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争鸣文库 | 论宋江郓城故事在《水浒传》中的意义


论宋江郓城故事在《水浒传》中的意义

 

论宋江郓城故事在《水浒传》中的意义 朱明秋 《水浒传》[1]中与宋江和郓城相关的故事主要有这么几个:晁盖智取生辰纲、宋江怒杀阎婆惜、宋江奔 丧被抓刺配江州、宋江遇九天玄女、宋江衣锦还乡。为论述方便,宜先对这几个故事的内容略作些回 顾—— 晁盖智取生辰纲:该故事是众所周知的,说的是北京大名府留守梁中书搜刮了十万贯金珠宝贝玩器等 物,欲送往东京给岳父当朝太师蔡京祝寿;但生辰纲在押送途中却被郓城东溪村的晁盖和吴用等八人用 计谋劫夺了。 宋江怒杀阎婆惜:晁盖等人劫夺“生辰纲”的事情暴露后,官府前去抓捕。郓城县押司宋江偷传讯息, 放走了晁盖等人。晁盖等上梁山后,为报宋江救命之恩,派刘唐携礼物到郓城县答谢。宋江推辞不成只 好留下书信和黄金一条,不料是夜这些东西被其私通张文远的外室阎婆惜发现并以此要挟,争执中宋江 怒而杀之。 宋江奔丧被抓刺配江州:宋江杀惜后先是逃回祖居地郓城宋家村父亲处隐藏,不久躲到沧州柴进庄园, 半年后转往孔太公处,后来又到了清风寨。在清风山救了清风寨知寨刘高之妻,却被此女人恩将仇报, 诬其为贼头,花荣为其大闹清风寨后,收得秦明、黄信等人欲同上梁山,却因收到一封家书急奔父丧而 被郓城官府擒捉后刺配江州。 宋江遇九天玄女:宋江到江州后不久,因在浔阳楼醉题“反诗”被判死罪,命悬一刻之际得梁山众英雄 法场相救。大闹江州后,他和大伙上了梁山。随后回郓城搬取老父,不意遇官兵追拿。宋江慌不择路, 误入绝路还道村,不得已躲入一座破旧古庙的神厨中。危急关头,得九天玄女娘娘显灵,卷起怪风,降 下黑云,救其性命。随后有两名青衣童子接引其来到一座金碧交辉的大殿上,拜见了仙容正大、形象威 严的玄女娘娘。 宋江衣锦还乡:宋江等接受了朝廷招安,为国家打败大辽、平了方腊之后,他与宋清回到郓城宋家村修 设好事,请僧命道,荐拔亡过父母宗亲,并重建九天玄女庙宇。 这五个故事都是与郓城相关的、都不是寻常的小事。五件事的后四个主角都是宋江,记述了他从脱离主 流社会、亡命江湖到重新回归主流社会的过程。第一件事情原本与他无涉,但他之所以会脱离主流社 会、亡命江湖是因为救了晁盖、为义不顾忠所致,因而,晁盖智取生辰纲之事可说是宋江故事的前奏, 故而,这五件事可统称为“宋江郓城故事系列”。张锦池先生曾指出:《水浒传》的结构形态是“群山 万壑赴荆门”式的,“‘群山’中有一主脉,主脉就是宋江的人生道路及其价值观念”。[2]由此,我们 未尝不可以说宋江的这些郓城故事是全书的关键所在。这些关键故事在书中主要起到了三个作用: 一是借宋江的亡命过程,串联起了一大批好汉[3]。 宋江因杀惜事离开郓城、避难沧州时与武松相识结为兄弟;转到白虎山孔太公处后每日与自己的两个徒 弟孔明、孔亮相处;去清风寨找花荣的路上,于清风山结识了燕顺、王英、郑天寿三人;与花荣大闹清 风寨之后,收得秦明、黄信等人;欲与花荣等去梁山的路上,于对影山劝收了吕方、郭盛;随后路遇石 勇;发配江州的路上,结识了李立、李俊、童威、童猛、穆弘、穆春、薛永、张横等;至江州后遇戴 宗,会李逵、张顺。金圣叹在《阎婆大闹郓城县 朱仝义释宋公明》一回的回批中说:“即如宋江杀婆惜 一案,夫耐庵之繁笔累纸,千曲百折而必使宋江成于杀婆惜者,彼其文心,夫故独欲宋江离郓城而至沧 州也。……宋江不走,武松不现。”[4]此评可谓的见。