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传播史 | 梁山发展水浒旅游的两点建议


梁山发展水浒旅游的两点建议

 

梁山发展水浒旅游的两点建议 曹先锋 梁山县召开这次水浒研究与旅游座谈会很好,学术研究和经济建设相结合是个方向。现就梁山的水 浒旅游谈两点建议,仅供参考。 一是出版无评点金本《水浒传》的建议。 《水浒传》的版本很多,但归纳起来不外乎两种,一种是以金本(又称七十回本)为代表的“英雄 《水浒传》”,另一种是以一百二十回本为代表的“投降《水浒传》”。 一百二十回本从洪太尉误走妖魔写到排座次,接着写宋江等人跪倒在奸臣高俅等人脚下,乞求招 安。受招安后,马不停蹄地去打另一只农民起义军,在打方腊的战争中,梁山众英雄死亡的死亡,伤残 的伤残,离散的离散,最后,宋江、李逵也被毒死,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以大悲剧而告终。所以被称为 “投降《水浒传》”。 金本则是金圣叹将一百二十回本拦腰砍断,从洪太尉误走妖魔只写到梁山泊英雄排座次,通篇都是 以热烈的笔调描写梁山好汉行侠仗义,杀富济贫,写他们由单个的反抗到汇聚成声势浩大的武装集团, 写他们攻城掠地,大规模地同官军对抗并屡战屡胜。从而使水浒好汉们的英雄形象变得高大完美了,好 汉们的结局能让人们接受了,这完全符合国人的阅读心理。所以被称为“英雄《水浒传》”。 正是这个本子的问世,很快就将《水浒传》其他的版本排斥到一边,成为天下通行的本子。从明朝 末年(1641)金本问世至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300多年间,人们只知道七十回本,不知道还有其他版本。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后,胡适、鲁迅、郑振铎等人考证了《水浒传》的版本源流,为了学术研究的需 要,才陆续出版了少量的《水浒传》全传,才又有少量的人接触到了“投降《水浒传》”。 为什么最近几十年“投降《水浒传》”盛行而“英雄《水浒传》却销声匿迹了呢?主要原因是毛泽 东发动了一场全国轰轰烈烈的“评水浒,批宋江”运动。毛泽东一声令下,以他绝对的权威很快将“英 雄《水浒传》”扫出了市场,“投降《水浒传》”垄断了整个市场。为什么如此,将在第二个问题中详 谈。其实,不论是思想性还是艺术性,金本都要优于其他版本。所以,让金本《水浒传》重新占领读者 市场,是在捍卫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 另外还有两点需要明确,一是作为作为水浒故地人的我们,从感情出发,都乐意看到水浒好汉们的 英雄形象,不愿意看到他们投降招安,最后落个悲惨的结局。所以说,维护《水浒传》的经典地位、维 护水浒好汉们的英雄形象,是每一个水浒故地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从这一点出发,作为水浒好汉大本营 所在地的梁山,更应该为金本《水浒传》重新占领读者市场而努力。其次,从旅游的角度说,游客仰慕 的是圣贤,敬佩的是英雄,都乐意到他们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去旅游;憎恶的是坏人,是窝囊废,他们 的旧居、古战场即使建设得再好,人们的向往程度也会大打折扣。比如,“三孔”的建筑算不上最好, 可游客们还是往那里去,为什么?人们仰慕孔子;韶山的景观更谈不上最好,但游客如潮,也是因为仰 慕毛泽东所致。所以说,“英雄《水浒传》”普及了,水浒好汉们的英雄形象就在亿万人民心中重新确 立了,人们就更加喜爱水浒好汉了。“爱屋及乌”,人们也就向往梁山了,如此一来,梁山的游客量不 就随之增加了吗? 出版金本《水浒传》可以出带有金圣叹评点的本子,也可以出不带评点的本子。哪一种更好?观察 问题的角度不同答案也就不同。文学是为人民大众的,不是为少数人服务的。从这个角度讲,还是后一 种好。所以应该把出版不带评点的本子放在首位。广大读者之所以要看《水浒传》,是因为喜欢里边的 人物,欣赏其中的故事,至于学术界如何评价,这不是广大读者所关注的,那是专家学者们的事。