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传播史 | 金本《水浒》缘何成三百年定本


金本《水浒》缘何成三百年定本

 

金本《水浒》缘何成三百年定本 周传授 在金圣叹七十回本《水浒传》之前,有天都外臣序一百回本,有李卓吾批评容与堂一百回本,有芥 子园李卓吾评一百回本,有钟伯敬批评一百回本,有新刊京本全像插增田虎王庆《忠义水浒全传》本, 有郑大郁序黎光堂一百十五回本,还有李卓吾评《忠义水浒全传》袁无涯一百二十回本等。用金圣叹与 其它版本冠以“李卓吾”的名气相比,显然李卓吾的名气比金圣叹要大,更容易吸引读者的眼球;用金 圣叹七十回本《水浒传》与以前的一百回本、一百十五回本、一百二十回本相比,显然七十回本在回目 上也不占优势;用金圣叹七十回本的结局沒有招安的一段,而其他的版本则有招安更显有故事的完整性 的。经过以上分析,金圣叹七十回本《水浒传》明显处于劣势,那为何七十回本于崇祯十四年出版后, 就一举取代了众多版本的地位而成为流行了三百年的定本呢?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可了解世人的思想 倾向、审美情趣以及《水浒》版本演变等情况,对深入研究《水浒传》有些积极的意义。 下面,我对金圣叹七十回本《水浒传》成为流行了三百年的定本的原因进行探究。 一、李卓吾反孔孟之学,金圣叹则崇尚孔孟之道 李卓吾在各种《水浒》重要的版本中留下的笔墨最多,不管是一百回还是一百二十回本,不管是容 与堂本还是袁无涯本,都号称“李卓吾批评”。虽然,其可信度有多高,难以考证。但毕竟李卓吾确实 批评过《水浒传》的。万历十六年初,李贽在谪居麻城龙湖期间,曾精心评点《水浒传》百回本,自认 为这是他评点前人著作中最称心的一部。金圣叹删改《水浒传》,将新修订的书称为《第五才子书水浒 传》。看来,二人都对自己的“作品”十分自信。按理说,李卓吾的名气更大,影响也大,批评的《水 浒》版本更多,比金圣叹在诸多方面有竞争力,他批评的小说版本不应该被金圣叹七十回本《水浒传》 所取代的。之所以七十回本胜出,我认为最大的原因是李卓吾反孔孟之学,而金圣叹则崇尚孔孟之道。 如古代文人都尊崇孔孟之学,已有几千年的传统,而李贽对统治阶级所极力推崇的孔孟之学不屑一顾, 甚至还大加鞭挞。他在《焚书·赞刘谐》及《续焚书》的《圣教小引》、《题孔子像于芝佛院》等文 中,以戏谑嘲讽的笔调贬低孔子,这在尊孔子为至圣先师的古代,方是一种叛逆的、大胆的举动。他认 为孔子并非人们顶礼膜拜的圣人,“虽孔夫子亦庸众人类也”(《焚书·答周柳塘》)。李贽还彻底否 认儒家的正统地位,否定孔孟学说是“道冠古今”的“万世至论”,认为不能将其当作唯一的教条而随 便套用。他说《六经》、《论语》、《孟子》“乃道学之口实,假人之渊薮”(《焚书·童心说》)。 李贽对孔子及孔孟之道的批判和嘲弄,难怪统治阶级对他要恨之入骨了,欲将他置之死地而后快的。这 样的人,其批评的《水浒》不论其版本有多好,是难以得到后世的统治者和读书人的欢迎的。金圣叹与 李贽则大不相同的,他虽然对封建礼教有所批评,如在《西厢记. 酬简》总评中说:“有人谓《西厢》 此篇最鄙秽者,此三家村中冬烘先生之言也。”但他仍崇尚孔孟之道,将封建社会的“三纲五常”看作 是永恒的,万古不变的妙理。如他在《唱经堂才子书汇稿. 语录纂卷一》中说:“大千最妙之理,连圣 人亦妙在里边。即此万物,即此妙理。一切万物,有不物者存,万物坏时,妙理不坏。这是一重象,曰 君臣也。有此一副妙理,万物出生无穷,这又是一重象,曰父子也。不物者宰制万物,曰君臣;前一物 出生后一物,曰父子;此物彼物,同在这里,曰夫妇;物虽有万,妙理则一,曰昆弟;彼不必舍彼而就 我,我不必舍我而就彼,乌知此之非彼,乌知彼之非此,曰朋友之交也。约性而论,大千世界,纯是妙 理;约修而论,君臣尊卑,父坐子立,是学问之事”。这里的话,代表着金圣叹认识社会和评论、删改 《水浒传》的原则和标准,从本质上而言,他有反映要求社会进步、同情下层民众的一面,他更有反对 “犯上作乱” 以及维护封建社会统治的另一面。 正因为金圣叹的政治思想与封建统治者的思想相一致,或者说对封建统治者无大碍,所以,金圣叹 七十回本《水浒传》问世之后,就“坐”了三百年的头把交椅,把容与堂本、芥子园夲、黎光堂夲、袁 无涯夲《水浒传》撂在了一边。 二、金本《水浒》有圣谕的金字招牌 金圣叹七十回本《水浒传》能独领风骚三百年的另一个原因,我认为与清朝入关的第一个皇帝顺治 有关。1660年,福临见过金批的才子书,击节而赞说:“此是古人高手,莫以时文眼看他”。(注:刘 献廷编《沉吟楼诗选.春感八首序》)金圣叹听到顺治帝如是夸奖又是“感而泪下”、又是“北向叩首敬 赋”。他还写下了两首诗予以纪念,一诗云:“岁晚鬓毛浑短尽,春朝志气忽峥嵘。何人窗下无佳作, 几个曾经御笔评”。另一诗云:“万卷秘书摊禄阁,一朝大亊属文园。勒成盖代无双业,首诵当今有道 恩”。在中国古代,绝大多数皇帝对小说是不屑一顾的,更不用说对写《第五才子书水浒传》的金圣叹 大加赞赏了。有了顺治帝圣谕的金字招牌,这就为七十回本《水浒传》作了活广告,使金圣叹和七十回 本《水浒传》有更为广泛的市场。