而且,作者不只是借宋江的亡命过程,简单串联 起这二十几个好汉,还借此过程一一介绍了他们各自的长相、身份、来历、性格、特长甚至是相互之间 的关系,等等,里面有不少曲折离奇又异彩纷呈的故事。如花荣是个“齿白唇红双眼俊”的年少军官, 是清风寨的副知寨;他能百步穿杨,坐在正厅里,不管是大门左边门神的骨朵头还是大门右边门神的头 盔上朱缨,说射就能射,且都是不偏不斜,正中目标;临阵对敌不慌不忙,智勇双全,且有仁慈之心, 不以多杀为要;他本是秦明的下属、后来成为秦明的小舅子,他和秦明与黄信原本都是关系不错的朋 友……,这些信息都是宋江到清风寨以后作者以他的行踪、借他的经历陆陆续续描述出来的。又如,李 逵的长相“黑熊般一身粗肉,铁牛似遍体顽皮。交加一字赤黄眉,双眼赤丝乱系。怒发浑如铁刷,狰狞 好似狻猊”这是宋江在江州所见。李逵是江州牢城里的一个小牢子,祖贯是沂州沂水县百丈村人,叫做 黑旋风,他乡中叫他李铁牛;因为打死了人,逃走出来,虽遇赦宥,却流落江州,不曾还乡;因酒性不 好,很多人怕他;能使两把板斧、兼会拳棍。这些是宋江到江州以后的所闻(戴宗告知)。至于对影山 下,一身红的吕方,骑着一匹赤马、带着一百多号红衣红甲的人马和穿了一身白、骑着一匹白马、带着 一百多号白衣白甲人马的郭盛比武的精彩场面:“绛霞影里,卷一道冻地冰霜;白雪光中,起几缕冲天 火焰。故园冬暮,山茶和梅蕊争辉。上苑春浓,李粉共桃脂斗彩。……左右红云侵白气,往来白雾间红 霞”;“两边红白旗摇,震地花腔鼓擂”的壮美景象亦是从江湖途中的宋江等人的视角写出。 二是借遇九天玄女一事预言宋江后来的政治命运和梁山事业的发展轨迹。 宋江遇九天玄女一节,无论是九天玄女还是她手下的青衣童子,都称宋江为“星主”,九天玄女授其三 卷天书之时,还传下“法旨”,要他“替天行道,为主全忠仗义,为臣辅国安民。去邪归正,……”。这 等于预言他以后将会成为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星中的主宰者,并带领他们替天行道、辅国安民、 回归主流社会。笔者认为,此节中的“还道村”村名应是有所寓意的:“道”,根据前后文,可理解为 “正道”,也可理解为是“替天行道”之“道”。还道村“团团都是高山峻岭,山下一遭涧水”,只有 一个出口,这意味着宋江别无选择,只能按九天玄女的指示领着大伙走招安之路,使一百零八将由讲江 湖义气的哥们成为忠义双全的英雄,这是他作为星主必须完成的任务,否则就会“罪下酆都”,九天玄 女也解救不了他。 玄女授予天书时还赠给宋江四句天言:“遇宿重重喜,逢高不是凶。北幽南至睦,两处见奇功”。“遇 宿重重喜”中的“宿”是指殿前太尉宿元景,这句天言后来两次应验,一次是在第59回,宿太尉奉旨到 西岳降香,梁山好汉将其截获、软禁,冒其名赚开华州城,救出被拿入大牢的史进和鲁智深;另一次是 在第81回,宋江等通过宿太尉的关系,最终实现了梁山泊全伙受招安的政治目标。“逢高不是凶”中的 “高”是指殿帅府太尉高俅。高俅是个奸臣,专与梁山泊作对,并亲率大军征讨梁山(第78回至80 回),但这对于梁山来说,并非坏事,因为高俅兵败被俘后,会成为梁山义军受招安的重要契机。后面 两句天言中的“幽”指北方的辽国(幽州曾为辽国所占),“睦”指南方的方腊(睦州是方腊的根据 地)。这两句天言是预言宋江等受招安后,北征辽国、南擒方腊,两处建功立业。很显然,这四句天言 是后来梁山事业发展轨迹的预言。 三是借遇九天玄女之事强化了整部《水浒传》的神奇色彩。 小说第一回写洪太尉误走妖魔一节即奠定了整部小说的神奇色彩。