我们 要维护《水浒传》的经典地位,维护水浒好汉们的英雄形象,就要力挺金本,普及金本。就是要让广大 的百姓读到金本。如果说仅仅出版带有金圣叹评点内容的本子,一是肯定要增加出版成本,加重购买者 的负担,无形之中会降低发行量。二是将普通读者不感兴趣的内容加进去,就会给普通读者增加阅读负 担,使读者减少阅读兴趣。三是金圣叹的评点其中不少观点不一定正确,很值得商榷,尤其是对宋江的 某些评价。如果将这些观点介绍给普通读者,肯定会误导读者,这和我们维护水浒好汉们的英雄形象的 初衷完全相饽,这岂不是好心办了坏事?所以我认为,出一点带有评点内容的金本,满足学术界的需要 很有必要,重要的是多出不带评点内容的金本,让“英雄《水浒传》”占领读者市场。普及了“英雄 《水浒传》”,水浒好汉们的英雄形象就会在人民群众心中确立。人们更加仰慕水浒好汉了,来好汉故 地旅游的就会随之增加,水浒旅游业自然而然地就会兴旺发达。从这个意义上说,梁山等水浒景点每年 都拿出那么多资金用于广告宣传,但效果并不十分理想。如果哪怕拿出其中的一小部分用于普及金本, 就是抓住了关键,而不是舍本逐末,就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二是设置“毛泽东与水浒展室”的建议。2010年10月,在“天下水浒论坛”上,梁山的同志提交了 一个新成果:毛泽东1919年上过梁山。并说,毛泽东的梁山之行,使毛泽东对梁山有了直观的了解,进 一步加深了水浒人物在毛泽东心中的印象,梁山独特的地理位置使他对梁山好汉“占山为王、割据一 方”的起义方式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为毛泽东以后武装开创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可以说这是 水浒研究领域的一个新的重大成果。梁山能得到一代伟人的青睐意义非凡。但是,提到毛泽东与梁山, 还有一个世人皆知、影响更大的事件,这就是1975年8月至1976年9月毛泽东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了 “评水浒,批宋江”运动。作为梁山,一方面想利用毛泽东提高自己、提高水浒好汉们的知名度、美誉 度,可是另一方面又不得不面对毛泽东“批宋江”的现实。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矛盾,如何解决这一矛 盾,设置“毛泽东与《水浒传》展室”是方法之一。«当年毛泽东为何要批宋江?客观上讲是因为版本的 问题,但主要是被人利用了。 先说版本的问题。如前所述,“英雄《水浒传》在中国盛行了300多年,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后,胡 适、鲁迅、郑振铎等人考证了《水浒传》的版本源流,才陆续出版了少量的《水浒传》全传,即“投降 《水浒传》”。据此推测,毛泽东接触“投降《水浒传》”最早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即延安时期。 到了五十年代,某些人出于政治的需要又搬出了“投降《水浒传》”。毛泽东接触“投降《水浒传》” 很有可能是在这个时候。读了“投降《水浒传》”,他的观点逐渐开始转变。在毛泽东的前多半生中, 对《水浒传》、对宋江是持肯定赞扬态度的。这一点从毛泽东的言行中可以明显的看出来。不论是二十 世纪三十年代、四十年代,还是五十年代,毛泽东在其文章、谈话、批示中,涉及到《水浒传》的地方 很多,但只见褒奖,未闻贬斥。可是,到了晚年,毛泽东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错误地发动组织 了“评水浒,批宋江”运动,说“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 “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腊。”“《水 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显然,如果没有“投降《水浒 传》”,毛泽东就不知道宋江招安、打方腊等情节,就不会发表上述言论,“批宋江”运动也就无从谈 起。