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佘大平说水浒 | 西湖水神“浪里白跳”


西湖水神“浪里白跳”

 

西湖水神“浪里白跳” 佘大平 在梁山好汉当中,张顺也是比较有名的。他的绰号叫“浪里白跳”,意思是说他在水里头的功夫特别 好,能在风浪中游弋跳跃。《水浒传》早一些的版本——如百回本——就是这么叫的。晚一些的版本— —如金圣叹的七十回本——把他的绰号改作“浪里白条”。为什么要这样改?金圣叹的依据,可能是 《水浒传》第37回中,张横向宋江介绍弟弟张顺时有这么一段话: 好教哥哥得知,小弟一母所生的亲弟兄两个,长的便是小弟。我有个兄弟,却又了得:浑身雪练也似一 身白肉,没得(潜水)四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更兼一身好武 艺…… 可能是因为其中有“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一句,所以包括金本在内的许多版本都以为张顺的绰号应该 是“白条”,而不应该是“白跳”——哪有人能在水里“白跳”呢!其实,“白条”仅仅只是概括了张 顺在水中的体态,“白跳”则突出了张顺在水中的本领;张顺的出名是由于他在水里头的本领,而不是 他那一身白肉;还是“白跳”好。 张顺生在长江边,长在长江边,所以练就了一身好水性。哥哥张横在江里做些私商买卖,偶尔也干些杀 人越货、谋财害命的勾当。张顺自己则在江州城里“做卖鱼牙子”,也就是贩鱼行会的头头。两兄弟出 身贫寒,都没有什么田地房产,属于穷苦农民(渔民)。张顺为人忠诚,很看重江湖义气;人也很机 灵,喜欢动脑子,从不莽撞蛮干。若论本领,在梁山好汉当中,张顺可能不是最好的;但是他那水里头 的功夫,恐怕连“阮氏三雄”也要逊他一筹。他和李逵第一次见面时的撕打,很能说明这一点。 那还是在江州的浔阳江边,黑旋风李逵为了找几条活鱼做汤给宋江和戴宗吃,不小心将张顺所属鱼船上 的活鱼放跑了不少,还挥舞着竹篙见人就打。张顺接手同李逵拼斗起来,却不是李逵的对手,被李逵在 他“脊梁上擂鼓也似打”,吃了大亏。于是,张顺便打算:要把李逵这个从山东来的旱鸭子弄到水里去 整治整治——也就是兵法上说的“避实就虚”的道理。张顺撑出一条小船来,朝着李逵大骂:“千刀万 剐的黑杀才,老爷怕你的,不算好汉!走的,不是好男子。”张顺用的是激将法,想要激怒李逵,只有 将李逵激怒了,弄糊涂了,才会跌入他的圈套。谁知李逵不上当,反而针锋相对:“好汉便上岸 来!”——这倒不是李逵多了心眼,而是因为李逵生来就怕水,见了水就发怵。张顺见只是动动嘴巴还 不灵,便用竹篙去戳李逵的脚,“撩拨得李逵火起”;怒火中烧的李逵,竟忘了害怕水,竟“托地跳在 船上”。这一下,张顺算是胜券在握了,“便把竹篙望岸边一点,双脚一蹬,那只渔船,一似风飘败 叶,箭也似投江心里去了”。到了江心,张顺也不叫,也不骂—— 便把李逵胳膊拿住,口里说道:“且不和你撕打,先教你吃些水。”两只脚把船只一晃,船底朝天,英 雄落水,两个好汉扑通地都翻筋斗撞下江里去。 两个人滚在水里,张顺“把李逵提将起来,又淹将下去”。岸上看热闹的人都说:“这黑大汉今番却着 道儿,便挣扎得性命,也吃了一肚皮水。”李逵这一回确确实实是上了大当,吃了大亏。 依仗脑袋瓜的聪明,依仗一身好水性,张顺上梁山以后,在梁山好汉同贪官污吏、同朝廷官军的撕杀拼 斗中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首先是活捉黄文炳。黄文炳的绰号叫“黄蜂刺”,他在江州把宋江害得七颠八倒,差一点被官府砍了脑 袋。宋江对此人恨之入骨,要求闹江州劫法场的众位好汉再去袭击无为军,诛杀黄文炳。当时黄文炳见 家中被人袭击起火,便乘船往回赶。不想在大江上,一条船直冲过来,有人用扰钩搭住黄文炳的船,跳 了过来—— 黄文炳是个乖觉的人,早瞧了八分,便奔船梢后走,望江里踊身便跳。忽见江面上一只船水底下早钻过 一个人,把黄文炳劈腰抱住,拦头揪起,扯上船来。船上那个大汉早来接应,便把麻索绑了。水底下活 捉了黄文炳的,便是浪里白跳张顺;船上把扰钩的,便是混江龙李俊…… 这一回活捉黄文炳,张顺不声不响,和李俊配合默契,干得干净利索,初露锋芒。从此以后,梁山泊凡 有水战,每一次都少不了张顺。 第二次是夜闹金沙渡。当时宋江正一门心思要将卢俊义“逼”上梁山,便派吴用设计把卢俊义骗到了梁 山的势力范围之内。卢俊义这人,武艺高强,梁山上还没有人能够制服他。但是此人也是个旱鸭子,只 有在水里头做手脚才能制服他。在金沙渡,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阮氏弟兄和李俊将卢俊义诱上一条小 船。