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佘大平说水浒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中国水浒学会会长 佘大平 (2014年2月) 这是一版具有创新特点的《水浒传》: 它将金圣叹为 “金本”《水浒传》所写的 “回前评”,置于 100回本《水浒传》的相应位置。 在中国文学史上,金圣叹是卓有成就的古代小说理论家。对他评改的 “金本”《水浒传》,由于复杂的 历史原因,学术界一直存在着激烈的争论。但是对于他以评点《水浒传》的方式创立的中国古代小说理论,却 受到学术界的普遍肯定。 金圣叹的古代小说理论,主要见于他为 “金本”《水浒传》所写的《序》、“回前评”、“眉 批”、“夹批” 当中,而在 “回前评” 中却有较为集中的体现。因此,这一版《水浒传》将金圣叹为 “金 本”《水浒传》所写的 “回前评”,置于自己的相应位置,就是将金圣叹的古代小说理论较为集中的部分吸 收过来。这一具有创新特点的举措,对于读者理解和欣赏这一版《水浒传》,一定会有所帮助。 中国古代小说中的 “ 评点 ”,又称 “ 评点文学 ”,是中国古代文艺理论家创造的,独具中国特色的 文学批评形式。为世界文学、美学史作出了独创性的贡献。金圣叹对《水浒传》的评点,论析极为深刻,文字 精美,章法灵动,被学术界公认是成就最高的。金圣叹代表了评点文学的最高峰。有学者还将金圣叹和《文心 雕龙》的作者刘勰、20世纪中国最杰出的美学家王国维并称为中国文艺理论的三大高峰,而金圣叹的成就在三 人中是最大的。 《清代七百名人传》在评价金圣叹时说:“ 纵横批评,明快如火,辛辣如老吏。笔跃句舞,一时见者叹为 灵鬼转世。” 清代的古代小说评点文学,诸如毛纶、毛宗岗父子《三国演义》中的评点、张竹坡《金瓶梅》 中的评点、诸家《聊斋志异》中的评点、脂砚斋等诸家《红楼梦》中的评点,无不都仿照金圣叹评点的体例进 行。毛纶、毛宗岗父子为了提高《三国演义》评点本的声望,还伪造了一篇金圣叹写的《序》,致使许多读 者、专家(包括鲁迅)都以为这本书也是金圣叹评点的。脂砚斋在评点《红楼梦》时感叹:“ 写尽宝黛无限 心曲,假使圣叹见之,正不知批出多少妙处。” (《红楼梦》甲辰本第三十回夹批) 胡适早在1920年写的 《<水浒传>考证》中说:“金圣叹是十七世纪的一个大怪杰。”1961年他在写给友人的信中也说:“(金圣 叹)真是有绝顶高明的文学见地的天才,批评家的大本领,真使那部伟大的小说格外显出精彩!”他感 叹:“这真是‘点铁成金’的大本领”,“是《水浒传》的最大幸运”。(《胡适红楼梦研究论述全编》上海 古籍出版社1988年出版,第294页) 在金圣叹评点《水浒传》的文字中,有相当多的部分是论述古代小说的写作方法和写作技巧的。有学者统计, 金圣叹从《水浒传》中分析、总结出来的写作方法和写作技巧竟有15中之多。如我们比较熟悉的:草蛇灰线 法、横云断山法、夹叙法、倒插法、极省法、正犯法......等等。 第十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描写林冲一人杀了陆谦、富安、差拨三人。这种场面气氛紧张,人物之间的矛 盾冲突极为复杂、激烈,这在行文、叙事方面是有相当难度的。金圣叹是这样评点的:“以一个人杀三个人, 凡三四个回身,有节次,有间架,有方法,有波折,不慌不忙,不疏不密,不缺不漏,不一片,不烦恼。真鬼 于文,圣于文也。” 第九回《林冲棒打洪教头》的故事,是由“林冲误入白虎堂”和“鲁智深大闹野猪林”的故事发展而来:先前 出场人物的故事尚未讲完,新的人物又出场了,新的故事也必须讲下去。这就涉及到“倒叙”、“补 叙”、“插叙”等许多写作方法的问题。金圣叹是这样评点的:“又如前回叙林冲时,笔墨极忙,不得不将智 深一边暂时搁起,此行文之家要图手法干净,万不得已而出于此也。