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争鸣文库 | 谈方腊与宋徽宗的较量


谈方腊与宋徽宗的较量

 

谈方腊与宋徽宗的较量 龙源居士 宋徽宗调遣兵马攻打起义军方腊部队的事情在历史书中有过较多的记载,在小说《水浒传》中也有很多 的篇幅记载这件事,即从小说的第一百十回开始到第一百十九回,共十回,占到整部小说的十二分之 一。但小说与历史有很大的不同,就是史书上记载是童贯率军攻打方腊,而小说中说的却是宋江受招安 后,率军攻打方腊。无论是谁打下方腊,都掩盖不了方腊与宋徽宗在历史上曾经较量过的历史事实。那 么,人们不禁要问,方腊一个平民百姓如何与一个九五之尊,高高在上的皇帝较上劲的呢? 一、方腊为什么要与宋徽宗较量 方腊为什么要与宋徽宗较量呢?主要是当时的社会矛盾非常尖锐,老百姓已经无法生存了。除了造反, 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宋朝统治者赵匡胤一上台,就奉行“不抑兼并”(王明清《挥尘后录》)的政策,集中了前代的“刻剥 之法”(朱熹《朱子语类》),对广大农民群众实行残酷的经济剥削和野蛮的政治压迫。农民是当时社 会的主要劳动者,但他们手中却没有土地或有很少的土地,大量的土地都集中在少数统治阶级手中。到 了宋徽宗当政的时候,土地兼并加剧,朝廷还成立“西城扩田所”这样一个机构,公开在汴京(今河南 开封)附近兼并土地。宋徽宗的手下大臣朱勔则是“田产跨连郡邑,岁收租课十余万石,甲第名园,几 半吴郡。”(王明清《玉照新志》)。形成了“富者(有)弥望之田,贫者无卓锥之地,有力者无田可 种,有田者无力可耕”(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天下三分二分贫”(张泳《乖崖先生文集》) 的严重局面。 宋徽宗是一个不称职的皇帝,大部分时间是不问政事,贪图享受,讲排场,比阔气,沉浸在个人爱好的 艺术地之中。蔡京父子为了取悦宋徽宗,取《易经》上的“丰亨,王假之”和“有大而能谦必豫”的说 辞,倡导所谓“丰亨豫大之说”,引诱鼓动宋徽宗大肆挥霍:“人主当以四海为家,太平为娱;岁月能 几何,岂徒自劳苦!”(李焘《续宋编年资治通鉴》)。统治阶级过着穷奢极欲生活,而老百姓则生活 在水深火热之中。因为,他们的腐败生活是建筑在老百姓饥寒交迫的生活之上的。就以蔡京为例,他的 住宅非常豪华,有树木如云的大花园。家内享用极端奢侈,做一碗汤要杀几百只鹌鹑。一次留讲议司官 员吃饭,单是蟹黄馒头一项就花了一千多贯钱。家中伺婢成群,厨房中分工很细,专管切葱丝的婢女竟 不知道整个包子是怎么做出来的。焚香熏一次也要花几十两银子。 宋徽宗喜欢园林建筑,奇花异石等,蔡京、童贯、朱勔等人就组织力量到全国各地去搜刮,还专门成立 了苏州“应奉局”这样的机构来办理这些事情。这些机构就打着皇帝的旗号到各地去搜刮民脂民膏,乘 机中饱私囊。 方腊所在的浙江淳安属于当时的江南东路和两浙路,是赵宋王朝剥削最厉害的地区,因此这里的社会矛 盾,阶级矛盾就特别的尖锐。李纲在给王黼的一封信中说得非常明白:“东南者天下之腹心也”,“国 家以养兵为重,而养之之具:金、缯、谷、粟,转江通漕,尽在东南。”(李纲《梁溪先生文集》卷一 零八《上王太宰论方寇书》)。为了迎合宋徽宗的口味,朱勔等人还搞了别出心裁的“花石纲”,这是 一件劳命伤财的事情,闹的江南百姓是鸡飞狗跳,怨声载道。正如公元一一二零年十月,方腊在领导农 民起义誓师时说的那样:“东南之民苦于剥削久矣,近岁花石之扰,尤所弗堪!”方腊的话说到了穷苦 老百姓的心坎上了。当时的天下已是一堆干柴,就缺方腊这样有见识有胆略的人出来组织大家揭竿而 起。方腊的动员讲话就是一把火,把这堆干柴点燃成熊熊的冲天大火。 二、方腊是怎样与宋徽宗较量的 方腊虽然是个普通农民,但他却是农民阶层中的优秀分子;虽然他没有读过什么书,也没有到外面跑过 码头,见过世面,但他却是聪明过人,做起事来有板有眼,讲究策略。 首先,方腊利用宗教势力和民间组织与宋徽宗进行意识形态方面的较量。他懂得借用宗教的力量来唤起 民众,反抗宋朝统治阶级。