再说被人利用的问题。 “批宋江”运动起因是这样的:毛泽东晚年视力严重下降,中央办公厅从北大选了一位叫芦荻的来 为毛泽东“代读”书报文件。芦荻是研究古典文学的,有一天她顺便和毛泽东谈起了《水浒传》,毛泽 东便说出了关于《水浒传》的那些谈话。芦荻把毛泽东的谈话整理出来,姚文元认为毛泽东在谈话中提 到的反对“投降派”、“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等语,正是他们可以用来影射攻击政治对手周恩来、 邓小平等人的炮弹。姚文元请示毛泽东,经毛泽东同意,中央政治局开会决定,把毛泽东谈话记录稿印 发全体中央委员。后来,又向全党转发了谈话。当时,“文化大革命”还未结束,但许多人对这一运动 不满。在这篇谈话中,确实包含着毛泽东对在他身后会有人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隐忧。对于否定“文 化大革命”的人,毛泽东比作“投降派”,而“投降派”是要接受“招安”的,是要“搞修正主义” 的。毛泽东最基本的考虑,就是通过转发这篇谈话,向党内敲一敲警钟。但毛泽东没有想到的是,他的 这个举措,被一些人利用了。尤其是身居要职的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等人觉得,毛泽东的谈 话,正好可以用来攻击政治对手周恩来、邓小平等人,他们想借评《水浒》、批宋江之名,行搞垮政治 对手之实。他们利用把持全国舆论工具的优势,拉大旗,作虎皮,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评水浒,批宋 江”运动。 就这样,毛泽东关于《水浒》的谈话,由泛论变成了实指,由文艺评论变成了政治斗争,为了配合 这场运动,“投降《水浒传》”大量印所发行,“英雄《水浒传》”便被排斥在了一边。所以,后来的 人们,多是只知“投降《水浒传》”,不知道还有“英雄《水浒传》”。尤其是先后上演的43集和80集 电视连续剧《水浒传》,依据的都是“投降《水浒传》”,更使“投降《水浒传》的普及达到了前所未 有的地步。明白了上述两点,毛泽东为什么要“批宋江”就不难理解了。但是,这个问题不能只有少数 人知道,要让广大游客都知道。所以,梁山很有必要建设一个以毛泽东与水浒为主题的展室或其他形式 的东西。陈列毛泽东来梁山的相关史料,将毛泽东在文章、谈话、批示中涉及水浒的内容加以展示,将 “批宋江”的背景客观地加以介绍。这样,既可以提高梁山、《水浒传》以及水浒好汉们的知名度和美 誉度,又可以消除由“批宋江”造成的负面影响。同时,由于把水浒文化和红色文化有机地结合在了一 起,增加了梁山景点的文化内涵,将会大大增加梁山对游客的吸引力。

 

相关文章:  (水浒传播史)

  • 金本《水浒》缘何成三百年定本  2013-8-5 
  • 关于毛泽东所读《水浒传》版本相关材料的辨正  2011-11-5 
  • 百年《水浒传》成书时间研究检讨  2011-10-22 
  • 清代《水浒传》的戏曲改编传播方式研究  2011-10-21 
  • 《新版水浒传》中的超级漏洞与大颠覆  2011-10-21 
  • 也谈毛泽东所读《水浒传》的版本问题  2011-7-15 
  • 关于上海图书馆藏《京本忠义传》  2010-10-29 
  • 《京本忠义传》上海残页的数字化研究  2010-10-29 
  • 从“忠恕”说看金圣叹《水浒传》人物评点的矛盾性  2010-9-29 
  • 论金圣叹评点《水浒传》的“惊恶梦”结局  2010-9-29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2017-11-17 
  • “案酒”与“按酒”  2017-11-17 
  • “乐”字有五音  2017-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2017-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