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佘大平说水浒 | 该死的“黄蜂刺”


该死的“黄蜂刺”

 

该死的“黄蜂刺” 佘大平 《水浒传》里描写的“坏蛋”,大多是这样三种人:一是贪官污吏,如高俅、蔡京、高廉等人。他 们一般位高权重,再小的也是个知府什么的。二是大地主、大财主,如祝家庄的祝朝奉、曾头市的曾长 者等人。三是流氓、恶棍,如郑屠户、西门庆等人。然而,在第39回到第40回短短两回的故事里,出现 了一个叫黄文炳的家伙;此人虽是坏蛋,但是却不属于前面所说的那三类人,是个“特殊”坏蛋。 宋江杀了阎婆惜,刺配到江州牢城,除了结识李逵、戴宗、张顺等江湖好汉外,还撞上了这个几乎 送掉他性命的大坏蛋黄文炳—— 且说这个江州对岸,另有个城子,唤做无为军,却是个野去处。城中有个在闲通判,姓黄,双名文 炳。这人虽读经书,却是个阿谀谗佞之徒,心地匾窄,只要疾贤妒能,胜如己者害之,不如己者弄之, 专在乡里害人。 这人干过一阵子通判,不知什么原因把这个小小的乌纱帽给弄丢了。如今打算依靠拍马屁再弄个乌 纱帽戴戴,于是就拍上了大奸臣蔡京的儿子,江州知府蔡九;经常到蔡九府上阿谀逢迎,进贡上劲。 《水浒传》说:“也是宋江命运合当受苦,撞上了这个对头。”当时,宋江烦闷无聊,便上浔阳楼 喝了一回闷酒;酒喝多了,发起了酒疯。宋江虽是江湖好汉,却也是斯文人,斯文人发酒疯与别的人不 一样,不是大吵大闹,而是拿起笔来,乘着酒兴在酒店的墙上一连写了两首诗词。先写了一首《西江 月》: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 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宋江写完了又接着喝酒,“不觉欢喜,自狂荡起来,手舞足蹈”,在《西江月》词的后面又写了四句 诗: 心在山东身在吴, 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 敢笑黄巢不丈夫。 宋江这一词一诗写得还不错,就是语调语气有些“狂”。黄文炳看到以后,如获至宝,他抠住其中 的一两个词语不放,硬说这是“反诗”。偏偏此时京师里正盛传着一首街市小儿歌谣: 耗国因家木,刀兵点水工,纵横三十六,播乱在山东。 经过黄文炳一番深文周纳的“分析”,认定这首歌谣说的是一个叫宋江的人要造反,与浔阳楼墙上宋江 写的“反诗”正好相互印证。由于怒杀阎婆惜已经倒了霉的宋江,现在遇到了黄文炳,真算是雪上加霜 了。 “这黄文炳虽是罢闲通判,心里只要害人,惯行歹事,无为军的人都叫他做‘黄蜂刺’。” 黄蜂刺的毒性大,能够蛰死人。无为军的老百姓送给黄文炳这么一个绰号,可以想见这是一个什么样的 “特殊”人物了。黄文炳认定了宋江要造反,撺掇蔡九知府立即捉拿宋江问罪。 两院押牢节级戴宗要救宋江,建议宋江装疯。装疯这种办法太痛苦、太窝囊,把宋江折腾得苦不堪 言:“只见宋江披散头发,倒在尿屎坑里滚”;“尿屎秽污全不顾,口里胡言乱语,浑身臭粪不可 当。”为了活命,过惯了殷实闲散日子的宋江也顾不得这些了。即使宋江作出了如此灾难性的牺牲,仍 然逃不掉黄文炳的算计。黄文炳对蔡九知府说: 休信这话。本人作的诗词,写的笔迹,不是有风(疯)症的人,其中有诈。好歹只顾拿来,便走不 动,扛也扛将来。 于是,把正在装疯卖傻的宋江死拉硬拽地捉来: 把宋江捆翻,一连打上五十下,打得宋江一佛出世,二佛涅盘,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宋江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只得承认自己写了“反诗”。黄文炳害人一炮打响,以为立了大功,十分得 意,又向蔡九知府进言: 相公在上,此事也不宜迟。只好急急修一封书,便差人星夜上京师,报与尊府恩相知道,显得相公 干了这件国家大事。就一发禀道:“若要活的,便着一辆陷车解上京;如不要活的,恐防路途走失,就 于本处斩首号令,以除大害。”便是今上得知必喜。 这一番话等于判了宋江的死刑,看来宋江是没有活路了。已经上了梁山的晁盖、吴用等人,为了营救宋 江,联系戴宗假造了一封京师的回信,信中明令要将宋江押往京师,梁山好汉便好于路上劫夺营救。