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争鸣文库 | 评唐冰《书里书外话水浒》


评唐冰《书里书外话水浒》

 

书里书外,妙趣横生 ——评唐冰《书里书外话水浒》 江苏周玉奇 有一天,当一个人用21世纪的时尚语言穿越《水浒传》中的人物情节会怎样? 唐冰自言:平生只读过一本书——《水浒传》,余皆为浏览。偶有所得:《水浒传》的书外另有天地, 与书中的世界各臻其妙,相映成趣,因辑为《书里书外话水浒》。由此可见,唐冰对《水浒传》是情有 独钟。读唐冰的《书里书外话水浒》,有时候,我禁不住冒出奇怪的念头,一个女人心细如发,一个女 人聪慧如此,真的让人很恐怖啊。坦率地说,她无女侠的身姿,却又像女侠一样健步如飞地走进水浒, 然后又飘然而出,成就这一本书话。 她是个笑口常开的女性。她就是在博客上写一写,自娱自乐,没想到,这样一本《书里书外话水浒》就 在2011年3月的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炉了。 唐冰对《水浒传》产生深厚的兴趣,不无道理。元末明初,这样一部来自底层百姓口头传诵到施耐庵蛰 居花家垛创作而成的小说,无疑具有生活的真实,达到了现实主义艺术的高度成就。 小说一经问世,好评如潮,一时洛阳纸贵。几百年来,对小说的评论如过江之鲫。有分析小说主题思想 的,有评其人物形象的,有指点艺术风格的,有考评作者生平的,有探究人物出处的,有说招安结局 的,有谈宋江人物悲剧的,有将鲁智深与李逵放在一起比较分析的,有偏爱小说中的女性形象,如孙二 娘、顾大嫂、扈三娘、潘金莲、阎婆惜的……可唐冰另辟蹊径,她偏偏对《水浒》里“边角料”感兴 趣,如书中的雪、服装、主食、水果、节日、出行、婚姻、酒茶肉、和尚道士、宋江的手腕和梁山兄弟 的恩恩怨怨等。没有这些“边角料”,小说还有血肉吗?小说还会有生活的气息吗?关键是今天有一个 人注意到了这些边角料的东西,然后执笔为文,成一家之言,也算是填补了《水浒传》另类评论的空白 吧。。 你看书中的目录:《水浒传》中的服装,《水浒传》中的酒,《水浒传》中的茶,《水浒传》中的肉, 《水浒传》中的知识分子、识字分子及文盲,《水浒传》中的梁山后勤集团,《水浒传》中的通缉令, 《水浒传》中的物流,《水浒传》中的家政……是不是会有按捺不住的阅读冲动? 书里书外,一语中的 几百年来,亿万读者爱读小说《水浒传》,是因为其主题深刻,是因为其情节扣人心弦,是因为其人物 鲜活生动,而唐冰作为读者之一,偏偏看中了《水浒传》中那些边边角角的东西。 女性对服装有天然的兴趣,唐冰亦然。 在“《水浒传》中的服装”这一节中,她这样评点武松与潘金莲之间的一匹缎子:武松和武大郎相见 后,他就搬到武大郎家,“过了数日,武松取一匹彩色缎子与嫂嫂做衣裳”,“那妇人笑嘻嘻道:‘叔 叔,如何使得!既然叔叔把与奴家,不敢推辞,只得接了’”。就在这一匹缎子的送与收中,有了许多 的微妙:既写出了武松对兄嫂的尊敬,又写出了潘金莲的动心,为下文作了必要的铺垫。 说了行者,再看唐冰怎么评价公孙胜、鲁智深和安道全:穿上了“鹤氅道袍”的公孙胜,平添了几分仙 风道骨,穿上了大红袈裟的鲁智深,也有了几分得道高僧的模样。武松却依然一如往常,保持自己的穿 衣风格,还是穿着那件黑色的直裰,让人们感受到了他的冷峻。神医安道全,居然是穿着一身素衣,是 他身为医生,更爱洁净的体现吧? 唐冰谈梁山排座次后的重阳节,宋江作的《满江红》词中有“头上尽教添白发,鬓边不可无黄菊”的句 子,可见当日聚义厅上,人人都鬓插菊花。这该是杜牧的“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的现实 表现。梁山兄弟当然不是因“开口笑”而相逢,但人人满头菊花,也是聚义厅中难得的温情时刻。 梁山兄弟爱打扮,刀光剑影见温情。 一句“从书的总体风格来看,《水浒传》无疑是朴素的,但书中那些多彩的服装,又为其抹上了耀眼的 亮色。”无疑成了这一篇章的豹尾。 