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争鸣文库 | 严州与《水浒》


严州与《水浒》

 

严州与《水浒》 戴荣芳 一 “天边削出玉芙蓉,榜出严陵第一峰”。这是明代严州知同唐仲贤笔下的北高峰。可叹,这位知同只恋 山水间的隽秀,却忘掉了峰峦宝塔下的灵气,那幕与世并存的壮观。 方腊点将台,北高峰下的那片平川,方腊是胸怀抗暴除奸的雄心壮志转战到此的。我们踏着上北高峰的 石阶,脚下的那片平川已显得有些荒凉。自方腊在这里点将,率领起义大军攻打杭州后,它留给人们的 已仅是传奇般的故事了。 登上北高峰,古严州的今今昔昔尽收眼底,向北遥望巍巍乌龙岭似磐石屹立。乌龙岭严州的天然屏障, 曾演绎过多少征伐激战的动人故事。宋公明大战乌龙岭,施耐庵续写的《水浒全传》后传中,那一幕幕 鲜活如生的壮烈场面,留给后代更多的是传奇中的美丽传说。 二 阳光下的乌龙岭是那样的巍峨险峻,我们更多留神的是,颠沛在山路上那些繁星点烁的人流。他们是那 样的恭敬虔诚,无声的音节告诉我们,是上乌龙庙朝拜乌龙神去的。 不知不觉中鼓乐钟声在我们耳边扬起,阵阵的奇香穿梭在天地人间,这是《水浒全传》中说到的乌龙 庙,而我们更想知道的是乌龙神的尊容,以及他与宋公明的那段人鬼传奇。 在严州,宋公明大战乌龙岭,乌龙岭神助宋公明的事,别说是八十老翁就连三岁孩童也能讲个一二。民 心所向,他们说的故事与《水浒全传》是不同的,描绘的是方腊军士如何勇猛顽强,嘲笑宋江招安为奴 的可耻下场。 三 从水泊梁山到乌龙岭,这两者天各一方,原本是鸡犬不相往来的。是施耐庵妙笔生花,巧妙地安排这段 玄乎的场面。说起这个“巧”字,更确切地说也是一种缘,八百里水泊梁山,八十里乌龙山,如此的巧 合不能不说是一种缘了。 当我们登上乌龙岭的时候,涌上心头的只有一个“真”字。峰峦相对,富春波涌,天然的关隘要塞,惊 险中又给严州添了几分秀气。 施耐庵在《水浒全传》中也是这样写的:“那乌龙关隘,正靠长江,山峻水急,上立关防,下排战 舰。”他指的长江意在奔泻的大长,那便是乌龙岭下的富春江了。以实对虚,这个虚字也就真了。这恰 恰给我们作了佐证,当年的施耐庵是在跑遍乌龙山脉,听着一则则缠绵又神奇的传说,才续写《水浒全 传》的。说施耐庵《水浒全传》写得出神入化,倒不如说是严州的乌龙山给了他灵气。没有乌龙岭这道 关隘,缺了富春江七里泷水闸,施耐庵是无法续写下文的。 四 山风拂动着庙前的古木,一口千年古井陪衬古木走过多少春夏秋冬。 井水是那样的甜爽,据说喝过这口井水的人,可以解乏提神七窍通阳。当年宋公明兵败乌龙岭,是乌龙 神赐他以井水,宋公明喝下井水精神焕发,才转败为胜的,这大概就是乌龙岭神助宋公明的蓝本吧。 微风冉动起庙中的香火,传奇的乌龙岭又添了几分仙气,乌龙神如影随形仿佛在太空中傲游。我们的心 房除了自信,再也装不进别的意 念了。 五 我们仔细地端详乌龙神的尊容,透过泥塑木雕仿佛看到了他的血肉身躯。乌龙神本名邵仁祥,乌龙山麓 的一个隐士。唐朝贞观三年,在他隐居的地方修建广济庙,并阴封贞应王。这是《严州府志》中所记载 的,并非是施耐庵笔下的木偶。 广济庙与乌龙庙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时势的需要才改乌龙庙的。《严州府志》记载,明朝洪武初年,陈 友谅大战鄱阳,得到乌龙神兵助战,鄱阳大战告捷重修庙宇改叫乌龙庙。 这是乌龙庙中的一间偏房,当年施耐庵爬山涉水,走遍乌龙山的层峦叠嶂。在这间偏屋中歇足,描绘出 水浒后传蓝本。可以想象当时施耐庵是如此的艰辛和认真,对于这些我没去多加分析。在我们心中所想 到的,也不是乌龙神相助宋公明,而是《严州府志》和《水浒全传》,不知是谁错载还是移花接木。 六 在严州的民间,乌龙岭神助宋公明的传说,那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但对乌龙神一说,却与《严州府 志》不尽相同。民间传说的乌龙神叫邵俊(邵俊与邵仁祥同为一人),居住乌龙山麓,因为官场作弊他 累考不第,出于愤怒独闯公堂评击,官府以暴闯公堂将他打死在乱棍之下。严州百姓敬佩邵俊的人品, 建庙于乌龙山麓,并视为乌龙神灵岁岁朝拜,祈祷国泰民安。 对于乌龙神的名号,我无须过多地去考证。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他的确是在严州土地上生活的一位真 人。 七 三月的春风总是那样的爽人,在唤醒世间万物的同时,也触发起今人对古人的怀念。我们在追溯乌龙 神,心境却被闹猛的庙会给吸引了。 在严州的乡下,每年的三月初三,有许多村子闹庙会的。