今入此回,却忽然就智深口中一一追补叙 还,而又不肯一直叙去,又必重将林冲一边逐段穿插相对而出,不惟使智深一边不曾漏落,又反使林冲一边再 加渲染,真似山雨欲来风满楼也。”这样精辟、深入的评点,对读者是会大有裨益的。 在金圣叹评点《水浒传》的文字中,最受学术界推崇的,是关于古代小说塑造人物形象、描绘人物性格的理 论。金圣叹这一理论的提出,领先西方近200年。 在《水浒传》中,武松这个人物,是读者公认是塑造最为成功的艺术形象之一。武松打虎、杀嫂、血溅鸳鸯楼 等精彩故事,家喻户晓,脍炙人口。关于这个人物的性格特点,在第二十六回《供人头武二设祭》的“回前 评”中,金圣叹是这样评点的:“武松天人者,固具有鲁达之阔,林冲之毒,杨志之正,柴进之良,阮七之 快,李逵之真,吴用之捷,花荣之雅,卢俊义之大,石秀之警者也。”金圣叹深入而概括地指出了武松人物性 格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在《水浒传》中,像武松这样性情刚烈,嫉恶如仇,武功高强的英雄人物还有很多,然 而读者却能够轻易地将他们区别开来。为什么?金圣叹在第二十六回《供人头武二设祭》的“回前评”中是这 样评点的:“写鲁达又写出林冲,斯已大奇矣;不意其又写出杨志,又极丈夫之致也。是三丈夫也者,各自有 其胸襟,各自有其心地,各自有其形状,各自有其装束。写鲁、林、杨三丈夫以来,技至此,技已止,观至 此,观已止。乃忽然磐控,忽然纵送,便又腾笔涌墨,凭空撰出武都头一个人来。我得而读其文,想见其为 人。其胸襟则又非如鲁、如林、如杨者之胸襟也,其心事则又非如鲁、如林、如杨者之心事也,其形状结束则 又非如鲁、如林、如杨者之形状结束也。”金圣叹在这里强调的是,在水泊梁山众多英雄人物中,他们的性格 特点固然有其相似的地方,但是他们各自仍然有其独特的不易混淆的性格特点。总之,这种强调人物性格的复 杂性和独特性的论述,正是金圣叹中国古代小说理论的精华部分。 读者阅读金圣叹的这些评点,有时会读到这样的文字:“此书写一百七人,都有一百七人行径心地,然曾未有 如宋江之权诈不定者也。”(第三十七回)“此书极写宋江权诈......”(第五十二回)这是因为,金圣叹的 这些评点,原来是为他的“金本”《水浒传》写的。“金本”《水浒传》虽然删掉了宋江受招安打方腊的尾 巴,但是宋江主张受招安的言论却仍然遍布全书。于是,金圣叹就在评点中“强调”宋江说的这些话都 是“假”的,宋江是“权诈”之人,是“真强盗”。所谓“真强盗”,在读者的审美艺术感受中就是造反英 雄。从“金本”《水浒传》风行300余年的盛况来看,金圣叹在评点中的这种手法是达到了他的预期目的的。 《水浒传》的思想内容是什么?学术界曾经有过激烈的争论。但是有一点是大家都赞同的:《水浒传》有着非 常浓厚的忠义思想。 忠义思想是儒家文化最重要的内容。 在人类历史上,以儒家文化为基础的中华文明是唯一没有中断过的 古代文明。在2000多年时间里, 儒家文化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始终没有减弱和停止过它的发展步伐。儒家文化 及其价值观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因素。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儒家文化的传播,主要依赖儒家的经典著作和有能力阅读这些经典著作的读书 人。虽然统治阶级可以通 过政策、法令,通过行政手段对人民群众产生影响,可是,对于处在文盲状态的广 大人民群众来说,儒家文化对他们的影响是有限的。然而,大约自宋、元时期以来,戏曲和 “说话” (现在 称 “说书” )开始盛行。这些主要以说唱为手段的文艺形式,深受处于文盲状态的老百姓的欢迎。这些文艺 作品,普遍有着浓厚的忠义思想。可以说,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儒家文化在处于文盲状态的老百姓当 中的传播,主要是借助戏曲和 “说话” 进行的。