这在史书中都有记载,《青溪寇轨》及其附录《容斋逸史》是这样说的:方 腊“托左道以惑众”,“其徒处处相扇而起”。赵宋王朝的公文中也说方腊“妄称妖幻,招聚凶党”。 (《宋会要辑稿》兵一零至一六)。李纲在《梁溪先生文集•上门下白侍郎书》一文中说:“方寇者,本 狂愚无知之民,传习妖教,假神奇以惑众,遂谋僭逆”。这里所说的“妖教”,就是牟尼教,亦称摩尼 教或“食菜事魔”教。北宋时期,牟尼教与江东流行的“四果”,江西盛行的“金刚蝉”,福建一带的 “明教”或“揭谛斋”等教派一样,统统被当朝统治者称为“异端”、“邪教”。只是“名号不一”, 情况有别。(陆游《渭南文集》卷五《条对状》)。两浙一带民间密码流行的“牟尼教”,是从“摩尼 教”演变过来的,是经过老百姓改造过的民间宗教。摩尼教是伊朗古代的一种宗教,在唐代以前,就已 传人中国。它的教义是所谓“二宗”“三际”。二宗,是指“明”与“暗”两种势力。三际,是指初 际、中际、后际三个阶段。方腊利用宗教来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宣传平等互助的大同思想,在农村群 众中产生了广泛深远良好的影响,产生了非常强的向心力凝聚力。 其次,方腊通过誓师大会等形式与宋徽宗进行政治舆论方面的较量。通过他在誓师大会上的政治动员和 精彩演讲,我们觉得他是很有水平民间领导人。方勺在《青溪寇轨》一书中有这样的记载:“县境梓 桐、帮源诸洞,皆落山谷幽险处,民物繁夥,有漆楮松杉之饶,商贾辐辏。腊有漆园,造作局屡酷取 之,腊怨而未敢发,会花石纲之扰,遂因民不忍,阴取贫乏游手之徒,赈恤结纳之。众心既归,乃椎牛 洒酒,召恶少之釉贿百余人会,饮酒数行,腊起曰:“天下国家,本同一理。今有子弟耕织,终岁劳 苦,少有粟帛,父兄悉取而靡荡之,稍不如意,则鞭笞酷虐,至死弗恤。于汝甘乎?”皆曰:“不 能。”腊曰:“靡荡之余,又悉举而奉之仇雠,仇雠赖我之资益以富实,反见侵侮,则使子弟应之,子 弟力弗能支,则谴责无所不至。然岁奉仇雠之物,初不以侵侮废也。于汝甘乎?”皆曰:“安有此 理!”腊涕泣曰:“今赋役繁重,官吏侵渔,农桑不足以供应,吾侪所赖为命者,漆楮竹木耳,又悉科 取,无锱铢遗。夫天生烝民,树之司牧,本以养民也。乃暴虐如是,天人之心,能无愠乎?且声色、狗 马、土木、祷祠、甲兵、花石靡费之外,岁赂西北二虏银绢以百万计,皆吾东南赤子膏血也。二虏得此 益轻中国,岁岁侵扰不已,朝廷奉之不敢废,宰相以为安边之长策也。独吾民终岁勤动,妻子冻馁,求 一日饱食不可得。诸君以为如何?”皆愤愤曰:“惟命!”腊曰:“三十年来,元老旧臣贬死殆尽,当 轴者皆龌龊邪佞之徒,但知以声色土木淫蛊上心耳。朝廷大政事,一切弗恤也。在外监司、牧守,亦皆 贪鄙成风,不以地方为意,东南之民,苦于剥削久矣。近岁花石之扰,尤所弗堪。诸君若能仗义而起, 四方必闻风响应,旬曰之间,万众可集。守臣闻之,固将招徕商议,未便申奏,我以计縻之,延滞一两 月,江南列郡可一鼓下也。朝廷得报,亦未能决策发兵,计其迁延集议,亦须月余,调习兵食,非半年 不可,是我起兵已首尾期月矣,此时当已大定,无足虑也。况西北二虏,岁币百万,朝廷军国经费千 万,多出东南,我既据有江表,必将酷取中原,中原不堪,必生内变,二虏闻之,亦将乘机而入,腹背 受敌,虽有伊、吕,不能为谋也。我但画江而守,轻徭薄赋,以宽民力,四方孰不敛衽来朝,十年之 间,终当混一矣。不然,徒死于贪吏耳。诸君其筹之。”皆曰:“善。”。 从以上这段精彩的描述中,我们感到作为平民百姓的方腊确有出众的口才,他的演讲能抓住人的心灵, 有很强的鼓动性号召力感染力。他讲话中的几个反问句特别有力,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因为他讲的都 是事实,事实胜于雄辩。他讲的都是老百姓亲身经历的或亲眼看到的或者亲耳听到的,的确是“当轴者 皆龌龊邪佞之徒,但知以声色土木淫蛊上心耳。朝廷大政事,一切弗恤也。在外监司、牧守,亦皆贪鄙 成风,不以地方为意,东南之民,苦于剥削久矣。近岁花石之扰,尤所弗堪。”这不是一般的说道,而 是对当朝统治者义愤填膺的强烈控诉,真是声声泪,字字血,方腊讲的非常投入非常动情,声泪俱下, 不容听者不为之动容,不产生心灵的共鸣。