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锡山说水浒 | 《水浒传》伟大成就新论


《水浒传》伟大成就新论

 

《水浒传》伟大成就新论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上海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周锡山 本文由“上海高校高峰高原学科建设计划”资助 《水浒传》是中国小说中与《红楼梦》并列的成就最高的长篇小说,也是世界文学史上极少数艺术 成就最高的长篇小说之一。 近年来,学术界对《水浒传》的评价产生了两个误区。一是红学界独尊红学,认为《红楼梦》是成 就最高的长篇小说,否定《水浒传》与《红楼梦》的并列地位。二是刘再复《双典批判》,片面推崇、 无限拔高《红楼梦》,非理性否定《水浒传》和《三国演义》。 笔者既研究《水浒传》,也研究《红楼梦》。关于前者,笔者已经出版《贯华堂第五才子书水浒 传》释评本(16开精装2册,同时编入《金圣叹全集》导读解读本,为第一、第二册)、《金圣叹文艺美 学研究》(内有“小说理论”章),近日即将出版《水浒新说》(编入《海上文库》精装系列书系,书 中文章多已在报刊发表,几乎全部在“国际水浒网络·周锡山说水浒”转载);关于后者,已经出版 《红楼梦的人生智慧》《红楼梦的奴婢世界》和《曹雪芹:从忆念到永恒》,即将出版《红楼梦艺术新 论》,因此对两书的比较,有公正的发言权。另外,笔者还涉猎中外古今文学的全面研究,中国诗词、 古文、戏曲和美学的经典名著研究,已经出版多种书文,因此,对于《水浒传》作为中国成就最高的长 篇经典小说的伟大成就,有了一定的新的认识。今略叙己见,敬请与会者指正。 一、笔补造化 笔补造化是文学作品最高要求之一。《水浒传》是笔补造化的伟大著作。 造化,意为:自然界的创造者。亦指自然。“笔补造化”,原指笔墨可以弥补自然界的不足。形容笔墨 的作用大,笔力高超。这里的“造化”,指的是自然、自然界。 本文使用此语,“造化”指自然界的创造者,尤指人生、社会人生。 优秀的文艺作品,尤其的天才的经典作品,笔补造化,能够超越真实的人生、社会人生。也即来于生 活,高于生活。《水浒传》就是这样的作品。 例如《水浒传》中情节描写的至境和极境,即到达顶峰的高度,金圣叹称为“奇绝”。 作为小说,最能吸引读者的是以精彩情节为基础的人物典型性格和典型环境描写。金圣叹在《读法》 中,分析和总结了《水浒》精彩绝伦的情节描写和第二次更为奇绝的同题描写所取得的无与伦比的伟大 成就—— 金圣叹在《第五才子书水浒传·读法》中说:“劫法场,偷汉,打虎,都是极难题目,直是没有下笔 处”。 劫法场和徒手打虎,是生活中没有发生过的故事。武松以及李逵这样天真烂漫的大英雄,是历史上没有 产生过的人物。《水浒传》描写李逵和石秀劫法场、武松打虎,就是笔补造化的艺术成就。 而《水浒传》的奇异情节和人物的超凡表现,尤以劫法场、打虎的描写,独此一家,空前绝后,精彩绝 伦。 关于武松打虎,《水浒传》第二十二回《景阳冈武松打虎》是描写武松打虎的千古经典文字,金圣 叹在回前总评说: 天下莫易于说鬼,而莫难于说虎。无他,鬼无伦次,虎有性情也。说鬼到说不来处, 可以意 为补接;若说虎到说不来时,真是大段着力不得。所以《水浒》一书,断不肯以一字犯着鬼怪,而写虎 则不惟一篇而已,至于再,至于三。盖亦易能之事薄之不为,而难能之事便乐此不疲也。 的确,描写老虎,即“说虎”是非常困难的题材,中外古今除了《水浒传》,罕有表现。因为在古代, 人们无法抓到活虎让人随意观赏,因此描写活虎,极难做到;而徒手打虎,则只有《水浒》才有具体、 精细而极为生动的描写。 