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街 | 地狱安在:关于对刘再复《双典批判》的批判


地狱安在:关于对刘再复《双典批判》的批判

 

地狱安在:关于对刘再复《双典批判》的批判 黄池春田 对于中国人的人性之路而言,《红楼梦》可称为“天国之门”。什么是人性?人性是人对自身动物 性的理性提升与诗性提升。人怎样从欲进入情又从情进入灵?《红楼梦》全作了回答。如果“天国”是 指美好人性的终极归宿,那么《红楼梦》正是导引我们走向天国的“天国之门”。书中的贾宝玉、林黛 玉等,都是把我们引向天国的诗意生命,即帮助我们走出争名夺利、尔虞我诈之地狱的诗意生命。而 《水浒传》与《三国演义》却是中国人的“地狱之门”。中国人如何走进你砍我杀、你死我活、布满心 机权术的活地狱?中国人的人性如何变性、变态、变质?就通过这两部经典性小说。——摘自刘再复 《双典批判》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国和地狱,我想,刘再复先生为我们找到了很好的道路:《红楼梦》正是 导引我们走向天国的“天国之门”,《水浒传》与《三国演义》却是中国人的“地狱之门”。那么,在 刘先生写下这个论断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为自己的未来归宿做好选择没有。不过从他厚此薄非的文字 里,我们还是可以隐约地看出:刘先生一定是要去“天国”的了,“地狱”是不会下了!但是,“天 国”安在?“地狱”安在? 与以上三部书齐名的还有一部《西游记》,在这部书里,吴承恩老先生为我们详细描述了“天 国”、“地狱”以及“人间”的模样,并以唐玄奘为主线,叙述了他由一个凡人走入“天国”成为仙人 的全部过程。从这部书里,我们会发现,人要去“天国”很难,要去“地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连接二者之间的,只有一个真实的“人间”。我们也可以假想一下,如果唐玄奘没有三个徒弟特别 是孙悟空的保护,不要说九九八十一难,估计随便一个小坎儿,他也迈不过去。那么,《三国演义》和 《水浒传》所描写的世界又是如何呢?那个时侯的“人间”,可以说兵荒马乱,尤以三国时代为甚。由 此,我觉得刘再复先生说“中国人的人性如何变性、变态、变质?就通过这两部经典性小说”,所定论 的“地狱之门”,不像是通向地狱的门,而更像是走出地狱的门!因为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生存在“人 间”的权利都没有,似乎与“地狱”无疑,漫谈什么“天国”,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翻一翻中国的历史,特别是清朝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间的近代史,中国人绝大多数时候是在受 苦受难的——甚至由那句“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话而折射的状态,一切似乎是不言而喻的。就刘再复 先生所说的“中国人如何走进你砍我杀、你死我活、布满心机权术的活地狱?中国人的人性如何变性、 变态、变质?”,以及“什么是人性?人性是人对自身动物性的理性提升与诗性提升。人怎样从欲进入 情又从情进入灵?《红楼梦》全作了回答。”,这样的论断,如果刘再复先生真的能够活过“三国”、 “水浒”和“红楼”所描写的三个阶段,我们也可以来个“哥德巴赫式”的猜想,人们只能自愿接受命 运的安排,做亡国奴,做“汉奸”,似乎具有“人性”的某种“光辉”。因为当暴力的压迫到来之时, 人们不可以“以暴制暴”,只能做“林黛玉式”的与命运的消极抵抗,这个世界将会如何随便由他去 也!做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也不错,“早死早轮回”,说不定因为不反抗而死后进入“天国”的可能性 就会更大了,坐等进入“天国”吧! 现在网络上“门”字满天飞,加上刘再复先生的“天国之门”和“地狱之门”,就更加丰富多彩 了!毕竟,那些“门”只是一些单个的事例,而刘再复先生的“门”却是相当系统的“门”。但是古往 今来,活在“地狱”的永远是那些穷苦人,而活在“天国”的却永远都是“富贵”之人。想必刘再复先 生没有像“农民工”那样求爷爷告奶奶的的讨薪经历,当然更不会遭遇拆迁队强拆自己的房子,不会有 他们痛苦的经历。当然,人性的光辉更不会被丝毫的发现。“奴化”这个词永远不会消失,如果也以 “门”字戴个头,刘先生将是功德无限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种社会的担当“勇气”和“义 气”,我们就不再需要了吗?如果将来某一天真的再有外诲入侵,恐怕没有人再会举起旗子,挽救民族 危亡了吧!由此想来,将人们进入天国和走入地狱的途径归结到几部书上,不仅有些牵强,而且似乎还 有些耸人听闻。想必读过《红楼梦》的诸位又要暗自窃喜了,而那些读过《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的 人们,只能向隅而泣了。不过,刘先生似乎应该都熟读了以上书籍,岂不是“天国”、“地狱”都畅通 无阻呢?在鲁迅的笔下,祥林嫂是最怕下地狱的了,以至于攒钱“捐门槛”,这样的事情实际上我们感 觉都是既可悲悯又可笑的! 自去鳞爪的事情,历史的验证只能是愚蠢至极!

 

相关文章:  (水浒街)

  • 评《水浒》不可无视基本倾向  2013-5-30 
  • 所谓《水浒传》北方地理态势描写错误的考辨  2013-3-30 
  • 我们任重而道远  2012-9-2 
  • 谈谈水浒文化  2012-8-31 
  • 寻踪访迹的浦氏调查及其他-《水浒寻根》读后  2012-5-31 
  • 梁山作家协会赵萍新创《水浒之旅》出版  2012-5-23 
  • 论宋江郓城故事在《水浒传》中的意义  2011-12-8 
  • 梁山上的三个阶段,吃饭、吃酒到吃茶的过渡  2011-10-26 
  • 浅析《水浒传》中人物的道家影子  2011-10-21 
  • 《水浒传》中 “义”的层次性构建  2011-10-21 

  • 最新推荐:

  • 上海至今是中国第一红学研究重镇  2018-12-3 
  • 中国美学的重要观点及其意义  2018-11-23 
  • 封杀“金本”《水浒传》纪事本末  2018-11-21 
  • 怀张国光  2018-11-21 
  • 乐于奉献的张虹会长  2018-9-5 
  • 仁心厚德佘大平  2018-7-24 
  • 《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简介暨免费试读部分  2018-6-3 
  • 2018年中国水浒学会年会预备通知  2018-4-25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