因为这一声声一句句都深深地敲在了广大农民兄弟的心坎 上。他讲了他的决心,他的打算,他描绘的前景。穷苦百姓感到在宋朝腐败统治下是没有穷人活路的, 只有造反还能试试看。从这里我们非常明显地感受到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即使在今天,让我们看 后,也还是非常同情方腊等起义者的处境和想法。造反不一定都能成功,这一点,我想在他们决定跟方 腊起义之前肯定都是想到过的,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要跟方腊往死路上走呢?完全是老百姓对当朝统 治者已经完全失去信心,绝望了,才会铤而走险,以身试法。 再次,方腊利用农民起义的武装力量与宋徽宗进行军事方面的较量。方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过去 一直只会拿锄头,从来没有拿过武器。突然之间要与朝廷对抗,与一天到晚都在拿武器的朝廷正规军对 抗,这难度是非常大的,需要有非凡的智慧,超人的胆略。方腊一个是集思广益,群策群力,三个臭皮 匠抵个诸葛亮。开始,这些起义者的武器就是锄头、木棍、毛竹竿,和朝廷的正规军相比,明显处于下 风。因此就需要起义者更多地利用地形,利用敌人的失误,在气势上压倒敌人,在决心上压倒敌人,在 勇敢上压倒敌人。开始攻打州县时比较容易得手,一方面因为统治者对方腊这些起义者非常轻视,认为 起义军没什么了不起,另一方面起义军起事突然,州县的长官一时弄不明白是什么事情,措手不及,再 加上起义军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使当时的地方官无招架之术,三下两下就被起义军打败了。有时甚至 是摧枯拉朽,如秋风扫落叶一样。如《朱子语类》卷一三三《本朝七•盗贼》一书中说的:“方腊之乱, 愚民望风响应。其间聚党劫掠者,皆假窃腊之名。人人曰:‘方腊来矣!’所至瓦解。”但后期遭到朝 廷的正规精锐部队,起义军就渐渐显出败象来了。毕竟一个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一个是临时拉起来的 队伍,在素质上是不一样的,战斗力也就不一样。再说武器装备也不一样。当然,还有起义领导者的决 策错误,那就是更要命的失误。但不管怎么说,一个农民能在历史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实在是不容 易的。真正做到东南震动,朝廷为之震惊,攻下的区域是七州四十八个县,这七州是睦州、歙州、杭 州、湖州、衢州、婺州、处州。活动范围则到达江南东路、两浙所辖的十八个州,即今天浙江的全境, 皖南、苏南和江西东北部的广大地区。方腊的农民起义无论在当时还是对后来的历史都产生了深远的影 响。 三、宋徽宗是怎样绞杀方腊起义军队伍的 宋徽宗是一个热衷于艺术事业的皇帝。当农民起义军的消息,喊杀声不断传来的时候,他没办法,只好 扔下他的心爱的画笔,与大臣们一起处心积虑地商量对付农民起义军的办法。他的办法是软硬兼施,一 是硬的一手,即军事打击,另一个就是软的一手,就是招降纳叛,分化 瓦解。 我们先说硬的这一手。在方腊打下杭州后,以宋徽宗为首的北宋当局开始紧张了。1120年12月21日,宋 徽宗得到大臣称遘奏警的报告后,顿时惊恐万状,立即取消了联金攻辽的计划,决定把用以攻辽的京畿 禁旅、鼎沣枪排手、秦晋蕃汉精兵十五万全部调到东南前线,全力对付方腊率领的农民起义军队伍。同 时,还任命童贯为江浙淮南等路宣抚使,谭稹为制置使,王禀为统制。当天,宋徽宗又命令枢密院起东 南两将(第一将、第七将)、京畿一将(第四将)统兵前往。命令还明确说:其中的副将,如果不是身 经百战富有实战经验的人,可以马上进行撤换;他们统帅的军兵,一定要那些曾经戌守过陕西,经过战 争考验的人。总而言之,就是要派有战争经验的军人火速前去剿灭方腊起义部队。经过一番紧张的策划 和调遣,秦晋六路蕃汉精兵“同时俱南下”:辛兴宗、杨惟忠统熙河兵,刘镇统泾原兵,杨可世、赵明 统环庆兵,黄迪统鄜延兵,马公直统秦凤兵,翼景统河东兵,刘延庆都统制诸路军马。