至于劫法场,没有此类行为实践,作家不仅无法描写,而且根本没有“劫法场”这种概念。 可是,《水浒传》写出来了,而且写得精彩。金圣叹在《读法》中又感叹: 江州城劫法场一篇,奇绝了;后面却又有大名府劫法场一篇;一发奇绝。   潘金莲偷汉一篇,奇绝了;后面却又有潘巧云偷汉一篇,一发奇绝。景阳冈打虎一篇,奇绝了;后 面却又有沂水县杀虎一篇,一发奇绝。真正其才如海。   劫法场,偷汉,打虎,都是极难题目,直是没有下笔处,他偏不怕,定要写出两篇。 不仅以上三种情节,拙著《金圣叹文艺美学研究》梳理《水浒传》中大量精彩内容都达到这个艺术水 准,都写出两篇。仍以打虎为例,《水浒传》在描写武松打虎的精彩绝伦的情节之后,又描写同样精彩 绝伦却又另有风采的李逵杀虎。 武松初闻老虎的“出场”前的先声夺人,吓得满肚的十八碗酒在一刹那化作浑身冷汗,这已是后人无法 模仿的精彩绝伦的描写,而李逵初见老虎痕迹(老虎还未曾出场)时,连假名也叫“张大胆”的胆大无 比的好汉李逵,竟然惊恐到“一身肉发抖”,“把不住抖”,这种常人无法想象的人在恐惧到极点时的 心理反应,《水浒传》的这种描写,也是出人意表的大手笔。 武松和李逵与虎相搏时,老虎进攻和失利的势态,老虎的系列动作和死亡的景象,都是人所未闻的艺术 创造。 因此《水浒传》描写打虎、劫法场,从总体到细节,全是虚构,皆是笔补造化的空前绝后的艺术创造。 至于“偷汉”,现代社会统称“偷情”,旧上海称之为“轧姘头”,今通称“婚外恋”,最为难写。此 因在爱情小说之中,染指者极多。因描写者极多,所以最难写,要写出特色、写出新意,极难。《水浒 传》的描写最精彩,而且具体细腻,针对性强,无人可以模拟。例如单是西门庆追求潘金莲的前奏—— 筹划要请王婆出手相助,就十分费劲: 写西门庆接连数番踅转,妙于叠,妙于换,妙于热,妙于冷,妙于宽,妙于紧,妙 于琐碎,妙于影借,妙于忽迎,妙于忽闪,妙于有波砾,妙于无意思:真是一篇花团锦 簇文字。    写王婆定计,只是数语可了,看他偏能一波一砾,一吐一吞,随心恣意,排出十分 光来;于十分光前,偏又能随心恣意,先排出五件事来。真所谓其才如海,笔墨之气, 潮起潮落者也。(第二十三回总批) 这些还是“偷情”的前奏,而《水浒传》还极其擅长正面攻坚,在正式描写西门庆与潘金莲、裴如海与 潘巧云眉来眼去、言语往来到逐渐“入港”的心理、动作和情景,既历历分明、栩栩如生、情深意浓、 情景微妙,而又毫无浓盐赤酱、淫词粗语,达到情趣盎然,甚至诗意浓郁的艺术境界。 西方作家公认西方最杰出的爱情小说,都是婚外恋作品。其中名列第一、第二的是俄国托尔斯泰《安娜 ·卡列尼娜》和法国福楼拜《包法利夫人》。另有法国斯丹达尔(一译司汤达)《红与黑》、英国勃朗 特《简爱》、美国霍桑《红字》等世界名著。这些小说都以婚外恋为描写和歌颂的主题,但其描写“偷 汉”即“偷情”的具体过程,皆淡寡乎味,与《水浒传》的艺术描写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而众多的 通俗小说极喜叙写此类内容,又多粗俗、庸俗甚至恶俗。《水浒传》的描写具体、细腻、真切而透彻, 却又笔法干净、纯洁、含蓄而明丽。围绕潘金莲和潘巧云的婚外恋描写,金圣叹用细腻而精彩的评批, 揭示《水浒传》婚外恋描写的极高成就,拙著《金圣叹文艺美学研究》已有详论,此处不赘。 西方小说在婚外恋“入港”时的描写都淡寡乎味。例如《包法利夫人》中,包法利夫人控制不住自己, 终于失身的场面,小说描写鲁道尔夫拖着她沿着一个小池塘走去,两人仅仅讲了两三句缺乏兴味的话 儿: “这样不对!这样不对!”她说,“我这样听你的话是发疯。” “为什么?……爱玛!爱玛!” “啊!鲁道尔夫!……”这年轻夫人把头伏在他肩上说。 