《水浒传》的故事,大多是由宋、元时期杂剧中的 “水浒 戏” 和 “说话” 中的水浒故事发展演化而来,因此,不论哪一种版本的《水浒传》,都具有浓厚的忠义思 想。 什么是 “忠” ?在封建社会就是忠于皇帝,忠于国家。对于梁山好汉来说,还要忠于自己的首领。然 而,普通老百姓对于 “忠” 的理解,更多是将 “忠君” 与 “爱国” 联系在一起:忠君即爱国,爱国必忠 君;并且常常将感情的天平向 “爱国” 这边倾斜。 这种现象也说明了,《水浒传》的忠义思想具有极大的 包容性,具有最广泛的社会基础:既得到统治阶级的赞许,又能代表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梁山好汉被朝廷招 安以后,所做的第一件大事便是“征辽”,这样可以突出梁山好汉受招安的合理性。在宋江的头脑中,忠君与 报国总是密不可分的。 第七十一回的菊花会上,宋江的《满江红》词高唱:“统豺虎,御边幅;号令明,军 威肃。中心愿,平虏保民安国。” 宋江是一个忠诚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的形象。 什么是“义”?在《水浒传》的艺术描写中,主要指的是 “义气”,或称 “江湖义气”。这所谓 “义 气”,还包含了侠义、正义、信义、仁义、礼义等等。脍炙人口的鲁智深援救林冲的故事,就很能说明问题。 自从林冲受到高俅迫害后,鲁智深就不离不弃地援助他。在野猪林,当凶残的差拨就要打杀他的危急时刻,是 一路暗中保护他的鲁智深救了他。鲁智深和林冲成为朋友的时间并不长,为什么会这样不避艰险地援救他?这 就是“义气”,就是“江湖义气”;其中还有“侠义”,还有“正义”,还有“信义”,等等。还有李逵和宋 江的关系,从头到尾都是江湖义气在起作用。使得李逵深受感动的,不仅是宋江能仗义疏财 ,还有宋江尊重 他的人格,待他真诚,对这个在贫困中长大的黑旋风关怀备至。 宋江对待梁山好汉的所作所为,具体地体现 了古代江湖义气的内涵。 《水浒传》在其长期的成书过程中,由于经过了许多次的加工和创造,这部长篇小说的忠义思想,在伦理道德 方面形成了完整而合乎逻辑的体系。在小说里,读者常常会读到一些令人费解的东西。例如:第十九回晁盖等 人“智取生辰纲”以后,在蓼儿洼里伏击何涛率领的官军。 阮小五唱道: 打鱼一世蓼儿洼, 不种青苗不种麻。 酷吏赃官都杀尽, 忠心报答赵官家。 阮小七也唱道: 老爷生长石碣村, 禀性生来要杀人。 先斩何涛巡检首, 京师献与赵王君。 历来有人对这两支歌感到不好理解,甚至认为有点莫名其妙——既然要将“酷吏赃官都杀尽”,怎么又说 要“忠心报答赵官家”?既然要“先斩何涛巡检首”,怎么又要将这个官军将领的脑袋“献与赵王君”呢?诸 如此类的问题,在一部《水浒传》中还有不少。这些问题如果用忠义思想来解释,就变得合情合理了。所以, 明朝有个名叫袁无涯的书商在刊印《水浒传》时,在他撰写的《序》里说了这么一句话:“《水浒》而忠义 也,忠义而《水浒》也。”这位书商对《水浒传》的忠义思想是有很深刻的理解的。 《水浒传》的忠义思 想,主要表现在宋江的身上。宋江一举手,一投足,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一喜一怒,无不是忠义思想的具体 表现。在艺术构思方面,《水浒传》在第一回便把梁山好汉设计为“妖魔”,将这一百单八位造反英雄说成是 长期被锁镇于地穴之中的“ 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星”,被洪太尉误放了出来。既是“妖魔”出世,当 然要乱天下,搅得朝廷上下不得安宁。小说的这种设计,既没有触犯封建王朝的忌讳,也使自己站稳了脚跟。 但是,这一百单八位天罡、地煞星并不是一般的“妖魔”,他们的出世,是“宋朝必显忠良”,是“天数”。 《水浒传》进一步将忠义思想的光环加在这些“妖魔”的头上,使得他们既要造反,又可以使用那个时代所崇 尚的伦理道德和哲学思想为他们辩解。 