这些都是赵宋王 朝的精锐部队,不仅武器精良,而且经过专门训练过的,号称十五万,其实可能还不止。因为随后宋徽 宗怕已经派去的十五万精兵还不足以把方腊的农民起义队伍镇压下去,又于1121年二月底三月初,增派 刘光世、张思正、姚平仲等三人,各率鄜延、河东、泾原精兵数千,前往增援。 赵宋王朝的最高统治者宋徽宗最怕方腊的起义部队占领金陵(今江苏南京),凭借长江天险,与宋朝统 治者相对抗。因此,在这年的正月十一日下诏,命令童贯、王禀领兵县据守润州(今江苏镇江)。十九 日又下诏:“金陵乃喉襟之要害,占据江宁府(今江苏南京),守把镇江,次议讨贼,此其上策。”童 贯按照宋徽宗的意见立即一一落实,作出部署。他自己率领大军驻扎在镇江,而让王禀率领一支部队守 住扬子江口,刘镇率领一支部队镇守金陵,封锁长江。 宋徽宗撒下天罗地网,正规军,地方武装,各路大军把方腊的部队包围起来。最后,终因寡不敌众,方 腊的起义遭致失败。但方腊是很有骨气的,面对敌人的屠刀,他也绝不屈服,大义凛然,宁为玉碎,不 为瓦全,真正体现了一个顶天立地男子汉的铮铮铁骨和豪迈气派。 再说宋徽宗软的一手。一是企图招安方腊。宋徽宗曾九次下诏,要招安方腊,但他看错人了。方腊是方 腊,他绝不是宋江那样的投降派,软骨头。高官厚禄,封妻荫子,那些世俗的东西对他不起作用。他有 自己的理想信念,有自己的追求,他要为天下的老百姓谋利益,要改变这不合理的吃人社会。二是要分 化瓦解方腊的起义军队伍。宋徽宗在诏书中不断提高赏格,开出条件,诱惑那些革命意志薄弱的世俗小 人。如在宣和三年(1121)正月丁巳,宋徽宗下达了《增立捕方腊等赏格御笔》的诏书,诏书的全文是 这样的: “已立赏状捕凶贼方十三(方腊的别名,可能是家里兄弟多,排行十三吧。)及一行凶党,尚虑赏轻, 诸色人未肯掩杀。今增立下项:生擒或杀获为首方十三,白身特补横行、防御使,银绢各一万匹两,钱 一万贯,金五百两;次用事人,每名白身特补武翼大夫,银绢五千匹两,钱五千贯,金三百两;有明目 头首,每名白身特补敦武郎,银绢各一千两,钱三千贯,金一百两。已上愿补文官者听。一、如系官 员、文武学生、公吏、将校、兵级等获到前项人,并拟比迁补官职,仍与支赐。一、系贼中徒伴购杀前 项人将首级,或能生擒赴官,并特与免罪,一切不问,亦依赏格推恩支赐。”(《全宋文》第一一六册 卷三六零九第四十三页) 这软的一手的确也是非常厉害的,在方腊的队伍中也确有经不起考验的人,如缪二大王和洪载都是方腊 手下的大将,经不起你死我活的战争的残酷考验,最后投入宋徽宗的怀抱,成为农民起义的叛徒,成为 不齿于人类狗屎堆的败类,为千秋万代的后人所唾弃。 方腊以一介布衣的身份敢于发动与威风凛凛的皇帝较量的战争,做下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业,确实了不 起。虽然历史的烟尘已经消散,但历史的化石还在。回顾历史,就像在历史的矿井,可以挖掘出许多有 益于今天的东西,警醒今天的人们,一定要把百姓当回事情,绝不能弃百姓利益于不顾。

 

相关文章:  (水浒争鸣文库)

  • 苏东坡与高俅  2015-9-18 
  • 浅解杭州与《水浒》的若干问题  2015-9-18 
  • 富阳与水浒三题  2015-9-18 
  • 严州与《水浒》  2015-9-18 
  • 江苏三国水浒文化旅游资源的发掘与营销  2015-9-18 
  • 《申报》所见《水浒传》鲁西文化考论  2015-9-18 
  • 《水浒争鸣》第15辑目录  2015-9-18 
  • 不读《水浒》,不知天下之奇  2014-11-24 
  • 钱钟书的金圣叹研究述评  2014-11-24 
  • 金本《水浒》缘何成三百年定本   2014-11-24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11-17 
  • “案酒”与“按酒”  11-17 
  • “乐”字有五音  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