但在我们眼前所看到三月三庙会,它有着丰富 的文化内涵,纪念乌龙神邵俊。 我们在长林口村村口,见到了一座古庙,庙里供的重要神佛就乌龙神邵俊。现在长林口村村中多半居住 着邵俊的后裔,在古代长林口村的邵氏家族,每年都集队上乌龙山朝拜乌龙神。相传有人曾见到有位书 生在与乌龙庙中笔耕,这位书生该是施耐庵了。大概是长林口村邵氏家族的结队朝拜,才引发施耐庵的 灵感,书写了乌龙岭神助宋公明吧。 八 千岛湖荡漾无际,群岛争雄,在无风三尺浪的湖面上,那山那岛似如个个彪悍健将。湖面波涛、湖底传 情,青溪虽然不复存在,威名却永驻人间。 “是法平等,无有高下”。青溪岸旁帮源洞中传出的时代强音,字字声声如雷贯耳,如电波及严州大 地。当年方腊是在这里起义的,我们望着这片山水,撼天的呼声仿佛还在耳边回荡。英雄已去,青山还 在,方腊的精神似千岛青松,就以永恒不朽来赞颂这位英雄吧。 帮源洞世人仰慕的地方,方腊是借着这方宝地的灵气,唤起严州百姓揭杆起义的。可叹的是,受到宋王 朝的疯狂镇压。 一群北雁南飞哀声也悲,我们的心房被深深地搅动着。是方腊引来梁山一百零八将攻打严州,还是水泊 梁山在做宋王朝的替死鬼?乌龙岭一战惨死的又是谁?我们的心房在颤抖,敢问乌龙神的心地又有何感 受。 九 富春江依然奔流不息,不倦不厌中却少了几分冲击气势。当年它是这样平静地在流淌,七里泷口的水闸 就不攻自破了。 我们站在七里泷口,壮观秀丽的严子陵钓台巍然耸立。他老人家好象在说,别看了,我清楚着呢。当年 方腊在这里设下滚刀水闸,多少梁山中人断臂缺腿血染富春江,留下武松独手擒方腊传奇故事。 在严州,至今还流传着一则与武松有关的传说,也给后人流下一道百吃不厌的美味点心,严州酥饼。 众人皆知,武松是十分敬重兄长武大郎的。自从武大郎被西门庆、潘金莲害死后,武松每次出远门总以 炊饼相伴。说他是为了路途充饥,更多的却是以此怀念兄长。 七里泷口的水闸大战,武松本想潜水探索水闸机关。碰巧随身携带的炊饼落入江中,武松伸手想捞水中 炊饼,滚动的水闸铡去他的一只手臂。传说这是武大郎在喑中保护,其实是炊饼救了武松的性命。 饮饼随江水流去,恰巧被躲在江湾的渔夫拾起。渔夫见炊饼不同南方米食,回严州城中与小吃店老板合 伙,边做边改成了严州的传统美食。我们在街市上看到严州酥饼,模样与炊饼已不相同了,口味也多了 几口酥香几分鲜。 武松带的不仅是炊饼,而是一种情,一种常人难以体会的血肉真情。从“宋公明大战乌龙岭”,到“武 松独臂擒方腊”还有解珍、解宝拼死闯关,都是由一种无形的特殊感情所包容。这些可以圈点的故事, 已在严州民间化成如梦如幻的传说,付注上美丽动人的奇光异彩。 十 乌龙山还是当年的那般雄伟,葱郁的青松给严州增添了几丝爽意。一江碧水间南北高峰对影相吻,给严 州披上了离奇传神的色彩。 当我们走向严州街头的时候,仿佛又听见了宋江与方腊两军的刀枪声。而我们看见的又是另一种场面, “跳魁星”。在严州这项民间文艺表演已近千年历史了,当初是用于祛鬼的。乌龙岭,七里泷,梁山泊 的孤魂野鬼,该各自归天入地了。 《水浒传》中有那么一段话“千古幽局一旦开,天罡地煞出泉台,自来无事多出事,本为禳灾却惹 灾。”一句“遇洪而开”激起洪太尉的心潮,放出了三十六员天罡星,七十二座地煞星,演绎了一场撼 天惊地的奇闻罕事。 魁星紫薇星的首星,自古以帝王相并提,只有魁星才能镇住天罡地煞星。 说“跳魁星”是为了祛鬼,隔江相峙的南北两塔便是拒鬼于门外的利剑了。南北两塔千年不倒,“跳魁 星”久经不息,跳出严州百姓不同时代的共同心声。 巍巍乌龙山,浙江西部的万里长城,它不知厌倦地甘做严州的守护神。当我们再一次凝眸远望,朦胧中 仿佛看见宋江与方腊在握手言和。他们也与乌龙神一样,想找一个悠静的归宿,那就是美丽多姿的严 州。

 

相关文章:  (水浒争鸣文库)

  • 江苏三国水浒文化旅游资源的发掘与营销  2015-9-18 
  • 《申报》所见《水浒传》鲁西文化考论  2015-9-18 
  • 《水浒争鸣》第15辑目录  2015-9-18 
  • 不读《水浒》,不知天下之奇  2014-11-24 
  • 钱钟书的金圣叹研究述评  2014-11-24 
  • 金本《水浒》缘何成三百年定本   2014-11-24 
  • 近十年金圣叹《水浒传》评点研究综述  2014-11-24 
  • 近二十年《水浒传》与侠义文化研究述略  2014-11-24 
  • 《水浒传》与中国古代小说史之关联  2014-11-24 
  • 《水浒传》之石碣与北宋党人碑关系之考论  2014-11-24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