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街 | 我是李云龙,水浒亮剑!


我是李云龙,水浒亮剑!

 

岂容将耐庵故里“白马”说成“黑马” ——答陈麟德先生 浦玉生 我在《菏泽学院学报》今年第1期上发表论文《史眼如炬:施耐庵故里大丰市白驹镇新考——兼谈施 耐庵文物史料的新发现》,又为刘兆清主编《施耐庵研究论文集粹》(中国文联出版社2013年8月出版) 写序,谈及大丰市白驹镇施耐庵。陈麟德先生在2014年2期《大众社会科学》上撰文《不能容忍对耐庵故 里指鹿为马——为浦玉生先生指瑕》,读完该文后,我原以为可以知道我是如何“指鹿为马”的,但是 我未看到什么关于施耐庵故里的实质性论辩。 本着江苏省委原书记江渭清的讲话精神:“耐庵须认证,后代好遵循”。写下如下点滴答陈麟德先 生。 鉴于《史眼如炬:施耐庵故里大丰市白驹镇新考——兼谈施耐庵文物史料的新发现》已经发表,我 不打算“炒冷饭”。现仅谈谈我对施耐庵故里的新认识。1998年11月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梁保华主编 《锦绣江苏》一书,我撰写的盐城一章就写到施耐庵故里是大丰市白驹镇,梁保华曾任江苏省委书记、 省长;2009年我具体主持的《盐城市城市竞争力报告》一书对盐城的城市定位是“施耐庵故里”,该成 果获2009年江苏省社科应用研究精品工程二等奖;2014年1月我在南京出席江苏省社会科学界第七届学术 大会提交论文《施耐庵:江苏地域重要的文化符号》,因已有一篇论文《江苏沿海与苏北地区旅游资源 产业化研究》获一等奖,此文获二等奖,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主持人点评大会发言特别提到听了我 的发言“最为震撼”,原因在于我为此寻踪施耐庵三十多年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加之,作为国家级文化 工程之一、拙著长篇人物传记《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被中国水浒学界、中国作家界认可,作家出 版社2014年1月向海内外公开发行,施耐庵故里在江苏大丰市白驹镇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大丰市白驹镇是 施耐庵的出生地、故居、施氏宗祠、纪念馆所在地,理应成为施耐庵故里。 施耐庵(1296-1370),泰州海陵县白驹场街市(今江苏省大丰市白驹镇)人,陈麟德先生不同意这 一说法,引《辞海•白驹场》辞条:“地名,在今江苏大丰市西南”。“白驹场”一解是用的模糊 语言,“白驹场”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是地理概念,其场之大小、范围有所变化,但是万变不离其 宗,它的主体部分现属大丰市白驹镇,施耐庵故居正是在该镇北街33号,如果按陈麟德先生的解释“兴 化正在‘大丰市西南’”,为何不将白驹场定义为“兴化市东北”呢?!我们讨论的问题不是白驹场范 围有多大,而是施耐庵的家这个点在何处,显然是大丰市白驹镇上。在元末明初施耐庵生活的年代这儿 不称“兴化白驹场”,而称“海陵县白驹场”,这是《元史》、《明史》的记载,《中国历史地图集》 也是这样标注的。铁的事实,岂容否认! 习近平总序《浙江文化研究工程成果文库》之一的《浙江文学史》(王嘉良主编,杭州出版社2008年 12月第1版第274页),在介绍施耐庵时是十分准确和权威的:“施耐庵原籍苏州,住阊门外施家巷,后 迁居当时海陵县白驹场(今江苏省大丰市白驹镇)。其曾在钱塘(今浙江杭州)为官三年,因不满官场 黑暗,不愿逢迎权贵,弃官回乡”。陈麟德先生读了这段话引发一段评论说:“这段话系文学史家据当 代研究成果总汇而成,至为精当。然白驹场后之括号,似为浦会长所加。若不幸而言中,则浦会长之 心,路人皆知矣。” 胡适说到考据时说:有一份证据,说一份的话。陈麟德先生“想当然”、使用猜想 就说“海陵县白驹场(今江苏省大丰市白驹镇)”这括号内似为浦玉生所加,这在论战中也太苍白无 力,以致黔驴技穷了。《浙江文学史》是公开发行的著作,这是可以查证的。言之凿凿,堪称经典。