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争鸣文库 | 《金瓶梅》——明代商人群像图


《金瓶梅》——明代商人群像图

 

《金瓶梅》——明代商人群像图 湖南 于光荣 《金瓶梅》,借用《水浒传》中武松打虎的故事作为契机,演绎成为我国古代第一部长篇通俗世情小说, 作为主人公的西门庆在书中的主要身份是商人。此书在明代万历年间出版[1](P125),所以说此书虽然写 的是宋朝故事,但其实广泛地反映了明代中叶的政治、经济等状况和市民生活。西门庆的生活范围可划分 为三大圈:即商业生活圈——商人以及和商业活动有关的人员;私生活圈——妻妾、仆人、妓女、情妇 等;官场生活圈——从朝廷至地方的大大小小官吏。其中,商业生活圈是西门庆最基本和最活跃的生活 圈,书中描写和提到的商人有60余人,可以说是一幅以西门庆为首的明代商人群像图,根据他们的经济实 力,我们可以将其分为小商人、一般商人和富商。 一、西门庆及其他富商 “金多众多为上客”[2](P79),富商,应该具有数千两银子的资本并且具有比较大的经营规模。 (一)西门庆 西门庆首先从继承父亲的生药铺开始,到他死的时候,已演变成为一个拥有约10万两银子的大商人。西门 庆是如何发家致富的?他的经历主要有下述一些特点。 1.继承父业。西门庆,“他父亲西门达,原走川广贩药材,就在这清河县前开着一个大大的生药铺。现 住着门面五间到底七进的房子,家中呼奴使婢,骡马成群,虽算不得十分富贵,却也是清河县中一个殷实 人家”[3](P6)。第79回中说这个生药铺有5千两银子的资本,至于这5千两银子的资本,是否全部是他父 亲的遗产,还是在西门庆手上另有增殖,书上没有说明。但是一个大大的生药铺,加上房产,至少可以证 明他的父亲已经进入富商的行列了。 2.交通官吏。西门庆从小是个浮浪子弟,“近来发迹有钱,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交 通官吏,因此满县人都惧怕他。”[4](P22)使用钱财,勾结官府,从而管理一些公事,提升了自己的社会 地位,使得普通百姓惧怕,进而为自己谋取利益。 3.利用婚姻。西门庆娶了两个有钱的女人,第一个是富孀孟玉楼。西门庆并不认识孟玉楼,在薛嫂向他 介绍孟玉楼时,他喜欢孟玉楼会弹月琴,但孟玉楼的那笔可观的财产不可以令他不动心:“手里有一分好 钱。南京拔步床也有两张。四季衣服,妆花袍儿,插不下手去,也有四五只箱子。珠子箍儿,胡珠环子, 手里现银子,他也有上千两。好三梭布也有三二百筒。”[4](P69-70)西门庆娶了孟玉楼还只有十来天, 西门庆的女儿西门大姐急着要出嫁,时间急迫造不出一张好床,就只好把孟玉楼带来的一张南京描金彩漆 八步床做了西门大姐的嫁妆。 第二个是李瓶儿,李瓶儿是西门庆结义十兄弟之一的花子虚的妻子,花子虚是花太监的侄儿。花太监死 后,花子虚继承了许多财产。花子虚未病死时,西门庆便勾搭上了李瓶儿。在花子虚碰上官司的时候,李 瓶儿求西门庆帮忙,当时就拿出有3千两银子的60大锭元宝,西门庆说不需要那么多,李瓶儿说:“多的 大官人收去。奴床后边有四口描金箱柜,蟒衣玉带,帽顶绦环,提系条脱,值钱珍宝好玩之物,亦发大官 人替我收去,放在大官人那里,奴用时取去。趁此奴备个防身之计。”[4](p159)花子虚死后,西门庆娶 了李瓶儿,“家道营盛,外庄内宅,焕然一新。米麦陈仓,骡马成群,奴仆成行。”[4](p223)李瓶儿的 巨大财产大大扩充了西门庆的经济实力。 4.钻进官场。“多财为势倾”[2](p79),经商,尤其是富商,如果没有一定的政治背景,常常会被官府 所倾轧。西门庆深谙此道,所以非常注意联系官府和官员,而且运用得很熟练,最后则是直接钻进了官 府,成为了一名官员。 西门庆结交的最大官员是太师蔡京,由于给蔡京送礼及其丰厚,蔡京便给了他一个理刑副千户官职,后来 又升为提刑正千户。进入官场为西门庆的商业活动提供了更多的便宜,例如他通过两淮巡盐,成功地领取 了3万盐引,而且比别的商人掣取的时间要早。