她的衣服和丝绒大衣贴在一起了,她白皙的颈子扬了过去,发出一声叹息,她周身无力,满脸泪水,她 用手遮住脸,全身颤动着,顺从了他[1]。 几句毫无趣味的对话之后,就轻易入港,这样的描写与《水浒》中的精彩场面有天地之分。 又可贵者,《水浒传》在世界文学史上首次以如椽大笔写出婚外恋的三个特点和一个结局:极精彩,极 刺激,极快活,真是“家花没有野花香”,但是没有好结果。500年后,西方的上述名著,和20世纪的 《静静的顿河》等等,才达到这个高度,但是如前所述,《水浒传》精彩绝伦的“偷汉”的过程描写, 则无人可及。 《水浒传》(指七十一回本《金批水浒》)全书,是由一连串这样的精彩描写连缀而成的,所以全书是 处处芳草、字字珠玑,其例不胜枚举。即如人人皆知不可能发生的神秘浪漫主义主义的故事,例如罗真 人戏弄李逵,让他踏上变成祥云的手帕,将李逵升至半空;李逵半夜报仇杀人,砍下罗真人首节,明天 一看是葫芦所变;另如高廉念念有词,指挥纸兵纸马作战,都为后世小说所模仿。金圣叹于高廉初用法 术时,注说:“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八字,耐庵撰之于前,诸小说家用之于后,至今日已成烂 熟旧语,乃读之,便似活画出一位法官,字字有身份,有威势,有声响,有棱角,如信前人描画之工 也。” 总之《水浒传》全书,大量描写都达到了“笔补造化”的极高艺术成就。《三国演义》《西游记》 也达到“笔补造化”的高度。《三国演义》所记叙的所有战争,历史的记载只有战争的名称、参战人物 姓名和胜负结果,其精彩过程全是小说的虚构;《西游记》的全部情节都是凭空虚构。两书也都是领先 于世界文学的高峰之作,但在典型环境的细腻描写和人物性格的典型塑造方面,尤其是“艺进乎道”的 最高标准,有所不及,因此只有《水浒传》和《红楼梦》是顶峰之作。 康德说:“诗人敢于把不可见的东西的观念”,“或把那些在经验世界内固然有着事例的东西,如 死,忌嫉及一切恶德,又如爱,荣誉等等,由一种想象力的媒介超过了经验的界限——这种想象力努力 达到最伟大东西里追迹着理性的前奏——在完全性里来具体化,这些东西在自然界里是找不到范例的” [2]。能完美表现打虎、偷汉、劫法场和林冲逼上梁山所走道路[3]的《水浒传》,就是这样的最伟大著 作,世界文化史上不可逾越的顶峰著作。 二、艺进乎道 艺进乎道也是文学作品的最高要求之一。《水浒传》是艺进乎道的伟大著作。 《庄子·养生主》“庖丁解牛”一节首先通过庖丁之口,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将技艺 与道相联系。 清代魏源《默觚》进一步阐发:“技可进乎道,艺可通乎神”;“造化自我立焉”。前两句可以互通, 即技艺可以进乎道,可以通鬼神。通鬼神是中国古代灵感论的探本解释[4]。 艺进乎道,指能表达哲理、哲学的哲理诗或哲理作品,又指能表达宇宙、人生真理,天地规律的优秀文 艺作品。 例如武松打虎出人意料的结局:小说描写武松可怜猎户,他们为了捕获此虎吃尽痛苦,还要自备饭食、 工具,生活也贫困之极,于是:    武松就把这赏钱在厅上散与众人,——猎户。知县见他忠厚仁德,(夹批: 一篇打虎天摇地震 文字,却以忠厚仁德四字结之,此恐并非史迁所知也。)有心要抬举他,便道:“虽你原是清河县人 氏,与我这阳谷县只在咫尺。我今日就参你在本县做个都头,如何?” 金圣叹的这段夹批极为精彩。打虎本是血性的壮举和血腥的事件,而且是无比激烈的生死搏杀,因此武 松打虎是一篇“天摇地震文字”,最后“却以忠厚仁德四字结之”,如此强烈的反差性的结局,“此恐 并非史迁所知也”,连《史记》也写不出。为什么《史记》写不出,因为在历史上、生活中没有这样惊 天动地的英雄有此关爱弱势群体的“忠厚仁德”的义举。