这 种括号内所加行为,倒是兴化市有位先生编了《施耐庵研究》一书,收录我一篇文章,将我写的泰州海 陵县白驹场(今江苏省大丰市白驹镇),括号内硬改成“今分属兴化、大丰两市”。你不同意我的观点 可以不登载,或也可以加脚注、尾注加以说明,我的主要观点是不可随便更改的,这样一改,读者都以 为我也是持白驹场“今分属兴化、大丰两市”观点的人。再联系该书引1952年21号《文艺报》刘冬、黄 清江的文章,也可以随便更改,等等。蒙混出版社、蒙蔽学术界,不仅一般的读者有所不知,就是研究 了一辈子水浒学的八十岁老教授也蒙在鼓里,收录他人文章、更改作者观点,看来是兴化某些人的惯用 伎俩,带着这种阴暗心理,非学术所为,也怀疑别人更改、添加他人文章的观点,岂不滑天下之大稽! 2012年4月中国水浒学会等在兴化召开会议,我的观点是“一个耐庵,两地表述”,籍贯有两种解 释,而故里只有一种解释,元末明初兴化籍施耐庵是说的其祖籍,大丰市白驹镇是施耐庵故里。施耐庵 故里大丰市是全国百强县,虽然建县才七十年历史,但这块土地是古老而又年轻的,说其古老:2007年4 月楚国金币郢爰(国家一级文物)在范公堤以东大丰市刘庄镇友谊村发掘21枚;同时发现古遗址处还有 陶纺轮、陶豆、夹砂灰陶盆、敛口红陶钵、弦纹灰陶、绳纹夹砂红陶碎片,填补了范公堤外春秋战国文 物出土的历史空白。《宋史》引《太平寰宇记》记载丁溪之事,可溯千年以上;说其年轻:这土地还在 向黄海延伸,被称为“息壤”。按陈麟德先生的观点,大丰是不可以称“大丰自古多俊彦”的,岂不可 笑?!民国时期,白驹镇曾属东台、盐城、大丰、兴化,民国时有一种教科书说施耐庵是兴化人,今天 来说是历史观点,但白驹镇现属大丰,为什么教科书今天不可以署上施耐庵是大丰人。 陈麟德先生说:“历史人物的籍贯,有个约定约成的办法,即应以古代历史疆域的划分来考证认 定,绝不能以变迁后的现代疆域来确定,当以历史人物生活的年代为何地何名为准”。这话有一定道 理,但不全对。如果按照他的观点,施耐庵(1296-1370)生活的年代不在兴化县,而在海陵县,如果你 今天到海陵县(区)去找施耐庵故居是缘木求鱼,而只能是实事求是地来个地名古今对照才能找到这个 点,今在大丰市白驹镇,是盐城新十景之一“施公遗踪”所在地。再譬如:刘伯温,历史上称浙江青田 县南田山武阳村人,如果你今天到青田县去是找不到刘伯温故居的,他的家武阳村已归入1951年成立的 文成县管辖范围,我们只能实事求是地予以说明。 大丰市白驹镇地名由来有一说,古代天降黑白两驹形石块(其实是陨石),分置该地砖桥两头,后 来桥西黑驹移至兴化驹家庄,仅存白驹,于是用它作为地名。大丰境内有白驹,兴化境内有黑驹,二者 不能混淆。尽管我们说的施耐庵是大丰、兴化两市同一的《水浒传》作者施耐庵,但当谁是施耐庵故里 有争议之时,我们还要将白驹、黑驹分分清楚,对耐庵故里既不能指鹿为马,也不容将“白马”说成 “黑马”。 (载《黄海学坛》2014年第2期)

 

相关文章:  (水浒街)

  • 在施耐庵纪念馆建馆20周年庆典上的致词  2013-12-12 
  • 《水浒传》中话西湖  2013-12-5 
  • 雅俗共赏的游戏笔墨  2013-12-5 
  • 梁山“大义”探源  2013-9-16 
  • 70回后的《水浒》会是原作者写的吗?  2013-9-16 
  • 读金本《水浒传》有感(1-10)  2013-9-16 
  • 为《水浒》正名、论宋江  2013-9-16 
  • 施耐庵先生留给读者的情结  2013-9-16 
  • 《水浒》是如何与农民革命挂上钩的?  2013-8-20 
  • 胥惠民:杂谈《水浒传》和《三国演义》永恒的历史文化价值  2013-8-20 

  • 最新推荐: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 中英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第四次会议“汤显祖莎士比亚研讨会”报道  2016-12-1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综述  2016-12-2 
  • 《水浒传》伟大成就新论  2016-11-21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