又如他安排员工韩道国在杭州置办了1万两银子的缎绢货 物,因缺少纳税银两,便通过一个姓钱的官员,采取少报货物的形式,少交了一些税款。 (二)其他富商 1.杨宗锡。又叫杨大郎,是孟玉楼的前夫。他是一个布商,经营方式主要是买布、染布和卖布。他开设 染坊,每天都雇请有二三十个染工。他手头经常有上千两现银子作为流动资金,他家里的房子也值七、八 百两银子。 2.乔洪。也叫乔大户,有着皇亲和官宦家族的政治背景,曾和西门庆结为儿女亲家。他把自家的房子以7 百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西门庆,然后又用1200两银子买了一所大房子,和西门庆的房子差不多大。他也和 西门庆合伙做生意,例如绸缎生意,利润是“西门庆分五分,乔大户分三分”。[5](P706) 3.张二官。是一个有雄厚经济实力的商人,在西门庆死了以后,他拿出了五千两银子,此外应伯爵、李 三和黄四等人借了五千两,他们共同做了朝廷分配给东平府的古器生意。此外,张二官又打点了千两金 银,去东京找枢密院郑皇亲做人情,疏通了朱太尉的关系,顶替了西门庆的提刑官职。 二、一般商人和小商人 (一)一般商人 一般商人,也可以说是具有中等经济实力或者接近中等经济实力的商人。他们或有一定的固定财产,或有 一定的流动资金,或有某方面的技术特长;有的为铺户经营,有的为贩运经营,或者二者得而兼之;有的 独自经营,有的也雇工经营。 1.顾银匠。兼有工匠和商人的双重身份,有技术特长,是银匠的工头;有私人银铺,也雇工经营,制作 和兼卖银器。他有时替西门庆家打造金银首饰,曾率领许多银匠,在西门庆家的卷棚内,“打造蔡太师上 寿的四阳捧寿的银人,每一座高尺有余;又打了两把金字寿壶,寻了两副玉桃杯。不消半月光景,都儹造 完备。”[4](P285) 2.王宣。是《金瓶梅》中一个突出的好义乐施的商人。他60余岁,家道殷实,心慈面软,广结交,乐善 好施。他拈珠念佛,因家中后园有两株杏树,道号为“杏庵居士”。他在家门前开了一个典当铺,每日丰 衣足食。他曾三次接济潦倒落魄的陈经济,可谓仁至义尽。 3.李智、黄四。他们两人合伙做生意,属于贩运商人。他们常常包揽官府中的香蜡,每一次的货物数量 巨大,如第一次就是三万香蜡,“钱粮下来该一万两银子”[4](p401),第二次是2万香蜡。因他们本钱不 够,所以西门庆也入股经营。 4.何官人。他本是农民,家里有几顷水稻田地,但是常年在江湖上贩卖丝绵,手头经常有上千两银子的 货物。 5.刘二,经营娼妓业和放高利贷。“他是帅府中周守备府中亲随张胜的小舅子,专一在码头上开娼店, 倚强凌弱,举放私债,与巢窝中各娼使钱,加三讨利。有一不给,捣换文书,将利作本,利上加利。” [5](p1320) 6.任道士。他是临清码头上晏公庙中的庙主,兼营商业。他将庙里多余的钱粮,安排手下的徒弟在码头 上开设钱米铺,所得利润,中饱私囊。 7.来保。原是西门庆的仆人,经常替西门庆贩运货物做生意。西门庆死了以后,暗地里从货船上搬了800 两银子的布匹卖了,做为本钱,很快就脱离了西门庆家,和妻弟刘全开办了一个布铺。 8.应伯爵,是西门庆最为亲密的结义兄弟。他常常起着西门庆借贷放债的经纪人作用,如李智和黄四从 西门庆那里借了1500两银子做香蜡生意,每月5分的利息,便是他的介绍。当然,他也从西门庆那里时常 得些好处。西门庆死了以后,他伙同李智、黄四、张二官各自出资,做了东平府的古器生意。 9.陈经济,是西门庆的女婿。父亲陈洪是卖松槁的,他家与东京八十万禁军提督杨戬是亲家。陈经济和 西门大姐结婚不久即常住西门庆家,在花园里管工,并办理过买卖上的一些事务。西门庆死了以后,不久 陈洪也在东京病死。他离开西门庆家以后独自经商,但是并不用心。他母亲首先拿出200两银子,叫家人 陈定在家门口打开两间房子,开布铺,做买卖。但他逐日结交朋友陆二郎、杨大郎,在铺子里弹琵琶,抹 骨牌,打双陆,吃半夜酒,很快就把本钱陪光了。而后陈经济又凑了500两银子和杨大郎前往临清贩布, 但它贩布不多,却把本钱娶了娼妓冯金宝回家。他母亲死了以后,他又凑了900两银子去湖州贩运丝绵绸 绢,但是他因前往浙江严州府勾搭李衙内的妻子孟玉楼而吃了官司,900两银子的货物全部被杨大郎拐 走。