此外,《水浒传》还设计了几次出现九天玄女的情节。这些情节在 《水浒传》成书以前就已经产生,《水浒传》又将这些情节更加细化和具体化。九天玄女是上天的神灵,她的 出现,将《水浒传》的忠义思想说成是上天神灵所授,极大地增加了忠义思想的权威。这并不是古代小说中常 见的“戏不够,神来凑”之类的东西,这是高度的政治机智和绝妙的艺术技巧。 在艺术描写方面,小说的主 要部分是叙述梁山好汉的造反故事,然而,几乎是在所有这些故事的后面,《水浒传》都要用宋江或梁山其他 人物之口申明:梁山好汉反对贪官污吏和权奸佞臣,是为了“替天行道”,是为了“保国安民”,他们愿意接 受朝廷招安,为国家效力。另外,《水浒传》还最大限度地膨胀和充实了梁山好汉“征辽国”的故事,集中地 表现了梁山好汉的民族思想和爱国主义精神。更重要的是,《水浒传》在讲述梁山好汉“征方腊”的故事时, 突出地描写了梁山好汉七死八伤,损失惨重而毫无怨言,以强调他们对朝廷和国家的忠诚。《水浒传》的结尾 还描写宋江等人被朝廷送来的毒酒杀害,他们却死而无怨,并特别说明他们是“忠为君王恨贼臣”。 虽然金圣叹的评点将宋江说成是“假忠义,真强盗”,但是在他的“金本”《水浒传》中,忠义思想还是完整 地保留下来。 《水浒传》讲述一群江湖好汉造反的故事,描写了一批造反英雄的形象,为什么在明、清两朝没有被禁毁,反 而得到迅速而广泛的传播?要知道,中国封建社会的“文字狱”是非常残酷的。谁要是“犯禁”,就要“灭九 族”,甚至连题写《序》、《跋》的,写评点文字的,以及出版商、书商,甚至读者都会受到牵连。要解释这 种奇怪的历史文化的现象并不难。简单地说,就是《水浒传》自己的忠义思想掩护了它,保护它躲过了封建专 制残酷的文字狱,躲过了封建专制的屠刀,使它能够广为流传,一路顺风。 明朝末年,有个叫李青山的人,因为“啸聚梁山”,闹得“二京鼎沸”。于是,“刑科给事中”左懋第给皇帝 上了一道《请焚毁〈水浒传〉》的题本。于是朝廷下旨:“凡坊间家藏《水浒传》并原板,尽令速行烧毁,不 许隐匿。”然而,此时已经是崇祯十五年(1642年),再过两年,明王朝就要灭亡了。此时《水浒传》已经在 民间广为流传了一百多年了。从朝廷这道禁令的语气来看,似乎并不很严厉。而且实际上也是行动不力,效果 也就不怎么样了。《水浒传》照旧在民间广为流传。到了清朝,也由朝廷发布过几次查禁《水浒传》的命令, 如乾隆十九年(1754年)的禁令。但是总的来说,情况并不严重,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从现有的历史材料 来看,还没有见到因为刻印、发卖、评点或阅读、收藏《水浒传》而被杀头的记载。这同清初杀人如麻的文字 狱血案比较起来,《水浒传》的评点者、出版者和读者要算是很幸运的了。 不难看出,《水浒传》为了保护自己而编织的忠义思想的 “ 防护网 ”,是多么严密、多么完整了。然而, 仅有《水浒传》自己的保护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在由政治专制而造成思想专制的封建社会里,从水浒故事流 传到小说成书的漫长过程中,一直笼罩着 “ 强盗说 ” 的阴影,时常有人给梁山好汉扣上一顶 “ 强盗 ” 的帽子,企图将这部长篇小说扼杀在襁褓之中。因而,那些想要使这部小说广为流传的有识之士和出版商,在 他们评点和刊印这部小说的时候,还得另寻保护之法。这样做当然是为了保护《水浒传》,同时也是为了保护 评点者和出版商自己。他们的保护方法主要有两种: 其一,在书名的前面明明白白地标出 “ 忠义 ” 二字。从现在能够找到的材料来看,几乎所有的 “ 繁本 ”《水浒传》书名的前面,都有 “ 忠义 ” 两个字。所谓 “ 繁本 ”,是指一种 “ 文繁事简 ”,文学意 味很浓的本子。其刊印者大多是喝了一些墨水的书商。他们这样卖力地将 “ 忠义 ” 二字印在《水浒传》的 封面上,赫然标出,其用意当然是想借这两个字保护自己,给自己增加一些安全系数。