唐冰在“《水浒传》中的酒”一节中,另辟蹊径:陆文夫先生在《酒话》一文中写道:“中国的文化, 特别是文学和酒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诗酒文章往往是相提并论的,中国古代的诗人和文豪很少有不饮 酒,不写酒的。唐宋诗人不用说了,如果把《红楼梦》来个节酒本,把凡属有酒处都删去,那《红楼 梦》还有什么可读的?”然后谈红楼:确实,《红楼梦》中有许多地方写到了酒,史湘云醉眠芍药裀, 就使看过《红楼梦》的人永远不忘。最后落笔到《水浒传》:但写酒更多的,却要算是《水浒传》。从 此进入了水浒与酒的汪洋世界。 唐冰也带着我们在那水浒与酒的汪洋世界里遨游。 作者信手拈来陆游的诗佐证:陆游在他的《游山西村》一诗中写道:“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 豚”,可见,浑,是农家自酿酒中好酒的特点——浑酒该是非常醇美的酒。 在这里,酒文化与古诗文融为一体了。读这样的文字妙不可言,没有枯涩之感。 作者在写完《水浒传》中的酒这一节后由衷感叹:酒和血,是《水浒传》中写得最多的液体,打开《水 浒传》,只见酒气冲天,血流成河——《水浒传》,是蘸着酒和血写成的。 诚哉斯言! 作者谈到“水浒传中的节日”,这样评论:《水浒传》中的元宵节,每一次都是以热闹开场,最后却又 有了悲剧性的结局,让人深切地感受到,这实在是一个表面繁华,却潜伏着无数的危险的时代。 如果说史进和少华山头领们赏月,是兄弟赏月,更多的体现的是兄弟之间的义气,那么,武松在张都监 家的赏月,就有了温情脉脉的家庭气氛。 《水浒传》中所写到的元宵节、盂兰盆节、中秋节、重阳节、腊八节等,每一个节日中的风俗,都和梁 山头领们的命运息息相关……在过节的气氛渲染和习俗叙写中,《水浒传》的故事更加紧张,情节更加 发展,人物的性格更加鲜明,也让人更加感受到了生活的情趣。而且,过节的热闹与欢乐,和接着发生 的紧张与惨烈,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作者写到“《水浒传》中的兄弟”,最后一语中的:在这一片兄弟情谊之下,是不是还会有一些兄弟不 和的暗流在涌动?他们的恩怨,真的都一笔勾销了吗? 作者谈“《水浒传》中的婚姻及其它”:打开《水浒传》,满纸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书中写到的家庭 和婚姻,也少有温情,一样是剑影刀光,腥风血雨。 唐冰作为女性,此处与施耐庵一样,生出无限的同情。作者说到“《水浒传》中的雪”:原来,世上的 所有事都得讲究一个度,圣人云:“过犹不及”。有时,过了,也会造成巨大的灾难。 在翔实的材料中提出论点,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又有坚实的论据佐证,血肉丰满,令人信服。 书里书外,浮想联翩 作者并不就事论事,常常会展开关于文学的或文化的思考与丰富的想象。在“《水浒传》中的服饰”一 文中,作者这样想象渔人的服饰:东平的警察局长何涛带人去捉拿、吴用等人时,看到“船头上立着一 个人,头戴青箬笠,身披绿蓑衣,手里撚着条笔管枪”的,有认得的告诉何涛,这就是阮小二。而唐代 诗人张志和的《渔歌子》写道:“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 归”,青箬笠,绿蓑衣,就是渔人们的常见服装,这主要是因为他们与水打交道,身上的衣服容易被打 湿,穿上箬笠和蓑衣,可以防湿。而且,读《渔歌子》,可以从这样的装束中读出穿衣人的飘逸,可 是,穿着同样服装的阮小七,却是在与官府对抗,这样的服装,又给人非常强悍的印象。 作者从阮小二的服饰联想到唐代诗人张志和的《渔歌子》,还读出了渔人的飘逸和阮小二的强悍,真是 一石三鸟! 《水浒传》中没有正面出现葡萄的果实,却出现了葡萄架。 