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街 | 滑稽谁造丰亨论


滑稽谁造丰亨论

 

滑稽谁造丰亨论 ——水浒拾遗之六 吴玉平 百回本《水浒传》七十一回在描写“天眼开降石碣”后,有一首诗:“蕊笈琼书定有无,天门开阖亦糊 涂。滑稽谁造丰亨论?至理昭昭敢厚诬”。 这里面的“丰亨论”,是指蔡京的“丰亨豫大”之说。那么什么是“丰亨豫大”呢?《易·丰》:“丰 亨。王假之。”孔颖达疏:“财多德大,故谓之为丰;德大则无所不容,财多则无所不济,无所拥碍,谓 之为亨,故曰丰亨。”后即用以表示富厚顺达。 据《续资治通鉴·宋纪·宋纪九十五》记载:“自蔡京以丰亨豫大之说劝帝,穷极侈靡,久而帑藏空竭, 言利之臣,殆析秋毫。”蔡京为相,不思治国,而是挖空心思博取皇帝欢心,他知道徽宗想粉饰太平和嗜 好玩乐,就借用《易经》“丰亨,王假之”、“有大而能谦必豫”的话,提出“丰亨豫大”的口号,说宋 朝当时的礼乐制度和宫室规模,都同国家的富强和徽宗君德之隆盛不相称,需要扩建宫室,装修得无比富 丽堂皇。蔡京是把“丰亨豫大”之说作为治国方针提出来的。实践的结果证明,蔡京的“丰亨豫大”之说 是一种亡国败家的理论。 对此,宋朝的魏了翁在《代南叔兄上费参政》中评论:“自丰亨豫大之名立也,而财用日耗。”元朝袁桷 的《书彭忠毅汝方赠官诰后》说:“呜呼,丰亨豫大之说行,驰致靖康长驱,中原皆望风迎降。”《朱子 语类》评议:“宣政间有以夸侈为言者,小人却云当丰亨豫大之时,须是恁地侈泰方得,所以一面放肆, 如何得不乱。” 关于蔡京其人,《宋史卷四百七十二·列传第二百三十一·蔡京》记载,宋徽宗即位后曾经罢免蔡京,后 来“童贯以供奉官诣三吴访书书奇巧,留杭累月,京与游,不舍昼夜。凡所书屏幛、扇带之属,贯日以达 禁中,且附语言谕奏至帝所,由是帝属意京。” 这是说,蔡京通过宦官童贯以他所书的“屏幛、扇带之属”,取得了宋徽宗的好感。不久又有“宫妾、宦 官合为一词誉京”,又有人献上《受莫助之图》,于是“徽宗遂决意用京”。宋徽宗用蔡京,与他的书画 爱好有关,这与高俅因为会踢球而得宠类似。 蔡京当政后,“时承平既久,帑庚盈溢,京倡为丰、亨、豫、大之说,视官爵财物如粪土,累朝所储扫地 矣。”宋徽宗当政期间的奢靡之风,由蔡京首倡,蔡京本人则是“既贵而贪益甚”。 有一次皇帝举行大宴,拿出来玉盏和玉卮对辅政的大臣说:我想用这些器皿,恐怕人们认为太奢华。蔡京 说,我过去出使契丹,看见有玉盘盏,都是石晋时的器皿,他们向我夸示,说咱们南朝没有此物。现在用 这些玉器上寿,在礼仪方面没有嫌疑。皇帝又说,先帝做了一个数尺的小台,上封的人就很多,我担心人 言可畏。蔡京劝皇帝:事情如果在理,即使“多言”也不足畏。您作为皇帝应该享受天下的供奉,一个小 玉器,何足计哉! 从《宋史》的这些记载可以看出,蔡京挖空心思博取皇帝欢心,推动宋徽宗亦步亦趋,走向腐败。《宋 史》说他“天资凶谲,舞智御人”。蔡京为相,屡用屡罢,凡四次当国,最后死于被贬的途中。死后入奸 臣传。 关于“天眼开降石碣”的诗歌,在百二十回本中又有不同:忠义英雄迥结台,感通上帝亦奇哉!人间善恶 皆招报,天眼何时不大开!这首诗充分相信善恶皆招报,“天眼何时不大开”。与“蕊笈琼书定有无”诗 的质疑态度迥然不同。 我现在手头有百回本《水浒传》四种,百二十回本《水浒传》三种。关于小说七十一回在描写“天眼开, 降石碣”后的这首诗,各种版本所载内容不同。四种百回本《水浒传》所载皆为“蕊笈琼书定有无”诗, 三种百二十回本中,中华书局和岳麓书社的书所载皆为“忠义英雄迥结台”诗,天津古籍出版社的书中这 一段没有诗。“蕊笈琼书定有无”诗对于天降石碣提出了质疑,认为“蕊笈琼书”等道教的仙书秘籍,说 不定有没有,“天眼开,降石碣”等神秘现象是“亦糊涂”。是谁制造了“滑稽”的“丰亨论”?真理昭 昭,至高至上,岂敢无中生有地捏造?而“忠义英雄迥结台”诗则认为这次活动是感通了上帝,“人间善 恶皆招报,天眼何时不大开”。从内容和思想意义上看,这两首诗歌截然不同,应该是出自不同作者的手 笔。“蕊笈琼书定有无”诗对于“天眼开,降石碣”持质疑、否定态度;“忠义英雄迥结台”诗则是歌 颂、肯定态度。 从小说的故事情节发展来看,“天眼开,降石碣”是宋江为首的梁山好汉“要求上天报应”的成功结果, 是小说故事的高潮。这时的文字应该给予歌颂和肯定,而“蕊笈琼书定有无”诗却提出质疑和否定,这岂 不是自相矛盾?把“蕊笈琼书定有无”诗放在这里,在思想内容的连贯性上也显得突兀。另外,“丰亨 论”是宋徽宗王朝治国方针的失败,它与“天眼开,降石碣”并无直接联系。 鉴于上面的分析,我怀疑,“蕊笈琼书定有无”诗应该不是原著,而是后来附加的。至于具体的版本源流 考证,还需要花费较大的功夫,先作为一个悬案放在这里。

 

相关文章:  (水浒街)

  • “案酒”与“按酒”  2017-11-17 
  • “乐”字有五音  2017-11-17 
  • “角”是器具还是量词  2017-11-17 
  • 浦玉生撰著主编的部分图书让利销售  2017-6-4 
  • 浦玉生著《施耐庵传》《罗贯中传》作品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5-6-14 
  • 施耐庵故乡考察散记  2014-12-18 
  • 丁永林:水浒文化传播的使者  2014-11-17 
  • 论《水浒传》不同版本的文学价值  2014-11-9 
  • 宋江是如何当上梁山掌门人的?  2014-10-23 
  • 我是李云龙,水浒亮剑!  2014-8-1 

  • 最新推荐:

  • 中国水浒学会2017年学术论文征集的紧急通知  2017-7-5 
  • 盐城市大丰区欧蓓莎一间45平方米出租  2017-6-27 
  • 新版“四大名著”《水浒传》序  2017-5-10 
  • 中国四大名著博物馆(筹)、出版《中国四大名著书画集》征集书画的公告  2017-3-27 
  • 元宵灯谜融入盐城元素 竞猜本地名  2017-2-17 
  •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已出版的60部作品《施耐庵传》首次亮相  2017-2-2 
  • 中英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第四次会议“汤显祖莎士比亚研讨会”报道  2016-12-12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综述  2016-12-2 
  • 《水浒传》伟大成就新论  2016-11-21 
  • 2016年盐城与水浒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水浒文化高层论坛邀请函  2016-10-8 




  •