“ 繁本 ”《水浒传》 的读者,有不少是一些中下层的读书人。他们阅读《水浒传》,是要欣赏这部小说的传奇艺术和美学趣味,是 要用传奇故事来消磨那许多的闲暇时光。但是,他们又特别看重三纲五常,看重君臣、父子的人伦关系。他们 中间有些人,虽然在心里也同情宋江和梁山好汉,可是,这必须是在同 “ 忠义 ” 二字挂上了钩以后,他们 才会放下心来。因而,《水浒传》要吸引这部分读者,在封面上用大字标出 “ 忠义 ” 二字,就是最好的方 法之一了。 其二,在这部小说的序跋中大谈 “《水浒》而忠义也,忠义而《水浒》也 ” 的道理,竭力为梁山好汉的造 反行为作出合乎忠义思想的解释。几乎所有版本《水浒传》的前面都有这么一篇文字。明代思想家李贽对《水 浒传》的忠义思想最为看重。他的《〈忠义水浒传〉叙》将《水浒传》的忠义思想阐述得非常透彻。他说:“ 今观一百单八人者,同功同过,同死同生,其忠义之心,犹之乎宋公明也。独宋公明者,身居水浒之中,心在 朝廷之上,一意招安,专图报国,卒至于犯大难,成大功,服毒自缢,同死而不辞,则忠义之烈也,真足以服 一百单八人者之心。故能结义梁山,为一百单八人之主。最后南征方腊,一百单八人阵亡已过半矣。又智深坐 化于六和,燕青涕泣而辞主,二童就计于混江,宋公明非不知也。以为见几明哲,不过小丈夫自完之计,决非 忠于君义于友者所忍屑矣。是之谓宋公明也,是以谓之忠义也。” 由于使用了这些颇有效果的 “ 保护 ” 方法,《水浒传》终于比较顺利地流传下来,甚至还受到历代统治阶级的欢迎和欣赏。据记载,明神宗朱翊钧 就非常喜欢阅读《水浒传》,明嘉靖年间武定侯郭勋和都察院参与了刊印《水浒传》的工作,为《水浒传》的 成书和广为流传做了一件大好事。 总起来说,是《水浒传》自己的忠义思想保护了它,保护它躲过了封建专制残酷的文字狱,躲过了封建专制的 屠刀;同时也保护了评点者、出版者、书商和读者,从而使它能够在老百姓中间广为流传,一路顺风。 金圣 叹于清初被杀,是因为“哭庙案”冤狱所致,与他评改《水浒传》无关。 我们阅读这一版具有创新特点的《水浒传》,不仅可以领略其中浓厚的忠义思想,即儒家思想文化的精华,还 可以欣赏金圣叹古代小说理论的成就。这对于广大读者是大有裨益的,一定会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 为“四大名著”其它三本书写《序》的是: 《红楼梦》——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 张庆善 《三国演义》——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副会长 沈伯俊 《西游记》——中国西游记研究学会会长 李安纲

 

相关文章:  (佘大平说水浒)

  • 纪念容与堂本《水浒传》发现50年  2015-9-12 
  • “惺惺惜惺惺,好汉识好汉”  2013-12-5 
  • 梁山有多少好汉反对受招安?  2013-12-5 
  • 该死的“黄蜂刺”  2013-3-23 
  • 打家劫舍与杀富济贫  2013-3-23 
  • 梁山有人做了皇帝  2013-3-23 
  • 元杂剧中的水浒故事  2012-12-21 
  • 也说“狗尾续貂”  2012-12-21 
  • “衙内”是什么东西?  2012-12-21 
  • 西湖水神“浪里白跳”  2012-12-21 

  • 最新推荐:

  • 滑稽谁造丰亨论  2017-11-17 
  • “案酒”与“按酒”  2017-11-17 
  • “乐”字有五音  2017-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2017-11-17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