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佘大平说水浒 | 打家劫舍与杀富济贫


打家劫舍与杀富济贫

 

打家劫舍与杀富济贫 佘大平 人活在世上总是要吃饭的——“民以食为天”。不独中国人有这种想法,外国人也是如此。英国的 江湖好汉罗宾汉啸聚森林,同官府对抗,说到底,也是为了要吃饭,要生存。 《水浒传》中的江湖 好汉,主要是种田的农民,而且多是赤贫。象李逵,他哥哥打了一辈子长工,老娘一年到头难得见到荤 腥。还有阮氏三兄弟,都是穷得“赤条条地”;只有老大勉强娶了媳妇,其余的还打着光棍。吃饭的问 题对于他们来说尤其紧迫。可是,对于王侯贵族、达官富绅、大户巨贾来说,吃饭穿衣却完全不是问 题。古代农民当然不知道什么叫“分配不公”,可是梁山好汉为了要吃饭,要活命,提出了一个吓人的 口号,叫“杀富济贫”。他们拿起武器,聚集到一起,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打家劫舍”。他们的口号 也好,行动也好,除了朦朦胧胧的农民所特有的“均贫富”和“铲尽不平”的幻想而外,恐怕不会有什 么复杂的思想和理论。反正是活不下去了,就起来造反,就动手杀人抢劫;谁敢同他们作对就杀谁。 具体地说,梁山好汉打家劫舍的活动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在上梁山之前,多是分散的, 盲目的行为,有时候免不了胡作非为,做出一些不应该是好汉所做的事情来,这可以叫做“低级阶 段”。后一阶段是在上梁山以后,众多的江湖好汉形成了一个带有政治目的的武装集团,这个武装集团 有严明的纪律,也有初步的政策和策略,这个时期的打家劫舍就是有目的、有纪律的行动,而不许胡来 了,这可以叫做“高级阶段”。 在打家劫舍的前一阶段,江湖好汉们确实干了一些荒唐事。 少华山的头领当中,朱武和杨春还算有点头脑,而陈达则很莽撞。陈达明知史家村的史进也是一条 好汉,仍然前去骚扰,结果闹出了好汉吃好汉的大笑话。 占据桃花山的小霸王周通,要强娶桃花庄刘太公的独生女儿,闹得刘太公一家办“喜事”比办丧事 还凄惨。幸亏遇上了鲁智深,这个胖和尚假扮新娘进入洞房,将新郎臭揍了一顿,这才救了刘太公一 家。 清风山的王英更是个好色之徒,他率领喽罗下山打家劫舍,顺手牵羊将清风寨刘知寨的夫人抢上 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成亲,闹得太不成体统。 还有江湖好汉们在深山野岭中开设的那些黑店对过往客商,只要看着象是有点钱财的,就用“蒙汗 药”麻倒,劫其钱财,杀人后把人肉当作牛肉卖。这中间有多少冤死鬼! 就连王伦占据梁山后,在山下开设的用作眼线的酒店,也干这种勾当: 有财帛的,来到这里,轻则蒙汗药麻翻,重则顿时结果,将精肉片为粑子,肥 肉煎油点灯。 这样的“打家劫舍”,真叫人毛骨悚然。 还是在这个王伦占据下的梁山,当林冲上山要求入伙时,王伦提出要他弄个“投名状”来。所谓 “投名状”,“是教你下山杀得一个人,将头献纳”。这其实是打家劫舍的特殊方式。林冲下山打劫, 遇到的不是别人,偏偏是名声极大的江湖好汉青面兽杨志。林冲打家劫舍也打劫到自己人的头上来了。 还有梁上功夫相当不错的时迁,他那偷偷摸摸的行为,其实也是一种打家劫舍的方式,只是规模小 一些,手段软一些。他也时常干些荒唐事:他和杨雄、石秀路过石家庄时,耐不住嘴馋,将村民的鸡偷 来吃了,被庄客当做毛贼抓起来,实在是给梁山好汉丢了脸。难怪晁盖知道后大发雷霆,要把杨雄、石 秀都杀了。 在这个阶段里,干打家劫舍这种勾当干得最漂亮的,还要数晁盖、吴用组织领导的 “智取生辰 纲”:这一次打劫的对象是梁中书搜刮的民脂民膏——对象选得好;打劫的方法是巧妙用计,在酒里投 放蒙汗药——办法高明;劫到了大批金银珠宝却未流血——不滥杀无辜。这一阶段干打家劫舍干得好 的,仅此而已。 在打家劫舍的后一阶段,因为众多江湖好汉都聚集到梁山上,受宋江的指挥节制,有了明确的斗争 目标,有严明的纪律,打家劫舍的规模虽然越来越大,但是很少再发生胡作非为的事情了。 梁山好汉在宋江的率领下第一次进行大规模的打家劫舍,是在闹江州之后立即进行的“智取无为 军”,严惩“黄蜂刺”。当时宋江和众好汉打进“黄蜂刺”家中,将其一家老小四五十人全部杀死,将 其家中的金银财物统统搬走,并一把火将其房屋烧光。而对无为军的老百姓,梁山好汉则秋毫无犯;连 “黄蜂刺”的哥哥也未加伤害。 三打祝家庄 ,要算是梁山好汉所干的最大规模的打家劫舍了。这一次,除了李逵不听号令,杀了几 个不该杀的人之外,也没有伤及无辜。 消灭曾头市的曾家五虎是梁山好汉打家劫舍活动中的一场硬仗,但是,梁山好汉也只是杀了曾长者 和他的五个穷凶极恶的儿子,杀了射死晁盖的史文恭,而对曾头市的其他人则一概不予追究。所以, 《水浒传》在第71回以梁山好汉打家劫舍作为话题写了一段文字: 原来泊子里好汉,但闲便下山,或带人马,或只是数个头领,各自取路去。途次中若是客商车辆人 马,任从经过。若是上任官员,箱里搜出金银来时,全家不留。所得之物,解送山寨,纳库公用,其余 些小,就便分了。折莫便是百十里,三二百里,若有钱财广积害民的大户,便引人去,公然搬取上山, 谁敢阻挡!但打听得有那欺压良善暴富小人,积攒得些家私,不论远近,令人便去尽数收拾上山。如此 之为,大小何止千百余处。 这段文字可以看作是对凉爽好汉“正规化”的打家劫舍的介绍和总结,说明《水浒传》的作者对此是十 分欣赏的。也是在这一回,由于天降碣石天文,良善好汉群情振奋,一齐对天盟誓,保证做到“各无异 心,死生相托,患难相扶”。他们的誓词中还有这么两句:“替天行道,保境安民。”这大概是针对梁 山好汉打家劫舍的活动来说的吧。

 

相关文章:  (佘大平说水浒)

  • 梁山有人做了皇帝  2013-3-23 
  • 元杂剧中的水浒故事  2012-12-21 
  • 也说“狗尾续貂”  2012-12-21 
  • “衙内”是什么东西?  2012-12-21 
  • 西湖水神“浪里白跳”  2012-12-21 
  • 说说阮氏三兄弟  2012-12-21 
  • “奇人”——浪子燕青  2012-12-21 
  • 这个女人太可恶  2012-8-31 
  • 谁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2012-8-31 
  • 街谈巷语中的水浒故事  2012-8-31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