不 巧吴用忙中用错了图章,露出了破绽,被黄文炳识破。一顿严刑拷打,戴宗只好如实招供。这一回,宋 江又连累戴宗也倒了霉,两人一起被绑赴刑场杀头: 当时打扮已了,就大牢里把宋江、戴宗两个匾扎起,又将胶水刷了头发,绾个鹅梨角儿,各插上一 朵红绫子纸花,驱至青面圣者神案前,各与了一碗长休饭、永别酒。吃罢,辞了神案,漏转身来,搭上 利子。六七十个狱卒早把宋江在前,戴宗在后,推拥出牢门前来......刽子叫起恶杀,都来将宋江和戴 宗前推后拥,押到市曹十字路口,团团枪棒围住。把宋江面南背北,将戴宗面北背南,两个纳坐下,只 等午时三刻,监斩官到来开刀。 以上这一大段文字,是几百年前执行死刑的一套复杂手续程序的实录,写得细致、具体,读者犹如 置身于死牢门前和刑场上,心里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怖感。我们现代人在讨论问题时,无论什么都 可以扯进“文化”的范围之内,这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文字,大概可以安上一个“死刑文化”的大题目 吧。若不是李逵和梁山好汉拼死劫法场,杀退江州的官兵,这一回宋江死定了。 江州劫法场以后,各路英雄好汉在白龙庙“小聚义”。宋江本是一个不记旧恶、十分宽容的人,但 是对黄文炳却恨之入骨,发誓要杀他以报仇雪恨—— 小人宋江,若无众好汉相救时,和戴院长皆死于非命。今日之恩,深于沧海,如何报答得众位?只 恨黄文炳那厮搜根剔齿,几番唆毒,要害我们,这冤仇如何不报?怎地启请众位好汉,再做个天大人 情,去打无为军,杀得黄文炳那厮,也与宋江消了这口无穷之气。 这一回该轮到黄文炳倒霉了。因为他这根“黄蜂刺”蛰的不是平常人,而是江湖上声名极大的“及 时雨”、“呼保义”。黄文炳的阴险恶毒‘激怒了所有的英雄好汉。俗话说,“众怒难犯”,众位英雄 好汉群起而攻之,“黄蜂刺”能不倒霉吗! 各路好汉连夜袭击无为军,赚开黄家大门—— 晁盖、宋江等呐声喊,杀将入去,众好汉亦各动手,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人,杀一双,把黄文炳 一门内外大小四五十口,尽皆杀了,不留一人,只不见了黄文炳一个。众好汉把他从前酷害良民积攒下 来许多家私金银,收拾俱尽。 这时候,黄文炳还在蔡九知府的衙门里,正巧不在家。但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黄文炳虽然暂时逃脱了 性命,可是他的一家老小连同他的家财全完了。其实黄文炳也没有多活几个时辰。也许是鬼使神差或者 是因果报应——他在蔡九知府的衙门里居然看到了无为军突然大火弥天,便急急忙忙乘船往家里赶,结 果被浪里白跳张顺活捉了。 对这个人人痛恨的“黄蜂刺”,宋江是毫不手软的。他让李逵来执行中世纪最残忍的酷刑——零刀 碎剐: (李逵)便把尖刀先从腿上割起,拣好的,就当面炭火上炙来下酒。割一块,炙一块,无片时,割 了黄文炳;李逵方才把刀割开胸膛,取出心肝,把来与众头领做醒酒汤。 处死黄文炳的刑罚是过于残忍了一些,但是在梁山好汉看来,非如此不能解心头之恨。《水浒传》 的读者也觉得太残忍了,可是同时也认为,对待象黄文炳这样的恶人,就该如此。

 

相关文章:  (佘大平说水浒)

  • 打家劫舍与杀富济贫  2013-3-23 
  • 梁山有人做了皇帝  2013-3-23 
  • 元杂剧中的水浒故事  2012-12-21 
  • 也说“狗尾续貂”  2012-12-21 
  • “衙内”是什么东西?  2012-12-21 
  • 西湖水神“浪里白跳”  2012-12-21 
  • 说说阮氏三兄弟  2012-12-21 
  • “奇人”——浪子燕青  2012-12-21 
  • 这个女人太可恶  2012-8-31 
  • 谁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2012-8-31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