葡萄架,总是给人风雅的印象,那么,家中有葡萄架的人家,也该是有点文化、有点品味的人家,《水 浒传》中最有资格拥有葡萄架的该是柴进家了。可是,作者安排的家中有葡萄架的却不是他家,而是晁 盖和孙二娘家。 读书至此,会心一笑。想想也是,那葡萄架真是放错了地方啊。 “那妇人向厨中烧起火来,便去溪边淘了米,将来做饭”。这样的情景,让人想起了《诗经•生民》中的 “释之叟叟,烝之浮浮”。淘米时的“嗖嗖”的声音如在耳畔,蒸饭或饭时的上升的蒸汽如在眼前—— 一个烧了六斤米的饭的大锅,水正开着,米正滚着,饭香四溢。 远在诗经时代,那百姓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一切都有赖于唐冰的想象了。 说到水浒传中的婚姻,说到林冲最终孑然一身病死寺中的悲剧,作者又展开了丰富的想象:也许,林冲 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在他的心里,他的娘子,就是他一生的怀念,别的所有的女 子,都无法取代她的位置;也许,是他再没有遇到让他满意的女子,他宁可不再娶妻。更岂有此理的, 是他擒来的扈三娘被宋江配给了王矮虎。要不然,让扈三娘嫁了林冲,英雄美人,也许可以成就一段美 满的姻缘。 书里书外,妙语如珠 书中妙语如珠,让人喷饭。读来轻松自如,作者带着读者在古代和当代的生活长廊里自由穿越。 《水浒传》中还写到王婆为了帮西门庆勾搭潘金莲,特地设下了请潘金莲为自己做送终服装的圈套。就 是为了这套寿衣,葬送了被害者武大郎的性命,引出了武松怒杀潘金莲和西门庆,真可以称得上是一套 寿衣引发的血案。这“一套寿衣引发的血案”,好像类似的电视剧不少,读来忍俊不禁了。 看起来,这些喝酒的,都喝得痛快,因为没见他们中有谁劝酒,看来都是“感情深,一口闷”。端起大 碗,一抬头,一仰脖子,一饮而尽,确实当得起“生死之交一碗酒”。对“感情深,一口闷”,我们太 熟悉了,由此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虽然宋江问的是皇帝的绯闻,而且是人所共知的绯闻,可在茶坊中还是不可,看来,那时的茶坊中 也是“莫谈国事”的,只不过没有张贴在墙上罢了。 一个“绯闻”,一个“莫谈国事”,作者诙谐的语言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 柴进和宋江都是“仗义疏财,挥金如土”之辈,他们当然“不差钱”…… “不差钱”,耳熟能详,小品里的语言,怎么跑到水浒英雄的生活里了? 清风山的燕顺和石秀,原来都是“贩羊马客人出身”,做的是肉类的物流。一个“物流”,穿越古今。 其实,《水浒传》中的各种肉,最大的好是这些动物都在最自然的条件下生长起来的,鸡、鹅是真正的 土鸡、土鹅,牛、羊、猪、鱼也都没有喂养过任何添加剂,当然味道绝对鲜美。读到此,不禁让人怀念 起那个时代了。现代人对吃很恐惧,因为不知里面放没放添加剂。 宋江给晁盖报信时,“晁盖正和吴用、公孙胜、刘唐,在后园葡萄树下吃酒”,武松打店,与孙二娘夫 妻成为朋友,就在他家后院的葡萄架下摆酒招待武松。 这两个人家有葡萄架总让人觉得有点怪异:明明是强人,却又在家中有如此风雅的葡萄架,而且,他们 在葡萄架下推杯换盏,谈论的却是杀人、抢劫之类让人毛骨耸然的事,岂不是充满了黑色幽默的味道? 这样的味道很浓烈,经唐冰一渲染,扑鼻而来。 这样的房屋,在阳谷县这样的小地方,当然不会属于廉租房。而且,从书中看来,武大郎的妻子潘金 莲,是一个全职太太。…… “廉租房”、“全职太太”,也是现代人的美妙理想啊! 作为读书人,吴用真的要算是一个另类:他对自己的本职工作教书并不热心,晁盖邀请他去自己家中 “计较计较”时,他就“分付主人家道:‘学生来时,说道先生今日有干,权放一日假”,随随便便地 就旷课,不讲师德。唐冰是教师出身,对随便旷课深恶痛绝。 “吴用只是冷笑”,因为他察言观色,已看透了王伦的内心,判定王伦并不想收留自己,拟定计策,策 反林冲,火并王伦,成了梁山的军师,第二把手,“政治局常委”,总参谋长。