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佘大平说水浒 | 倒霉的豹子头林冲


倒霉的豹子头林冲

 

倒霉的豹子头林冲 在梁山一百单八位好汉当中,运气最不好,受磨难最多,最倒霉的要数豹子头林冲。为此,林冲曾在朱 贵酒店的粉墙上写了一首诗,感叹自己的身世: 仗义是林冲, 为人最朴忠。 江湖驰誉望, 京国显英雄。 身世悲浮梗, 功名类转蓬。 他年若得志, 威镇泰山东。 豹子头林冲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高级军事教官。这种职务不是很 高,可也不算很低。家里有一位漂亮而且贤惠的妻子,夫妻二人感情很好。对于自己的职业、社会地位 和家庭,林冲都很满意,也非常珍惜。因为妻子长得漂亮,被顶头上司高太尉的干儿子高衙内看上了, 想方设法要陷害他,以图夺妻。 直接替高衙内充当凶手的不是别人,竟是自己十分信赖的好友陆谦。对于看重江湖义气、喜欢交接朋友 的林冲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精神冲击。陆谦还为高俅献“卖刀计”,将林冲骗到白虎堂前—— 旁边耳房里走出二十余人,把林冲横推倒拽,恰似皂雕追紫燕,浑如猛虎啖羔羊。高太尉大怒道:“你 既是禁军教头,法度也还不知道。因何手执利刃,故入节堂,欲杀本官?” 成心害人的,如今是有理有据;被人陷害的,确实是懵懵懂懂地做了一件糊涂事——有理说不出,有冤 无处诉。坏人整好人,实在是容易得很。是坏人太刁,还是好人太憨? 幸好办案的滕府尹良心未泯,不肯听命于高俅将林冲往死里整;其中更亏了“正值有个当案孔目,姓 孙,名定,为人最鲠直,十分好善,只要周全人”,只将林冲判了个“不合腰悬利刃,误入节堂,脊杖 二十,刺配远恶军州”了事。林冲的这条命算是从半路上捡回来了。如此看来,人世间还是好人多于坏 人,只是坏人往往比好人狡猾,能量也大,好人总是迷迷糊糊地挨整。 在押解去沧州牢城的路上,老实巴交的林冲被两个押解公差故意烫坏了双脚。堂堂七尺大汉,八十万禁 军枪棒教头,竟让两个鬼魅似的小人整得苦不堪言,居然连一句谴责的话也不敢讲。两个公差之一的薛 霸反而说: 只见罪人伏侍公人,那曾有公人伏侍罪人?好意叫他洗脚,颠倒嫌冷嫌热,却不是好心不得好报! 而且还“喃喃的骂了半夜”。 林冲为什么不敢回敬几句?为什么不敢揍他一顿?哪怕就是挥动一下禁军枪棒教头的拳头示示威也好。 林冲之所以不敢,是因为他存有幻想,幻想苦撑苦熬到刑满释放,回东京仍旧当他的八十万禁军枪棒教 头,过他的小康生活,他要做个“守法户”。就因为有了这个念头,一只猛虎也就变成了兔子,任凭两 个肮脏鼠辈欺侮。 林冲的倒霉,在很大程度上要怪他自己太软弱。 一个人如果交上了倒霉运气,什么倒霉的事情都会碰上;林冲的遭遇算是应验了这句话。他逆来顺受, 苦撑苦熬,巴望熬过刑期,偏偏连这点可怜的要求也得不到。他到了沧州牢城不久,高俅便派陆谦、富 安来谋害他。草料场一场大火,他侥幸没有被烧死,可是回东京的路却被烧断了。在这忍无可忍、走投 无路的情况下,他才断绝了做“守法户”的念头,一举杀了陆谦和富安—— 陆虞侯叫声“饶命”!吓的慌了手脚,走不动。那富安走不到十来步,被林冲赶上,后心只一枪,又搠 倒了。翻身回来,陆虞侯却才行得三四步,林冲喝声道:“奸贼,你待那里去!”劈胸只一提,丢翻在 雪地上,把枪搠在地里,用脚踏住胸脯,身边取出那口刀来,便去陆谦脸上搁着,喝道:“泼贼,我自 来又和你无甚么冤仇,你如何这等害我?正是杀人可恕,情理难容。”陆虞侯告道:“不干小人事,太 尉差遣,不敢不来。”林冲骂道:“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 刀!”把陆虞侯上身衣服扯开,把尖刀向心窝里只一剜,七窍迸出血来,将心肝提在手里。 