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佘大平说水浒 | 这个女人太可恶


这个女人太可恶

 

这个女人太可恶 佘大平 宋江在上梁山之前,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坏了。虽然说不上是九九八十一难,但是说他九死一生却是 不算夸张的。自从杀了阎婆惜,宋江一直是东躲西藏,亡命江湖。好不容易盼到了朝廷大赦,只给他判 了刺配江州,总算保住了性命。然而,在江州,偏偏遇上了“黄蜂刺”,硬说他写了“反诗”,还是要 砍他的脑袋。宋江装疯卖傻,被“黄蜂刺”识破;梁山制造假信营救他,也被“黄蜂刺”揭穿。最后, 宋江还是被绑赴刑场,只等午时三刻一到,就要开刀问斩。如果不是李逵和梁山好汉拼死相救,宋江的 脑袋早就被砍下来了。 以上说的是一段十分热闹的故事,而且还关系到江湖好汉第一次联合的大行动,所以读者都很熟 悉。但是,在这之前,宋江还遇到了一次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磨难,也是差一点就要被砍掉了脑袋, 读者却不大注意了。 这一次给宋江制造坏运气的是个女人,是清风寨正知寨刘高的老婆。这个女人在《水浒桩》里出场 时,正在为其母扫墓。所以《水浒传》这样介绍她: 身穿缟素,腰系孝裙。不施脂粉,自然体态妖娆;懒染铅华,生定天姿秀丽。云含春黛,恰如西子 颦眉;雨滴秋波,浑似骊姬垂涕。 看来,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大概能赶得上潘金莲。怪不得好色的王矮虎一见到她,就不要命地“爱” 上了她。但是,在这样一副漂亮的皮囊里面,却是有如“黄蜂刺”一样的坏心肠。清风寨副知寨小李广 花荣对宋江说: 打紧这婆娘极不贤,只是调拨他丈夫行不仁的事,残害良民,贪图贿赂。 宋江撞上这个女性“黄蜂刺”,倒了霉,也要怪他不问清缘由,不分青红皂白地滥施仁义。当时, 宋江杀了阎婆惜以后,藏匿于江湖,在孔太公庄上躲了些日子,又投到清风寨来,想到花荣这里再躲几 天。路过清风山,被清风山的强人燕顺、王英和郑天寿劫上了山,被当作普通的“牛子”要剜出心来做 醒酒汤吃: 只见一个小喽罗掇一大铜盆水来,放在宋江面前;又一个小喽罗,卷起袖子,手中明晃晃拿着一把 剜心尖刀。那个掇水的小喽罗,便把双手泼起水来,浇那宋江心窝里——原来但凡人心,都是热血裹 着,把这冷水泼散了热血,取出心肝来时,便脆了好吃。 这篇文字讲述如何剜出人心,讲得详细而且完整,里面还有一点“理论”性的东西,算得上是一篇 奇文。当然,这篇文字也揭示了古代江湖上流行的愚昧与野蛮。但是,宋江是死不了的,因为他是“星 主”下凡——就在剜心尖刀即将扎进胸膛的那一刹那,宋江鬼使神差地叹了一口气,告诉清风山的强 人,他是及时雨宋江——于是,清风山强人的三位头领立即一齐跪倒在宋江的面前。于是,在一刹那 间,宋江便由“醒酒汤”变成了山寨的贵宾。这么一来,宋江在山寨的日子便过得十分惬意快活了。 有一天,宋江看到王矮虎抢了一个女人上山来做“压寨夫人”,便不管王矮虎愿意不愿意,也不打 听这个女人应该不应该救,便强要将这个女人放回去。为此,宋江还沾沾自喜,自以为又做了一件积阴 德的大好事、大善事。其实,这里头还有一种潜意识在作怪:此时的宋江虽然亡命江湖,同一些绿林豪 杰打得热乎,但是他并不想做“贼”,不想落草;而且,凡是做官的,不管是不是贪官,他都敬重,都 想去巴结巴结。这恐怕也是造成他命运不好的原因之一。 不久,宋江到了清风寨,立即将他做的这件大好事洋洋得意地、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花荣。花荣却认 为这个女人太坏,不应该救她:“正好叫那贱人受些玷辱。”宋江反而教训花荣:“闲弟休如此浅 见。”然而,宋江那整天唠叨要广行仁义、要多做善事的嘴巴,很快就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实掴了一 个大巴掌。 这个女人一回到她丈夫的权力能够管得着的地方,便将原先在清风山寨的那副可怜相完全抹去,对 丈夫的下属吹开了牛皮:“那厮捉我到山寨里,见我说道是刘知寨的夫人,唬得那厮慌忙拜我,便叫轿 夫送我下山来。”