纵然,七十回本比任何版本的回目少,在当时与其它版本相比其地位 不够重要,由于得到最高统治者的全力支持,那任何版本的份量就无法与之相比拟了。 三、最早的“武定板”《水浒》已失传 郭勋的“武定板”《水浒》是最早刊本,我根据明代李开先的《一笑散. 时调》这个最早提及《水 浒传》历史文献进行考证,判定“武定板”《水浒》是嘉靖十一年出版的。历史上最早见到“武定板” 的是李开先和他的一些朋友。我一直就怀疑“武定板”是郭勋仅在官员内部出版的小说,理由是无序 跋,无出版年代,无作者署名。正因为“武定板”是“三无产品”,所以在社会上影响力不大,传本亦 不多。万历已丑年(1589)天都外臣序本的《水浒》是一百回本,是最接近“武定板”的本子。由于沈 德符《野获编. 卷五》说天都外臣是汪太涵(道昆)的托名,人们也对该版本不够重视了。万历庚戌年 (1610)李卓吾批评容与堂一百回本出版,产生极大的轰动。人们更把最早的“武定板”《水浒》遗忘 了,随后也失传了。后来金圣叹七十回本能风行三百年,与“武定板”《水浒》失传关系很大。清代乾 嘉学派的鼎盛时期是乾隆、隆庆两朝,如果“武定板”《水浒》还存在的话,也许七十回本也不会流行 三百年之久。 四、金本《水浒》有出版方面的优势 金圣叹长期生活在江浙一带,自古那里就是人文荟萃,读书、藏书、刻书蔚为风尚之地。金本《水 浒》于1641年在苏州贯华堂出版以后,能让后人基夲上只知七十回本,而淡忘了其它的版本,很重要的 原因是金本《水浒》有出版方面的优势。其一、由于贯华堂出版了金圣叹的七十回本以后,市场上供不 应求,崇祯末年又出了重刻本。清初又多次出版了重印本。其二、清代又有一些其它的书坊刋印了七十 回本。如顺治时的《醉畊堂刊王世云评论五才子书水浒传,》清初的《叶瑶池刊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 传》,乾隆时的《芥子园刊句曲外史序本四大奇书水浒传》等。其三、清代重刻本、钞本不断増多,几 乎所有的七十回本都有重刻本,还有延月草堂等一些钞本。其四、晩清及民国初年,江浙一带也出版了 大量七十回本的铅印本和石印本。 五、金本《水浒》有内容简洁的优势 195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曾出版过七十回本,其《水浒出版说明》中说:“本书是以近三百年来最 流行的、经过金圣叹(名人瑞,明末清初人)批改的七十回本为底本,慎重校订后加以重印的”。“ 它 的优点是:第一,已经包括《水浒》的菁华和主要部分;第二,在文字上也比其它的版本洗炼和统一 些。对于广大的一般读者,比较适宜”。概括地说,金本《水浒》有内容简洁的优势。其一,它删掉了 招安以后的一大段回目,回避了报国征寇仍无良好结局的问题。其二,它在不少细节上对原书进行了改 动,更増添了艺术感染力。由于金圣叹重在删改,而不是再创作,历史上对之毁誉参半亦不足为奇。重 要地是,金圣叹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节本,对后世阅读和研究《水浒》可以起积极的作用。我们不 应该苛求于金圣叹,也不能抹杀七十回本流行了三百年的那一段历史。 六、金本《水浒》有阐释文法的优势 金圣叹在《水浒传》楔子的总评中说:“今人不会看书,往往将书容易混帐过去。于是古人书中所 有得意处,不得意处……无数方法,无数筋节,悉付之茫然不知,而仅仅粗记前后事迹、是否成败,以 助其酒前茶余、雄谈快笑之旗鼓”。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读书人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金圣 叹阐释文法有下面几个方面的內容:其一,谈论刻画人物形象的技巧。他说:“独有《水浒传》,只是 看不厌,无非为他把一百八个人性格都写出来”。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是否立得起来,关键的是人的性格 描绘得如何。金圣叹将塑造人物性格当作小说的重要手段,并对《水浒》主要人物性格刻画手法逐一评 点,大多是经验之谈。其二,谈论各类文法的文法。他说:“《水浒传》章有章法,句有句法,字有字 法”。还说:“看来作文,全要胸中先有缘故。若有缘故时,便随手所触,都成妙笔;若无缘故时,直 是无动手处,便作得来,也是嚼腊”。他十分强调段落的布局和整体的构思。其三,使用实例归纳出众 多的具体写作方法。如倒插法、夹叙法、草蛇灰线法、大落墨法、绵针泥刺法、背面铺粉法等几十个种 类。人们为何喜爱看七十回本,除了可以欣赏小说外,还可以学习作文及评论小说的有效的方法。这乃 是金本《水浒》受人追捧的一个重要原因。 随着时代的变化,一百回本及一百二十回本的《水浒》再次又取代七十回本的统治地位,这也是市 场的需要,研究的需要。然而,七十回本仍有它的价值,特别是它流行了三百年的那一段历史,不要轻 易地忘掉。我想,如果金圣叹带评注的七十回《水浒》再版,仍然会得到广大读者的普遍欢迎的。