《水浒传》塑造了这样的一位英雄,是首创性 的伟大成就。《水浒传》描写的最为艰险、最为惊人、最为残酷、最为恐怖的人虎生死搏斗,竟然是 “忠厚仁德”为结局,的确是令人匪夷所思的。 这个描写是艺进乎道的大手笔。不仅豪侠救人应该如此,顺应天命的打天下的英雄,在平定天下时必经 过惊涛骇浪、惊天动地的战争;平定天下后,必须以忠厚仁德解救百姓。汉高祖即如此,这是出现西汉 盛世的本质性原因。 又如,圣叹在“武十回”的最后,即第三十一回的回前总评中说: 此回完武松,入宋江,只是交待文字,故无异样出奇之处。然我观其写武松酒醉一段,又何其寓意深远 也。盖上文武松一传,共有十来卷文字,始于打虎,终于打蒋门神。其打虎也,因“三碗不过岗”五 字,遂至大醉,大醉而后打虎,甚矣,醉之为用大也!其打蒋门神也,又因“无三不过望”五字,至于大 醉,大醉而后打蒋门神,又甚矣,醉之为用大也!虽然,古之君子,才不可以终恃,力不可以终恃,权势 不可终恃,恩宠不可终恃,盖天下之大,曾无一事可以终恃,断断如也。乃今武松一传,偏独始于大 醉,终于大醉,将毋教天下以大醉独可终恃乎哉?是故怪力可以徒搏大虫,而有时亦失手于黄狗,神威可 以单夺雄镇,而有时亦受缚于寒溪。盖借事以深戒后世之人,言天人如武松,犹尚无十分满足之事,奈 何纭纭者,曾不一虑之也! 此回写武松因酩酊大醉后打店闹事,出店后步履踉跄,遭到狗的挑衅,他忍耐不住,和狗怄气,结果立 脚不稳,跌入浅溪,被狗夹屁股盯住,狂吠“嘲笑”;又被孔氏兄弟捉去,捆绑拷打,处境极其狼狈。 最后如未巧遇宋江而得救,武松不仅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且难逃死于非命的可悲下场。小说如是描写, 表面看起来仅仅想在转折过渡处造成情节跌宕起伏,故作波折,圣叹则已巨眼罩见内中的深意,并论证 出又一个重要的人生哲理:人生绝不会是圆满无缺的,天下之人事也绝不会完美到顶的,即如盖世英雄 和奇才,也有其局限性,不可终恃无恐,必须戒骄戒躁,处事处世小心谨慎,勿过大江大海无虞而因掉 以轻心或因固执己见而跌入沟壑。圣叹又在此回中描写武松“恨那只狗只管吠”,就手持戒刀追赶时批 道: 皆喻古今君子,有时忽与小人相持,为可深痛惜也。夫狗岂足恨之人,戒刀岂赶狗之具哉。 武松砍狗砍个空,自己反而倒撞下溪去,圣叹说: 其力可以打倒大虫,而不能不失手于黄狗,为用世者读之寒心。 武松“再起不来,只在那溪水里滚”。圣叹又批: 此段不止活画醉人而已。喻君子用世,每每一蹶之后,不能再振,所以深望其慎之也。 这里以武松为教训,告诫“用世”诸君即正派的当权者勿有恃无恐,固步自封,骄躁冒失。这些发挥和 引申,是紧密结合分析武松的性格缺陷和具体表现而得出的寄意深远的警世通言,又可上升为人生和宇 宙“福兮祸相依”[5]的真理,至今仍有很大的启示意义。 另如白秀英所唸之诗:“新鸟啾啾旧鸟归,老羊羸瘦小羊肥。人生衣食真难事,不及鸳鸯处处 飞。”邓云乡先生说:“这四句诗选得也极为得体,恰到好处。极有情趣,极为生动地反应了一个年龄 虽不大,而江湖阅历颇深的民间女艺人的内心世界。意态极为高扬,而感情极为深沉,联系到人物后面 的发展,正显示了极为深刻的社会内涵。是值得读者再三思索,万万不可忽略掉的。”[6]此诗写出了超 越时代的人生困境,与李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一样,揭示了极为深刻的社会内 涵和“人之大患,在其有身”(老子《道德经·第十三章》)的人生真谛、万古难事。这首小诗,由动 人美女令人心醉的呖呖莺声婉转唸来,却是“于无声处听惊雷”的大制作。 