因为在写到洪太尉坚持要看龙虎山伏 魔殿的妖魔,且伏魔殿的碑石上凿着“遇洪而开”四字时,作者感叹说这是“天罡星(和地煞星)合当 出世”,是“天数”使然;且在第1回的末尾,石碑被放倒、石龟被掘起、青石板被扛起之后,底下现出 了一个万丈深浅地穴,“穴内刮剌剌一声响亮……那一声响亮过处,只见一道黑气,从穴里滚将起来, 掀塌了半个殿角。那道黑气直冲上半天里,空中散作百十道金光,望四面八方去了”。这番描述之后, 作者在第2回回前诗咏叹说:“千古幽扃一旦开,天罡地煞出泉台”;随后还借龙虎山主持真人之口转述 其祖老天师的话:“此殿内镇锁着三十六员天罡星,七十二座地煞星,共是一百单八个魔君在里面。” 并说:“如今太尉放他走了,怎生是好!”这些描述及话语清楚地说明,洪太尉误走妖魔的过程就是 《水浒传》一百零八将降生的过程;他们都不是凡人,是神魔降生人间。这个开端给整部小说罩上了浓 厚的神奇色彩。小说的最后一回写了宋徽宗亲书圣旨,让济州于梁山泊起盖庙宇,大建祠堂,妆塑宋江 等神像之后,有绝句一首曰:“天罡尽已归天界,地煞还应入地中。千年为神皆庙食,万年青史播英 雄”。显然这是对第一回一百零八将降生时神奇色彩的照应。小说以一百零八个神魔降临人间开始,以 他们由人又重新变为神祗结束,这是一个圆。 而接近小说中间地段的第42回《还道村受三卷天书 宋公明遇九天玄女》与第71回《忠义堂石碣受天 文 梁山泊英雄排座次》则一起对整部小说的神奇色彩进行了强化。第42回有回前诗说:“路通还道非 侥幸,神授天书岂偶然。遇宿逢高先降谶,宋江原是大罗仙。”还借玄女娘娘之口进一步点明了宋江的 前世今生:“玉帝因为星主魔心未断,道行未完,暂罚下方,不久重登紫府。”这显然是对第一回所述 一百零八将是神魔降生之神奇色彩的照应和强化。第71回里,那块从天门中间卷出的火团尤其是从火块 入地之处掘出的石碣也是对整部小说神奇色彩的照应和强化:该回有回前诗曰:“光耀飞离土窟间,天 罡地煞降尘寰”;石碣上面有宋江等三十六个天罡星、朱武等七十二个地煞星的姓名;作者还借宋江之 口评价道:“(这是)上天显应,合当聚义”。 很显然,宋江遇九天玄女一事是关键中的关键,因为正是它使宋江的命运发生了重大的转折、梁山事业 发生了重大的转折、整部小说的内容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如果没有这个情节,一百零八将后来是否会全 体成为为国尽忠、效命沙场的国家级好汉,恐怕很难说。同时该情节还强化了整部小说的神奇色彩。 从上面的分析可看出:郓城县的确是小说《水浒传》故事的重要策源地之一和关键故事的发生地。据说 郓城民间素有“水浒一百单八将,七十二名在郓城”的说法;笔者认为,郓城地方政府以后在做宣传 时,在方便的时候,不妨在该说法的后面再加上一句:“关键故事在郓城”。

 

相关文章:  (水浒争鸣文库)

  • 《水浒传》何以选择梁山泊  2012-10-9 
  • 论张竹坡金圣叹小说批评的异同  2012-10-9 
  • 从存在主义角度看金圣叹评点《水浒》的动机矛盾  2012-10-9 
  • 金圣叹对《水浒传》传播的重大贡献  2012-10-9 
  • 金本《水浒》的历史地位  2012-10-9 
  • 鲁迅、胡适和钱穆、陈寅恪的金圣叹与《金批水浒》评论述评  2012-10-9 
  • 怎样开拓《水浒》研究的新局面?   2012-10-9 
  • 《水浒争鸣》第十三辑目录  2012-10-9 
  • 《水浒争鸣》特辑目录  2012-9-2 
  • 传统文化与四大名著论纲  2011-6-26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