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清小说研究 | 《红楼梦》研究方法论问题


《红楼梦》研究方法论问题

 

《红楼梦》研究方法论问题 鲁德才 自《红楼梦》问世,到今年曹雪芹逝世250周年,批评家们发表了许多见解,但查遍当今红学有关文 本研究的文章,对《红楼梦》思想内容、叙事方法、人物形象、语言、作家与小说的关系等,似乎没有 多少新词,反而是红外线四射。为提升研究水平,深挖小说潜在意蕴,我以为应当调整和改变研究方 法: 一、不要把小说看作是政治和历史的变体。尽管中国古代小说过分贴近封建政治和伦理道德,使得 古代小说有浓重的史传品格,以至于古人把小说称为“稗史”。古小说有史传遗传基因是事实,但不应 因此视之为史。可以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分析小说,但不应看作是唯一的观点。因为作家写的是他对人 生、人性的认识,反映的是丰富无比的社会生活,所谓四大家族盛衰、宫廷斗争云云,只是浅层次的价 值判断,不见得是深层次中作者的本意。 二、西方的小说观念并不是评判中国古代小说的唯一标准。中国古代白话小说的发展源头不同于西 方小说,五四时期不少小说批评家认为《红楼梦》的结构与叙事方法不如西方现代小说,他们是用西方 小说理论的尺子来衡量中国小说的,根本不懂中国小说的特性。其实《红楼梦》在叙事、结构、人物性 格塑造、语言描写及时空处理等方面都有独特的表现。作为中国古代小说发展高峰的《红楼梦》,既突 破了前代的写法,向现代小说转化,又没有完全突破。显然,按照中国小说的特性研究《红楼梦》,还 有许多话可说。 三、应当承认《红楼梦》既不是自传体小说,但又含有自传的内容。否定自传体,是因为作家写的 是具有广阔社会生活的小说,而不单纯写家史。可人们从小说中又常常看到作者的身世和家族人的影 子。他对其描写的生活和人物的亲切感,话语中的难言之隐,构成了《红楼梦》的悲剧意识和言外之 音。于是在第三人称的全知叙述角度中又经常滑向第一人称的叙事,这很值得我们探讨。 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仍是我们坚持的方针。不搞小团体主义,允许有不同观点乃至反对自己 的学术观点存在,但是异见者应遵守学术规范,言之有据,言之成理,只为猎奇,胡编乱造,非正派学 者所为。(2013年11月18日《天津日报》)

 

相关文章:  (明清小说研究)

  • 《镜花缘》—推陈出新的文学典范  2013-10-6 
  • 从《三国演义》看关公文化与儒家文化的关系  2013-9-18 
  • 《水浒传》与《隋唐演义》之比较  2013-9-16 
  • 张国光与“当代红学”  2013-8-20 
  • 试论《镜花缘》的精神分裂  2013-5-30 
  • 百名专家学者相聚富阳品三国 及其他  2012-11-14 
  • 周汝昌研究《红楼梦》的主观唯心论及其走红的原因  2012-6-13 
  • 冯其庸《红楼梦》研究自述  2012-5-22 
  • 红学三十年  2011-10-24 
  • 罗贯中怀志著“三国”  2011-10-24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