当李俊亮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后,立即遭到卢俊义的反抗: (卢俊义)拿着朴刀,望李俊心窝里搠将来。李俊见朴刀搠将来,拿定掉牌,一个背抛筋斗,扑通的翻 下水去了。那只船滴溜溜在水面上转,朴刀又搠将下水去了。只见船尾一个人从水底下钻出来,叫一 声,乃是浪里白跳张顺,把手夹住船梢,脚踏水浪,把船只一侧,船底朝天,英雄落水。正是: 铺排打凤牢龙计, 坑陷惊天动地人。 这就是《水浒传》第61回《吴用智赚玉麒麟,张顺夜闹金沙渡》的故事。“逼”卢俊义上梁山,是宋江 为了壮大梁山力量所做的一件大事。如果没有张顺的水下绝顶功夫,就不可能将卢俊义不动其一根汗毛 地弄上梁山。因为,如果是在陆地上“请”他,此人一定会同梁山好汉以命相搏,拼个鱼死网破的。 第三次是活捉高俅。梁山在宋江的治理下,很快就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力量非常强大,震惊了朝廷。高 俅和童贯便亲率朝廷官军前来征剿。这就是著名的“两赢童贯,三败高俅”的大故事。对付朝廷官军, 梁山好汉一连打了五次漂亮的胜仗。最后一次,连官军的主帅高俅也做了梁山的俘虏。当时,在梁山的 水泊里,高俅乘坐的中军船——现在叫旗舰——被张顺率领的水军凿漏了,大水从船底滚滚涌入,高俅 的“旗舰”即将沉入水里—— 高太尉爬去舵楼上,叫后船救应。只见一个人从水底下钻将起来,便跳上舵楼来,口里说道:“太尉, 我救你性命!”高俅看时,却不认得。那人近前,便一手揪住高太尉巾帻,一手提住腰间束带,喝一 声:“下去!”把高太尉扑通地丢下水里去。堪嗟赫赫中军将,翻作淹淹水底人。只见旁边两只小船, 飞来救应,拖起太尉上船去。那个人便是浪里白跳张顺;水里拿人,浑如瓮中捉鳖,手到拈来。 这一次打败朝廷官军,活捉高俅,张顺的功劳不小。 张顺水里的功夫无人可比,自从上梁山以来,一直是顺顺当当的,可是最后还是吃了一回败仗,死在水 里。俗话常说:“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上亡。”又说:“世无常胜将军。”张顺的人生算是应 了这些话。 那已经是梁山受了朝廷的招安,平定了辽国以后,千军万马浩浩荡荡开到南边来替朝廷打方腊的事了。 由于方腊的农民义军拼死抵抗,梁山人马付出了伤亡惨重的代价,好不容易才进军到杭州城下。宋江屯 兵杭州城下已经半个月了,伤亡了几位头领,仍然打不下杭州。宋江忧心如焚。张顺便同李俊商议,自 告奋勇要独自一人下西湖潜水到城边,由水门进城,在城内放火做内应,里应外合攻破杭州城。李俊认 为此举太危险,张顺慨然说道: 便把这命报答先锋(宋江)哥哥许多年好情分,也不多了。 张顺潜水到了杭州城边,不小心扯动了水帘上的铃铛,引起了守城的方腊士兵的警觉,设下了埋伏。由 水门进城已不可能,张顺打算翻越城墙进城。却才爬到半城,只听得上面一声梆子响,伏兵突起—— 张顺从半城上跳下水池里去,待要趁水没时,城上踏弩、硬弓、苦竹箭、鹅卵石,一齐都射打下来。可 怜张顺英雄,就涌金门外水池中身死。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张顺死后—— 宋江见报了,又哭的昏倒。吴用等众将亦皆伤感。原来张顺为人甚好,深得弟兄情分。宋江道: “我丧了父母,也不如此伤悼,不由我连心透骨苦痛!” 正是由于这种“连心透骨”的义气,“感得西湖震泽龙君收做金华太保,留于水府龙宫为 神”。 一位普普通通的江湖好汉,死后而能成为正神(再不是“妖魔”),这在水泊梁山是绝 无仅有的例子——宋江等人死后,仅由地方上的老百姓立庙祭祀而“显灵”——这是对张顺“为人甚 好”、江湖义气深重的表扬,体现了《水浒传》的作者对这个人物的偏爱。 张顺是西湖水神,也是梁山泊的“义神”。

 

相关文章:  (佘大平说水浒)

  • 说说阮氏三兄弟  2012-12-21 
  • “奇人”——浪子燕青  2012-12-21 
  • 这个女人太可恶  2012-8-31 
  • 谁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2012-8-31 
  • 街谈巷语中的水浒故事  2012-8-31 
  • 倒霉的豹子头林冲  2012-8-31 
  • 《后水浒传》与民族英雄岳飞  2012-7-18 
  • 反贪官的曲曲折折  2012-7-18 
  • “生辰纲”是怎么弄丢的?  2012-7-18 
  • 《水浒传》与《金瓶梅》  2012-7-18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