艺进乎道的优秀作品,皆能以小见大,在具象中蕴含抽象,产生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效果。 三、意志悲剧和意志喜剧的典范之作 我在中国和世界学术史上首创了“意志悲剧说和意志喜剧说”理论。《水浒传》是意志悲剧和意志喜剧 的典范之作。 我于上世纪80年代发端,于90年代末发展,在本世纪10年代末正式形成“意志悲剧说和意志喜剧说”理 论,在中国和世界学坛首创了“意志悲剧说和意志喜剧说”美学理论。首创这个理论的《意志悲剧说和 意志喜剧说》等论文先后发表于《1987·首届王国维国际研讨会论文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0)、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戏曲研究》(首届中国戏曲论文奖获奖论文专辑,2001)、《上 海作家双年文选(2001-2002)》(上海文艺出版社2003)、《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丛刊》(第27辑,华东 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和上海美学学会《新世纪美学热点探索》(商务印书馆2013)。这些论文得到上 海作家协会、上海美学学会的支持,已由《上海文化年鉴》记载,得到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及其会刊 《古代文学理论理论研究丛刊》的高度评价。 意志悲剧的定义是:悲剧主人公本与悲剧处境和结局无关,他(她)为了真理、正义和道义、侠义,利 用自己处境和意志的自由,出于疾恶如仇、善意救人(或救国救民)的意志,牺牲自己的生存意志,主 动帮助和拯救身陷或深陷悲剧处境的弱者,救出了对方,自己却因此而陷入悲剧的境地,甚至丧失了自 己的生命,造成悲剧的结局,而且主人公对此无怨无悔,视死如归,这样的悲剧,可称之为“意志悲 剧”。 西方悲剧的主人公都是被动地陷入悲剧的境地的。西方的命运悲剧、性格悲剧、社会悲剧都是如此。中 国悲剧自元杂剧《窦娥冤》《赵氏孤儿》至明清传奇中的众多名著,都是“剧中虽有恶人交构其间,而 其蹈汤赴火者,仍出于其主人翁之意志”(王国维《宋元戏曲考》) 的优秀作品。 喜剧一般分为爱情喜剧、讽刺喜剧、风俗喜剧和闹剧等。也有性格喜剧、风雅喜剧和世俗喜剧等名称。 笔者确立的“意志喜剧”,这个名称和“意志悲剧”一样,也是一个新的概念,具有特定的定义。意志 喜剧与一般的喜剧不同,一般的喜剧的主人公一般都是被动地处于被嘲笑的地位,喜剧冲突多靠误会巧 合来组成,而意志喜剧中的主人公像意志悲剧一样,也因出于正义和道义,主动帮助他人,都是主动地 进入喜剧中的可笑脚色或造笑角色,正面的喜剧形象全靠自己的聪明、机智和灵慧,有时还用幽默的言 行,愚弄了丑恶的反面的喜剧形象,造成笑料,并取得斗争的胜利。意志喜剧歌颂富于正义感的主人公 的幽默、机智、狡黠,尤其是伸张正义的主动精神和为正义而甘愿冒险的牺牲精神。 《水浒传》中,武松和鲁智深是意志悲剧的两大英雄。 金圣叹《读法》评论《水浒传》人物,最高级的是上上人物,其中第一个是武松:“一百八人中,定考 武松上上。”武松为兄长惨死而报仇,他毫不考虑后果,走向艰难险阻的道路,葬送了终身前途。 第二位是鲁智深:“鲁达自然是上上人物,写得心地厚实,体格阔大。” 鲁达为什么受迫害、上梁山?他本来处境还是比较优裕的,他有官职,既有一定社会地位,又有自在快活 的生活,经济上因没有家室拖累,用钱也比较自由。第二,受到上司的器重和爱护。