唐冰将梁山人物与今天 的大人物作对应,这一对就“对”出了幽默。 说到“《水浒传》中出行”,作者带我们上了柴进家的“高速公路”:高大的石桥,平坦的大路,宽敞 的河流,无不显出主人的财力。这样的路,这样的桥,或许就是当时的高速公路了,当然为柴进的出行 带来了许多的方便。 这顶轿子不知是刘知寨的公务用轿还是出租的轿子,反正这次刘夫人的出行,如果不是公轿私用,也可 能是在公款中支出了租轿的费用。 历史是现实的一面镜子。公车改革多年,步履维艰,公车私用难以杜绝,这又如何是好? 这两位真人和天师的出行,应该是今天的人们所追求的低碳、安全、科学又绝不会堵车的出行吧? 可惜,现代人行路难,难于上青天。 说到书中人物的嫖娼宿妓,作者这样调侃:皇宫内苑宫禁森严,要想见到皇帝,真是一件难事。但宋江 在妓院中却两次和皇帝不期而遇,实在具有讽刺意味——要见皇帝,就到妓院。而宋江还将妓院当成了 皇帝的办公室,竟然准备就在这里讨要自己在别处得不到招安旨意。 至于书中那些以色事人的妓女们,大多死于非命,如白秀英、李巧奴等。即使是傍了最大款的李师师, 也不过宋徽宗的玩物而已,是又一个悲剧。 “要见皇帝,就到妓院。”“傍了最大款的李师师。”语藏机锋。 一本书话不能给人想象的空间,不能让人观照现实,它的宽度、深度和长度就大打折扣了。书中这样的 黑色幽默比比皆是。作者博人一笑的同时,又对黑暗的腐朽的社会现实给予辛辣的讽刺。 书里书外,对比鲜明 小说《水浒传》具有理想化和传奇性,贴近生活,关注民生。《水浒传》的英雄人物不是神而是人,虽 然其中不乏一些神通广大的人物。读者读这样的文学作品感到亲切,容易接受。这是《水浒传》的现实 主义艺术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 对待这样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唐冰的书话采用比较分析法,贴近作品,以人为本,体恤民情,细 致入微,技法娴熟。唐冰比较分析《水浒传》中的人物的爱好追求,比较分析他们的言谈举止,比较分 析他们的性格命运……这样一比较,一分析,给读者特别鲜明深刻的印象。这样一比较,一分析,读者 悟一悟,感觉就是那么一回事,接下来,同作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就不奇怪了。 唐冰说到水浒英雄的醉酒,也是对比鲜明:书中仅在回目上出现醉字的,就有第四回《小霸王醉入销金 帐 花和尚大闹桃花村》、第十三回《赤发鬼醉卧灵官殿 晁天王认义东溪村》、第二十回《虔婆醉打 唐牛儿 宋江怒杀阎婆惜》、第二十九回《施恩重霸孟州道 武松醉打蒋门神》、第三十二回《武行者 醉打孔亮 锦毛虎义释宋江》、第四十五回《杨雄醉骂潘巧云 石秀智杀裴如海》等六回。再仔细看这 些醉人和醉事,除了武松醉打蒋门神是佯醉,别的还都是真醉。但不管是真醉还是佯醉,这几次醉,对 当事者本人来说,尤其是对以英雄自居的武松、杨雄、刘唐等人来说,实在都只能说是他们人生中的败 笔: 林冲、宋江等人都是自己喝醉,而秦明却是“被喝醉”:被擒上清风山的秦明,声称“生是大宋人,死 是大宋鬼”,拒绝落草,于是,宋江、花荣等人设计灌醉了秦明,在秦明酒醉时,他们安排喽罗,化装 成秦明,去青州城外杀人放火,害死了秦明的全家,又害得他”有国难奔,有家难投”。这次“被喝 醉”,彻底改变了秦明的命运。 人生是酒,酒是人生。英雄醉酒却是大不同。一个“被喝醉”让我想到了2009年,那时的“被”字不但 出现频率极高,而且还孕育出一批“被xx”结构的流行语,如“被就业”、“被增长”、“被涨薪”、 “被幸福”等。当一个人“被”了,是不是也就“背”了?不知道。 悲叹人物命运,唐冰一针见血:西门庆,是在和朋友应酬时,被武松斗杀的;而陷害过武松的张团练、 张都监、蒋门神是在喝庆功酒时血溅鸳鸯楼的——他们也算是酒鬼了吧?我读到这里,就会胡想,酒鬼 相逢是不是还会推杯换盏呢? 