 

相关文章:  (水浒传播史)

  • 关于毛泽东所读《水浒传》版本相关材料的辨正  2011-11-5 
  • 百年《水浒传》成书时间研究检讨  2011-10-22 
  • 清代《水浒传》的戏曲改编传播方式研究  2011-10-21 
  • 《新版水浒传》中的超级漏洞与大颠覆  2011-10-21 
  • 也谈毛泽东所读《水浒传》的版本问题  2011-7-15 
  • 关于上海图书馆藏《京本忠义传》  2010-10-29 
  • 《京本忠义传》上海残页的数字化研究  2010-10-29 
  • 从“忠恕”说看金圣叹《水浒传》人物评点的矛盾性  2010-9-29 
  • 论金圣叹评点《水浒传》的“惊恶梦”结局  2010-9-29 
  • 浅论金圣叹水浒评点的思维特征  2010-9-29 

  • 最新推荐:

  • 上海至今是中国第一红学研究重镇  2018-12-3 
  • 中国美学的重要观点及其意义  2018-11-23 
  • 封杀“金本”《水浒传》纪事本末  2018-11-21 
  • 关于《水浒传》的人学研究  2018-11-21 
  • 怀张国光  2018-11-21 
  • 鲁达六议  2018-11-21 
  • 乐于奉献的张虹会长  2018-9-5 
  • 张锦池先生的《<水浒传>考论》  2018-8-19 
  • 仁心厚德佘大平  2018-7-24 
  • 《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简介暨免费试读部分  2018-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