鲁达跌入困境、逆 境乃至绝境,全是因为他在正义感和人道精神的驱使下,主动挺身而出,包打不平,拯救无辜弱女(如 金翠莲)而犯了人命案,为拯救落难英雄(如林冲)而开罪了当政权贵所造成的。鲁达对此事先毫不犹 豫,事发时义无反顾,事后绝不后悔,体现了一种浩然正气和磊落胸怀。圣叹除在具体情节描写处作了 多次精细、深刻、生动的评批外,还在第二回总评中总结说: 写鲁达为人处,一片热血直喷出来,令人读之深愧虚生世上,不曾为人出力。 鲁达的英勇仁爱的言行,张扬我国民族正义志士的正气,是先秦以来慷慨悲歌精神的继承和弘扬, 维护社会正气的重要力量。 由于《水浒》非凡艺术魅力和高超的写作手段,小说竟将鲁达从军官沦为和尚,和尚变为强盗这一每况 愈下的极其心酸的人生三部曲表现得轰轰烈烈,精彩纷呈。 李逵则是意志喜剧的第一英雄:“李逵是上上人物,写得真是一片天真烂漫到底。” “只如写李逵,岂 不段段都是妙绝文字”,“写李逵色色绝倒,真是化工肖物之笔”。 他刚在书中出场,起劲要为宋江弄鲜鱼吃,结果与张顺水上大战,狼狈不堪。但是他每逢难事,还是都 主动要求出战。例如他为了帮助梁山唤回公孙胜,与阻扰公孙胜出山的罗真人捣蛋,吃尽苦头。吴用去 诓骗卢俊义上梁山,需要“一个奇形怪状的伴当和我同去。”说犹未了,只见黑旋风李逵高声叫道: “军师哥哥,小弟与你走一遭!”金圣叹批道:“看他出席自荐,便知李逵之奇形怪状,不惟他人所 惊,亦其自家所惊也。” 吴用为了引起卢俊义及其下人注意,在故意招摇过市时极其需要轰动效应。果 然,吴用假扮算命先生,在北京街上叫唤顾客,奇形怪状的李逵做他的跟随童儿,一路行去,“北京城 内小儿,约有五六十个,跟著看了笑”。 李逵总是主动要求行动,一心只为完成自己的任务,不以受人嘲笑的狼狈为耻,而其戏剧效果非常强 烈。《水浒传》写出李逵这样无可模仿、独一无二的喜剧人物,真是“写得真是一片天真烂漫到底”的 “绝妙文字”,“写李逵色色绝倒,真是化工肖物”的大手笔,非天才作家不能为。    四、《金批水浒》的伟大成就 《金批水浒》的伟大成就,拙著《金圣叹文艺美学研究》已有详论,这里再归纳三点,以进一步论证 《水浒传》不可逾越之伟大艺术成就。 《水浒传》成为中国和世界文化史上的顶级经典作品,《金批水浒》功不可没。 首先,诚如胡适所说:“最后又得到十七世纪文学怪杰金圣叹的大删削与细修改,方可得到那部三百年 人人爱赏的七十一回本《水浒传》。……真是有绝顶高明的文学见地的天才批评家的大本领,真使那部 伟大的小说格外显出精彩!”[7]《水浒传》因金圣叹的修改和删削而达到了艺术的极境。 其次,诚如《红楼梦》评批者脂砚斋不胜感叹:“(《红楼梦》)写尽宝、黛无限心曲,假使圣叹见 之,正不知批出多少妙处。”“噫,作者已逝,圣叹云亡,愚不自谅,辄拟数语,知我罪我,其听之 矣。”[8]民国名著《清代七百名人传·金人瑞传》赞誉《金批水浒》达到“一时见者叹为灵鬼转世”的 出神入化境地。 金圣叹评批对《水浒传》伟大艺术成就的揭示,达到最高水平,并因之而建立了领先于世界的小说理论 体系;又因金圣叹的评批,彰显了《水浒传》的伟大艺术成就,进一步确立了《水浒传》不可动摇的崇 高地位。 第三,诚如钱穆先生所强调的:“自余细读圣叹批”《水浒传》之前,“读得此书(《水浒传》)滚瓜 烂熟,还如未尝读。”“读其批《水浒》,使我神情兴奋”,后来一再读金批《水浒》,“每为之踊跃 鼓舞”。他进而认为他是通过《金批水浒》学到了读书的方法,于是,《金批水浒》成为“中国文化与 文艺天地”的典范作品[9]。 钱穆只有小学学历,他通过自学成为20世纪中国最杰出的学术大师之一。钱穆在此文中宣称:是《金批 水浒》教会了他读书方法,他一生用《金批水浒》教他的读书方法来阅读和研究一切著作。从他对《金 批水浒》的评价和亲身的体会,可见此书对指导青年学习和欣赏经典著作的重大意义。