只有这个时候的林冲,方才露出峥嵘的个性,显出英雄豪杰的本色。如果他早就这么干,不就免了先前 所受的那些窝囊气、那些痛苦了吗? 当初在东京岳庙里,高衙内调戏林冲的妻子,林冲“恰待下拳打时,认的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 内……先自手软了”。如果林冲手不软,将高衙内揍个半死,虽说肯定会遭到高俅的报复,但是却不至 于象后来那么窝囊。 杀了陆谦、富安,林冲仍然没有摆脱倒霉的坏运气。在奔往梁山的路上,风雪交加,林冲又饥又冷,为 了讨一口酒吃,和众庄客发生争斗,被捆绑吊打了一夜。幸亏遇到柴进,将他解救,才又捡回一条命。 所谓庄客,不过是贵族地主庄园里的奴仆、佃户,他们的社会地位比起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来实在相差 太远,林冲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些人,如今却被这些仗势欺人的家伙毒打、羞辱,正所谓“虎落平川被犬 欺”,这还不算倒霉吗? 林冲好不容易上了梁山,满以为从此可以摆脱倒霉的厄运,过上扬眉吐气的日子,可是没想到等着他的 却是王伦的冷面孔。王伦委婉拒绝他: 争奈小寨粮食缺少,屋宇不整,人力寡薄,恐日后误了足下,亦不好看。略有些薄礼,望乞笑留。寻个 大寨安身歇马,切勿见怪。 王伦毕竟是多喝了一些墨水的,说出话来彬彬有礼,理由充分,滴水不漏。但是绕来绕去就是一个意 思:拒绝林冲上梁山。后来实在推脱不过去,王伦又提出要林冲在三天之内,“把一个投名状来”。根 据朱贵的解释,所谓“投名状”,就是“教你下山去杀得一个人,将头献纳”,以表示真心入伙。 干这种杀人的勾当,对于一个禁军教头来说不是什么难事,问题就出在林冲的运气实在太糟糕了。头一 天,他“从朝至暮,等了一日,并无一个孤单客人经过”;第二天,“伏到午牌时候,一伙客人约有三 百余人,结踪而过,林冲又不敢动手”;第三天更不妙,等到天黑才遇见一个单身客人,偏偏这客人是 武艺高强、不在林冲之下的青面兽杨志,于是两人“一往一来,斗到三十来合,不分胜败”。这真是俗 话说的:“破屋偏逢连阴雨,行船遭遇打头风”,连上梁山入伙造反也这么难,林冲算是倒霉透了。 《水浒传》为林冲设计了这么多的磨难,给了他一个这么倒霉的运气,就是为了要突出表现“逼上梁 山”的那个“逼”字。林冲是被“逼”上梁山较早的好汉,可以说是表现“逼上梁山”的代表人物。 “逼”林冲的有高俅和高衙内,有林冲的好友陆谦,有富安和押解差人,有庄客,有沧州牢城的管营、 差拨,还有王伦,等等。整个社会都容不下他,整个社会都在“逼”他。有了这么多来自社会四面八方 的“逼”,林冲能不倒霉吗?也正是有了这么多的“逼”,才使得林冲义无返顾地上了梁山。陆谦、富 安要下毒手,林冲就杀了他们;王伦不许他上梁山,林冲就动刀子火并。 倒霉的运气反倒帮了林冲的忙,成就他走上了反抗朝廷的造反之路,使他成为震动朝廷的英雄豪杰。

 

相关文章:  (佘大平说水浒)

  • 《后水浒传》与民族英雄岳飞  2012-7-18 
  • 反贪官的曲曲折折  2012-7-18 
  • “生辰纲”是怎么弄丢的?  2012-7-18 
  • 《水浒传》与《金瓶梅》  2012-7-18 
  • “寨名水浒,泊号梁山”  2012-7-18 
  • “聚义”与“忠义”的《水浒》  2012-6-25 
  • 李贽与《水浒传》  2012-6-18 
  • “花和尚”为什么也要造反?  2012-6-18 
  • “铁牛”原本是极有灵气的  2012-6-18 
  • 武松也是极有心计的  2012-6-18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