陈经济自后落魄流浪,虽然碰到王宣三次接济,仍然不肯努力经营。 属于一般商人的还有杭州贩绸绢的丁双桥,开纸铺的张二哥,开银铺的白四哥,山东贩棉花客人潘五,开 缎铺的葛员外,经纪人王伯儒、乐三等。 (二)小商人 所谓小商人,他们经济基础薄弱或比较薄弱,缺少本钱,大多为小摊小贩,主要靠自己的勤劳维持生活。 当然,其中也有经营店铺的,也有凭借一定的技术而谋生的,也有在经商顺利的情况下而经济实力逐步扩 大成中等规模的。 1.武大,他是打虎英雄武松的兄长。为人勤劳本分,不惹是非。因为碰上灾荒年月,便将祖上的房子卖 了,赁房居住。张大户将使女潘金莲白白嫁与他为妻,便将潘金莲的钗梳凑办了十数两银子,典得县门前 一座有上下两层共四间房子的楼房居住。武大以卖炊饼为生,每日早出晚归。 2.王婆。住在武大的隔壁,36岁时死了丈夫,带着儿子王潮,开着一个茶肆。但是卖茶生意清淡,难以 为生,所以还要另想办法找一些女性适合做的事情维持生活。“迎头儿跟着人家说媒,此后揽人家衣服 卖,又与人家抱腰、收小的,闲常也会做牵头、做马伯六,也会针灸看病,也会做贝戎儿。”[4](p28)后 来,他的儿子王潮,跟了淮上一个商人做生意,慢慢地赚了一些钱,便买了个驴子在家里磨面卖。再而 后,王潮跟淮上的客人,拐了起车的100两银子回家,便买了两个驴子,开办了磨房。自后,王婆也不卖 茶了。 3.郓哥。还只十五六岁,以卖水果为生,还要养活家里年迈的老爹。他人小却很乖觉,常常在县门前许 多酒店里卖些时新果品,西门庆也是他的顾客之一。 4.来旺。原为西门庆的家人,经常替西门庆贩运货物。西门庆要霸占他的妻子宋蕙莲,便设计陷害来 旺,结果来旺被递解回原籍徐州为民。在家里无法生活,便投靠到顾银匠的铺子里做雇工,学会了制作银 器的手艺。有时候,他也挑副担子,在街上卖一些小银器。 5.薛嫂。家庭光景不好,以卖翠花首饰为主要职业,兼做媒人和买卖使女丫鬟的中间人。她常在西门庆 家的女眷中卖头面,做过西门大姐的保山,替西门庆做媒娶了孟玉楼,当过买卖春梅的中间人。 属于小商人的还有卖棺材的宋仁,占卜的黄先生、吴神仙,画师韩先生,行医兼卖药的任太医、鲍太医、 何老人及儿子何春泉,蒋竹山等。 三、西门庆与其他商人的关系 西门庆一出现在小说中,就已经是一个富商了,而后向大富商发展,而后他更是成为了一个有实权的官 员。富商有经济实力, 官员有政治势力,这就是西门庆的社会角色。这样,在《金瓶梅》的商人中,西 门庆就具有了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双重优越性,他的社会角色鲜明地呈现在他与其他商人的关系中。 (一)生意关系 西门庆虽然在他父亲的生药铺的基础上发家扩大基业,但是他并不懂医,因此不属于技术型的商人,他擅 长的是流通领域的商品买卖。 1.垄断排挤。对西门庆生意有利害冲突的商人,或排挤或垄断,便是西门庆运用的手段。 蒋竹山,以行医为业。勾搭上西门庆的情妇李瓶儿以后,李瓶儿给了他300两银子,蒋竹山便利用李瓶儿 的房子做门面开了一个生药铺。但是好景不长,惹恼了西门庆,西门庆收买了地痞流氓以及官府,捣毁了 蒋竹山的生药铺,赶走了蒋竹山。事后,西门庆对李瓶儿说:“他有什么起解,招他进去,与他本钱,教 她在我眼面前开铺子,大剌剌做买卖。”[4](p203) 做为《金瓶梅》中富商之一的张二官商业信息灵通,破费200两银子疏通关系,要做朝廷分发给东平府的 古器生意。李三劝尚不知情的西门庆和张二官合伙做,可是西门庆知道利润很大,就说我与别人一起做, 不如我自己做了罢。而且说纵然张二官通融了东平府的关系,他要宋巡按进行干预,也能办成,最后当然 是西门庆拿到了做东平府古器生意的批文。 2.合伙经营。在大部分情况下,西门庆是独自雇工经营,但有时也合伙经营。例如合伙做绸缎生意,根 据资金和劳力的情况,以得利10分为标准,西门庆分5分,乔大户分3分,其余韩道国、甘出身与崔本分3 分。 3.生意来往。