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古希腊《荷马史诗》、悲喜剧和莎士比亚是人类文化艺术史上不可逾越的高峰。由上 可见,《水浒传》也是不可逾越的艺术高峰。更有甚者——我在拙著《金圣叹文艺美学研究》封底指 出: 《金批水浒》由于极为成功地分析和评论了《水浒传》的伟大艺术成就,从而达到家喻户晓、无人不知 的程度,金圣叹因此而成为鲁迅所说的“最有名的金圣叹”;而且在明末至民初,“金批”经典对于近 四百年中华民族经典文化的普及和深入人心、民众智慧的提升和高度发展,做出了罕与伦比的伟大贡 献。 -------------------------------------------------------------------------------- [1][法]福楼拜《包法利夫人》(张道真译) 第186页,外国文学出版社1989。 [2][德]康德《判断力批判》上册(宗白华译)第160-161页,商务印书馆1964。 [3] 参见江苏兴化籍的著名中国作家毕飞宇揭示《水浒传》伟大艺术成就的北京大学精彩讲演《<水浒传 ><红楼梦>“走”与“走”——小说内部的逻辑与反逻辑》,《钟山》2015年第4期。 [4] 参见拙文《南北宗·神韵说·灵感论(通鬼神)》,《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丛刊》,又见拙著《汤显 祖与明代文学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12月版。 [5]《老子》第五十八章:“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6] 《水流云在杂稿》第126页,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1992。 [7] 胡适1961年1月17日致苏雪林和高阳之信,《胡适文集》第12卷第161页,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8。 [8] 《红楼梦》甲辰本第三十回夹批、第五十四回回末总评。 [9] 《中国文化与文艺天地》,钱穆《中国文学论丛》第144页,北京:三联书店2002。

 

相关文章:  (周锡山说水浒)

  • 钱钟书——赞成和赞赏金圣叹的重要观点  2016-7-8 
  • 周锡山2012-2014年成果  2015-6-26 
  • 《上海文化年鉴》11年记载和评论周锡山  2015-1-11 
  • 弗朗索瓦·于连《迂回与进入》的金圣叹研究述评(一)  2014-10-23 
  • 莫言获诺贝尔奖授奖词商榷  2014-9-14 
  • 《曹雪芹:从忆念到永恒》新出版目录  2014-8-1 
  • 钱钟书的金圣叹评论述评  2014-4-28 
  • 陆林《金圣叹全集》评论  2014-3-26 
  • 徐朔方《晚明曲家年谱·金圣叹年谱》评论  2014-3-26 
  • 周作人的金圣叹评论述评  2014-3-19 

  • 最新推荐: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综述  2016-12-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 据说《三国》《水浒》是“坏书”  2016-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