她对自己的丈夫也吹牛:“便是那厮们掳我去,不从奸骗,正要杀我,见我说是知寨 的恭人,不敢下手,慌忙拜我,却得这许多人来抢夺得我回来。”明明是她在清风山寨里哭哭啼啼,可 怜兮兮,逢人便“插烛也似”乱拜,如今却说人家拜她。这女人实在不简单,是个富于想象力的说假话 的能手。遇到这种人,宋江能不倒霉吗? 元宵节观灯时,这个女人发现了人群中的宋江,立即对丈夫刘知寨说:“兀那个黑矮汉子,便是前 日清风山抢掳下我的贼头。”当宋江为自己争辩无罪时,这个女人竟当面指着宋江说:“你这厮兀自赖 哩!你记得教我叫你做‘大王’时?”这两句话非常恶毒,等于是给宋江定了死罪。这个女人说的完全 不是事实。 当时,在清风山寨上,这个女人被宋江救了,这个女人便“ 插烛也似拜谢宋江,一口一声叫道: ‘谢大王!’宋江道:‘恭人你休谢我,我不是山寨里大王,我自是郓城县客人。’”宋江早已将自己 的身份说得一清二楚。而且,是这个女人自己为了要感谢宋江的救命之恩,要掏心掏肝的巴结宋江,便 主动地左一个‘大王’,右一个‘大王’地贴着心肝乱叫的。如今,这些全都被颠倒过来。这个女人恩 将仇报,实在是坏透了。不仅如此,她还狐假虎威,指着宋江大骂:“这等赖皮赖骨,不打如何肯 招!”结果是“打得宋江皮开肉绽,鲜血迸流”。 当宋江被打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时候,他可能意识到:这辈子算是完了。因而,他可能后悔过: 如果杀了阎婆惜之后立即上山落草,无论到哪个山头,都可以坐上第一把交椅;再不济的结果也不会如 此之惨!他还可能后悔:他那滥行仁义,不分好人、坏人都去爱他们,确实是行不通的。不久,清风山 寨的头领们重又捉住了这个坏女人,宋江不顾王矮虎要保护这个坏女人的企图,支持燕顺将她“一刀挥 为两段”。从这件事可以推知,宋江当时是极有可能作过认真反省的。 认真说起来,这个女人比“黄蜂刺”更坏。因为宋江没有给过“黄蜂刺”什么好处,而对这个女人 却有救命之恩。中国人认为,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宋江给予这个女人的,远不是“滴水”可 比的。她不仅不报,反而以卑鄙的手段加害于宋江,害得宋江遭受毒刑拷打,差一点成了刀下之鬼,还 由此而累及宋江的好友花荣。这样的女人,不是比“黄蜂刺”还毒吗?宋江那时候,农夫与毒蛇的故事 可能还没有传到中国来。这个故事说:一条毒蛇在雪地里冻僵了,一位好心的农夫把它放进自己的衣服 里,用体温暖着它;毒蛇被救活了,它苏醒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它的恩人咬死了。将宋江比作 农夫,将这个女人比作毒蛇,是有点落俗套,不新鲜,是大家嚼过无数回的馍馍,没有味道;但是,我 们不得不承认:这个比方是非常贴切的。 这个女人的故事虽然不多,可是有关她的故事却为《水浒传》的情节发展起了很大作用。通过这些 故事,清风山的强人燕顺、王英和郑天寿投向了梁山,清风寨的副知寨花荣造了反,还将朝廷的两员大 将秦明和黄信也“逼”上了梁山。由于这个坏女人,却给梁山增添了六员虎将,极大地壮大了梁山的力 量。用哲学上的话来说,这叫坏事变成好事。

 

相关文章:  (佘大平说水浒)

  • 谁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2012-8-31 
  • 街谈巷语中的水浒故事  2012-8-31 
  • 倒霉的豹子头林冲  2012-8-31 
  • 《后水浒传》与民族英雄岳飞  2012-7-18 
  • 反贪官的曲曲折折  2012-7-18 
  • “生辰纲”是怎么弄丢的?  2012-7-18 
  • 《水浒传》与《金瓶梅》  2012-7-18 
  • “寨名水浒,泊号梁山”  2012-7-18 
  • “聚义”与“忠义”的《水浒》  2012-6-25 
  • 李贽与《水浒传》  2012-6-18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