分两种情况:一是以商人身份的生意来往,如生药铺要采购药材,绸缎铺要购买绸缎等; 二是以顾客身份的生意,西门庆是个富裕的主顾,所以,顾银匠要给他制作银器,薛嫂要向他家推销翠花 首饰,郓哥也需要他买果品等。 (二)其他关系 西门庆和商人之间的关系除了生意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非生意联系,如他和陈洪以及乔大户结为儿女亲 家,就和生意没有什么联系。不过,要注意的是在非生意关系上,却有几件触目惊心的事情。 一件是和武大。西门庆没有去买武大的炊饼,而武大也没有向西门庆推销过炊饼。但是西门庆由于偶然的 机会认识了武大的妻子潘金莲,便千方百计将她勾搭到手,当事情败露以后,又心狠手辣地伙同王婆和潘 金莲把武大害死。 一件是和宋仁。宋仁是个卖棺材的,他的女儿宋蕙莲是西门庆的仆人来旺的妻子。西门庆勾搭上了宋蕙 莲,因此陷害来旺,买通官府,将来旺问罪,导致来旺被递解回原籍徐州为民,宋蕙莲也为此自缢身亡。 宋仁得知女儿死讯,便到火葬场阻止火化女儿尸体,并扬言要告西门庆的状。西门庆知道后大怒,便买通 官府,反告宋仁倚尸图赖欺诈钱财,在衙门里宋仁被打得鲜血淋漓,回家没有几天,就去世了。 上述两件事情是西门庆在没有当官的时候发生的,西门庆当了理刑以后,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和乐三、乐 三的妻子。乐三是个经纪人,乐三的妻子和西门庆的家人韩道国的妻子王六儿熟。因为苗青伙同艄公陈 三、翁八图谋钱财,害死了主人苗天秀,官府追查紧急,苗青便通过乐三的妻子和西门庆拉上关系,贿赂 了西门庆1000两银子。最后的结果是苗青没有被问罪,只将陈三和翁八处以死刑。 明代长篇通俗小说的出现,几十万字、上百万字的著作,为小说家们驰骋才华展开了广阔的天地。“情必 极貌以写物,辞必穷力而追新。”[6](p64)《金瓶梅》的作者运用才思,巧妙结构,在洋洋约百万字的小 说中,以其生动的笔触,栩栩如生地塑造了其主要身份是商人的西门庆这一人物形象,围绕着他,相应地 多方面地展现了其他许多商人的形神风貌。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金瓶梅》是明代商人群像图。 注释: [1]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2] 全唐诗上册[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3] [明]兰陵笑笑生著. 金瓶梅(上)[M].西安:三泰古籍出版社,2002. [4] [明]兰陵笑笑生著. 金瓶梅词话(上)[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3. [5] [明]兰陵笑笑生著. 金瓶梅词话(下)[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3. [6] [梁]刘勰. 文心雕龙译注 [M]. 龙必锟译注. 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 .

 

相关文章:  (水浒争鸣文库)

  • 封杀“金本”《水浒传》纪事本末  2012-10-14 
  • 清代《水浒传》的戏曲改编传播方式研究  2012-10-14 
  • 人性的彰显与政治的淡化  2012-10-14 
  • 针对现代社会对“水浒”混乱解读的一点看法  2012-10-14 
  • 英雄失路还是英雄当道  2012-10-14 
  • 《水浒传》第二次与第三次被经典化  2012-10-14 
  • 《新版水浒传》中的超级漏洞与大颠覆  2012-10-14 
  • 新水浒把好汉当好人来演绎  2012-10-14 
  • 再析《水浒传》对金庸小说的影响  2012-10-14 
  • 评唐冰《书里书外话水浒》  2012-10-14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