹行李”。由于天气炎热,他们“也气喘了行不上”,杨志便 斥责他们“好不晓事”;他们稍作解释,杨志便骂道:“你这般说话,却是放屁!”两个虞侯既不敢用 言语顶撞他,也不敢消极怠工。但是他们自有绝招,这便是利用老都管对杨志的不满,在老都管面前搬 弄口舌,告杨志的刁状:“杨志那厮强杀只是我相公门下一个提辖,直这般会做大!”一路上,两个虞 侯在老都管面前“絮絮聒聒地搬口”。当然,他们利用老都管同军士们利用老都管不一样,军士们只不 过是在老都管面前抱怨杨志,以求得到老都管的同情和庇护,而两个虞侯则是要加深老都管同杨志之间 的矛盾,利用老都管去整治杨志。 第三是杨志同老都管之间的矛盾冲突。老都管虽说只是梁中书家的仆人,但是他是蔡夫人乳母的丈 夫,又总管梁家的事务,很有些“老资格”,是梁中书的心腹。这次押运生辰纲,只须杨志和两个虞侯 就足够了,但是梁中书对杨志并不十分放心,便把老都管安插进来,以便监督杨志。只此一端,就可以 想见老都管的地位之高了。久闯江湖的杨志当然明白,因而非常担心老都管同他争权。由于老都管是 “城市里人,生长在相府里,那里知道路途上千难万难”,如果指挥权落在他的手里,生辰纲就很难安 全送到东京。而丢失生辰纲的罪责,却要落在杨志的头上。所以,杨志在出发前就当着梁中书的面提 出:如果老都管参加押运队伍,也得听他杨志的指挥,否则,他就不接受押运任务。梁中书无奈,只好 答应。所以,老都管对两个虞侯说:“须是相公当面吩咐道:‘休要和他别拗。’因此我不做声。”然 而,两个虞侯却一语道破了其中的机关:“相公也只是人情话儿,都管自做个主便了。”杨志这一着棋 虽然下得十分高明,却深深地得罪了老都管。在老都管看来,失去了指挥权,就是失去了他作为梁中书 心腹的特权和尊严,这口气是无论如何咽不下去的。在押运途中,他表面上对杨志的所作所为不管不 问,两只眼睛却一直盯着杨志的一举一动,时时刻刻都在寻找整治杨志的机会。军士们对杨志的抱怨, 两个虞侯在他面前搬弄口舌,一方面使他对杨志的积怨更深,另一方面又为他整治杨志提供了口实。所 有这些,对杨志安全运送生辰纲的计划产生了致命的威胁。 在黄泥岗上,军士们、两个虞侯和老都管这三种力量终于汇合在一起,而由老都管出面,同杨志发 生了激烈的冲突。刚开始,老都管见杨志毒打军士,便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好言相劝:“端的热了走不 得!休见他罪过!”谁知杨志不买他的账,甚至责怪他“没分晓”,气得他再也不顾什么体面,厉声呵 斥杨志:“量你是个遭死的军人,相公可怜,抬举你做个提辖,比得芥菜子大小的官职,直得恁地逞 能!”当杨志稍作辩解时,老都管便声色俱厉地责骂他:“你说这话该剜口割舌!今日天下怎地不太 平?”完全摆出了他那梁家总管的架子,大有不压服杨志便不肯罢休的势头。 在这种形势下,杨志也不得不软下来。因为杨志这样地为安全运送生辰纲操心费力,不过是为了求 得梁中书的赏赐和提拔,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是千万不能得罪老都管的。再说,由于他在押运队伍中实 在太不得人心,当老都管出面同他闹别扭时,押运队伍的指挥权就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老都管的手里。杨 志的藤条再也不灵了。这就迫使他不得不接受军士们的请求,同意在黄泥岗上歇一歇;接着又不得不同 意军士们买酒喝——于是就中了晁盖、吴用等人的巧计,被蒙汗药麻翻在地,眼睁睁地看着英雄好汉们 将十一担金珠宝贝全部劫走。 这一回故事突出描写了杨志的警惕性和精明才干,为晁盖、吴用等人的高度智慧作了有力的反衬。 而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矛盾冲突,为“智取生辰纲”的胜利准备了令人信服的条件。

 

相关文章:  (佘大平说水浒)

  • 《水浒传》与《金瓶梅》  2012-7-18 
  • “寨名水浒,泊号梁山”  2012-7-18 
  • “聚义”与“忠义”的《水浒》  2012-6-25 
  • 李贽与《水浒传》  2012-6-18 
  • “花和尚”为什么也要造反?  2012-6-18 
  • “铁牛”原本是极有灵气的  2012-6-18 
  • 武松也是极有心计的  2012-6-18 
  • 浩气冲天战辽国  2012-5-16 
  • “打方腊”的是是非非  2012-5-16 
  • 侯爷郭勋与《水浒传》  2012-5-15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