说到茶,作者的思绪跳到了《红楼梦》:《红楼梦》中的妙玉说过:“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 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史进、鲁达们喝茶当然不可能会一口一口地去品尝一小杯清茶,很可能就 和他们喝酒一样,一仰头,一饮而尽,按妙玉的标准,这样喝茶如果不是“饮牛饮骡”,也该算是“解 渴的蠢物”了。但这就是史进、鲁达们与红楼小姐的区别了。作者跳跃式地对比,跨越时空,让人目不 暇接。 唐冰是知识分子,爱读书爱写书不奇怪,我好奇地是要看看她如何谈《水浒传》中的知识话题。她在读 《水浒传》时,怎么会拎出这样的话题的?百思不得其解。 《水浒传》中的知识分子也罢,识字分子也罢,文盲也罢,形成了一个怪圈: 大知识分子吴用,奈何不了文盲李逵,识字分子戴宗却能将李逵治得服服帖帖;吴用的计策被识字分子 何清所看破,当然,他也有被同为知识分子的黄文炳识破计策的时候;宋徽宗的水平无疑是最高的,却 总是被水平不如他的高俅、蔡京所操纵;而也可以称得上知识分子的高俅、蔡京又屡被整体水平不如他 们的梁山所败;李吉、何清、阎婆惜等几个识字分子和史进、晁盖和吴用、宋江等人相比,当然也是远 远不如,可是,这几个识字分子就是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有知识的栽在了没知识的手中,真的“百无一 用是书生”吗?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水浒传》中的婚姻,几乎都可以算是悲剧:有的是嫁了认为“要贪女色,不是好汉的勾当”丈夫,耐 不住寂寞,红杏出墙,最后被杀,还落得一个“荡妇”的恶名,如阎婆惜等;有的是因为美丽而招致歹 人垂涎,害得丈夫横遭祸事,最后被自尽,如林娘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扈三娘和潘金莲有些相似: 都被逼和自己不爱的人成婚,所不同的只是潘金莲从一个被损害者,后来却成了害人者,走上了不归 路;而扈三娘的苦处却是在心里,连说的地方都没有。 唐冰是女性,柔情似水,对《水浒传》中女性人物寄寓了深深的同情,同时又“哀其不幸,怒其不 争”,心情是沉重和复杂的。这也是《水浒传》作者塑造人物的成功之处吧。 于读者而言,我们欣赏经典,需要书评,更需要书话,后者更丰富更生动更精彩吧。当我们兼而有之, 未免不是一件幸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千古传奇《水浒传》成就了唐冰的这一本书话,而唐冰的《书里 书外话水浒》为我们有滋有味地赏析《水浒传》提供了又一种可能。九泉之下的施老先生有朝一日看到 唐冰的书,是不是也会抚掌大笑,难为了我的小老乡了,当初我写书时,怎么就没想到呢?她提的一些 意见不无道理,再版时,看来还是要修订一下的。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我是一个浪漫主义者,也是一 个完美主义者啊!(6970字)

 

相关文章:  (水浒争鸣文库)

  • “三言”中商人的成功之道  2012-10-14 
  • 关于毛泽东所读《水浒传》版本相关材料的辨正  2012-10-9 
  • 逼上梁山与改造梁山  2012-10-9 
  • 《水浒传》中 “义”的层次性构建  2012-10-9 
  • 论潘金莲形象的文学接受  2012-10-9 
  • 杏黄旗与“替天行道”  2012-10-9 
  • 《水浒传》非正统社会结构层分析  2012-10-9 
  • 钱塘施耐庵与上海的鲁迅再辩  2012-10-9 
  • 《施耐庵墓志》辨正  2012-10-9 
  • 施耐庵故里江苏大丰考  2012-10-9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